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禁拍5年的硬盘导演,终于回来了!

精彩内容:

群英彙聚上海灘,鞏俐 婁烨,

黑白影像 手持攝影,

文藝範兒的諜戰故事。

官姐評分:7.5。

經過19年的撤檔,到姗姗而來的官宣,

影迷們期待兩年多的婁烨新作終于上映了。

然而,這部號稱是商業片的諜戰故事,口碑卻相當兩極分化。

大家到底是被晃暈了,還是被劇情繞暈了?就讓我們來看看吧

《蘭心大劇院》

電影根據虹影的《上海之死》橫光利一的《上海》改編,呈現特殊時期光怪陸離的上海孤島時期景象。

從地點上,上海盤踞了各股勢力,汪僞政權、國民黨軍統、日本軍方、盟軍間諜,表面上歌舞歡聲,實際上錯綜複雜,暗潮湧動。

從時間上,故事線聚焦到日軍空襲珍珠港的前一周。

序幕從著名演員于堇(鞏俐 飾)返回上海說起。

這個臉上帶著故事的女人,有著神秘的過往,大家都在好奇她的真實身份,以及這個時期回到上海的目的。

表面上,她是個演員,好像回來是應了舊愛——左派導演譚呐(趙又廷 飾)的邀請,主演一部講述工人罷工的話劇《禮拜六的小說》;

但外界卻猜測,她是爲了拯救被日軍扣押的前夫倪則仁(張頌文 飾),兩人曾有一段外界熟知的婚姻。

私底下,出身于孤兒院,從小被外國人收養的于堇,早就被培育成盟軍間諜,執行過多次任務,在東南亞地區完成任務時甚至差點死掉。

因此她回上海並不是出于兒女私情,救前夫,跟情人敘舊,都是幌子。

真正的目標,是日本情報官古谷叁郎(小田切讓 飾)。

這名一直在尋找愛妻的日本軍官,掌握了日軍進攻的最新密碼,他手裏有日本海軍下一步攻擊的目標——

盟軍已知曉日本海軍近期將發起攻勢,卻不知道被攻擊的具體國家和地點。

于堇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跟古谷叁郎妻子長相酷似這一點,從他嘴裏撬出密碼。

單從文本來看,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諜戰故事。

錯綜複雜的勢力,幾條線的交織,卻以幾個人物簡單呈現,以至于在觀衆看來,未免有些獵奇,甚至覺得bug太多。

比如于堇的養父兼上線聯絡人休伯特,一出場就是邦德電影中專業特工範兒,結果他盡心盡力幫助于堇,保護她安全,僅僅是爲了一本原版歌德名作《少年維特之煩惱》。

要知道,在影片中這本小說除了是歌德原版,還有尼采簽名,而尼采,恰恰是希特勒的精神導師——休伯特全家彼時都在集中營生死未蔔。

再說古谷叁郎,一個級別不高的日本情報員,居然會掌握日軍偷襲珍珠港這樣的核心機密?

還有于堇策反對方間諜,還有獲取信息的方式,靠的是迷魂藥 催眠術,聽起來有種地攤文學的奇幻感。

形式上,過于複雜和個人風格化,也是增加觀衆觀影的障礙之一。

最被诟病的,莫過于婁烨一貫的手持晃動攝影,很難不産生暈船感。(買了前排座位的官姐,還以爲自己在乘風破浪)

原本相當簡單的諜戰故事,婁烨卻采用了一貫的碎片化模糊敘事,像前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一樣。

故事留白太多,以至不少觀衆到最後都沒讀懂女主解讀出密碼後的操作(除非你讀了虹影原著)。

黑白攝影的色調,上映前連演員們都不知道。

張頌文還是去了威尼斯電影節才發現是黑白電影。

此外,戲中戲的設置,空間轉化,虛實難辨。

一方面是戲外于堇與各方勢力周旋,想保全舊情人譚呐;

一方面是戲裏深陷危機罷工工人秋蘭。

從船塢酒吧,到蘭心大劇院,再到戲外的間諜大戰,黑白影像的設置,更增加了觀影障礙。

按照慣例,需要觀衆在影片之外做功課的影片,一般不會贏得大範圍的好評。

因此不獨這次上映,包括2019年的威尼斯電影節,它的場刊也只有2.4分。

但影片真的那麽一無是處?

顯然不是。

在略顯奇情的劇情和商業化的氛圍外,影片保留了婁烨一直以來的人物風格:人與人的暧昧和膠著,個體的情感,命運的不可捉摸。

就拿片中的核心人物于堇來說,無論是因任務結盟的前夫,還是戲台上飾演情侶的舊情人,乃至粉絲白玫,以及目標古谷叁郎,她的手段,都是感情,讓人猜不透的感情。

複出的鞏俐,早年007系列找過她出演,她卻對邦女郎表示拒絕:

“我覺得劇本,人物太簡單了,讓我沒有太多發揮的余地。”

面對于堇這個謎一樣的女人,她接下了劇本,認爲:

“人物的豐富性非常高。她的複雜性很吸引我,神秘感也讓我很著迷。“

就像影片中呈現的一樣,于堇不只是傳統間諜片裏做事果斷,撇開兒女私情的冷酷間諜,

而是帶著一絲絲《卡薩布蘭卡》柔情女間諜,見到舊情人,說起過去的經曆,非常藝術家風格,這也暗示了她在影片最後的選擇:

“我做過很多事,其中一些我愛,有些我不知道,但我還是做了,然後我回來了,我回來時爲了我愛的東西,和你在一起。”

在國家大義前,犧牲養父對自己的利用;將自己的生命,留給愛情。

除了鞏俐跟趙又廷這對CP,于堇和于堇粉絲白玫(黃湘麗 飾)的關系也是影片一大看點。

白雲裳,國民政府情報員白玫,私底下卻是于堇的粉絲,兩人因爲相似的成長經曆,心心相惜。

忠于組織,還是心隨偶像,曆史洪流下,個人的選擇,也會影響局勢的進展。

于堇和白玫的相識,從開頭點煙的暧昧↓

到房間的旖旎↓

于堇對于白玫,早就識破對方間諜身份,到底是片刻的吸引,還是爲了目標的利用。

這段欲說還休的關系,留給觀衆太多遐想空間。

至于譚呐,在面臨生死危機,明知對方不是戲台上那個慷慨陳詞,毅然赴死的勇士,而是懦弱的知識分子。

那爲什麽于堇還是選擇赴約?

是出于愛情,還是出于承諾?

從《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再到《蘭心大劇院》,大家會發現,婁烨還是習慣用自己的影像風格和方式去展現影片。

當然,對于導演來說,是一種熟手操作;在粉絲眼中,或許是導演不妥協的一種標志。

但對于普通觀衆而言,在適應之後,還會一直買單嗎?

這種晃動鏡頭 暧昧情感,大家真的不會感到厭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