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李诚儒批评《鹿鼎记》惨不忍睹:不反对古装剧,但应多拍英雄故事

精彩内容:

《戲儒人生》是演員李誠儒主持的一檔短視頻節目,對很多演藝圈、娛樂圈的問題直言不諱。本期他又把"槍口"對准了火爆一時的仙俠劇、古裝劇。他指出的當下市場上的古裝劇的幾個問題:題材匮乏,演員演不出人物,好的題材無法獲得投資,忽視對英雄人物的展示。

關于題材方面,很多電視劇只是一味的翻拍金庸、古龍等作家的小說,導致這些小說每一部幾乎都有四五版、甚至七八版了。一部經典作品不斷的被影視劇翻拍,說明這個作品肯定是受到人民群衆喜愛的,像《射雕英雄傳》《鹿鼎記》等作品,都是既有中國傳統文學的韻味,又兼顧娛樂氣氛的。將這些經典重新拍攝,是因爲這些經典有不斷被回望的價值。

但翻拍一部經典作品,不應該只是單方面的利用其價值,而是應該或多或少的加入編劇、導演、演員自己的理解,賦予其新的內涵,或者爲觀衆展現不同的角度,讓觀衆對經典作品産生新的理解。一方面能繼續向年紀較輕的觀衆宣傳經典作品,一方面又能讓已經對這些作品很熟悉的老觀衆找到熟悉感。

李誠儒點名批評了新版的《鹿鼎記》和《天龍八部》,直接用了"慘不忍睹"來評價。《鹿鼎記》被很多人稱爲金庸的扛鼎之作,被點評"字面上都是歡笑诙諧,內裏卻都是滄桑的嗟歎、興亡的血淚",但張一山版本的《鹿鼎記》,劇情進展飛快,不知道室已經默認了大家對故事背景很熟悉了,還是連編劇也搞不懂背景究竟是什麽,交代背景也就無從談起了。

除了題材問題,李誠儒認爲演員的表演也存在很大的問題,完全就是表現類的表演,完全不是人物。我們聽很多資深演員太被采訪的時候要講述自己如何如何揣摩角色,爲了找到角色的感覺,很多演員甚至要去找到角色所在的環境去體驗生活。但這種現象在年輕演員中就很少看到了。

這就又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快餐娛樂時代,流量小生們是不敢在觀衆面前消失太久去"打磨"自己的,因爲一旦你消失了,年輕藝人、演員層出不窮,很快就會有新的資本和明星頂上來。所以有些導演開始試圖啓用新的演員,因爲新的演員才能拿出幾個月的時間來走進角色。比如馮小剛導演在制作電影《芳華》時就提到,希望找一些新的面孔,在電影拍攝前的五個月,演員們就已經聚集在一起按照當時文工團的生活來做相關的舞蹈訓練,排練節目了。

網劇的形式使得拍攝電視劇相比之前在電視台播出要容易很多,影視劇拍之前就已經獲得了的平台的支持和投資,上線平台後平台又參與盈利分成,並且可以通過售賣會員卡,點播的形式獲利。這樣的産業鏈原本應該是爲影視劇的制作和播出提供更多的機會,但事實上卻使有些影視劇放棄了對質量的追求,這是觀衆不想看到的,也是不利于市場成長的。

演員業務能力不行,資本也不願意將更多的錢放在尋找好的故事、好的劇本上,只是不斷的像流水線一樣制作低質的電視劇放在視頻平台收錢。但除了讓事情發展成這樣,影視制作方完全有比這更好的選擇。像《靈魂擺渡》《無心法師》之類的網劇,因爲質量高吸引人,平台收獲的流量大概要比《鹿鼎記》這種大家都不認可的劇要多得多。

小說中往往會出現架空文,也就是虛擬一個環境,就像平行時空一樣,但是翻拍成影視作品往往是要選擇某一個朝代爲背景的,現在很多網劇連這一點都做不到,背景混亂,朝代不清。很多故事主線就是主角之間的情情愛愛,完全沒有什麽宏觀立場,更不用說教育意義了。

但是中華上下五千年文明,有豐富的文化積澱,英雄人物故事數不勝數,任意拿出一個來都可以打磨成完整的故事和影視作品,古裝劇本應該成爲我們更擅長的部分,爲什麽總要執著于拍攝一些背景不清晰胡拼亂湊的仙俠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