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女生的性事

精彩内容:

錢前大學畢業了,雖然父母給他起的名字很拉風,可惜的是名字往往是反得,他現在口袋裏面空空如也,家裏面也因爲供他上學,家徒四壁了。爲了生存,他去鄉中校當了一名老師,雖然他口袋裏面沒有錢,但是腦子裏面的知識很紮實,因此,很快學校初中物理課的主力就是他了。因爲口袋裏面沒錢,長的也對不起人,身高還不夠當坦克兵,所以錢前還從來沒有被哪個女孩子看上過,錢前在教學時也沒有任何的雜念,每天辛勤的給學生傳輸知識,拿回那一點工資養家。

  轉眼幾年過去了,錢前二十五歲了,過早的顯老了,他的教學經驗也老練了,不管多麽不好學的學生,進了一次他的課堂,就不想走了。他現在是學校的紅人了,很多孩子的家長拼命的走關係想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他教的班。錢前也因爲幾年的積累,不再那麽需要賣命的幹維持家用了。常言說:“飽暖思淫欲。”一點不假。錢前此時的心態已經變了,他開始想女人了。

  學校裏面的女老師的模樣真的不怎麽樣,基本都結了婚,這條路走不通,出去找個,人家一聽是教書的,立即搖頭說有事,爲今之計只有學生可以了。因爲學生很多很崇拜他,給他帶來了不少滿足感。

  幾年的教學下來,錢前沒有少窺到春光,很多都是從青春靓麗活潑的女生胸口看見那麽一點點嫩嫩的肉肉,偶爾能看見乳溝,在學生考試的時候,錢前總喜歡轉悠,眼睛往下看的通常不是考捲,而是那一點點縫隙,他恨不得把手伸進去仔細摸摸這些個剛剛發育不久小女生的胸,可是他不敢。

  小媳婦們總是喜歡開玩笑的,辦公室裏面,女人們經常對錢前開玩笑:“你不如從現在的學生裏面培養一個,以後當你的老婆。”錢前想到這心動了,選誰好呢?一個個在腦子裏面閃出女學生來,班裏女生基本都是十五歲了,很多已經在胸前頂起兩大坨了,不論走路跑步都閃出嬌豔的感覺,路過時,香風彌漫。

  十二個女生裏面最好看,最有吸引力的是行事潑辣漂亮的劉孜,溫柔妩媚的周勤勤,豐滿的胡夢華,嬌小愛哭的張潔,其他的都屬于一般的。

  當錢前還沒有想怎麽下手的時候,機會來了。周勤勤,十六歲,因爲大一些,胸前早都頂起了兩大坨,鵝蛋臉,披肩發,微翹的嘴唇,性感的唇線,不用化妝就勝似化妝過,白皙的臉龐兩側,時不時的會飛起兩陀紅暈,和男生說話時不敢擡頭,聲音和蚊子一樣,大家公認的腼腆溫柔女孩,誰能想到她有個秘密,她喜歡上了錢前,她被錢前淵博的知識、超強的自信征服,她把她的秘密告訴了好友劉孜,可惜劉孜很八卦,這個消息外傳了,並且傳到了錢前的耳朵裏面。

  一天放學後,錢前把錯題最多的人交到辦公室,挨個講解,這裏面有周勤勤,最後輪到周勤勤了。和心愛的人單獨在一起,周勤勤不由得呼吸急促,心裏小鹿般亂撞,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腿上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抖。錢前給她講的什麽,她沒有聽進去,只在瞎想。錢前本來就對學生做的題目很生氣,平時很眼饞這些女孩子,看到周勤勤這個樣子,更是氣的不打一處來,大聲訓斥了周勤勤幾句,本待繼續發火,發現周勤勤已經淚如雨下,抽泣的身體自然擺動,仔細一看,少女的身段被緊緊的衣服勾勒出了絕美的畫面。錢前看看四周,確定沒人後,大起膽子伸手去擦周勤勤臉蛋上的眼淚。這一擦不要緊,小妮子哭的更厲害了。錢前心想,傳言果然不假,伸手摟過周勤勤的腰,嘴裏說:“別哭了好不好,我給你認錯,不該這麽大聲訓你。”周勤勤聽到後,慢慢的開始不哭了,臉蛋上飛起了紅暈。

  錢前膽子更大了,將周勤勤往自己懷裏帶了帶,輕輕的說:“哭了不好看了,以後嫁不出去了。”周勤勤的頭埋得更低了,並沒有表示什麽,錢前又說:“你很漂亮,我挺喜歡你的,讓我親親你的臉,好不好?”周勤勤連忙低聲說:“不好。”後面那個好字聲音小到她自己都聽不清楚。錢前已經按耐不住了,軟玉溫香在懷,莺聲在耳,伸過頭“啵”地親在了白皙的臉蛋上。“你壞。”輕輕的聲音傳來,少女卻沒有任何動作,身軀在微微發抖。女人的“你壞”很有殺傷力的。錢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蠻力將周勤勤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這下子,周勤勤豐滿的屁屁坐在錢前腿上,兩只手在自己腰間不停地翻弄衣角,低著頭,紅暈滿面,錢前右手摟住周勤勤的腰肢,左手抓住周勤勤的嫩手,一時間兩人都不開口說話,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錢前只感覺到自己的腿上有一團豐腴的滑膩,清楚的感覺到了屁屁的兩瓣,兩瓣的某處有一團熱氣。

  良久,兩人誰也沒動,太陽照射的光線漸漸暗了,兩人都看不清對方的臉了。都說月黑風高殺人夜,其實月黑也能壯膽的,錢前膽子大了起來,再次伸嘴去親吻周勤勤的臉龐,左手滑向周勤勤的頭部,將她的頭輕輕的往左搬,沒有任何的阻力,翹翹的嘴唇就被錢前吻到了,少女也放棄了羞澀,笨拙地回應著錢前的吻。錢前只覺得胸前血液一湧,放開周勤勤,兩人面對面站著,錢前雙手環抱住周勤勤的腰肢,嘴吻上了周勤勤的翹唇,胸前一下子接觸到了柔軟的挺翹,他用力地收緊胳膊,用自己的胸膛去擠壓那兩陀肉,慢慢的周勤勤的兩只手也環抱住了錢前。纏綿了一會,因爲周勤勤要回家了,兩人分開了,走的時候,周勤勤貼著墻回到教室,拿起書包一溜煙地跑了,沒有敢回頭看一眼。

  經過這一次,錢前知道有戲了,上課時經常能看到周勤勤灼熱的眼光,那眼睛裏面藏著的火熱沒有逃過錢前的眼睛。錢前心裏暗說,要創造機會,周末,錢前撥打了周勤勤家的電話,對周勤勤的父親謊稱需要周勤勤幫忙做物理實驗,他沒有多心就讓女兒去了學校。當周勤勤來到學校時,錢前對她說,到我宿舍來,在那裏。周勤勤跟著去了,錢前的宿舍只有他一個人住,是個好地方。進了門,錢前突然把門關住,再一次地抱緊周勤勤,兩人忘情地接吻,錢前一邊接吻,一邊把周勤勤帶到床邊,猛一推,周勤勤仰面躺在了床上,還沒有來得及起身,就被錢前壓在身下了。少女的胸部因呼吸急促起伏不停,這婀娜的曲線更刺激了錢前,他看著周勤勤,兩人的目光相對,錢前的手顫抖地伸向周勤勤的胸部,周勤勤把眼睛閉上了,激靈地抖動著,豐滿的胸部彈起了錢前的命根子,他伸手解開周勤勤的口子,輕輕地、急切地,分開後,他看見了一條雪白的乳溝,兩座神秘的山峰藏在小衣裏面,錢前咽了咽口水,腦門上出了一頭汗,他把手從周勤勤腰部小衣的底下伸了進去,一路上少女肌膚的彈性使得他幾乎靈魂出竅,抓到了,終于抓到了少女的乳峰,一手都把握不住,手心中的豆豆突然彈了起來,硬硬的,若有若無的滑膩讓錢前愛不釋手,周勤勤越來越快的呼吸聲壯大了錢前的色膽。他掀起了周勤勤的小衣,低頭望去,熱氣騰騰的聖女峰就在前方。“脫了好不好,你的胸真好看,我要仔細看。”他輕輕地在她耳邊呵著熱氣。周勤勤起身,脫去小衣,坐著的周勤勤,乳房向前怒挺,錢前叁下五除二把自己的上衣脫了,緊緊抱住周勤勤,赤裸的緊挨在一起,周勤勤不禁輕輕地呻吟起來。

  真是太他媽的銷魂了,怪不得有錢人都想玩女人,錢前心想。自己硬邦邦的東西好不難受,環抱著周勤勤的手漸漸下移,移到了豐腴的屁屁上,左手從周勤勤屁屁上方的褲子口直接伸進去,錢前感覺到了很大的兩瓣,他忍不住了,彎下腰,將周勤勤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褪到了小腿,張開眼仔細看。此時的周勤勤已是渾身發抖的不能說出話了,在心愛的人面前,她不知道害怕,只知道隨心愛的人擺布。

  錢前看到兩條白皙的大腿在微微顫抖,腿的交彙處上點綴著些許絨毛,一條小縫在腿中間,他激動地抱起周勤勤扔到床上,將周勤勤的鞋子、襪子、褲子扯下。這下子,少女整個裸在床上,仰面躺著,雙眼緊閉,手掌緊握,一副待宰的羔羊樣子,錢前快速扒光自己,他將自己和少女纏繞在了一起,少女一動不動,除了呼吸加快,任由錢前所爲,錢前吻遍了周勤勤的全身,每一處都輕輕的。然後他跪在周勤勤的腿前,輕輕地分開雙腿,小縫漸漸張開,錢前看到了他人生裏從沒見過的秘密,他伸出指頭輕觸那些溝溝壑壑,每一次的觸碰都會引來少女腿部的痙攣。錢前下意識的將自己的命根子湊到溝溝壑壑的前面,一碰,真個要命啊,下身傳來的酥麻差點讓他死過去。碰著碰著,他感覺到了濕乎乎的,晶瑩的液體在他的前頭和溝溝壑壑之間搭起了一座“橋”,繼續碰著,下意識讓他要搗,要他沖,他對著小洞沖了,隨著前鋒的進入,他只覺得自己的魂飛走了,什麽億萬富翁,什麽國王天子,全部跟我換這個我都不幹,真是爽,緊緊的壓迫感憋得他難受,有點疼,他把它往外拿了些,卻發現更爽,他像學習到了新知識一樣,反反複複的進行著,其實他只進去了一點點而已。這時的周勤勤正在忍受,渾身都出了汗,前面是很爽、很癢,現在卻有點疼、有點銷魂,小嘴張開,眼睛依然緊閉,手緊緊地抓住床單,身體是不是弓起來。錢前終于忍不住了,一顆顆白色的“炸彈”投放在周勤勤雪白的肚皮上,他喘著氣,渾身是汗,滿足地看著周勤勤,雖然已經開了炮,可是他的眼神依舊貪婪地在那些高峰、山谷間徘徊。

  這次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後,兩人的關係突飛猛進,在沒有人的地方,總有他們的影子,兩人的進展很快,周勤勤也很快地適應了從少女到女人的轉變,不再是一動不動了,她也開始配合著扭動屁股,喉間發出越來越淫蕩的聲音。錢前也從淺入深,從十幾回合到幾百回合,技術越來越精湛,兩人在興奮的時候,還會說些諸如 “再快點”“你的洞洞好濕”之類的話。正當他們惬意的時候,風言風語傳開了,俗話說“沒有不透風的墻”,兩人過分的親昵,總會被人看出些端倪的,還有好事者跟蹤調查,發現了地下情,周勤勤的父母覺得很羞辱,把周勤勤轉學了,全家也搬走了。校方也覺得錢前影響了學校的聲譽,念在他教書有功,處以留校查看處分。

  從周勤勤走後,錢前的情緒一直不是很好,他不敢擡頭看學生,用書本擋起臉講課,聲音中再也沒有原來那個自信、意氣風發的感覺了,每天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地回到宿舍,關起門躲起來借酒消愁。發生的那些事情在大人心裏是天大的,可是在他的學生心裏,卻是沒什麽大不了的。他們不願意錢前消沈,他們要意氣風發、自信滿滿的錢老師,經過全班同學表決,他們派出了課代表劉孜和副班長張潔,到錢前家轉達全班同學的心聲。

  劉孜和張潔來到錢前的宿舍前,敲門良久,錢前也不開門,只是說了一句,你們回去吧,同學們的心意我領了。二人回去後,很不開心,沒有完成使命。錢前也照舊這樣過日子,依舊早早回宿舍,喝酒不斷。學生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

  周勤勤來信了,她給最好的朋友劉孜來信了,信裏她告訴劉孜,她現在很不好,沒有心思上課,總想著錢前,她也不後悔與他做的事情,反而覺得很甜蜜,最後她告訴劉孜,以後她不會來信了,她會在遠處記挂著錢前的,其余的,她只能選擇忘記,願她保重。劉孜看完信後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放學後,她來到錢前宿舍,她捶著門,對裏面的錢前說:“你開門啊,我有話對你說,勤勤托我給你傳話。”裏面沈寂了一會,門開了,劉孜一腳將門跺開,沖進去怒吼:“你這是做的什麽事情啊,我以後再也見不到勤勤了,都怪你!”說完嚎啕大哭起來,錢前呆呆地坐在那發呆。“錢前,我告訴你,嗚嗚,你害的我最好的朋友沒有了,你害的,嗚嗚,你害的全班同學都爲你難過,很多人都不學習了,嗚嗚,老師啊,你振作點啊,嗚嗚,我們看著你這樣,心都碎了。老師啊,老師,嗚嗚……”錢前的眼淚也止不住流下來,他猛地灌了幾大口烈性白酒,嘴角火辣辣的,眼角也火辣辣的。

  突然,劉孜沖過來,奪下錢前的酒瓶,往門外一扔,大罵:“你個酒鬼,大大的酒鬼,就知道喝,喝死你才好。你死了,我們就都高興了。”錢前已經有點醉了,本來酒量就不大,前面的猛的幾口,他已經看什麽都是朦胧的了,此時劉孜在她面前的怒吼,在他的腦海裏,劉孜變成了惡魔,無數個聲音在他的耳邊回響,劉孜的聲音就像惡魔伸出的血爪一樣向他襲來,他本能地伸手去擋,這突然的一擋,讓劉孜來不及格擋,兩只手只擋住了一個,另一個手掌結結實實地按在了她的胸口突起的乳房上。“啊!”她本能地尖叫一聲,下意識回手給了錢前一個耳光。錢前被她一掌打在了地上,爬不起來了,還呼呼大睡。劉孜見狀大驚,趕緊上前攙扶錢前。可是錢前畢竟是男人,還是個喝醉的,重的沒有辦法說,劉孜怎麽也扶不起來錢前,她換了姿勢,抓起錢前的兩手,用盡吃奶的勁去拖錢前,總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錢前拖到了床上,給錢前收拾好之後,她看著錢前,這麽年輕就出現了白頭髮,睡夢中還時不時的皺眉,呼吸聲顯示了他在夢中不是快樂。劉孜坐在床邊,想了很多很多,她想起和周勤勤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想起了錢前對她們無微不至的關心,想起了意氣風發的錢前講課的樣子……終于,她做了一個決定。

  第二天早上,錢前從夢中醒來,頭痛欲裂,口感舌燥。“我這是在哪裏,爲什麽頭這麽痛。”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思緒拉了回來,周勤勤、學校、劉孜敲門、喝酒,咦,身邊有什麽東西,他一激靈,伸手摸去,是個人,是個女人,他的手摸到了一個“饅頭”,他趕緊坐起來,仔細一看,是劉孜,睡得正香,長長的睫毛、彎彎的眉毛、幾縷青絲搭在腦門上,小嘴緊閉,紅潤的可愛,早晨斜射的陽光擦過嫩白的臉,細細的絨毛把臉蛋襯托的更加可愛。酥胸起伏,呼吸均勻。“她怎麽會在這?”錢前心裏升起大大的問號,錢前蹑手蹑腳的走下床,咦,身上的衣服好像換過了,難道是她?她昨晚一直在這的嗎?錢前不敢往下想。人家看到這樣,豈不是又要說,昏倒。他懊悔的拍著頭痛的後腦勺。

  “老師,你醒了?”劉孜說著翻身做了起來,眼睛紅腫著,“你昨晚亂蹬,還吐了,我只有照顧你了。”

  “哦,謝謝你了。嗯……”

  “老師,你要說什麽?”劉孜盤弄著自己的頭髮。

  “你,你是不是該回去了,萬一……”

  “我不怕別人怎麽說,老師你怕嗎?”

  “這個,嗯……”

  “昨晚我下了個決定,我認爲我的決定是正確的。”

  “什麽決定?”

  “我要照顧你,看著你,等我長大,我去找勤勤回來和你結婚,你現在消沈難道不是爲了勤勤,如果不是,那麽你就是怕別人說才這樣的。”

  錢前差點暈過去,這麽小的女孩子,竟然這樣決定。

  “不是的,你說的都不對。”

  “那你爲什麽消沈呢?我們看著難受啊!”

  錢前沈默不語。

  “哦,我知道了,你既然不是爲了勤勤,全班同學也沒有覺得你們做的有什麽不對,你還有什麽顧慮呢?要是當時是我,我也會……”劉孜突然想起什麽,頓口不語。

  難道她也會像勤勤那樣?“我不怕了,老師,只要你能振作,做什麽我都願意,我不想勤勤在遠處還記挂你,只要你能振作,你把我當成……當成勤勤也行。”後面的聲音小了下去。

  錢前心裏其實更多的是羞愧,現在聽到劉孜這樣說,心中暗喜。

  “你說的是真的?”

  “恩。”

  “不後悔?

  “絕不,我從來都是說到做到。”

  錢前慢慢地走過去,嘴裏說道:“真的不後悔?”

  “不後悔!”

  錢前走上前,托住劉孜的下巴,湊近了說了句:“我如果要你,你也不怕?”

  劉孜猶豫了下,堅定地說:“不怕,因爲你不是那種人。”

  錢前惡向膽邊生,兇相畢露地說:“你看我是不是。”撲在劉孜身上,用嘴去親吻劉孜的小嘴。“唔,老師。”劉孜用力地反抗。“我是頭狼,惡狼!”錢前用力地撕扯劉孜的衣服,片刻,劉孜已經寸縷都無了,錢前壓住劉孜,手在劉孜的胸前愛撫,變換著不同的姿勢,雪白的肉球也經曆了不同的形狀,前所未有的快感引起了劉孜的慾望,她不在掙紮了,心想,原來被男人揉這裏這麽舒服,這是怎麽樣的感受啊。少女嬌嫩的胴體、肉體的顫抖激起了錢前無窮的慾望,他用在勤勤身上獲得的經驗,仔細挑逗劉孜,白皙的乳房被變幻成各種形狀,粉紅的乳頭被他用舌頭一遍一遍颳過,一只魔手在劉孜大腿內側來回輕觸,感受到劉孜大腿的夾緊,錢前腦海中出現勤勤的蜜源,夾緊他的情景。

  分開劉孜的大腿,他拖著劉孜的腿將她拉到跟前,用自己的灼熱頂住劉孜的臀部,拉起雙腿,分開看劉孜的秘境,手指分開細縫,摩擦著那兩片,漸漸地,縫隙越來越大,花壺中也滲出了液體,錢前用中指向裏探入,嫩嫩的貝肉緊緊地裹住他的手指。劉孜只感覺這樣的姿勢被他看著,什麽秘密都沒有了,但是很怪的感覺,一個堅硬的東西闖入了她的洞裏,有點疼。

  錢前決心要摧毀眼前這個少女的防線,他挺起巨根,堅決毫不留情地向目的地進發,少女的輕哼聲,巨根被包裹的緊密度,讓他覺得回到了過去,他痛快淋漓的在裏面馳騁,滿心想的都是過去,忘了身下的這個人不是原來的那個人。

  劉孜苦苦的挨著,劇痛使她忍不住的哼了起來,這反倒更加刺激了錢前,他加快了速度,將劉孜的雙腿壓向胸口,抱著劉孜雪白豐腴的屁股,每一下都深深的進入劉孜的身體,每一下都撞擊在粉嫩的花蕊上,劉孜感受到了甜美,雖然還是很痛,但是中間夾雜著甜美,她想,我知道勤勤爲什麽甘願被他那樣了。

  少女的秘境緊湊有握力,錢前沒有堅持多久,就忍不住了,他做了最後的沖刺後,拔出巨根,將億萬個小錢前噴射在劉孜的大腿中間。

  喘息聲慢了之後,錢前對劉孜說:“你現在後悔不?嗯,想不到我會這樣對你吧,哈哈哈……”劉孜回答說:“我後悔什麽,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只不過我沒有勤勤的膽量,她先將喜歡你的秘密說給我聽,我就不感對她說我喜歡你的了。我有點後悔沒有早點和你這樣。”她停了停,喘了口氣接著說:“現在,你是不是能振作起來,不是你和勤勤的錯,據我所知,班裏喜歡你的女生很多,沒有人會怪你們,她們羨慕勤勤還來不及呢。”錢前聽完後,狂暈不止。他的大手又在劉孜的嬌乳上遊走,嘴裏說道:“其實我挺感謝你的。沒有你的陪伴、開解,我可能真的回不過神來。”劉孜一邊撥拉錢前的手,一邊說:“還弄,你把我弄得好疼知道不,都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其實你要,我會給你的,你都不能溫柔點。”

  錢前哈哈大笑起來,說:“我其實很需要女人的,我本來想著把你搞定挨槍子的。對不起了,剛才是我太粗魯了,下次我溫柔點好不好。”“呸,呸,還想下次,做夢吧你。”劉孜嬌笑地用手指戳著錢前的腦袋。“我知道你會的了,我就想知道你這個小辣椒到底有多辣。以後嫁給我的肯定是你。”“你去美去吧你。”

  突然,有人急促的敲門,完蛋了,錢前急的亂竄,手忙腳亂的找衣服,一腳踢到桌子上,好痛啊!

  “起床了,你這個懶鬼。”門外依舊敲得很響亮。

  錢前翻身坐起來,揉著踢到桌子上的腳,媽媽呦,原來做了個夢啊。但願今晚依舊能夢到勤勤和劉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