8.0

2022-08-31发布:

淫幻天魔皇-5 作者:元阳九凤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271236 于 2011-3-6 22:46 編輯
淫幻天魔皇       5                  
                     殺手-梁洛思                               作者:元陽九鳳

因要回複千年來的修練,督爾國的宮廷變成調教場地;先是袁彌名的禦前保駕軍中的將領,半個月內被我全部逐一開苞,吸取她們體內儲存的處子真陰;幸好五十多年來整個聖玆亞大陸上已沒有男性,所以就是沒有了處女膜的土潤女皇張萬玉及宰相林致靈等美女,仍可保留處子真陰讓我收採。
半年後,整個前保駕軍團已成我的親衛軍,而我亦可將足夠的處子處子真陰轉化成魔能,喚醒自已魔族的記憶。
征服土潤女皇張萬玉是多幺幸運,如果不是得到禦前保駕統軍的袁彌名及宰相林致靈的幫助,我根本不能這幺容易能單獨對付土潤女皇;可能需大開殺戒,才能到達寢宮,那時要奪取[幻淫天晶]就困難得多了。
這天,我躺倚在寢宮的大床上,一邊欣賞兩個公主用雙頭假陽具,互相推插對方,另一邊享受一名美豔的女侍,用緊窄的小嫩窟套插鋼硬的大龜頭,待她到了最歡愉的高潮,才接收她的處子真陰,再改造她們成爲魔族的六大性奴;這種情況近十天都是如此,所以當張萬玉及楊紫鯨雙雙進來,我都沒有停止享受她們的奉獻。
女皇跪爬上前說:「主人有好消息!半年前,銀閃女皇霍文希派人族魔法師李龍宜來暗算我,她的座下叁名弟子,卻剛遇到您甦醒回歸,幸運地被肏透了;李龍宜檢查她們的陰穴是被男子的大雞巴造成的,故現在跟霍文希到來查察,看督爾國是否尋到有男子存于聖玆亞大陸上。這正是征服銀閃女皇身心,奪取她體內[幻淫天晶]最好機會。……」
我興奮地站起來說:「好!果然是好消息!抓住霍文希後,玉奴重重希賞!」
因粗犷的巨棒正插在美豔女侍的小穴裏,故這動作令鋼硬的大龜頭搗得更深,她的子宮被頂得全身酥軟,嬌吟一聲就將余下不多的處子真陰盡洩出來了。
吸納了她的處子真陰,兇猛的巨龍更火猛狂顫地縱動,就命四女一同撅起屁股,用勁抽插她們的菊花小穴,以各人緊湊的屁穴來舒減它的興奮火性,狼肏了一大輪後,才在她們哀聲呻吟下停下來,轉身灌注一口[淫幻天精]進昏迷美豔女侍的小嘴裏,改造她成爲魔族另一個清秀的玉乳小花精;而我則在柔嫩的肉團內入睡去了。………
在皇宮的議事大廳內,我高坐在平日女皇張萬玉的寶座上,下面是跪著的高貴女皇、宰相林致靈、禦前保駕軍的袁彌名、公主黃婉均與黃婉玲姊妹及幾個已被我開苞改造的貴族大臣,她們全都成爲我在人類中魔族的六大種族淫奴;我們正商討如何俘虜銀閃女皇霍文希,並奪取我希望得到的她體內[幻淫天晶]。
宰相林致靈雪白的嬌軀仍殘留著被我淫虐的紅痕,大家都見怪不怪了,因爲知道她是最喜歡是在被肏操下虐待的,她滿有智慧地解釋銀閃女皇今次到督爾國的路徑:「霍文希今次一定是由她銳萊國的南部邊卡進入督爾國的國境,在女皇和平條約訂立後,此次她一定不敢多帶軍隊,我們可在兩國之間的密亞 河邊伏擊她們,俘虜她回宮讓主人享用她的身體,奪取她的[幻淫天晶] ………」
大公主黃婉均卻面露難色地說:「就是她帶的軍隊不多,一定全是勇猛的戰士而且必會請人族魔法師李龍宜陪伴同來,她的武術、魔法是極高深莫測,我們來自除了魔族的調教師楊紫鯨可用魔法抗衡外,軍隊無人能令她屈伏。」
我從寶座上走下來,抓住她已豐豔得比美母親的赤裸裸的玉體,衆目睽睽之下用兇悍的巨龍強行插入她緊閉的小嫩穴內,才狂霸地說:「吸精墮落天使,妳忘了主人是淫幻天魔皇嗎?人族魔法師的小小魔法,在我眼中簡直是不堪一擊,看我將李龍宜的叁個小嫩窟都肏遍,甘心做我的淫奴吧!………」
此時,牆上窗戶破碎,我們面對突然出現一名打扮得十分亮麗女子,手握奇詭的怪刀,向我劈過來。
「淫亂聖玆亞大陸的淫幻天魔皇,受死吧!………阿力莎斯,破!………」她怪刀射出青色光芒,直刺正肏操著黃婉均的我。
我渾身猛然氾起淺紫色光暈的魔法陣,青色光芒的怪刀射至我胸前一吋就不能再進,從魔法陣中央突然竄出八條瘋狂燃燒火龍,挾著淺紫色的烈火撲向猝不及防的女殺手,由火焰組成的巨口狠狠地咬住她的青白色怪刀;把高速刺來的一陣一陣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奪命刀芒制住,霸烈無敵的魔法陣氣團如飛箭般直擊她,將她的怪刀整柄一分爲二,人卻彈射至牆上。
我收回淺紫色焰火的魔法陣,看清楚突然而至的女殺手,其他女淫奴才驚醒這兇險的偷襲。
這姣好身段的小可愛,她的秀髮浏海挑染成層次分明的桃紅色,窄小絲質的淺藍色小外套,露出了胸口大片晶瑩潔白的皮膚,下半身穿著極的獨立短裙,透露出純真少女的氣息,尤其她還多穿了黑色的吊帶襪,服貼地包覆她細嫩的玉腿,更更顯現出她腰身的苗條,真是讓人興奮。黃蜂般纖細的腰肢,還有結實圓潤的豐臀,無不散發著令男人亢奮的魅力。
擁有一雙晶亮的淡綠色的眼睛的小殺手,細細的兩道秀眉下是一對閃爍著無限神采的大眼睛,翡翠般的眼珠跟她臉上那白皙中微微泛著絲紅暈的臉形成一張如仙絕色容貌。圓潤的耳珠上挂著對彎月的形耳墜,迷人的櫻桃因痛楚而露出兩排整潔的雪白牙齒,看起來如吸吮我的大雞巴一定會格外的誘人。
「這……這怎幺可能!?你竟然強行破除了我青白色聖刀,及守護者潔西亞的傳下的刀法。」
被眼前這幅怪異場景嚇得魂不附體的少女,不過更令她吃驚的是我不但輕輕鬆鬆地就將她打敗,這個高級召喚術師教授的女徒所用的守護者的魔法給破除了,還令她不能動彈,看來會像他胯間的少女般,收自己爲淫辱的奴隸。
可知道她的家族是百多年受人敬佩的靈潔英特爾亞家族,她的祖先在聖、神、魔族大戰中以一擋千,擋住了我前生手下的魔禁軍,使百戰百勝的我在聖、神二族主困戰中,得不到支援而灰飛煙滅;他死後獲得聖、神二族之主認可成爲英雄,家族的後代便成輕易地變成聖玆亞大陸的神靈的守護人,直至聖玆亞大陸受到汙染,守護人的責任就由女子承擔了。
我自己也是藉著吸納的處子真陰裏,洩出部份來才可制住她,她這幺巨大魔力的青白色聖刀,和身上所流的純正神靈之主血,連幻魔界中魔力最強的調教師楊紫鯨,亦不能阻止她的突襲,幸好我剛大公主黃婉均緊湊小密穴裏激發出魔性,用剛悟出的[魔龍噬月]才可以勉強擊潰她。
在享受黃婉均妙不可言的玉體中,我渾身釋放出足以壓制住千軍萬馬無可匹敵的強烈魔力,一陣帶著邪氣的惡寒籠罩了無路可逃的少女,她嫩小的身子就像是被活生生地冰封起來似的,動彈不得。她連綿不斷發出各種不堪入耳的咒駡聲:「你這個下賤又無恥的魔皇,不準碰身上流著尊貴、又崇高的神靈的血統的我;好色又低級的惡魔,快滾回地獄 去吧!我師傅人族魔法師李龍宜快到來此處消滅你。…………」
但無論她再怎幺惡毒地咒駡,對我來說都只是無謂的抵抗,紫瞳一道犀利的寒光從她身前閃過,一瞬間,她的衣服變成了漫天的碎布,羞澀地露出了本應是豐豔美婦人擁有的身體。
我目光射進她的胯內,她下身的小蜜穴四周完全沒有任何的毛髮遮掩,比臉蛋更加白淨晶瑩的陰戶不時發出琉璃一般的炫目光澤,她雙腿之間的竟是光潔無毛的小嫩穴。她的蜜穴也還是有著微微的隆起,只是那隆起的兩片外陰唇合閉得很緊,他從外面看,只看到一道很細小的縫隙,那縫隙仍然是粉嫩白的。
我臉上挂著充滿邪氣的笑容,想當初創造出他及聖靈界的創世神,好像有在聖玆亞大陸確立守護人,他留下的後代,我記得那個家族就是英特爾亞。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英特爾亞家族應該是名門貴族才對,但爲什幺堂堂守護人的嬌貴掌上明珠會跑來督爾國,做像殺手這幺危險的工作呢?妳剛剛說妳是英特爾亞家族的繼承人是吧?」
過去她們英特爾亞家族在銳萊國確實曾經是很有勢力的名流貴族,但在腥風血雨的權力鬥爭中,她們家族好幾位有權有勢的大人物,都被敵對家族給神不知鬼不覺地暗殺掉了。再加上敵對家族在成功掌握權力之後,還繼續心狠手辣地追殺她們英特爾亞家族中人,使得她們家族變成落魄貴族了,走投無路的她,在失去家族勢力的保護後,也只好來到人族魔法師李龍宜作弟子,沒有銳萊國的人膽敢挑戰李龍宜的權威,她總算是安全了。
我用閱心術知道她的名字叫梁洛思及家族背景,心生憐憫她的悲慘遭遇後,我用自認爲非常慈悲富有同情心地說:「原來如此啊!那在我俘虜銀閃女皇霍文希身心,並奪取我希望得到的她體內[幻淫天晶]之後,就幫妳取回過去英特爾亞家族的榮耀與繁榮,還順便幫妳把仇人趕盡殺絕,不過交換條件是妳…嘿…嘿…嘿…」
驕傲的梁洛思雖然被定住,一臉非常不屑的樣子,全身赤裸仍她嬌哼一聲說:「誰要跟你這種骯髒又下流的魔鬼做這種鬼交易,………啊!不要」
我心中熊熊燃燒的慾火,從黃婉均的小嫩穴裏拔出粗犷的巨棒,對衆女奴說:「除了均奴及婷奴外,妳們下去安排我去密亞 河邊伏擊銀閃女皇霍文希之事吧!」
接住就伸手去揉捏起梁洛思那對豐盈柔軟小玉乳來,狂霸地讓柔嫩無比的雪白美乳肉在他的指間變化著各種形狀,她心想抗拒,但這完全無法阻止我的淫辱,再懲罰似的輕輕咬住乳頭的頭部,兩排牙齒左右研磨著,不時地加力,讓乳蒂那酸脹軟麻的快感摻雜在疼痛中直接沖向她的神經。
「不要!不要!快走開!不許咬我!你這魔鬼混蛋!聖潔我的可沒興趣當你的洩慾工具。」她的臉頰已經紅透,叫喊聲也小了許多,被完全壓制征服的無奈感開始悄悄的蔓延,她仍然不死心的掙紮。
「小洛思,聖潔的守護人!你小奶子可真香啊!啊,啧………它真是好有味道啊!婷奴!現在由妳刺激她………如不能令她滲出淫賤的浪水,妳知道可要承受的是什幺懲罰……」
我柔媚順從的淫奴謝婷亭,打了一個寒暄,被吊起接受所有淫奴舌尖挑釁而沒有主人火灼的大雞巴安慰,是多幺恐怖,騷癢入心得希望死去的感覺,令她不敢再想下去。
「妳……妳無恥…趁火打劫、卑鄙至極…啊!……呀!…噢……啊!…」
她不管梁洛思的阻擋,放肆的更加在她的乳房上輪流的吸舔著,手也交換的搓揉著她的兩粒乳頭,不一會兒,被她吸揉得漸漸硬凸了,抵抗也漸漸無力。
我雄視大公主黃婉均一眼,她已馴柔地跪在我胯下,舐吸剛沾滿她小穴淫汁的淺紫色巨柱,「啧…啧…」的吮吸聲與梁洛思的呻吟聲充滿了整個空間。
謝婷亭可已是經充分調教的淫奴,丁香小舌真是熟練非常,高傲的梁洛思淫穢本質被完全挑起,小櫻唇吐出的竟是歡愉的喘氣聲。
「…噢…舔…快……一點啊!……噢…噢……我要…小妹…的舌…頭!…噢……快用…妳的……舌頭……姦淫…我…啊!…噢……噢……美…美…死…了啊!…噢…噢……噢…。」她聖潔的小穴玉湧出更大量的淫水,直射謝婷亭的玉臉;她已向幾乎找不到肉隙的粉穴進攻,再急劇地用牙齒輕咬她肉腴陰部內的大、小陰唇、陰蒂,讓她又痛又癢的直呼:「喔…怎幺…會…這幺…舒服的…噢…我要!…要…很多!…再多…給我…一點…噢…噢……噢…她妹…妹啊!…噢……」
謝婷亭加快速度的專攻她的小陰核,整片舌頭在陰核的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刮舔著,一秒也不停止的。
「啊……好殘忍的…妹…妹啊!…噢……噢……妳要…美…死我了…」終于這銳萊國的魔法師最年幼的守護人,首次洩出極快樂的陰水,半透明的液汁在謝婷亭櫻唇離開後,淫蕩地流滲出來。………
我接上大力吮吸令我魔法提昇的乳液,之後雙手托住少女粉嫩的玉臀,靈巧的巨龍自動抵住微微裂開的粉色陰戶之間磨擦,待感到陰液滋潤了陰肉後,殘暴而兇悍的大雞巴就用力往那條裂縫一頂。
粗犷火熱的大肉棒毫無阻礙地頂開了柔嫩細滑的花瓣,沖進了窄小緊實的神秘幼嫩陰道,一道薄薄的障礙擋在前面,是的,我毫不心軟地一下子突破過去。
哎呀!…好痛…滾開!…疼啊!誰來……救我啊!……放開我!我不要!…魔鬼!…你去死!……不要…啊!」鋼硬的大龜頭已經頂進了梁洛思的子宮口,她被巨大的痛楚幾乎折磨得失去了知覺,感覺由舒美的天堂直跌進慘痛的地獄深處,嘴 以模糊的聲音求饒著:「啊…啊!…漲死了!…不行……會撐壞了…啊…啊!…師父…救命啊!…哎呀!…好粗啊!……撐死我了……啊……」
她的掙紮越來越小,只剩下那若有似無的哀求及啜泣聲,陰道肉壁被那粗大火熱的大龜頭撐的飽滿,肉壁皺褶被龜冠有規律的猛刮,但偶爾又猛挺深入頂在那最嬌嫩的子宮花心,令梁洛思又酥又麻而且舒暢;在數百下我像是發狂般不斷的抽送著後,低頭看著她的嫩陰肉唇隨著自己的大肉棒不斷的翻進翻出,發出「啊!…噗滋……噗滋…噗…啊!…」的聲音。
一輪可憐的悲喘後,梁洛思示弱地呻吟著,但卻聽不出沒有一絲痛苦意味,因魔界的天魔皇性柱吸吮中傳遞出的快感,使她那騷媚的浪吟反而帶著一股慫恿人慾火狂燃的沖動;令我燃起了狂野的欲火,他鼓足了氣,奮力向裏再一頂,那特粗的大肉棒直貫穿那緊嫩的聖潔花心,被那又濕又滑,緊箍又充滿吸力的嫩穴包圍,我舒爽的呻吟了出來,魔性使大龜頭吻住子宮吸納她的儲存處子真陰。
大肉棒整根沒入吸盡她的處子真陰後,我便大幅的來回猛幹肏搗,將粗糙的大肉棒推出到只剩大龜頭,再狠狠的沖刺沒入,由于陰道被陰莖上的粗筋撐滿,每一次抽送,都令梁洛思從空虛到感覺漲裂慾飽,再從極度充實跌到震慄空虛,所帶來的性愛快感,讓她不斷産生浪吟。
我灼硬的巨龍在縮緊的陰道 來回沖刺著,蠕動著的陰肉壁之間充滿了壓迫感,我將她櫻紅的小嘴湊近自己的嘴唇,她已主動地重重吻了過來,同時開始從下面更加用力地挺動,方便鋼硬的大肉棒肏幹著自己的慌淫的小蜜穴,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已能移動,淫浪地享受官感的歡愉。
「啊!噢…噢…我…要死了!…噢…噢……噢…升天了…噢…噢…主人…噢…好會幹……啊!……爽……爽死啊!……主人…粗長的……雞巴…厲害啊!…噢…噢…啊!…噢…啊!…小淫奴…愛…愛死主人…的大雞巴啊!噢…噢…噢…要泄……噢…噢……受不了!…噢…小穴……好爽啊!…妹…妹喜歡…你……想被幹一…一輩子…啊!啊…噢…噢……不行了…啊!…啊…又…插…插到底了…噢…噢……噢…要死啊!…噢…噢……」
我不停地以最大的力量抽插著,極限的快感促使我更加激烈地頂著梁洛思的流著蜜汁的小穴,努力讓她體內聚集著的魔性慾望,更快地變成我忠心的淫奴。
「我還要讓您更舒服一點……」
看見她忘情地呻吟著,我擡高了她通紅身子,那直直地翹起的大肉棒正好直到她緊湊的菊花小穴中心,用一只手握住肉棒的底部,將自己的身體向前移動了一下,然後用力一頂,粗長的巨棒直狠狠的貫穿那長髮美女菊穴,直抵那嬌嫩的大腸深處,口中嬌媚呻吟出聲的她,再次發出野性瘋狂的浪叫:「啊…啊…啊…好粗……好長……啊!…小淫奴…頂到底了…啊!…啊!……再來…不要停…太猛了……啊……肏死小淫奴…了…啊!…小穴…要…要壞了!…啊…啊…小淫奴…好爽……」梁洛思雙手支撐著地上喘息著,有誰想到剛被開苞的聖守護人,第一次交媾已能讓菊穴給主人抽插,淫賤的本性竟比娼妓更甚、更望塵莫及。
看到她一臉滿足的淫蕩姿態,在對照她初見時高貴驕傲的姿態,我忍不住更將她壓倒,兇猛的巨柱完全直插她體內,一臉譏諷的說道:「動呀!小賤婊!誰教妳停下的啊……?」
梁洛思目前處于一種思想與身體完全矛盾的狀態,一方面,她不住提醒自己現在是被這個男人強暴,但另外一方面,她卻開始感受到一陣陣令人愉悅萬分的羞人的快感,俏臀隨著纖腰搖擺迎合著主人的抽送,她想讓那粗長巨大的肉棒頂到自己菊穴內最深處,迎合的俏臀越擺越快,口中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響,越來越騷,只見她婀娜曼妙的裸軀不斷扭動搖擺著,讓粗犷的大肉棒沖擊自己的菊穴心,而且還順便磨上一圈,才意猶未盡地讓它緩緩抽出。
混雜著淫水的小穴被肉棒擠壓了出來,梁洛思的菊穴發出「噗……啾…噗啾…噗…啾…噗啾」的聲響,她顫抖著身體、快樂地尖叫著:「啊…太…厲害了…啊!…噢…噢……好…好舒服啊!…啊……要死了!…噢…主人…好會幹…啊…好爽…不…要停…噢…噢…噢…噢…」
梁洛思雖然是魔法高深的守護人,在淫幻天魔皇胯前的兇悍巨龍淫威下,仍是不能單獨抵擋,就是前後小嫩穴都奉獻出來,亦衹能捱了一點锺;她在處子穴陰洩洪後,最終也浪嘷之後,緊湊的小菊穴強力收縮,企圖令我首次射出尊貴的天魔皇精。………
我粗筋盤體、兇悍如鋼的巨龍是霸王般威猛,怎會被她如此便緊窄的小穴弄出陽精來;我只是閉目挺進大龜頭,任由她狂顫的腸肌猛縮了一會,她就脫虛般靜止不動,在靈魂的最歡愉中昏迷不醒了。
我轉身命謝婷亭及黃婉均赤裸地疊在一起,粗糙的大肉棒便利用她倆緊湊的肉窟兒,疏散因梁洛思魔穴引發的慾火,猛暴的肏搗裏,兩人亦欲仙欲死地嬌喊著:「噢…噢…好大……啊!噢…噢……主人…撞死我啦!…噢…噢…噢…噢……啊!噢…噢…噢…你要…你要弄死我了…啊…噢……哎!……怎幺…這幺大呀!噢…噢………你…撐得我…滿滿的…哇!哇…剛才…又……頂到……子宮頸了!…噢…噢…不行……你的…大肉棒…快…快把……我的…屁眼…撐破了!…噢…噢…噢…你看!……慢點…輕一點…噢…噢…噢…噢……」
謝婷亭持續吐出不知羞恥的懇求嬌語,道德的矜持在慾望的煎熬下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她只能拼命扭腰擺臀迎接粗硬的大雞巴進入,歡天喜地叫出自己心中的淫慾,我閉眼仰頭,盡情地享受著女僕陰穴的服務;又一面大力揉捏著那兩對猛烈搖晃的嫩肉球,下身一邊輪流毫不留情地快速插進刺出著女僕的蜜穴及屁眼。
黃婉均被這幺一陣猛插,很快就攀上了快感的顛峰,她忘情地仰面高聲尖叫著,玉體一陣陣地顫抖,菊穴和陰道隨之猛烈地收縮起來,以巨大的力量吸吮著堅硬的大肉棒,大量的陰精淫水也隨之噴湧而出!
「噢…噢…啊…主人…肏我……到了頂啊!……啊…噢…噢…噢……要…要洩…死了…啊…啊…不行啊!…主人…噢…噢……小淫奴…會……會死…的啊……啊…啊…啊……」由于黃婉均不久前才剛攀上交媾的高潮,她在這樣的挑逗性的猛肏幹下,很快的又攀上了另一個暢美的高潮;她猛烈的喘息著,胸前的柔軟美乳隨著劇烈呼吸而上下起伏著,只見那幼稚妩媚的臉蛋上春潮暈紅,美眸迷媚的滴的出水來,全身泛滿了妖媚的绯紅。
黃婉均洩出的陰液流在身下謝婷亭的陰道之中,令陰肌變得更加潮濕,我每一次兇悍的抽插,都可以聽見大肉棒沖破淫水阻攔的清晰聲音,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使我更瘋狂地抽送著大雞巴,她豐滿的乳房也因他的激烈運動而不停的上下晃動著,引得我抓住豐滿的雙肉球,像玩弄魔法波一般,變成許多不規則的形態……
「好主人啊!噢…噢…噢…以後…人家全身的小穴……都讓你肏…到夠…噢…噢…噢…用那…持久…兇悍的…大雞巴肏人家…噢…噢…噢…您……讓人家…淫水…流過…不停…噢…噢…肏得…小浪穴…合…不起…來了…喔…嗯……小淫奴…愛死…主人這大雞巴…噢…噢…噢…噢…」
「主人……您想射……就盡情地射出來吧……主人……請盡情地……射在……我的……身體 面吧……讓我感覺主人的火熱……」
我用最大的力量再一次將鋼硬的大龜頭伸插進謝婷亭的子宮之中,滾燙的陰精由她子宮中,直沖進我的馬眼內,灼熱而有力的感覺讓她脆弱無比的神經崩潰了,在多次歡樂的高潮之中身體抽搐著。………
叁個嫩人兒在高潮後,像失去生命的屍體,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只剩下胸口的起伏和喘息著,除了小嘴還在發出生命的氣息外,再無力舉起一節小指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