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国产高潮抽搐喷水高清大校花沈沦记

精彩内容:



  初秋,人來人往的大校園裏,叁個染著金發,耳上還穿著閃閃發光的耳環、身材狀碩的男生,手上叼著根菸,跨坐在略顯老舊的豪放上面,對著一群臉上洋溢著自負與自滿的大一新鮮人品頭論足。

  在大校園裏,說起這叁個人可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壞蛋。

  梁智薰,大外文系,是叁人中的老大,家境富饒不提,更是運動健將,要不是平常逞兇鬥狠,連師長都看不過去,拳擊隊隊長的位子恐怕就是他的。

  連震,標準的鼈叁,平常唯老大梁智薰命令是從,好色成性,據說國中時因爲強橫一名同班女同學,被送入少年監獄,因表現良好加上頗有點小聰慧,竟給他撈到大品管系來念。

  宋理幹,與梁智薰是從小玩到大的逝世黨,老爸在梁智薰他爹的慶生團體上班,對梁智薰逝世忠,可認爲他殺人放火面不改色。

  連震:幹,今年的學妹怎幺恐龍比較多,是不是俏麗的女人都比較笨,沒有什幺好貨色,早知道就不要考太好,應當去輔大,聽說哪裏美女最多!

  宋理幹:逝世色胚,去年那個經濟系一年級的系花還不夠你玩啊?昨晚你不是才把她操的哭爹喊娘,吵的我和老大睡不著覺,警惕精盡人亡喔!

  連震:別提了,你還記的去年她第一次被咱們綁到學校旁邊的工地,那時候多清純啊!連她男朋友都只有牽過她的手,小穴緊的讓我差點剛差進去就噴出來,現在被咱們玩了一年,鬆垮垮的一點都不好玩,要插好久才可以讓我射精,成果都爽到她,幹!

  宋理幹:有什幺措施,老大那話兒確實教人心服口服,粗大的嚇人又持久,還記得那妞兒第一次幫老大吹喇叭,嘴巴張到快脫臼還只能含住一半,足足吹了一個小時,等到我們兩都軟了,老大才終于射在她嘴裏。

  每天被老大照叁頓操,你說能不松垮垮嗎?沒措施,你不是有好幾卷當時錄下的影帶,有空拿出來回味一下好了。

  梁智薰:你們兩個別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你們有機會玩到那幺俏麗的女人嗎?還是處女呢!

  連震:是呀,當年多少人追那妞兒,全被她棄之如敝屣,一付自命清高的樣子,要不是有這幾卷錄影帶,要她就範還真難哩。

  她男朋友不是大醫科的嗎?到現在也只有親親小嘴,嘿嘿!他如果知道她女朋友那張嘴昨天還幫老子吹牛老子還射在她嘴裏,拍了不少張底片,不知道還親的下去嗎?

  宋理幹:你可千萬別把影帶流出去,那妞兒現在還任我們予取予求,全靠它了。

  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了何必弄得人家身敗名裂呢?

  梁智薰:別吵了,你們快看那個穿淡黃上衣的學妹,就是一頭長發那個!哇塞,她不是前一陣子因爲成績優良,保送大法律系的趙若蕓嗎?真美,沒想到她這幺俏麗,我以前玩過的女人和她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

  小幹,阿震,你們待會去摸摸她的底,看看有沒有機會。

  一陣無聲。

  幹,你們兩個是沒聽到我的話嗎?還在發呆!

  連震:對不起老大,我我從來沒看過這幺清純,這幺美得女人,一時呆住了,我我馬上去查。

  宋理幹:老大,她真的好俏麗,那個身段,那雙長腿,還有那張精雕細琢的臉蛋,我我也忍不住了。

  交給我們吧!

  數小時後,大學生餐廳裏

  宋理幹抱著一堆材料說:趙若蕓,歲,北一女中畢業,家境底本小康,年前因父親車禍昏迷,目前住慶生安養院,已經欠安養院將近百萬醫療費用。

  家中上有弟妹各一,所有經濟重任都在她身上。

  高中時就因容貌出衆,身材姣好長兼職作平面模特兒,前一陣子哪支轟動全台的洗髮精廣告就是她拍的。

  目前尚無固定來往的男友,但是尋求者衆多,其中有一個就是籃球隊隊長林萬強。

  這妞兒好像對她也頗有好感。

  老大,那個林萬強不是每次都和你嗆聲,這次我們如果把趙若蕓幹到手,嘿嘿,豈不是替你出口吻!

  連震接著說:是啊,那家安養院不也是老大您家裏的關係企業,是不是可以利用這一點?

  梁智薰想了想,點點頭,陰陰的說:既然她們家欠老子一屁股債,我自然有措施,哼!你們等著看她在我跨下哀嚎吧!

  連震和宋理幹忙異口同聲道:老大,到時可必定要分我們一杯羹啊,她真是個難的的美女哩!

  梁智薰道:廢話!玩膩了自然輪到你們享受!

  慶生安養中心院長室

  張秘書:少爺,您要找的那位病人的女兒趙小姐,已經來了,這些是她父親目前的醫藥費,大約萬,要叫她進來嗎?

  梁智薰:叫她自己進來,旁邊那位陪他來的男生叫她在外面等。

  沒有我的容許不許任何人打擾,知道嗎?

  趙若蕓今天穿著一套剪裁合身的粉紅碎花小洋裝,清純略帶稚氣的臉上雖不施脂粉,但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配上甜膩的微笑,讓好不容易能夠陪她來的林萬強,看的目眩神迷。

  趙若蕓對著陪她來的林萬強吩咐了幾句,請他在外面等他,晚上答應和他吃頓飯。

  只見林萬強興高采烈地點頭道好,趙若蕓搖搖頭甜蜜地笑了笑,轉身推開厚重的鐵門,踏了進去。

  宛如進到了另一個世界,外面的聲音完整進不來,趙若蕓四處望了望,奇特的是底本認爲是牆壁的處所竟是塊落地窗式的大玻璃,她可以明確看見心上人正傻傻地笑著,不知在打算什幺。

  想到這心理甜滋滋的。

  忽然,趙小姐!一聲陰森沈的聲音把她從理想裏喚醒。

  梁智薰:你可認識我?俏麗的若蕓小姐?

  趙若蕓:當然,你是那個惡名昭彰的叁敗類中的老大,梁智薰。

  你怎幺會在這裏?王院長呢,不是他找我來的嗎?

  梁智薰:謝謝你的誇獎,很不巧的,我除了是你的學長外,也是你們家的債權人,這家安養院是我老子的旗下企業,是我找你來的。

  趙若蕓:你想做什幺,爲什幺騙我來這?

  梁智薰:別緊張,我只是想問若蕓小姐什幺時候要把欠我們的醫藥費繳清?王院長那老頭就是太心軟,讓你們一拖再拖,我家可不是開慈善機構,你倒是給個交代。色五月天趙若蕓略帶哭音,緊張地說:梁學長,對不起,剛剛我不該說你是敗類,那都是別的學長姊謠傳的。

  請你大人有大批,再寬限我們一陣子,我最近會努力賺錢,早點把錢還給院方。

  求你千萬不要把我爸爸趕出去,這已經是唯一一家肯收留她的安養院了,我求求你。

  看著趙若蕓那清麗的臉龐,長長的睫毛輕輕地發抖,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含著淚水,就這幺望著自己,哀哀求饒。

  梁智薰終于笑了。

  沒問題,這點小錢我還看不在眼裏,不還也沒關係,只是要付出點代價,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美女,那代價自然是你!

  若蕓一聽,一陣冰冷從頭涼到腳,差點暈了過去。

  本來這個從未見面的學長竟是如此陰險惡毒,落井下石不說,竟擺明要自己用身材當代價。

  一向守身如玉自視甚高的自己,怎幺可認爲了錢做出有辱門風的敗德事?但是眼前這些簽名蓋章的借據,卻又不斷提示她,如果他告上法庭,別說爸爸必須露宿街頭,自己又如何能持續唸完法律系,更別談栽培年幼的弟弟妹妹。

  著急之際,她望了望牆外的林萬強,不知該不該和他商量還錢的事?

  分锺過去了,趙若蕓深深的歎的口吻,轉頭對著梁智薰說:學長,你說的話是否算話?真的不再*我們還錢?

  梁智薰笑著說:這個當然,我也明確盜亦有道,何況你也是一片孝心。

  如果你批準就請你把衣服脫了吧!我很忙的。

  趙若蕓清秀的臉龐一陣扭曲,豆大的淚水沿著粉嫩的臉頰滴落,在露出型領口雪白嬌嫩的胸口上暈開。

  咬了咬牙,她猛的擡開端來,瞪了梁智薰一眼。

  伸出白淨的雙手往後解開背後的蝴蝶結,心想:罷了,爲了疼我的爸爸,年幼的弟妹,就就義這次吧!只惋惜了自己保存了十多年的清白之軀,竟然就要這樣糟蹋在這只禽獸手上,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她卻沒注意到,梁智薰在她開端脫衣服的同時用腳按下了把持這間辦公室攝影設備的鈕。

  隨著粉紅洋裝的飄落,連久曆花叢的梁智薰也不禁停住了呼吸,白淨嬌嫩的肌膚透出內裏的粉紅,雪白的胸肌雖然被粉紅色的蕾絲胸罩所包裹,那驕挺的雙峰隨著趙若蕓細微的抽泣高低顫動,姣好的身型配合上天使般的臉孔,讓梁智薰大歎上天待自己不薄,送上如此佳人。

  想到待會可以恣意輕薄她,褲裆裏的龐然巨物也忍不住直立起來。

  約莫看了五分锺,就在趙若蕓已經面紅耳赤,兩頰布滿紅霞,泫然欲泣的時候,梁智薰吞了吞口水,啞著聲音說:好個趙若蕓,你果然值得我砸這筆錢,真是我見猶憐,忍不住想上你了!

  現在,你坐上我面前這張辦公桌,把腿打開面對我坐著,讓我好好觀賞一下號稱大創校以來最俏麗女生的禁地。

  幹什幺,還遲疑,我可沒求你啊!你可以馬上走人,等著接法院的傳票。

  趙若蕓一聽連忙走到辦公桌前,慢吞吞的爬了上去。

  面對著梁智薰淫邪的眼力,她兩手撐在背後,怯生生地緩緩把雪白嬌嫩的苗條雙腿張了開來,雖然仍有著底褲的包覆,她卻感到好像完整赤裸地把重要的部位裸露在梁智薰的眼前,不自禁地眼角又泛出淚痕,她用力的把頭邊向一側,不盼望自己的軟弱浮現在這個令人噁心的男人面前。

  望著眼前嬌羞不已,淚水泫然欲滴的美人兒,梁智薰再次吞了吞口水,粗糙的大手抓住趙若蕓完善苗條的雙腿,用力向外一扳,這個大有史以來最俏麗的女學生白淨健美的雙腿就這幺被張到了極限,字型大開的雙腿雖然嘗試夾起來,但又怎幺敵得過梁智薰孔武有力青筋畢露的手臂。

  粉紅色蕾絲滾邊的柔軟底褲,輕輕柔柔的包覆著趙若蕓飽滿的陰部,隱隱約約可見到漆黑的陰毛柔順的躲在底褲裏,大腿內側的肌膚白淨粉嫩,當中還隱約透出粉紅的血色。

  梁智薰用力瞪大眼睛,用鼻尖輕輕處碰大腿的內側,一邊感受柔嫩光滑的觸感,一邊享受處女陰部奇特的純粹氣味。

  趙若蕓只感到一陣酸麻像觸電一樣,一股說不出的難受,順著脊髓往上送到大腦,差點昏了過去。

  十九年來未曾被人這幺肆意觀看碰觸自己,今天竟然。

  頓時感到羞愧欲絕,雙腿忍不住用力夾緊,想逃離這爲難的局面。

  可是兩腿好像被鐵箍拴住,聞風不動,只有大腿肌肉的不住顫動。

  突然,趙若蕓的腦門有如電擊,全身脫力,本來是梁智薰終于忍不住把帶著淫笑的雙唇重重吻向躲在布片後柔嫩兒敏感的陰唇,從來沒有過的經驗讓趙若蕓頓時雙手一軟,往後一倒全部躺在豪華辦公桌上,一頭叫人愛慕的長發就這幺散在黑沈沈的桌上。

  她用努力量想把梁智薰的頭推開,卻怎幺也不能如願,反而梁智薰不斷用他肥厚的嘴唇,磨蹭著她那連自己也沒摸過幾次的陰唇,接著梁智薰伸出舌頭,隔著底褲重重地舔著,口水逐漸浸濕了底褲,粉紅色的花瓣也漸漸浮現出來。

  趙若蕓忍著強烈的刺激,雙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爲了自己也爲了家人,在多的恥辱都必須遭遇。

  舔了十來分锺,那從沒人見過的俏麗花瓣隔著已經半透明的底褲,浮現在梁智薰已經快要猖狂的眼前。

  而趙若蕓早已氣喘噓噓,全身香汗淋瀝,軟在桌上,褲子更是早被口水和淫水弄得濕透。

  梁智薰繞到趙若蕓背後把她扶起,讓她的頭輕枕在自己的肩上,一頭秀髮就這幺垂下。

  雙手立刻熟練的解開胸罩的背扣,用力把它扯下遠遠的甩在角落。

  兩只鐵臂從趙若蕓腋下穿過,粗糙的手掌就這幺由下向上包覆住柔軟滑膩的雙乳,趙若雲的雙乳不是波霸型,但是乳型很美,尖挺有彈性,已經矗立許久的粉紅乳尖在雪白雙乳的烘托下,更是叫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隨著梁智薰用力揉捏,底本自滿矗立的雙乳,不斷在他粗糙的巨掌裏變形著。

  底本豆大的乳尖也在梁智薰指縫揉撚後變得像豌豆般大小。

  底本應當是屬于某個榮幸兒才幹擁有的玉乳,隨著梁智薰手掌的搓揉,漸漸滲出晶瑩的汗珠。

  趙若蕓底本緊閉的小口也微微張開,忍不住哼出聲來。

  梁智薰得意的網牆外著急等候的逝世對頭林萬強望去,嘴裏忍不住念道:媽的林小子,你不是很牛自認爲是籃球隊長,幹!只要老子有錢,你哈了很久的公主還不是乖乖讓我舔,讓我玩。

  老子現在正在玩她的嫩奶,你卻只能在外頭等,活該!

  趙若蕓底本已經半昏迷的神智,聽到林萬強的名字忽然驚醒,她按著正在自己玉乳上肆虐的大手,哀求地說:梁學長,我是真的很愛好萬強,現在爲了家我願意把第一次獻給你,任你蹂躏,但是請你答應我只此一次,而且保證不告訴萬強,拜託你,我真的不能沒有他!梁智薰嘿嘿一笑,雙手用力揉了幾下,朗聲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他。

  但是你可要表現好一點喔,你可值一百萬喔!說罷,雙手轉移陣地沿著內褲的腰緣往內插入,順著臀部的曲線往下脫,這條掩護趙若雲的最後障礙終于也被甩到牆另一角。

  此時的趙若蕓,全身赤裸裸不著片縷就這幺橫陳在辦公桌上,清純嬌美的臉龐依稀可見方才的淚痕,底本白雪般柔嫩的雙乳,在梁智薰毫不留情的揉捏之下,到處青一塊紫一塊,乳尖更是沾滿了黏瘩瘩的口水。

  纖細的腰身到了臀部突然開展成挺俏的玉股,秀氣的肚臍就這幺躺在平坦無脂肪的小腹上方,陰毛細細的鋪陳在陰阜上頭,看得出來平日趙若蕓是如何將它們照顧的整整齊齊,最神秘的禁地就這幺隱沒在大腿內側。

  梁智薰心想,和過去的女人比起來,這個妞兒確是人間極品,這次可要好好享受享受,至于以後,哼,當然也不能真放過她。

  辦公桌後方有面大鏡子,背後正有台攝影機運轉著,梁智薰用裏把輕盈的趙若蕓抱起,走向鏡頭前,就像抱著小娃娃尿尿一般,用裏打開梁若蕓緊閉的雙腿,趙若蕓羞愧的立刻別過火去,想把腿夾緊,但是梁智薰冷冷的嗓音再度響起:你只要再把腿阖上,我們的約定就此作罷!趙若蕓只好儘量把雙腿張到最大,這個姿勢令家教嚴謹的她感到非常爲難,淚水再度奪眶而出,雙眼不禁用力閉上不願見到自己的醜態。

  惋惜梁智薰不是憐香之人,他冷冷得道:張開你的眼睛!我要你好好看著我是怎幺玩弄觀賞你的私處。

  趙若蕓只好乖乖把已經哭紅的雙眼睜開,映入眼簾的是自己都沒看過幾次的陰部,淡淡粉紅色的小陰唇微微張開,裏面的肉壁因爲緊張而緩緩壓縮著,一絲絲黏稠透明的液體正緩緩流出,這幅影像是她作夢也想像不到的淫糜,而這卻是她收藏多年的瑰寶,如今就這幺赤裸裸,毫無遮蔽地攤在一個男人面前,她感到腦海中好像有根弦斷了,自己不再是清純可人的女孩了。

  梁智薰伸出食指,輕輕地在趙若蕓的小陰唇來回捲弄,忽而用力把兩片薄唇撐開到最大,忽而在指腹揉撚,每一次的動作都讓趙若蕓忍不住雙手緊握,哼出聲來。

  梁智薰故意問她:大美人,以前有沒有男人像我這樣摸你這兒啊?很舒服吧!趙若蕓羞的從脖子紅到臉頰,搖搖頭低聲道:要不是爲了爸爸,我也不願這樣,你就別再恥辱我了吧!梁智薰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幺說你確實還是沒人玩過的原裝貨!老子還真是榮幸哩,別人怎幺追也追不到的大第一美女,現在光溜溜地把腿張開任我摸,幹!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梁智薰一邊說著恥辱趙若蕓的話,一邊手也沒閑著,右手逝世命在趙若蕓柔嫩的陰部搓來搓去,有時還用中指在陰唇上方已經微突的陰蒂揉揉捏捏,把本就氣喘噓噓的趙大美人搞的全部下體濕濕黏黏,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處女的清香與淫液混雜的詭異氣味。

  另一只左手也不客氣地攬著她的左乳,仔仔細細地享受那過人的彈性與柔膩。

  趙若蕓的乳房在他手中不斷變更著形狀,漸漸地開端腫脹起來。

  大第一美人趙若蕓就這幺雙腿大開,頭枕著梁智薰硬朗的胸膛,一邊聽著對自己恥辱的言詞,一邊真實地感受自己底本清純的心情在梁智薰雙手的肆虐中漸漸流失。

  魔術鏡後的攝影機依舊忠誠地把這一切紀錄下來,只是趙若蕓並不知道,自認爲拯救弟妹和父親的神聖之舉,不過是日後更多恥辱的開端而已。

  就在此時,一陣陣熟悉的手機鈴聲把趙若蕓從羞恥卻又快活的地獄喚醒,本來是在外苦後多時的心上人林萬強。

  梁智薰示意她接起來,用眼神暗示她記的彼此的約定。

  趙若蕓用發抖的手把手機打開,強忍住就快掉下的淚水:餵,學長啊,不好意思,要你久等了喔,不要不,我是說不要等我了,你先回學校去。

  本來是梁智薰故意將趙若蕓擺成頭低屁股高的羞恥姿勢,一邊用中指把她的陰唇兩邊拉開到極限,舌頭就這幺舔了上去。

  啊那邊不行喔對不起學長,我剛剛踢到桌子,不說了,等會我和院長談完在和你吃飯,跟你陪罪。

  說完連忙把手機挂掉。

  這時梁智薰已經忍不住了,他一把將自己的長褲脫掉,露出令不少女人畏懼的陽具,就這幺大喇喇地坐在沙發上,對著趙若蕓吼道:還不過來,老子舔你的淫穴讓你嘗點甜頭,現在該老子享受一下了。

  幫我好好吹一吹,說不得我會良心創造不上你也說不定。

  長這幺大,趙若蕓除了小時候看過父親的陰莖外,從來也沒有見過別的男人光著下身,更別提吹喇叭。

  想到要把梁智薰用來尿尿,看起來漆黑卻又粗長的嚇人的陰莖放到嘴裏,她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就這幺賴在桌上不肯下來。

  梁智薰一言不發走到她面前一把抓起她的傲人的黑髮,就這幺拖到沙發前,冷冷地對著趙若蕓說:我數到叁,如果你還再給我假清純,就馬上給我滾出去,咱們法庭見!趙若蕓只好一邊抽泣,一邊柔順的跪坐在梁智薰兩腿中間,清秀的臉龐慢慢地靠近散發著濃濃尿騷味的大龜頭,伸出小手輕輕握住粗狀的根部,照著印象中的動作高低搓動。

  在梁智薰不耐心的一聲冷哼之下,她連忙張開小嘴,忍著撲鼻的臭味,翻絞的腸胃,把有幼兒拳頭大小的龜頭含了進去。

  香舌照著梁智薰的請求輕輕在馬眼上打轉,時而輕舔,時而吸吮。

  梁智薰不定時還會挺起硬朗的臀部,把半根陽具頂到趙若蕓的喉嚨,狠狠抽插個幾十下,非要弄得她快要翻白眼,將吐未吐之時才停下。

  一邊梁智薰還在趙若蕓耳邊說:想不到啊,想不到,全校男同學的夢中情人,籃球隊隊長的女朋友,此刻竟然一絲不挂跪在跨下爲我吹箫,真是滿足我的馴服感,爽啊,爽啊!真想看看那個膽小的林萬強,如果見到自己連親嘴都不敢的女朋友,現在正用她甜甜的小嘴服侍他最仇恨的敗類,他會不會懊悔沒早點幫你開苞。

  一番話說得趙若蕓羞愧萬分,因爲就連她自己也想不到,一向眼高于頂的她,竟會爲了錢出賣可貴的肉體,這是妓女才會做的事,自己這樣和妓女有何不同。

  惋惜梁智薰並不給她太多思考的機會,在肉棒即將噴射而出之前,將沾滿了唾液黑的發亮的肉棒從趙若蕓已經略爲浮腫的雙唇抽出,接著抓著她的長發把她拉到魔術牆前面,要她雙手撐住玻璃,面向牆外著急等候的林萬強。

  梁智薰狠狠的說:媽的林小子,現在老子就在你面前幹你的女朋友,篡奪她的貞操,玩弄她的肉體,讓你永遠帶上這頂綠帽!接著又對兩眼浮腫,雙唇爲分的趙若蕓說:學妹,不要怪我落井下石,實在是你太美了,有這幺好的機會我怎幺肯放過你呢?接下來我就要在你男朋友面前幹你,狠狠的幹你,我要你永遠記得這一天,記得第一個佔領你的人是我――梁智薰。

  就在趙若蕓還來不及反響的時候,梁智薰那根巨棒已經狠狠插進未經人事的陰道,她痛的尖叫用力想推開身後的梁智薰,惋惜纖腰被梁智薰的巨掌扣住,動彈不得。

  梁智訓漸漸把肉棒往內擠,龜頭前端已經碰觸到處女象徵的那一層薄膜,他伸出雙手向前抓住趙若蕓飽滿的雙乳,吸口吻臀部用力往前沖刺,只聽趙若蕓一聲淒厲的哭聲迴蕩在隔音設備超棒的院長室內,保存了十九年的清白,隨著大腿內側漸漸流下的鮮血瞬間失去。

  梁智薰只感到肉棒被緊緊包覆在溫熱的女體內,緊湊的讓他大呼過瘾,于是他逐漸擺動臀部,不理會哀哀求饒的趙若蕓,狠狠地一下一下插進所有人夢寐以求的秘處,隨著肉棒的進出,兩片薄薄的陰唇跟著捲入翻出,白色的分泌物漸漸流出,混著鮮紅的處女之血,更顯得幾分悲情。

  抽插了十來分锺,底本哀哀求饒的趙若蕓,已經媚眼如絲,喘噓噓地趴在牆上,柔軟的雙乳平貼在玻璃上,牆外的走道人來人往,還有一個她心愛的林萬強癡癡的望著這個方向。

  趙若蕓一邊遭遇著下體兇猛的沖擊,一邊流下淚來,她知道自己對不起林萬強,但是她沒的選擇。

  這時,梁智薰一邊爽直的幹著身前的美女,一邊淫笑道:大美人,你親親老公的技巧不賴吧!作爲幫你開苞的男人,你可是叁生有幸呀!爽不爽啊?趙若蕓雖然被激烈的快感所沖擊,仍舊硬著嘴不肯承認,惹的梁智薰一肚子火,一憋氣狠狠的來個五百下的急速抽插,底本已經凝固的鮮血,再度混著乳白色的黏液從插到根部的肉棒邊沿滲出。

  底本俏麗粉紅的陰部,現在被蹂躏的一遢糊塗,而底本還嘴硬的趙若蕓此時已經神智不清地胡言亂語著:好好舒服,再快一點,喔!我不行了,要插壞啦!心中底本的愧疚此時已經抛在腦後。

  再狠狠的幹了一個小時,換了一個又一個的姿勢,梁智薰的肉棒終于到了極限,大吼一聲猛的一抖,乳白色的精液一灑而出,熱燙燙的噴在趙若蕓的花心,趙若蕓也腦門一震,樂昏了過去,身材倒在地上不斷地抽搐,白濁的濃精一股一股隨著陰道的攣縮,從敞開的陰唇裏倒流出來。

  梁智薰深深喘了口吻,從桌上拿起根菸,望著大字攤開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女體,笑著說:別擔心,以後還有得你樂的。

  今天真是爽到了極點,也該把你還給林小子了。

  過了不久,這若蕓悠悠醒來,回想起這兩個小時荒謬又羞恥的記憶,她不禁低聲抽泣起來,默默地把自己收拾幹淨,一撥秀髮,她向梁智薰說:我已經把自己最可貴的完壁之軀交給你,盼望你遵守諾言,不要再趕我父親出院。

  這也是我唯一出賣自己的一次,以後我絕不會再踏進這兒一步。

  說完轉身搖搖晃晃地離開院長室。

  見到等候已久的林萬強,她強忍住想哭的念頭,笑著說:萬強學長,我們去吃飯吧!,我請客。

  在他們離開之後,梁智薰從密室裏拿出那卷詳細紀錄趙若蕓成爲他的女人的錄影帶,對著趙若蕓的背影說;小美人,我怎幺會守信用,你忘了別人用敗類來稱呼我嗎?

  中秋節前的週末,已被夜色壟罩的大校園,從宏偉的學生運動中心裏傳出震耳欲聾的舞曲,裏頭正擠滿了幾百位大學生熱情有勁地慶祝將來臨的校慶。

  最教大家猖狂的是,已經舉辦了十屆的校園美女選美比賽,首次湧現由一個女孩子同時囊括最有人緣美女、最佳氣質美女、最佳身材美女、以及最佳性理想對象等大獎。

  這個女孩子就是大法律系一年級,號稱大創校以來最俏麗女學生的――趙若蕓。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的戀製服女生情結        風騷的新婚女秘書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少婦的憎恨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老婆放尿被山民強暴        操別人的女友        在學校倉庫裏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哥哥的貓耳女僕        

国产高潮抽搐喷水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