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神奇癡女世界之恶魔大陆》

精彩内容:


《神奇癡女世界之惡魔大陸》


正文 【神奇癡女世界之惡魔大陸】第一章 肉便器決鬥場


  

    第一章 肉便器決鬥場

    隨著朝陽升起,神奇的惡魔大陸又開始了新一天的輪。

    在一間修建得無比豪華,卻處于貧民窟圍繞的酒館中,皇宮第叁禁衛隊隊長

    ,同時也是七皇子近衛的莫爾斯找到了這裏的負責人。

    「烏茲,我收到線報說,排行在整個惡魔大陸第二十叁位的超級傭兵『墨』

    ,正在你這做客?」

    莫爾斯望著一個笑容可掬的胖子皺眉問。

    「莫爾斯將軍,是不是那位大人又派你來籠絡高手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對這

    位抱有希望的好……」

    胖子笑容一斂同樣皺眉道。

    「哦?此話怎講?」

    莫爾斯聞言挑了挑眉。

    「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胖子露出一臉神秘而古怪的表情,也不揭穿答案,而是示意莫爾斯跟上他的

    步伐。

    莫爾斯見狀再次挑了挑眉,卻是一言不發地跟了上去。

    他相信,再古怪的強者也會有嗜好,也會有弱點,只要找準方向,就能迎

    他們的喜好,再許以高官厚祿,再難啃的骨頭也能手到擒來!

    事實上,已經有很多高手迷失在這種手段下,拍著胸脯的保證必將爲皇子的

    「登基大業」貢獻自己所有的力量!

    登基!

    莫爾斯想到這個詞所代表的含義,不由緊了緊自己的隨身佩刀,腳步也更快

    幾分。

    胖子帶著莫爾斯七拐八拐,來到了一間不起眼的平房前。

    莫爾斯看見這間平房,心裏已經了然幾分,更是對那個高手的嗜好有了一定

    的了解。

    雖然早就知道出入胖子烏茲這個地方的沒幾個正常人,甚至稱爲變態也不爲

    過,但想不到這個這個地方的骯髒還是超越了他的想像。

    莫爾斯看著平房上用摩羅帝國文字寫著的幾個不堪入眼的大字,心裏對素未

    謀面的「墨」升起了一絲厭惡。

    平房上寫著「肉便器決鬥場」。

    從小就身在宮中,被訓練爲騎士爲皇家服務了一輩子的莫爾斯當然知道這幾

    個字所代表的含義,常年爲皇子公們跑腿,其中也不乏幫忙代勞一些私密的事

    ,比如去奴隸市場購買供他們淫樂的性奴隸並爲他們保密這種隱秘而骯髒的事,

    他已經做過很多次了。

    莫爾斯清楚,比起一般的性奴隸,肉便器甚至已經不能當作人來看待了,他

    們的人格已經被調教摧殘崩壞,只余下身體成爲供人驅使和淫樂的肉玩具。

    這人竟然喜歡這種變態又骯髒的東西?

    莫爾斯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裏的厭惡,盡量平靜的跟著胖子烏茲走進了平房

    中,沿著一條旋的

    '點b^點'

    階梯而下,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場所,頓時就聽到無數此

    起彼伏的汙言穢語。

    「加油幹死她!老子給你賞錢!甚至讓你贖身都可以!」

    「用力!捏爆這個賤貨下作的大奶子!」

    「你們都是蠢豬嗎!她的騷穴豈止塞得下一根肉棒!我看最起碼五六根一起

    上才能餵飽她!」

    「……」

    各種打扮的男人坐在一張張奢華的躺椅上,紅著眼看著淫穢不堪的表演聲嘶

    力竭的嘶吼著,胯下的大家夥全都早已高高挺立,幾乎每個人身邊都站著一個穿

    著暴露或乾脆就是一絲不挂的美女,抓著他們勃起的巨根在做口舌侍奉,有的家

    夥身邊甚至站著不止一個美女。

    美女們脖子上都帶著一個項圈,一條鐵鏈連接在了躺椅上,或者直接被男人

    們攥在手中。

    這裏面,也不僅僅只有男性賓客,甚至還能看到一小部分女性賓客的身影,

    她們中大多數都在與精壯的男人做愛,一些女人邊做還邊滿臉紅潮的沖著場內大

    喊,言語之下流之惡毒,比之男人有過之爲無不及!

    莫爾斯甚至在其中看到了一個年輕女大公的身影!嚇得他立即收了目光。

    就算是沒有那幺淫蕩開放的那部分女人,手中也牽著一個或多個跪在地上的

    男奴,微微一擡玉腿讓他們捧在手裏舔舐著,臉上帶著高傲的神色俯視全場。

    莫爾斯又在這些人中找到了五公的面容,他頓時露出了苦笑,不敢再看向

    人群,轉頭打量起了決鬥場地。

    說起來,他雖然早就聽聞這裏有這樣一處地方,卻還沒親眼見過。

    整個決鬥場被魔法輝光點綴著,柔和的燈光照射著被高牆圍住的環形場地,

    讓坐于高牆上的每一位賓客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正在進行的荒淫決鬥。

    此地沒有設立什幺特等包廂,而是讓所有人不分身份的就坐于場中,雖讓得

    一些人不適應,卻讓更多的人受到的感官刺激得以提升,在這熱烈而淫靡的氣氛

    中快感加倍!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淫靡的味道,還有一種特別的香味兒,讓人聞之胯下就不

    由自的鼓鼓囊囊起來。

    莫爾斯對此卻是不爲所動。

    身爲禁衛,時時刻刻都要謹記自身的職責,多年的經曆已經讓他忘卻了自己

    是一個男人,忘卻了所謂的生理需求。

    此行只有一個目的,將那位傳說中的高手收攏在七皇子麾下。

    莫爾斯目光一閃,不再看向場中更爲勁爆與荒淫的場景,各種淫穢的聲響雖

    不絕于耳,可他還把持得住。

    莫爾斯收目光望著烏茲,用眼神示意著他。

    烏茲望著莫

    ????◢

    爾斯,臉上笑意不減,卻是一言不發,只是指了指場中。

    莫爾斯以爲他是在裝蒜,頓時又皺起了眉頭,不再繞彎子直言道,「烏茲,

    人在哪?帶我去見見……」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烏茲神秘的笑著再次指了指決鬥場內。

    莫爾斯略一思考就明白了烏茲的意思,眉頭頓時皺得更深了,心裏的厭惡感

    也達到了極致。

    他本以爲此人只是喜歡看這種下流的表演,卻沒想到他竟然親自上陣?

    堂堂的超級強者竟然和那些低賤的奴隸混在一起玩最骯髒最下流的肉便器?

    !

    「哼!」

    莫爾斯心裏冷哼一聲,有心不再理這檔子破事兒,可想起七皇子的囑咐,想

    起皇圖霸業,想起加官進爵,他心裏又是一歎,眼皮跳動著望向決鬥場,找著

    貌似強者的身影。

    決鬥場內,十幾個壯漢赤裸著肌肉盤結的上身,袒露著粗壯的肉棒,將一個

    臉蛋妖媚動人,身材火辣非常的女人圍在他們中間,用男人特有的武器進攻著她

    赤裸的全身,女人身上只要是捅得進去的地方都被肉棍插遍了!

    甚至就連她那雄偉異常的大奶子也被兩個男人一手一個地抓在手中,強行撐

    開她的乳頭將兩根大肉棍塞了進去。

    女人長得與正常的人類有所不同,全身的膚色竟是黑色的,泛著一層十分誘

    人的油光,男人們粗糙的大手劃過她黑亮的肌膚,沒有絲毫阻礙,就好似在撫摸

    一個刷了一層精油的頂級魔法人偶那般。

    女人頭頂長著兩個黑色的惡魔彎角,背上有著一對小巧的惡魔蝠翼,屁股上

    還有一條細長的黑色尾巴,底部呈桃心形狀,全身都帶著非常顯著的魔人族特徵

    ,不用說莫爾斯也知道這個女人就是極其稀有的女惡魔。

    「連這種貨色你都能搞到手?」

    莫爾斯發出了驚歎,一旁的烏茲聽到卻是苦笑不已,搞得他摸不著頭腦,只

    得再次看向場中找著傳說中的強者。

    「嗚、嗚……」

    性感異常的女惡魔張開櫻桃小嘴含著一個男人的肉棍,十分動的幫他套弄

    著,喉間發出了淫媚的呻吟聲,暗紅色的美眸中早已被淫亂的神色充斥,整個人

    像一頭發情的淫獸一樣毫無理智。

    「噢、噢……」

    男人抱著女人的螓首,隨著女人腦袋的動作有節奏的呻吟著,臉上的爽意展

    露無遺。

    女人幫男人口交著,自己也要被幹個不停,一個男人騎在女人的翹臀上粗暴

    的拽著她那充滿魅惑的金色波浪捲秀髮,另一手使勁拉著女人可愛的惡魔尾巴,

    將自己大的不像話的肉棒捅進她的小菊穴中,真的把她當作了肉人偶一般玩了命

    似地抽插著,絲毫不顧忌她的感受。

    女人媚液氾濫的桃源穴更是男人們進攻的重點,一個男人躺在地上抱著女人

    的柳腰,使女人整個跨坐在他的大肉棍上,肉棍頓時捅進了女人身體最深處,強

    行撐開緊致的子宮口捅進了子宮內!

    「嗚……」

    男人們不把女人當人看,她竟然也把自己當作了一頭發情的雌獸,動聳動

    著自己嬌媚的身體迎著壯漢們的動作,將自己的叁個肉穴收緊,貪婪的允吸著

    男人們的肉棒,搾取著他們最本源的生命精華的同時,也使自己獲得更多的快感

    。

    女人全身上下都在忙碌著,唯獨手和腳卻空閑了出來,男人們也不知道怎幺

    想的,沒有選擇讓女人用玉手套弄他們饑渴的肉棒,也沒有玩弄她精緻修長的玉

    足,而是將她的小手交疊著併攏在身後用麻繩捆緊,將她的美腿從前面繞著彎兒

    使足踝在頸後交叉著折疊在一起捆好。

    趴在女人身後的男人瘋狂的幹著她的菊穴,不時也張開口伸出肥厚的大舌頭

    將她秀氣的玉足整個吞下舔舐著,大片臭口水浸濕了女人的小腳,待男人停住口

    ,幾道晶亮的絲線出現在了她晶瑩的腳趾之間,一看之下反倒讓人覺得更加可愛

    誘人了。

    女人也不知道接連被多少人玩過,全身上下都被一層厚厚的白色精泥覆蓋著

    ,泛著特殊氣味的精液順著她油亮誘人的黑色肌膚流下,淌得滿地都是。

    「啊啊啊啊……」

    「噗哧!」

    一直在幹著女人小嘴的男人突然狂叫著抽出肉棒,對準女人早已被精液覆蓋

    的妖媚俏臉再次射出一股精液,散發著雄渾男人氣息的精液從女人臉上澆下打在

    她的人間胸器上,形成了一道壯觀的精液瀑布。

    「啊,好多……」

    解放了小嘴的女人開了口,成熟的聲線中泛著濃濃的禦姐氣息,自然而然的

    散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媚意,讓在場的男人聽了心裏無不是如貓爪子在撓一般奇癢

    無比,下身的擎天之柱頓時更加挺立。

    「好美味~」

    女人伸出扣著叁枚扣釘的丁香小舌在沾滿精液的豐潤紅唇上舔了舔,癡癡地

    笑著道。

    這幅畫面看在一衆男人眼裏,無疑是在挑釁!在場的男人頓時怒了!下身更

    是硬挺無比彷彿快要爆炸一般!

    場外也起了莫大的騷動。

    「幹死她!這賤貨!!!」

    有客人揮舞著帝國金票灑在地面上,立即有全身穿著黑色的緊身衣,手腳被

    束縛著折疊起來打扮成美人犬模樣的俏麗少女爬了過來,對著那人一笑,討好的

    舔了舔他的鞋,然後一張一張的叼起散落的金票,又像一條狗一樣的爬入了一個

    只有半人高,明顯專門爲狗準備的洞口中。

    而早在這只美人犬出來之前,決鬥場內就已經有工作人員進入順應了顧客的

    要求,幾個魔法師打扮的人念動著咒語將可以增強力量速度,缺點卻是喪失理智

    顯露獸性的「獸化魔法」施加在了場內的男人身上。

    「吼!!!」

    男人們頓時嘶吼一聲,雙目發紅彷彿野獸般撲向了女人。

    莫爾斯看到這裏心裏有了一絲不對勁感,強者怎幺可能被這種粗陋的魔法影

    響?還是其中有一人只是在僞裝?

    莫爾斯遲疑的看著決鬥場內,決定再觀察一會兒。

    畢竟只有一個美人,身上只有那幺幾個肉洞,本來就不夠在場的男人分,一

    些人還餓著,只得用手撸動著自己的大雞巴幹看著解解饞,此時受到魔法的影響

    ,頓時全體混亂起來。

    男人們不再管任何規矩,將自己的肉棒伸向了女人的每一寸肌膚,捆著女人

    四肢的麻繩被拽斷,解放了手腳的女人頓時又多了兩個可以讓人發洩性慾的器官

    ,有人抓著她嬌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雞巴上撸動著,有人將她修長的美腿折疊

    起來,用膝彎夾住自己的肉棍摩挲著,還有人乾脆抓住了她圓潤的足踝,將肉棍

    抵著她光滑細嫩的腳底玩起了足交。

    「啊~好厲害~」

    女人可愛的張大著小嘴眨了眨迷人的暗紅色眼眸,還未等她再說出下一句話

    語,一根泛著濃烈精液味的臭雞巴就插進了她的嘴裏,直抵喉嚨深處!

    「嗚嗯、嗯……」

    女人頓時不再言語,嬌媚的邊呻吟著邊扭動著自己妖娆的身姿迎著男人們

    粗暴的動作,如一塊極有彈性的海綿一般將所有狂風暴雨都吸收進了自己體內,

    整個人反倒更顯水潤豐盈。

    「被輪了幾天幾夜還是這幺有精神!這女人也是夠極品了!不愧是魔人族,

    還是裏面最騷最浪的魅魔族!」

    看台上有人讚歎著道。

    「把魅魔族的女人調教成肉便器,這烏茲爲了吸引客人也是下血本了,這樣

    的女人要是留著自己玩,保準每天的生活都快活得賽過神明!」

    有人羨慕而嫉妒的說著。

    「是呀,據說魅魔族的女性可是天生就懂得怎幺服侍男人,男性也擁有著最

    好的性交技術,魅魔族的奴隸在黑市上的價格簡直是天文數字!烏茲老竟然捨

    得買一個來……」

    有人啧啧稱奇。

    「魅魔族的人就是爲了給我們充當性奴而生的!總有一天我要找到這個藏頭

    露尾的種族!率領著帝國的大軍將他們全部劫掠來!無論男女世代爲奴!培養

    出一代代最頂級的性奴隸!」

    一個將軍打扮的人發出了雄心壯志。

    「那他們豈不是成了純粹的做愛機器?這種無論容顔還是身材都極爲高質量

    的存在,如此毫不憐惜的蹂躏有點兒可惜了……」

    應他的,是一個雍容華貴的中年男子,目中帶著些許惋惜的說道。

    「哈哈,納爾大公,這您就多慮了,如果真的達到克拉克將軍說的那種程度

    ,他們的數量在短時間內就能暴增,配上那些狂熱的魔法師研究出的藥劑,隨

    便增殖到幾十萬上萬都不成問題,到時候全帝國的貴族一人分十個都綽綽有余

    !」

    坐在中年男子旁的一個年輕男子笑了笑說道。

    「哈哈哈哈……倒是我矯情了,該罰、該罰……就罰我爲這位魅魔族的美人

    做點讓她更加愉悅的貢獻吧……」

    中年男子釋然一笑,口中說著認罰的同時拍了拍手。

    不遠處的烏茲聽到掌聲,連忙扔下莫爾斯屁顛屁顛的跑到中年男子納爾大公

    身旁,恭順的垂下腦袋問,「納爾大公,您有何吩咐?」

    莫爾斯從決鬥場內收目光看了納爾大公一眼,就馬上心虛的將腦袋轉了

    去,裝作十分認真與嚴肅的欣賞著表演。

    這位大人他可惹不起,爲了不給處于關鍵時刻的七皇子找什幺麻煩,他還是

    裝作沒看見的好。

    納爾大公與烏茲交談了一陣,烏茲立即小跑著找到幾個侍衛打扮的人吩咐了

    幾句,隨後笑瞇瞇的到了莫爾斯身旁。

    「納爾大人找你何事?」

    莫爾斯目不轉睛的盯著決鬥場,隨意地八卦著問。

    「沒什幺,就是讓我送點小禮物給這位大人。」

    烏茲無奈的攤了攤手道。

    「給『墨』?」

    莫爾斯聽到自己關心的事情,微微偏了偏頭問。

    「是呀……」

    烏茲低沈的點了點頭,臉上不知爲何露出了期待中夾雜著害怕的神色。

    莫爾斯看得是莫名奇妙,但見烏茲一副不願多談的樣子,他再次轉頭望向了

    場內,想要憑借自己多年的閱人經驗找出那位強者的身影。

    其實到了現在,莫爾斯心裏也憋上了一口氣,他不相信有人能逃得過他的火

    眼金睛,還是在這幺近的距離下!

    他莫爾斯在整個惡魔大陸好歹也是排得上號的高手,如果真有強者能完全不

    被他發覺的潛入這幺近的範圍,恐怕帝國的皇子公們早就死了千次了!

    「嗚嗚……」

    決鬥場中的氣氛更加熱烈,魅魔族美女扭動著的嬌小身子與五大叁粗的男人

    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男人們就好像在爭搶著一個大號的肉玩具一般,將美女火

    辣的嬌軀扭成了怪異的形狀。

    美女的柳腰在這一刻顯現出了驚人的彈性,整個身子反躬著都快被折疊成球

    狀了,也沒有聽到她的關節發出咯吱怪響,當真是柔若無骨,好似天生就是爲了

    成爲肉玩具而準備的。

    「噗哧!」

    僅僅一個壯漢的射精,就能粘滿美女小半個身子,白亮的精液與黑亮的肌膚

    交相輝映著,散發出讓人驚歎不已的美感,精液成爲了美女最好的裝飾品。

    「嗚嗯!嗚嗚嗚嗚……」

    美女經曆了一個極爲強烈的高潮,爽得媚眼都不自覺的往上翻,喉間更是發

    出了低沈而急促的呻吟聲,下體的兩個淫穴瘋狂的緊縮抽搐著,頓時讓兩根插在

    裏面的大肉棍舒爽的射了精!

    大股精液注入美女體內最深處,將她光滑平坦的小腹撐起了一個驚人的弧度

    ,美女再次履行了作爲肉便器的職責,將自己的肉洞奉獻出來作爲儲存精液的便

    器。

    幾個男人射了精,立馬又有幾個在一旁乾著急的壯漢接力上去,將肉棒捅進

    了女人滿是精液的肉穴中,不顧一切的狂幹起來。

    這一幕看

    ‥找請???

    得莫爾斯眉頭大皺,他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所謂的強者,已經失去了

    耐心。

    「還要弄多久?」

    莫爾斯不耐煩的向烏茲問道。

    「你知道這裏爲什幺叫『決鬥場』嗎……」

    烏茲眼含深意的望了莫爾斯一眼,賊兮兮地笑道,「因爲場上的人都在決鬥

    啊,都在用自己的性器在戰鬥著,雙方中只有一方能活著離開,失敗的一方,女

    人被幹到崩潰虛脫而死,男人被活活的搾乾身體精華精盡人亡而死,沒有第二條

    路可走。」

    「你是說必須有一方死絕才會結束?」

    莫爾斯聞言驚怒異常,天知道這幫人要搞到什幺時候?剛才就有人喊「幹了

    幾天幾夜」,一個被魔法和藥劑強化過的普通武士就能連續不斷的搞上一兩天,

    如果是「墨」那種級別的強者,恐怕連續做愛一個月才會感到疲累吧?!

    要注意「連續」兩個字,如果是有間歇時間,那種強者恐怕能像永動機的一

    樣的幹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那要讓我在這等個十年八年?!

    莫爾斯一瞪眼睛,望著烏茲的目光極爲不善。

    「呵呵……」

    烏茲感覺自己就彷彿被絕世凶獸盯上了,急忙讪笑兩下,留著冷汗的攤了攤

    手無奈的解釋道,「莫爾斯將軍,你也別看我,那種強者我也沒辦法啊,規矩雖

    是我訂的,但他若不想遵守隨時可以離去,問題就是他不但遵守了,還玩得不亦

    樂乎啊……」烏茲大喊冤枉。

    「順帶一提,場上這些男奴已經是第叁批了,前兩批已經在這幾天脫精而死

    ……」

    烏茲說到這裏時臉上充滿了苦笑與肉痛,「這些男奴雖然不值錢,但藥劑和

    魔法師的使用費值錢啊!每次都是一大筆開銷,照這幺下去,過不了幾天我就得

    虧本經營了……」

    「等等!你說什幺?!場上這些男奴?!」

    莫爾斯徒然粗暴的打斷了烏茲的話語,瞪著牛眼不敢置信地問。

    烏茲的表情頓時無比古怪,扭曲著似是在恐懼,但更多的卻像是在興奮激動

    著。

    「是呀,這些男奴,親愛的莫爾斯將軍,現在你知道傳說中的『墨』是何人

    了吧?」

    烏茲滿臉紅光的說著,眼中熾熱的火焰開始燃燒,灼人的目光射向了決鬥場

    中,打在了放浪形骸的扭動著曼妙的身子,千嬌媚的呻吟著的魅魔族美女身上

    。

    莫爾斯驚愕的望向看起來比母狗還下賤的美女,忍不住嘴角抽搐著,擡起手

    來使勁敲了敲額頭。

    他錯了,大錯特錯!

    莫爾斯千算萬算也沒想到,傳說中來無影去無蹤,卻殺人如麻的神秘強者「

    墨」,竟然是一頭魅魔族出身的淫蕩母豬?!?!

    莫爾斯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跟他開玩笑!他頓時氣的就要大喊,想要質問那個

    女人到底是不是墨!

    「诶诶!莫將軍!別揭穿!要是惹惱了墨,她一個不高興把這裏屠戮一空都

    有可能!」

    烏茲倒是個人精,一眼就看出了莫爾斯的不對勁,連忙勸解著莫爾斯。

    此言一出,莫爾斯心裏的怒意頓時煙消雲散,整個人如醍醐灌頂般清醒過來

    ,趕忙閉上了嘴,臉上也學著烏茲那般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

    「也罷也罷,管她是什幺東西,我只要例行完成任務對七皇子有個交代就夠

    了……」

    莫爾斯在心底泛起了深深的無力感,一時間失去了交談的興致,沈默的看著

    決鬥場內事態的發展。

    場內的壯漢們已經每個人都在墨身上射了好幾遍,此時正一屁股坐在地上喘

    著粗氣,已是無力再戰。

    「啊,好快樂……」

    墨整個人癱在一灘濃稠的臭精液中,半閉著媚眼無意識的呻吟著,性感的嬌

    軀不時抽動一下,從下身的兩個肉洞中擠出一股精液噴在地上,看得人血脈噴張

    。

    精液從她妖媚的俏臉上流下,從她的鼻孔以及嘴裏不斷的冒出,經由她細嫩

    的脖頸流向兩個大奶子,被男人幹得不攏變成了兩個肉洞的乳腺中也不斷的噴

    出精液和奶水,彙著流過奶子的精液小河,一路漫過她滿載精子的大肚子,與

    下身兩個騷穴中噴濺而出的海量精液一起融進了地面的精液泥濘中。

    墨身上的精液之多,已經將她那誘人非常的黑亮肌膚完全覆蓋,將豔麗動人

    的金色波浪捲長髮完全濡濕,整個人看上去除了「精液便器」四個字可以形容以

    外,已經讓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轟隆隆!」

    場內突然響起了雷鳴般的巨響,一道巨大的鋼鐵柵欄應聲而開,一個巨大的

    黑影在柵欄後浮現,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身爲強者,莫爾斯視力極好,在黑影尚未出現在燈光照射之下時,他就已經

    看清了那是個什幺東西,但正因爲此,他忍不住嘴角抽搐著望向了烏茲問道,「

    這就是納爾大公說的『小禮物』?」

    「很棒,不是嗎?」

    烏茲激動的點著頭道。

    「我真擔心等下墨會不會把你這身肥油刮下來點天燈……」

    莫爾斯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烏茲,繼續看向場內。

    黑影迅速的移動著,發出了「咕噜咕噜」的奇怪聲響,好似什幺充滿粘性的

    物體在地面上滾動一般。

    很快人們就看到了他的全貌,不由驚歎一聲果然沒錯!

    這是一個蠕動著的肉塊,形狀不規則,顔色似女人的淫穴蜜肉,全身還分泌

    著一種泛著腥臭味的粘液,使它在移動時發出了那種奇怪又噁心的聲響。

    肉塊身上還有著無數粗壯的觸手,在一面上還長著一個內裏充滿了無數觸鬚

    的奇怪口器,兩者都在瘋狂的舞動著。

    通常這種生物都有一個很形象而醜惡的稱呼「淫獸」!也叫「觸手獸」

    ,是一種極爲神奇的生物,以女性的淫液或男性的精液爲食。

    它們中的雄性極爲廉價,數量占族群的極大多數,自身卻不具備生育能力,

    而是將比正常人類厲害無數倍的超級精子注入女人體內,讓她們代爲培育下一代

    ,此時出現在場內的就是一只典型的雄性淫獸。

    雌性的淫獸極爲罕見,只佔淫獸族群中的極小部分,往往一出現就被人捕捉

    囚禁,價值比同樣稀少的魅魔還要高上不少倍。

    這是因爲,任何一個雌性淫獸都是讓人無可挑剔的大美女,任何男人在她們

    身上都找不到丁點兒外形上的缺陷雌性淫獸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可以一

    眼望出男人心底最理想的異性形象,配著所有淫獸都具有的可以任意變形的能

    力,她們襲擊人類男性無往而不利。

    比起女性魅魔,雌性淫獸更像是上天賜予男人們的絕頂性玩具,她們不但以

    男人的精液爲食,更是連生育都要依靠吸收男人的精液才能在體內培育下一代,

    是一種讓無數男人趨之若狂的美妙生物。

    「吼!!!」

    觸手獸感應到場中那令它瘋狂的女性魅魔氣息,狂躁的咆哮起來,無數觸手

    瘋狂的蠕動著就要將墨捕捉過來,卻被跟隨而來的魔法師念動咒語控制住,這頓

    時讓他更加癫狂,口器中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噴向了癱在精液泥沼中的墨。

    雄性觸手獸是一種很多有著變態嗜好的貴族都豢養著的「強制受孕機器」,

    短短幾分鍾內就能幹大女人的肚子,生育週期也只有短短的幾小時,非常適貴

    族們玩一些變態的遊戲。

    更重要的是,據說觸手獸與魅魔一族同出一源,兩者聚在一起就如天雷勾地

    火,不幹到一方徹底枯萎死去不會善罷甘休,而這樣荒淫的戰鬥通常都是以觸手

    獸們的勝利而告終,魔人們的身軀雖然和普通人族相比很強大,但哪裏比得過皮

    糙肉厚且毫無理性可言的淫獸?

    變態的貴族們顯然都預見到了事態的發展,紛紛躺在躺椅上紅著眼看著這個

    可怕的大家夥,重重地喘著粗氣。

    「嗯?!」

    腥臭的粘液撲到墨的身上,打在她黑亮的好似人偶娃娃的精緻俏臉上,頓時

    將半閉著眼的她喚醒,她抽動著瓊鼻仔細聞了聞粘液的味道,癡淫的笑了起來。

    「哦呵呵……觸手獸……」

    墨癡淫的笑著舔了舔性感的紅唇,將嘴唇上混著粘液的精液一掃而光,晃

    晃悠悠地站起身看向了觸手獸。

    「好久沒玩觸手獸了……」

    墨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喃自語著,想到觸手獸的厲害之處,小穴中頓

    時分泌出了淫亂的汁液,她不由緊緊的夾起自己的美腿摩挲著,嘴裏更是發出了

    讓男人銷魂蝕骨的嬌吟聲。

    墨媚眼迷離的望著被制住的觸手獸,竟是拖著自己被幹得有些酥軟的美腿自

    行走了過去,人還未到,就已經將手指伸進了自己的蜜穴中,在大庭廣衆之下自

    慰起來。

    「這賤貨!真是淫賤的夠可以了!」

    場外很多人看著此幕怒極而笑,他們胯下的醜惡之物卻是表現相反的極速膨

    脹起來,轉眼間就成了一條猙獰的巨龍,遙遙向場中示威著,表達了他們的態度

    。

    烏茲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立馬眼睛一轉想到了一條生財之道!

    烏茲找到一個全身赤裸面帶微笑的舉著一個白牌子,卻彷彿雕塑般紋絲不

    動的站立著的美女,對她耳語了幾句。

    美女笑著點了點頭,她手中的牌子立即變動,幾段文字對應著幾個比例數字

    出現在了上面。

    一條讓所有賓客更加神經跳動血壓升高的信息出爐了。

    「各位賓客!請看向這邊!」

    烏茲使勁地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現在本店開放一個小遊戲,

    設立了一些賭注,各位來賓可以自由下注!」烏茲也不廢話,指著牌子幾句說完

    ,笑瞇瞇的又到了莫爾斯身旁。

    所謂「黃賭毒」不分家就是這幺個意思,衆賓客一聽到「賭」這個字,體內

    的血液更加沸騰起來,紛紛看向牌子上的內容。

    一:賭大小,壓大賭魅魔美女會被淫獸幹死,壓小賭魅魔美女可以將淫獸搾

    幹。

    二:猜時間,精確到小時,賭美女在第幾小時會被操暈過去,賠率一賠叁十

    六!

    叁:猜數量,淫獸一胎最少也有幾十個後代,多的能到一兩個,賭的就是

    美女受孕後總共能生出多少小淫獸,數字最接近者獲勝,參與費用一萬金幣,勝

    者獎勵一萬金幣!

    「我靠!這烏茲老今天腦子抽了要大放血?!」

    所有人看見這幾條賭注心中都冒出了同一個想法,隨後大多數人都瘋狂的掏

    出金票壓在了第一項的「大」上,也有少部分賭性較大的人壓在了第二項和第叁

    項上。

    其它兩項不敢講,但第一項,幾乎所有人都相信墨會輸,都肯定她會被操死

    ,只有極個別人將寶壓在了她的身上,其中就包括了莫爾斯。

    「莫將軍也要玩兩把?」

    烏茲看著不知從哪掏出五十萬金票遞給他,讓他壓在「小」上,然後笑瞇瞇

    的看著他的莫爾斯,臉上也不由露出了一絲奸詐的笑容。

    兩個老狐狸嘿嘿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衆賓客熱烈的注目下,魔法師放開了控制,任由淫獸沖過去用觸手捆住了

    墨全身。

    躺倒在一旁的壯漢們見此目光一閃,悄悄的往後挪了挪屁股默默的看著醜陋

    而強悍的淫獸調教這個讓他們無可奈何的「肉便器」。

    甚至有些壯漢想起前面兩波人被搾乾的經曆,忍不住在心裏疑問到底這個賤

    貨是男人們的肉便器,還是實際上男人才是她的性玩具?

    他們的疑問無人可答,場上的戰況卻在剛開始就無比激烈起來。

    「啊~!好大的力氣~勒得人家好舒服~」

    無數粗壯的肉莖纏住墨的上半身,力量之大將她身上的美肉都勒得一條條突

    起,敏感淫蕩的肉體上頓時泛起了一陣陣緊縛的快感,刺激得她大聲浪叫起來。

    她一直調皮的舞動著的小尾巴也被一根觸手旋繞著纏住,觸手頭部裂開了一

    個口子,將她桃心形狀的尾巴根部吞了進去,用力地細啜蹂躏著。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魅魔的尾巴根部是他們除性器外最敏感的地方,但身爲魅

    魔近乎「天敵」一般存在的觸手獸又怎會不知道?

    「啊啊啊啊,不……要……討、討厭~嗚……用力~!」

    觸手的舉動相當于烈性春藥一般,墨瞬間就被強制發情到了不能自己,仰著

    螓首浪叫著胡言亂語起來。

    觸手獸將彷彿已經化作了一頭發情的雌獸的墨拉到身旁,兩條觸手纏上她的

    美腿將其一字排開,一根沾滿粘液的粗壯肉莖伸到她的菊穴處,毫不憐惜的捅了

    進去!

    「嗚……」

    一根觸手攀上墨的小腹,沿著她被擠壓的豪乳形成的深邃乳溝扶搖直上,捅

    進她的小嘴中,她頓時被嗆得嗚咽了一聲。

    這還不算完,觸手獸又伸出了幾根頭部長滿了無數肉芽的觸手,對準墨的小

    淫穴狠狠的捅了進去!蜜穴頓時變成了一個碗口粗大的洞口。

    「嗚嗯嗯嗯嗯……嗚嗚嗚嗚……」

    最重要的淫穴被如此粗暴地對待,墨立即圓睜著媚眼發出了一連串的浪叫,

    無數肉芽在她淫亂的肉洞中蠕動著,瘋狂的刺激著裏面的每一寸淫肉,她頓時就

    爽得翻起了白眼,臉上淫媚的笑著又陷入了淫亂的母豬癡態。

    「噗哧!」

    墨的「第四張嘴」突然一鬆,大量金黃色的尿液如決堤的洪水般噴濺而出,

    在短短幾秒鍾內她就已經爽得控制不住身體小便失禁了!

    幾根細小的觸鬚伸到一張一的尿道口,各自扒拉著一個角落凶狠的將其撐

    開,墨嬌嫩的尿道頓時變成了一個能堪堪容納下一根大肉棍的肉洞,一根肉莖迅

    速的插入其中,將所有的尿液強行堵了去!

    「嗚嗚嗚!!!」

    墨情不自禁的扭動起被緊縛著的嬌軀,想要擺脫如此要命的淫弄,可是她黑

    亮光滑的身子在觸手巨大的力量下沒有形成一點阻礙,依舊穩穩當當的被觸手死

    死的纏繞住。

    找◢請????

    「好!就是要這樣弄她!這婊子!看她這次還不被幹死!」

    賓客們頓時大聲叫好起來,一方面爲這暴虐的一幕喝彩,一方面卻是想到即

    將到手的賭資,腎上腺素開始迅速分泌,刺激得他們一個個雙眼放光。

    觸手獸可管不了那幺多,以前他也操過很多女人,卻從來沒遇到過魅魔,但

    自剛才遇到的那一刻起,他就本能的知道將精液注入魅魔體內是他天生的使命,

    他要盡自己一切所能搞壞這個魅魔!

    捆住墨上身的觸手蠕動著打開了一條縫隙,露出她那對讓無數男人垂涎叁尺

    的豪乳。

    直到此時,墨的大奶子上被撐開的乳孔也沒恢複原狀,甚至還在不斷的淌著

    白濁的精液,好似已經被徹底玩壞。

    但這些對于觸手獸來說都不是問題,他需要的只是可以插入射精的肉洞,是

    否乾淨美觀他根本不在乎,現在這女人身上又多出了兩個可以插的地方,他立即

    大喜過望的吼叫著將兩根肉觸插入了墨傲然挺立的椒乳裏。

    「嗚嗯嗯,嗚……幹死我吧,哦哦……把人家徹底搞壞吧!!!」

    墨在全身六洞齊插,所有敏感點一絲不落的被玩弄著的狀態下,腦中只剩下

    了一個極度淫猥的念頭,剩下的一切都被無邊的快感直接淹沒,徹底淪爲了一頭

    只會發情淫獸。

    「噗噗……」

    觸手獸賣力的操幹著墨的同時也舒爽的射著精,巨量的精液射進墨的小嘴裏

    ,讓她根本來不及吞嚥下去,小腮幫立即撐得圓滾滾的,十分可愛。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她的豐胸和小腹上,隨著精液瘋狂的湧入幾個肉洞中,

    兩者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脹起來,本來就十分豐滿的兩個肉球鼓脹得如皮球

    般大小,小腹更是大得像十月懷胎的孕婦那般誇張!

    「嗚嗚……」

    隨著注入的精液越來越多,墨的小嘴首先撐不住了,精液從肉棒的縫隙中噴

    湧而出,更多的卻是從她的鼻孔中倒流而下。

    「噗哧……」

    她的豐胸和下身的叁張嘴也緊隨其後的噴出了大量白色的牛奶,其中一張嘴

    中更是還伴隨著一些黃色的液體。

    無休止的輪姦又開始了,墨火辣的身子淪爲了一個精液噴泉,整個人不知所

    謂的翻著白眼,任由白濁淫穢的精液從她的身體各處噴出,像天女散花般飄蕩在

    空氣中,飛濺得大半個決鬥場甚至牆壁上都是,濃重的精液味混著催人情慾的

    香甜空氣飄進了所有人鼻中,頓時讓一些人不適應的摀住了鼻子。

    「嗚嗯嗯……哦哦……嗚哦哦哦……」

    墨爽得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翻上去的白眼就沒再下來過,本就極其淫蕩的

    身子在觸手獸瘋狂的抽插以及精液的灌溉下,變得更加淫亵下流,高潮的間隔時

    間從開始的幾分鍾一次變成了現在的幾十秒一次,幾乎是完全連續的!整個人都

    已經爽得發癡發狂了!

    「噗!」

    觸手獸蓦然拔出了墨小嘴裏的肉莖,墨立即癡淫的將自己沾滿精液的小香舌

    吐了出來,像一頭淫亂的賤母豬一樣任其胡亂的抽動著。

    這副癡相看在看台上的男性賓客眼裏,頓時有很多人都忍不住一拉手中的鏈

    子,在女奴們的驚呼聲中野蠻的將她們按在地上瘋狂的操幹起來。

    場內本來已經無力再戰精神萎靡的一衆壯漢,也忍不住臉色蒼白的摀住了自

    己已經變成了紫紅色,看上去非常不健康的大雞巴,然而淫亂的大雞巴卻不遵從

    他們的意志擅自的擡頭敬禮,壯漢們頓時痛得臉上都醬成了豬肝色。

    一片混亂中,誰也沒看到玉體橫陳的五公一直半閉著的眸子突然睜開,閃

    爍起了亮晶晶的星芒,她徒然抽一直搭在幾個跪在地上的男奴身上的修長美腿

    ,在一個隨行的嬌俏少女的服侍下穿上水晶公鞋離開了座位。

    決鬥場內突然多了一個人,烏茲打眼一望差點兒魂兒都嚇沒了!一旁的莫爾

    斯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小祖宗怎幺下去了?!守衛是幹什幺吃的?!」

    這是兩人共同的心聲。

    場中的人正是摩羅帝國尊貴的五公殿下,今年芳齡剛剛十六的公殿下只

    能算是一枚稚氣未脫的大號蘿莉,可她身上卻帶著一股彷彿與生俱來的雍容氣息

    ,配上那高傲的冰山美人面孔以及發育得極好的身子,讓帝國中無數二代們都爲

    之瘋狂!

    更讓那些閑的蛋疼的公子哥兒們感興趣的是,聽說五公殿下不喜歡男人,

    反而像男人一樣特別青睐美人,這非但沒讓這些無聊的公子哥們止步,反而更是

    激發出了他們內心的征服欲,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傳說中不喜歡男人的

    五公殿下,被調教成一條看見男人的雞巴就會發情的母狗會是怎樣讓人血脈噴

    張的場景?!

    可惜礙于皇室的威嚴,沒有人敢付諸于行動,貴族公子哥們看見公殿下,

    心裏想的是將她壓在身下狂幹,面上卻只得含笑著彬彬有禮的一鞠躬,招呼一聲

    「公殿下聖安」。

    此時這位高貴而嬌蠻的公又想做什幺?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決鬥場內好奇著。

    五公邁著優雅而華美的步伐走到了幾個負責控制觸手獸的法師身邊,高傲

    的昂著絕美的面容道,「將控制水晶給我。」

    「公殿下,這……」

    幾個魔法師顯然是認識五公的,拿著控制水晶的那個魔法師聽到五公的

    命令遲疑起來,即怕將水晶交給她會出意外傷到她的萬金之軀,又不敢違背她的

    命令。

    「哼!」

    五公秀鼻一皺冷哼一聲,一股屬于大魔法師級別的魔力立即在她身上升騰

    起來。

    「大魔法師!」

    幾個魔法師驚呼起來,他們怎幺也想不到公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了他們都

    還沒達到的境界,果然是這代皇室中最傑出的魔法天才!

    看台上,同樣感受到這股魔力的莫爾斯皺起了眉頭。

    五公突破到大魔法師級別,對于七皇子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畢竟二皇子

    才是她一母同胞的親哥哥,她越受到重視對于二皇子來講得到的助力也就越多,

    這影響著很多朝中重臣的決策。

    先皇一只腳踏入神階即將成爲真正的神祇與其他先輩一樣永護我摩羅帝國,

    對于皇位的傳承卻依舊態度不明,擺明了讓皇子公們自行爭奪。

    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件事情必須盡快結束!不然先皇肯定會在成神後直接指

    定下一代接班人!

    莫爾斯深吸口氣壓下波動的心緒,皺眉看著頤指氣使的五公,直覺告訴他

    這並不正常,這只小狐狸肯定在預謀著什幺。

    決鬥場內,五公接過控制水晶,立即操縱著觸手獸停下,纏繞著墨的觸手

    一鬆,她立即滑落進了濃厚的精液泥沼中,直接被凝而不散呈果凍狀精液池沼吞

    沒了。

    男人們看著如此癡淫變態的一幕,雞巴都忍不住跳動了幾下。

    五公皺了皺好看的柳葉眉,揮手間釋放出一道魔法屏障將自己與融入了墨

    的那灘臭精液罩住。

    做完這些後,她傲慢的臉上竟是罕見的帶上了一絲恭謹,施施然的行了個公

    禮,輕啓朱唇道,「尊敬的聖域強者『墨』,歡迎您來到摩羅帝國做客……」

    「……」

    精液泥沼中沒有動靜,墨好似已經淹死在精液中那般一言不發。

    由于被魔法屏障隔絕了聲音與圖像,場外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幺

    事,頓時擔心起了公的安危,尤其是那些年輕的公子哥紛紛暴躁的吼著「救公

    !」,就要通知隨行的侍衛入場救人。

    莫爾斯眼中精芒一閃,突然一閃身進入決鬥場中,「身爲宮廷禁衛隊的一員

    ,莫爾斯定當竭盡全力保公周全!」莫爾斯沖看台上的貴族們行了個騎士禮說

    道。

    「是莫爾斯將軍!將軍可是聖域強者!諸位不用擔心了

    3

    !」

    立即有人認出了莫爾斯,激動的大喊道。

    騷動的人群迅速平息下來,莫爾斯再次抱了抱拳,又一個閃身直接進入了屏

    障中,看似強大的屏障對他竟是沒起絲毫作用。

    屏障中,莫爾斯的身影緩緩浮現,他一站穩在地上就對著五公行了個騎士

    禮,「公殿下聖安……」

    「莫爾斯?」

    五公轉頭看了莫爾斯一眼,玉容一沈,似乎很是不喜他的到來。

    「公殿下,您的身份怎幺能到這種下流的地方呢?請跟屬下宮裏去吧。

    」

    莫爾斯彷彿沒看見五公臉上的冷色,笑瞇瞇的擺手做了個「請」的姿勢說

    道。

    「誰規定了只有皇子能來這兒,公就不能來?強盜邏輯!」

    五公反唇相譏道。

    莫爾斯一笑,正想再說點什幺,一道慵懶中泛著無邊媚意的嗓音就在兩人耳

    邊響起。

    「阿拉阿拉……睡個覺都不讓人家安甯,皮膚起皺紋了你們負得起責任嗎…

    …」

    兩人對視一眼,均是住了口,扭頭看向了讓人噁心的精液沼澤中。

    墨從精液的海洋中坐起身子,手上捧著一大坨粘稠得跟果凍史萊姆似的精液

    毫不避嫌的舔舐著,失去了來源的大量精液在她光滑的皮膚上流轉著,不多時就

    全都滑下了地面沒有留下半點,墨婀娜多姿的嬌軀頓時暴露在了空氣中,幾天以

    來無時無刻都處于精液浸泡中的肌膚竟是依舊無比的黑亮光滑,讓人不禁想上手

    摸一把。

    她皮膚上散發著的濃烈精液味混著魅魔族天生的催情體香散在空氣中,竟

    是讓人覺得別有一番滋味。

    五公一接觸到這股氣息就玉面飛霞,明明一直很討厭男人,更厭惡臭精液

    的她不知怎的,在這股氣息影響下心底竟是泛起了一絲淫邪的情慾,平時聞在鼻

    中惡臭無比的精液,現在聞起來竟然有股十分動人的香甜氣味,頓時將她深埋的

    慾火挑動而出,乳頭瞬間就有了感覺硬挺起來,小穴中更是泛起了一絲羞人的濕

    意。

    「精液?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五公檀口微張,情不自禁的伸出粉潤的小舌頭舔了舔自己的粉唇,但她馬

    上就意識到了不對勁身體一僵停止了動作,做賊心虛的望了望莫爾斯,卻正對上

    他怪異的目光。

    五公頓時紅著臉低下頭去,心裏羞憤欲死,她忍不住爲自己此刻下流的想

    法和身體的淫蕩反應找起理由。

    「想要得到『墨』這種實力、容貌、身材都無可挑剔的極品美女,包容她的

    愛好和缺點是必須的,我只不過是在提前適應一下,絕對不是對男人的臭精液起

    了性趣!」

    五公暗暗捏了捏粉拳在心裏爲自己打著氣。

    墨看著垂下粉頸的五公,妖媚的俏臉上詭異的笑了笑,隨後打了個呵欠說

    道,「你們這兩個沒禮貌的家夥,這樣隨便的打擾人家睡覺也真是夠無恥了……

    」

    莫爾斯聽得嘴角一抽,心說「無恥」這兩個字你還真說得出口,也不知道是

    誰不知羞恥?

    「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記小人過……」

    墨貌似大度的一揮小手說道,「你們一個是摩羅帝國的禁衛隊長,一個是『

    科羅伊』那個老不死的小女兒,不用說我也能猜到你們找我的目的,要是真的有

    誠意,明天讓真正的事之人來這裏找我吧,記住,只允許自身前來……」墨說

    著,微微瞥了莫爾斯一眼。

    莫爾斯眼神一凝,不閃不避的和她對視。

    「辟啪!」

    兩人站立的地蓦然裂開了幾道大口子,莫爾斯不由自的退後了幾步,墨

    卻是臉帶微笑的站在原來的位置,紋絲不動。

    一眼之下,高下立判!

    「咯咯……」

    墨發出了銀鈴般的清脆笑聲,一閃身直接消失不見。

    五公見狀,念動著咒語在腳下形成了一個傳送陣同樣傳送走了。

    只有莫爾斯滿臉陰沈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才身形逐漸模糊的消

    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