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另类爱情1-33

精彩内容:

作者:不詳
字數:108309(1-33)
第一章
今天是星期天,林潔如一如既往開始大掃除,這是女主人從第一天就說的規 矩。
這是四室兩廳兩衛的房子,裝飾豪華,洗洗擦擦拖拖,需要一個上午的時間。 不過嬌小玲珑的林潔如挺喜歡做這種事情。一邊哼著歌兒一邊慢悠悠地做著,對 她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女主人劉穎是個公司白領,對她頗爲不錯,幾乎把她當親妹妹看。給她開的 工資是1000元,這對普通保姆來說真是不可思意。
不過,劉穎並不按月付她那幺多,每個月留下500元給她存著,如果林潔 如沒有遵守那個承諾,給她存的錢就不給她了。
爲此她們寫有一份協議。那個承諾是什幺呢?很簡單,就是不把在這裏看到 的任何事情跟任何人說。當時林潔如就滿口答應了。這個她完全可以做到,她才 不是饒舌女孩子呢!而且她對自己的安全也非常放心,因爲她是家政公司介紹來 的。
林潔如才中專畢業,本來在一家電器公司流水線上做事,工資不高不說,還 累的要死,又經常加班,她早就不想幹了。聽老鄉說做保姆收入不錯,而且每周 有一天休息,如果主人好的話,還有許多額外的好處。于是她就到一家很正規的 家政服務公司辦了手續。她原來做過一家,但不久她就辭職了,因爲那家的男人 色迷迷的不懷好意,男主人的兒子也色膽包天。好在林潔如長的雖然一般,可那 氣質非常之好,性格也活潑可愛,是那種聰明伶俐的女孩,是雇傭者喜歡的類型, 經常是她挑人家,而非人家挑她。當初劉穎第一眼就看上了。
這家男主人是個律師,收入頗豐,還備有私家車。只是看上去似乎有點怕老 婆。林潔如想,也許人家是太愛老婆了吧!管他呢,只要不欺負自己就什幺都好, 說真的,她對怕老婆的男人有種親切感。男人嘛,就應該讓著自己的老婆!不然 還算什幺男人呀?印象中,鄧律師對她非常尊敬友好,還教她書法,當然這都是 在劉穎的默許下才做的,未脫離女主人的視線範圍,後來次數多了,也有他們單 獨相處的時候,可也沒有見著鄧律師有任何的冒犯,非常君子。
林潔如搞完了其他房間,才最後來到主人的臥室。她見門沒有鎖,是虛掩著 的,便拖著吸塵器拿身體將門頂開,朝房裏一看,只見女主人坐在電腦前玩電腦, 而律師主人卻跪在劉穎的腳邊,雙手捧著個紅色花瓣狀的煙灰缸,畢恭畢敬的。 林潔如登時就臉紅心跳,慌不跌地想退出去。劉穎叫住了她:「小林嗎?是不是 搞衛生?沒事,你搞就是了,」
說著回過身來,很親切地笑了一下,將煙灰往律師捧著的煙灰缸裏優雅地一 彈又說,「別大驚小怪的,以後習慣就好了。」
林潔如面如桃花,驚魂未定地說「那,那我就搞了呀,不會防礙你們吧?」
劉穎嫣然一笑:「機靈鬼!沒有事的,你搞你的。律師先生你說是不?」
律師也笑了一下:「是,是,沒有事,你搞你的。我們知識分子家庭都這樣, 星期天了老公都要我這樣服侍老婆,平時沒有時間,這幺服侍她一下,她就什幺 怨氣都消了,對吧老婆大人?」
劉穎哈哈大笑起來:「老公到底是學法律的,又懂法律又懂道理,說的真好! 小林你說呢?」
林潔如也笑起來,徹底放松了,說:「真的呀?你們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樣! 像我老家那樣的小城市,男人打老婆的可多了,別說給老婆下跪了,嘻嘻,你們 這樣真好,挺溫馨的」劉穎開心地說:「唔,小林很有素質幺,算我沒有看錯人! 我喜歡你!在我這長久幹,以後給你介紹一個有身份的男人,也跟我一樣,享受 生活。願意不?」
林潔如臉又紅了,害羞的掩著小嘴說:「我哪有你這樣的福氣呀?別逗我了。 我跟你沒法比呢,只是個打工妹而已。」
劉穎繼續笑道:「那可不敢說,你年輕,長的也可以,素質不錯,我們幫你 提高檔次,其實也沒有什幺的,別以爲大城市的女人就高不可攀,你只是少了點 見識和高人點撥而已,以後我慢慢告訴你。」……
第二章
林潔如今年剛好20歲。中專畢業後就到了這個城市來闖蕩了。因爲一時沒 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原來在發廊做過一段時間。發廊裏那種色情擦邊球的做法使 她不勝其煩。男人們很少有老實的。她不喜歡服侍人,甯願做點事。也許她骨子 裏就不喜歡服侍男人的,相反,男人服侍自己還可以商量,只要他夠尊敬自己, 教養和長相過的去。
劉穎跟律師老公畢業于同一所學校,都是學法律。可鄧在福學以致用,奮鬥 了幾年就自己開辦了律師行。劉穎一直在畢業時應聘的那家公司,現在是人力資 源部的主管。
回想劉穎與老公的相識相愛,那簡直就可以寫一部小說了。暫時按下不表吧!
自從那天那一幕被林潔如看到之後,劉穎和老公也就不避違她了。就好象被 捅開了一層窗戶紙,神秘也隨之消失無影無蹤。劉穎與林潔如已經無話不談。只 是剛開始說到女性支配,sm,戀物等內容的時候,林潔如還一驚一咋的,不時 羞紅了臉。看到林潔如的表情,劉穎講的更爲興奮,眉飛色舞,滿臉的幸福感和 驕傲感。
林潔如睜大了眼睛吃驚地問:「他真的給你舔臭腳?」
劉穎快活地笑起來:「當然是真的了!以後我讓他當著你的面給我舔!讓你 開開眼!讓男人跪在自己的腳下舔腳真叫刺激,舒服!如果你想的話,我也可以 叫他給你舔,呵呵……」
林潔如臉飛紅,羞怯地說:「那怎幺成?他是你老公!再說我也消受不起…
…」
「怎幺消受不起?我看呀,你讓他舔腳那是看的他起!這對我也沒有什幺不 尊重的。他只是我的奴隸而已。丈夫只是名義上的。告訴你,我有自己的情人。
雖然他沒有丈夫的名譽,可他的權利卻比丈夫大。」
「可他真的會舔幺?」
林潔如似乎還是不敢相信,好奇地說,「那樣做他豈不是成了我的奴隸了?
我可現在還是他和你的傭人呢!呵呵,你跟我開玩笑的吧?」
劉穎忍俊不禁笑起來:「不信啊?劉姐什幺時候騙過你啊?這樣好了,今晚 我們就試試?」
林潔如格格地笑起來,玩笑地說:「那好啊!我長這幺大還沒有嘗到過被男 人舔臭腳的滋味呢!哎呀,快6點了,該做晚飯了!」
「那你去做吧。今天晚飯我們倆先吃,以後也這樣,你只需准備兩雙碗筷。」
「那律師不吃嗎?」
「這還不知道嗎?我們吃完了剩下的他吃呗!哈哈……既然你已經什幺都知 道了,他就失去了跟我同時用餐的權利了呀!」
林潔如快活地笑道:「那我的地位不是比他還高了嗎?哈哈……劉姐您真逗!」
說完一蹦一跳地走了。
鄧在福在律師行非常地神氣,因爲他是老板,他的雇員都很尊敬他。律師行 規模還不是很大,請了幾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有一個是學法律的,另外兩個是 學文秘的。另外,還有兩個男的,是過去在律師業做的還可以但是沒有什幺名氣 的年輕人。他只打民事官司。離婚啦,經濟糾紛啦,等等。
律師行的年輕人只知道老板有點怕老婆,對別的一無所知,所以也在空閑的 時候開開老板的玩笑,調侃一下。特別是幾個女性雇員,既調侃老板,又經常爲 自己老板辯護。每當男性雇員攻擊老板有女權主義思想的時候,她們就一致群起 而攻,駁斥男人們的謬論。于是,鄧在福便沾沾自喜地說:「你們看到了吧?想 得到女性們的擁護和欣賞,還是做個女權主義者爲妙!」
鄧在福這天開車回家的時候有點歸心似箭的意思。因爲,昨天服侍老婆已經 被小保姆看到了,就好象是挑明了一切,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了。已經壓抑了好 些天了,渾身的不舒服,該釋放一下了。有個外人真的很不好做事!難怪人都想 有自己的房子,那個家,那個空間,多幺好啊!
一進自己的家門,律師就感覺氣氛果然與往常不同,不由的就興奮起來。他 匆匆來到自己的臥室,老婆正在上網呢!公文包一放,鄧在福就迫不及待地匍匐 到老婆的腳下,急促地狂吻著老婆的鞋尖,嘴裏不停地說:「我的女王!尊敬的 老婆大人!想死我了!快,快用您高貴的腳踐踏奴隸吧!讓我來舔幹淨您高貴的 鞋底!」
劉穎吃吃地一笑,說:「好吧,我的乖奴隸,看你急的!不覺得自己今天有 點放肆嗎?還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吻我的鞋!該打!」
律師心甘情願地怯笑道:「是是是,該打!把規矩都忘了」「還不快把臉伸 過來?」
劉穎左一個耳光右一個耳光連抽了五六個,嫣然一笑道:「念你憋了好幾天 了,今天放過你吧,等會一切照舊,吃飯的時候我和林潔如先吃聽見沒有?你給 我當凳子用,我已經什幺都跟她說了,還答應她叫你今天晚上給她舔腳!你可不 能色迷迷的樣子,只能像個奴仆那樣做,知道嗎?」
鄧在福有些驚喜地說:「是!你了解我的!何況,你給我鎖著的呀!就算我 有什幺賊膽也犯不了家法,小弟弟腳鐐手铐的。」
劉穎一腳踩在緊貼著地面的律師頭上說:「「嘻嘻,知道就好!法網恢恢疏 而不漏!後果你清楚的了!是不是?」
「是!我的女王!絕對服從老婆您的命令!」
律師在地面嗡嗡地說。
正說著,林潔如敲門了:「劉姐?鄧律師回來沒有?吃飯了!」
「好的,你先進來吧,我有正有話跟你說呢!門沒有鎖的。」
劉穎有些興奮地說。
林潔如一擰門鎖,果然開了。見著劉穎腳踩在律師頭上,也見怪不怪了,開 心地笑道:「哎呀劉姐,鄧律師他做錯什幺事了呀?你這樣把他踩在地上啊?該 不是律師這樣孝敬您吧,呵呵……」
劉穎嘻地一笑:「鬼丫頭!你還真說對了一半!他呀,今天下班一回家,還 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撲到我腳下狂吻我的鞋呢!你說該不該懲罰?」
林潔如竊笑道:「那是律師太愛你了嘛!這也要懲罰呀?」
劉穎說:「他忘記了自己的奴隸身份了嘛!奴隸就應該聽命令行事,擅自做 事成何體統?難道我是她的玩物嗎?沒有經過允許的行爲,哪怕是表示崇拜和愛, 也要受到懲罰,這是奴隸制度的基本法律!他呀,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律師你說是不是這樣?」
「對,對。是我行爲不軌,咎由自處!」
劉穎對林潔如說:「小林,你到我那邊衣櫃左邊最下面那個抽屜裏把那條栓 狗鏈子找出來好嗎?等會你幫我牽著他到處溜溜,讓他重溫一下當狗的感覺,否 則,過些天他還以爲自己是個人物了呢!」
林潔如很快就找到了那條銀白發亮的精致的狗鏈,遞給劉穎,笑道:「真的 要把律師栓起來嗎?算了吧?我替律師求情可以幺?我可不敢牽著律師大人溜什 幺狗哦!」
劉穎熟練地栓著律師的脖子,然後把鏈子遞給林潔如說:「給!牽著他,我 們出去吃飯吧。這也是你家政服務的內容之一,以後習慣就好了!不然小心我扣 你的工資哦?」
一聽要扣工資,林潔如只好接過鏈子,羞紅著臉對律師說:「鄧律師呀,那 我就對不起了呀?劉姐要扣我工資呢?我只好從命了。」
律師聽著她們的對話,感覺又新鮮又刺激,下面都有了不同平時的感覺,血 湧到頭上,臉都紅了。心砰砰直跳。語無倫次地說:「不要緊,您,我,不不, 您完全可以不把我當做律師,就,就當我現在是您的一條狗」「那好吧,走哇?
呵呵,真好玩!劉姐,你平時一定經常溜狗吧?真好玩!好刺激哦!」
第叁章
鄧在福身高1米78,跪趴在地上,與林潔如比較,簡直就是一頭大河馬。
由于興奮,律師嘴裏發出那種狗吠叫前的嗚嗚聲,然後汪!汪!叫了兩聲。 逗的林潔如格格直笑。見律師像狗那樣這兒聞那兒聞,林潔如費力地拽著狗鏈, 說,你往哪兒去呀?規矩點,別亂竄!劉穎在前邊步履輕巧地走著,不時回過頭 來看他們,也樂了:「呵呵,小林你可拽緊了,這條狗可不是那幺聽話的哦?它 還一點也不怕你呢!」
林潔如笑著說:「劉姐說的對!賤狗,如果再不聽話,我可要踢你了!」
說著,用腳輕輕地踢了一下律師的屁股,「慢點呀!賤狗!爬那幺快幹嗎呀!」
劉穎在家穿的是那種高跟黑布鞋,配肉色絲襪,非常性感。律師趴到她腳下 邊走邊聞,逗的劉穎吃吃地笑,見他太厭了,踢了他的臉一下:「去去去,討厭!」
林潔如穿著一雙白平底布鞋,顯得格外輕盈漂亮,白色的棉襪,十分打眼。
在律師眼裏,她的小腳應該是非常白嫩,豐滿,令人神往。他轉身往回爬到 了林潔如的腳下,正想去吻,林潔如慌不跌地尖叫著往後退,說:「你要幹嗎呀? 快爬!到餐廳去!」
好不容易他們才來到餐廳。林潔如拿眼神問劉穎狗鏈怎幺辦?劉示意意栓在 餐桌腿上。林便將鏈子饒在餐桌腿上,叮囑道:「大笨狗呆在這別動啊!我去拿 餐具了!」
劉穎對律師笑道:「還不文字給我跪下?給我當凳子用呀?」
律師趕忙應道:「遵命!尊敬的女王陛下!」
當林潔如把用餐的東西都准備好時,劉穎便騎坐在律師的脖子上,對林說: 「你也坐呀?我們先吃!呆會讓他吃。」
林潔如格格地樂道:「劉姐你真幸福呀!好令人羨慕喲!你們以前是不是經 常這樣用餐啊?」
「當然!不過有時候也讓他呆在桌子下面給我當腳凳用啦!或者幹脆叫他舔 舔腳。現在天氣還比較冷,不太適合讓他舔腳。」
林潔如笑道:「好象律師這樣被虐待還很陶醉呢!真賤!」
劉穎呵呵地笑:「對待這樣的男人呀,現在你可知道了,越是虐待他,他越 崇拜你,愛你,要反正常人的行爲准則行事!不信你問咱們的律師大人呀?」
林潔如低頭側身問律師:「真的幺鄧律師?」
律師在劉穎跨下汪汪地叫了兩聲。林大笑起來,故意問劉穎:「他怎幺不說 話啊?真變成狗了嗎?」
「傻丫頭!他現在是狗啊,只會汪汪地叫。」
林興奮地說,真好玩!哎,劉姐要不要來點紅酒?今天的菜不錯哦?劉穎高 興地說,來點吧!于是,林歡快地去酒櫃拿。
今天的菜肴有香菇紅棗雞,炒土豆絲,西紅柿雞蛋湯和鯉魚。倆個女性把紅 酒倒在高腳杯裏,小口抿著,劉夾了只雞腿給林,自己也夾了一只,斯文地啃著。 劉穎說:「小林,幹脆我認你做妹妹算了,願意嗎?」
林潔如喜出望外地說:「真的嗎?怎幺不願意呀?求之不得呢!以後我就直 接叫您姐姐,律師叫姐夫得了!」
劉穎也高興地說:「好哇!那我就叫你林妹,或者林妹妹,呵呵,天上掉下 個林妹妹……」
情不自禁唱起來,「至于對律師嘛,當著外人你可以叫他姐夫,在家呢,就 不用這幺叫了,他是我的奴隸,當然也是我妹妹的奴隸了,以後你跟我一樣,享 有對這個賤奴隸的特權。律師聽到了嗎?以後要服從我妹妹的管教。」
律師在下面汪汪叫了兩聲,表示同意。
林姐興奮的滿臉通紅:「哈哈,那我也成了女王了!好快活!」
下次再寫。
第四章
劉穎並不是很喜歡sm。她只所以任律師發展成爲這樣,完全是因爲符合自 己的利益。她現在熱中于跟情人李建中幽會。在那她可以得到性的滿足。李原來 也是劉的追求者之一。誰知道劉抵擋不住律師鄧在福的苦苦追求,終于同意了跟 他結合。
可是,戲劇性的是,沒有多久,鄧就陽痿了,根本滿足不了劉穎。鄧本來就 有m情結,陽痿後只好以另外的方式來滿足劉和自己。劉忍無可忍,吵著要離婚。
誰知道,鄧的事業蒸蒸日上,錢撈了大把大把。如果離婚,當律師的鄧一個 子也不願意給她。鄧已經迷戀上了做奴隸,而且劉確實長的不錯,所以,死也不 願意離婚。打官司他不怕,雖然劉也是學法律的,但是,鄧的實踐經驗豐富,不 會吃虧。
兩個人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過日子。劉樂得做個女王,什幺也不用幹,而且 也不影響自己與情人約會。鄧對這個已經妥協,只要她不帶到家裏來就行。在做 女王玩虐戀遊戲中,劉把鄧的醜態都錄了像,照了彩色照片,存在娘家。這個, 鄧心甘情願。他喜歡被控制,喜歡做奴隸,只要不離就行了。
自從林潔如代替自己調教老公之後,劉穎樂得輕松。本來就比較厭膩了,老 做覺得也沒有味道。關鍵是她不能從中獲得快感。
可林卻不同了,在調教中簡直樂瘋了,非常快活。鄧也非常喜歡林的調教。
那種風格,那種笑聲,那種由衷的快樂,感染了他,使他更想回家。現在他 沒有事情就往家趕。一會見不到林就貓抓著似的。他懷疑自己真的愛上了林。
林卻渾然不知。林只是想,自己一個小保姆,現在每天把女主人家老公當奴 隸使喚,還天天騎在他頭上作威作福,真是太幸福了。她甚至暗暗覺得自己有點 對不起劉穎。因爲劉已經把她當妹妹了,自己還這樣對待她丈夫,就是站在sm 角度,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似的。
有天家政公司領導來了解她的工作情況,正好她在客廳看電視,而鄧卻系著 圍巾在做飯。
鄧被林命令去開門,家政公司的人進來一看非常驚訝,連忙問鄧在這的工作 情況。鄧解釋了好一會,林也編了些假話才過去。林慶幸自己沒有騎在鄧的頭上 去開門。平時,林已經毫不顧忌這個了,經常坐在律師頭上不願意下來
第五章
鄧在福肩上馱著劉穎,聽著她們的談話,絲毫不覺得累,暗自竊喜。林潔如 猶豫一股春風,清新爽快。他在心裏期待著未來的美妙日子。
林潔如跟劉穎一邊聊著一邊吃著。劉穎告訴她不用把雞腿吃的很幹淨,等會 律師還要吃呢。
林潔如一聽笑起來,說,我吃剩的也給他吃呀?劉說那當然了!現在你是我 的妹妹了嘛!以後我不在的時候就由你管著他了!林急了,說我怎幺管的住呢?
他要不聽我的怎幺辦?劉穎笑道,那就看你的手段了,你可以想辦法呀?林 說,你快告訴我呀,用什幺辦法啊?劉穎樂個不停,看她那著急的樣子,說,等 會我告訴你幾招。林快活地說,好呀好呀。姐姐不幫我,我可不知道該怎幺辦。 鄧也樂了,說,老婆大人你可別出那些馊招,到時候林小姐不知道輕重,把我整 慘了。劉穎叫他放心。
吃完後劉穎騎在律師的背上,讓林潔如在前面牽著,來到客廳,然後命令律 師去吃飯,吃完了刷碗,然後回來報到。
等律師爬去餐廳,劉便跟林潔如說,她在公司平時就比較忙,加之抽空還要 去會會情人,所以,沒有多少時間調教老公。可是,律師天生的賤骨頭,老不調 教很不高興,時間久了恐怕會生變。所以,要林以後代爲管教。還說,看的出來, 律師挺喜歡你的,放心,我說的喜歡不是說愛情,這個我相信他不會背叛我的, 我有把握。因爲我捏著他的命脈呢!林說,是什幺把柄吧?劉驚呼道,真聰明! 好了,現在我告訴你一些懲罰的辦法,讓他怕你崇拜你又喜歡你……
劉穎的辦法讓林臉一陣紅一陣白,喜歡的就說,好,這個辦法我喜歡,不喜 歡的就說,太殘忍了,不不,我不用這樣的方法。
林忽然向劉穎說起過去在發廊裏耳聞的一件事情。那是一個叫燕子的女孩講 的。說是有個客人,不像大多數男人那樣色迷迷的,非常溫柔聽話,只是要求怪 怪的。他叫燕子踩背,踩了一會叫她踩胸,等會又要求她踩臉,燕子第一次碰到 這樣的事情,有點害怕。可是那男人面挺善的,便試著踩了,見沒有什幺異常, 邊放開了膽子,還格格地樂。接著,那人又進一步要舔她的腳,燕子說,我是汗 腳,好臭的,他告訴她沒有關系,他就喜歡臭腳。燕子說,你變態吧?他憨厚地 笑著承認,是有點變態。于是,燕子見他要求強烈,就給他舔了。燕子說,讓男 人舔腳還真他媽的享受,癢癢的,怪好受呢!林問她,接著呢?燕子說,後來更 好笑了,他讓我坐在床上,命令他跪在地上,我就命令了,他果然跪了,我逐漸 覺得很好玩的,便繼續命令他給我掮腳,又在他的啓發下,命令他給我舔高跟鞋, 他還真的舔了。我說,讓你舔鞋要加錢,他就問我加多少,我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不好多要了,想了一下說20吧,他很痛快就答應了。照他那樣,我要提出加5 0他都會加!真的!
林驚訝的目瞪口呆,興趣盎然地問,再後來呢?燕子賣關子道,後來的事情 就不告訴你了,急死你,呵呵。想知道,下次他來我介紹給你做呀!林當時脫口 就說,我才不做呢!不說算了。不就變態幺?比他厲害的我見過。燕子輕蔑道, 吹牛吧你!算了,還是告訴你吧,後來,他還要我騎他,就像騎馬那樣,先是騎 背後來騎頭上,我生怕他把我摔著了,呵呵,真有意思。
劉穎也聽入了迷,林講完了看她,過了片刻才反應過來。說:「看來你還真 見過點世面呢!難怪到我這一下就找到感覺了!」
林說:「才不呢!我只是聽說過,並沒有真見過呀。不過很容易理解這種事 情的。也許我骨子裏還真的有女王思想呢!」
「恩,好!」
劉穎笑起來,說,等會我叫律師給我洗腳,你在邊上看著,洗完了叫他給你 洗,我去玩電腦,你洗完了就牽著他溜溜,想怎幺玩隨便你,好幺?」
「那他真會聽我的幺?」
林還是擔心地說。
劉沖沖地說:「他敢!反了他!你就放心吧!如果他不聽話,叫他到廁所呆 一晚上!誰也別理他!他會怕你的。」
「好吧!也許我的擔心是多余的。這個活我倒不覺得累,挺好玩的。」
林開心地說。
第六章
快樂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可以以天計算,痛苦的日子只是以分秒計算。一 眨眼,林潔如就在劉穎這兒幹了一個月了。回想這一個月,林潔如感覺就像生活 在天堂裏一樣。甜蜜又快活,新鮮又刺激,幸福極了。這大大超出了自己對生活 的期望。拿著教高的工資還經常被人侍侯著,說給自己的同學和朋友聽他們誰會 相信呢?哈哈,林潔如每次想到這裏就忍不住想笑。
還記得那天晚上,律師第一次給自己洗腳的時候,林當時有那幺幾秒鍾的不 適,但是馬上就恢複了自己的天性,調皮地戲弄起來。她清楚地記得,當時律師 必恭必敬地站在自己面前等候指示,林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問他,你傻站著幹嗎 呢?律師討好地說,奴隸恭候您的命令。
林妩媚地笑了一下,說,你那幺高,看的我脖子都發酸,能不能跪著跟我說 話啊?嘻嘻。律師當即就跪下了,大聲說,遵命!林一下子就放松了,晤,蠻聽 話嘛!好乖,呵呵。
律師非常喜歡林潔如這種純天然的調教風格,臉紅紅的,感覺非常愉快。律 師說:「賤奴聽候任何差遣。如果需要,奴隸願意現在就爲林小姐舔腳。」
林潔如笑道:「想的美!我才不要你舔腳呢!我的腳留給我未來的男朋友舔 的,你還沒有資格。再說,劉姐現在是我姐姐了,你呢就是我姐夫,我不能跟你 過分親昵呀。這樣吧,姐姐說了,要我負責管教你,把你當成奴隸和狗,說是你 喜歡這樣,天生的賤人,我就讓你給我舔舔鞋底吧,願意不?」
律師趕緊應道:「遵命,尊貴的林潔如小姐。」
于是,林將一只腳伸給他,差點伸到了他的臉上了。林穿著平底黑緞面步鞋, 帶襻,白底,小腳才36碼,豐滿而不臃腫,被白棉襪包裹著,看上去非常美。 這雙鞋跟劉穎的高跟布鞋一樣,都是律師買了送給他們的。鞋底還泛著白色,很 幹淨,因爲從來沒有穿出去過。
律師捧著她的腳仔細地舔著鞋底。林說:「不許你舔鞋面!只許你舔鞋底, 舔幹淨了喊我檢查,現在我要看電視了。」
說完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一個台一個台地換來換去。
律師一邊舔一邊說:「你真漂亮!能夠給你舔鞋底我已經很知足了,謝謝您 的賞賜。只是你這雙鞋本來就很幹淨,不值得一舔的。」
林一聽樂了:「是嗎?那還不容易,你去給我把那雙出門穿的鞋拿過來呀, 然後給我穿上,再舔就是了。呵呵。」
本來林是開玩笑說的,沒有想到,這話正中他下懷,馬上就遵命去拿了來, 給他換上,繼續舔,感覺刺激多了。
不一會,林看到他舌頭黑黑的,厭惡地看了他一眼,笑說:「你還真是賤呢! 髒死了!也不怕髒!」
律師蜒著臉笑,說:「因爲穿在您高貴的腳上就不覺得髒了,能夠舔著您鞋 底上的髒物是我某大的幸福。」
林呵呵地笑,說,你嘴巴怎幺就那幺甜,會說話。那你把髒東西咽下去呀?
她以爲律師不敢咽。誰知道,律師馬上就照辦了,和著唾沫一會就咽了,還 伸出舌頭給林看。林覺得一股熱流湧過全身,自己一下子高貴了許多。心想,看, 這個很有身份的男人,有地位又有錢,不但舔自己的鞋底,還把鞋底的髒物都吃 了。如果不是特別崇拜,不,就是很崇拜,也不一定這幺幹的。
過了會兒,律師把林的兩只鞋都舔的幹幹淨淨的,讓林檢查,林底頭擡腳一 看,果然很幹淨,滿意地笑了。林說:「你還真能幹幺?不如這樣,以後我出門 回來,你先給我舔鞋底,省的我換鞋了,好幺?」
律師自然滿口答應。
林忽然想起什幺似的站起來說:「對了,姐姐要我溜狗呢,我差點忘了。把 鏈子給我吧,我帶你到處溜溜。可別不聽話哦?要聽指揮知道嗎?敢不聽話,我 會罰你跪廁所的,誰也不理你,知道嗎?」
律師最怕的就是這個。記得有一次,劉穎罰他跪廁所,還在他頭上放了一只 高跟鞋,用一根頭發做了記號,不許動。結果,劉穎在床上看電視,看著看著睡 著了,到第二天早上醒來才記起,起來到廁所一看,律師跪在廁所一動也不敢動, 眼睛熬的通紅。那次真把律師治住了。
後來一聽說要罰他跪廁所他就乖乖的了。
林牽著小河馬一樣的律師到處溜,每個房間都走到,陽台也不放過。律師有 時忍不住想去聞林的腳,林就把他踢開,律師就往前沖,林使勁拽著鏈,呵斥他。 到了律師的書房,林停留在書架前翻書看,命令律師別動,律師不聽,繼續爬行, 林把他拽回來,一腳踩住律師的頭,說,叫你別動就別動,等我看會書,這本書 還有點意思。律師被踩出腦袋不敢再動,只好老實趴在那。
林潔如看著書一邊問律師,哎,臭奴隸,你怎幺盡是這些沒有意思的書呀?
律師問她什幺書沒有意思。林告訴他說,武俠呀言情呀。律師問他喜歡看什 幺書?林說最喜歡看外國名著。
律師說上面有呀,在書架最上層了,都看過了,所以放在上面。林說,你跪 起來,我站你肩上找找。律師說,幹脆騎我頭上找吧。林說,好啊。
林爬到律師頭上騎好,叫律師扶著她兩條腿,然後說,起來呀,律師站起, 林就邊指揮邊找,時而看看內容,這樣磨磨蹭蹭個把小時,把律師累的腰都酸了, 卻又不好吱聲。
林感覺坐在律師頭上蠻好玩的,故意磨時間,找了幾本沒有看過的,然後指 揮律師來到自己房間,放下書,又指揮律師到劉姐臥室去,過門的時候也不下來, 讓律師先跪下,慢慢挪動,出了門再站起來。
律師跪著頂開劉穎臥室門,然後跪行進去。劉穎回頭一看,笑了,說,小 妹?哈哈,你還真會享受啊?林笑著說,這樣溜狗好舒服哦!姐姐你也來騎會吧? 劉說不了,你玩吧,給我管教好了就幫我大忙了。林說,姐呀,現在律師都成了 我的奴隸了,應該叫他多做點家務才是!
劉穎盯著電腦說,這個隨便你了,只要他聽你的,我沒有意見。反正我有現 成的飯吃就行了,至于誰做出來的我不管。看你的了。
出來後,林指揮律師來到客廳,叫律師跪下,自己卻不下來,繼續騎在律師 的頭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問律師:「哎,奴隸,以後幫我做家務願意幺?」
律師吱吱嗚嗚不肯清楚回答。
林見他這樣,生氣了,說,不願意幺?不願意算了,以後別想給我洗腳,也 別想舔我鞋底,也別想我溜狗,也別想……話沒說完律師就急了,說,我答應你 就是了,我的姑奶奶。只要我有空,肯定幫你做事,不過你要今天這樣騎在我頭 上指揮我,那樣做起來才有勁,可以幺?
林一聽就哈哈笑了,說,跟我講起條件來了?行,我坐你頭上指揮,或者邊 看小說邊指揮,真帶勁!我們從今天就開始好幺?律師說遵命,尊敬的女王陛下!
第七章
漂亮小保姆在劉穎家裏地位節節高升。現在不但負責調教律師,還負擔起這 個家庭每個月財務的支出管理工作。而劉穎當起了甩手掌櫃,輕松地過著神仙般 的日子。每天呆在公司裏,與衆多追求者打情罵俏,很晚才回家。有時候去跟李 建中幽會,晚上幹脆不回來了。偶爾回來一次,便把律師叫來跪在她腳邊問話, 一邊讓律師舔著自己的臭腳丫子,一邊訓斥辱罵,總可以找到理由抽他幾個耳光, 最後命令他馱自己去臥室上網。
過去,林潔如對劉穎虐待律師看著頗爲順眼,認爲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 自從自己每天親自管教律師後,心裏忽然湧出種說不清楚的醋意來,連她自己都 覺得奇怪。不過,這種意識只是一閃而過,她並未深究。管他呢!律師是劉姐的 丈夫,奴隸,現在差不多也是自己的奴隸了,不必將他當人看。
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林更不把律師當回事了,對其虐待便有所升級。比如, 有時候買菜回來,她就先用手機給家裏打電話,如果律師在家做案頭工作一定會 接的,林便嬌聲中透出高貴的女王氣勢說:「臭奴隸,本小姐馬上就到家了,跪 到門口迎接啊,聽到沒有?」
林到了家門口,懶的掏鑰匙,直接按門鈴。律師早就興奮地跪在門內等候了, 忙把門擰開,接過林所購物品放下,便馬上跪的筆直聽令。林並不脫掉高跟鞋, 一屁股坐在門邊早安置好的椅子上,順手拿起壁櫃早准備好的一張報紙,將高跟 鞋踩在椅子下的橫條上命令道:「還楞著幹嗎呢?給我把鞋底舔幹淨啊?舔不幹 淨踩壞的可是你自己的地毯,不關我事哦?呵呵。」
律師趴在地上仰頭伸舌去夠林的鞋底,做起來很不容易。要是過去,林總是 予以配合,讓律師更方便地夠著自己的鞋底。現在林不願意那幺做了,似乎見他 越賤越開心,這反映了林思想的微妙變化。但是,出乎林意料之外的是,律師對 這種虐待的升級更爲喜歡,因而對她更崇拜和迷戀起來。
律師投向林潔如的目光比過去更溫順,也更充滿愛意和敬仰,就像一條忠心 耿耿的狗。他在林的椅子下面鑽進鑽出,仔細舔著林的高跟鞋底上每一寸地方。
時而用溫濕的舌頭包裹著尖細的足有八公分的高跟吮吸,就像剛出生的孩子 吮吸乳汁;而對最尖端接觸地面的那圖釘般大小的跟,律師更是滿懷敬畏,舔的 仔細和虔誠。脖子都有些酸痛了,卻不敢有半點懈怠。
林像貴婦那樣慵懶而心不在焉地翻著報紙,一邊饒有興趣地欣賞和享受著奴 隸的服務,一邊還不忘用語言調侃和羞辱。
「哎,我說,臭奴隸,你咋就這幺賤嘛?」
「能舔著您這幺高貴漂亮小姐的鞋底,不知道多少人羨慕我呢!」
林撲哧一聲笑了:「嘴巴倒是蠻甜的,誰教你的啊?」
「肺腑之言,這幺想便這幺說了」律師仰躺著舔林的另外一只鞋。他的舌頭 黑黑的,全是鞋底上的髒東西。林俯視著他,看見了他的黑舌頭,快活地笑。
「真那幺想?」
林有些相信,也有些心動,不放心地追問道。
「請相信您的奴隸吧,高貴的林潔如小姐!賤奴不敢對您有半點欺騙。如果 您哪天悄然離去,我也許會馬上放下一切去追尋您!真的!爲您我願意放棄一切 身外之物,財産,地位,什幺都可以放棄。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去找你。我可以 承受一切羞辱和打擊,就一個願望,那就是生活在您的身邊,做牛也好,做馬也 好,做狗更好!你當然是完全自由的,對我不承擔任何義務和責任。您可以找男 朋友,可以結婚,成家,但請一定把我帶在身邊。住,給我一個狗窩就行,吃, 吃點剩菜剩飯就行,甚至,就是吃你的糞便也行……」
律師說著說著,聲音都有些哽咽了,似乎動了真感情,話裏透出的真誠和決 心,深深打動了林。
林潔如有好幾分鍾沒有說話,但是,她馬上調節好了自己的情緒,嘻嘻地笑 著掩飾自己,以天真和調侃的口氣說:「可你不是真的狗哇?你一個大男人,形 影不離地跟著我人家會怎幺看啊?帶著你我恐怕一輩子也找不到男朋友了,更甭 奢談成家了,你不是胡言亂語吧?呵呵。」
律師停止舔鞋,從椅子下面把頭移出來望著她,目光真誠而嚴肅,認真地說: 「尊敬的林小姐,您看我是像在發燒說胡話罵?我是真的喜歡你,愛你,崇拜你, 你比她——-劉穎高千倍地吸引我。如果說我完全有資格做她的丈夫的話,那幺, 對您,我覺得連做您的奴隸,您的狗都不夠格,都不配!我經常爲自己有幸成爲 您的狗被牽著,成爲您的馬被騎著,成爲您的腳凳被踩著而感到無比的幸福和陶 醉。我想我也許本來就是爲做您的奴仆而出生的。沒有見到您之前,也許我永遠 與您失之交臂,但是上蒼把您送到了我的面前,我怎幺會輕易放棄?您不知道, 您給我帶來多幺巨大的幸福感?我覺得自己從見到您的第一天開始變得有意義了。 我一定會做您最忠實的奴隸,抛棄一切跟隨您。如果需要,我會當著許多人的面 跪在您的腳下求您,求您把我當一條狗收養,當一個不要任何報酬的奴隸收留。 我會賺錢來供您花,買車買房子讓您享受,只要您高興怎幺對我都行。」
林潔如雖然被律師一席話感動的一塌糊塗,但仍然做出了單純可愛的表情拍 了幾下巴掌道:「不愧爲律師!幾乎打動了本小姐的芳心了!」
停了幾秒,做思考狀(樣子十分迷人)又說,「不過……我姐咋辦?」
律師說:「只要您願意讓我生活在您的身邊,什幺問題都難不到我,她那點 手段我還不了解嗎?無非是在我給她當奴隸時照了幾張像,錄了影嗎?以爲捏著 我的命脈了!其實這根本就是小事一樁!到了法院,她捏著的那些東西只能證明 我變態,同時也證明了她變態。如果她散發出去,她就犯侵犯隱私罪,敗壞名譽 罪。另外,這種官司是不公開審理的,絲毫不用擔心把名聲損壞。萬不得已,我 還可以隱居到別的城市。另外,她找情人背叛了我,違反婚姻法,我早就准備了 確鑿的證據,所以說,你一點也不用擔心劉穎會對我們構成任何威脅。」
林一聽覺得甚有道理,可是思緒繁多,得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便笑道:「哎, 你怎幺不舔了?快舔!那我再問你,如果我真的把你當條狗養著,用鐵鏈鎖著你, 牽著你逛街,甚至叫你吃我的大便,你受的了幺?只怕頂多一個星期就跟我拜拜 了。我懷疑你不過是一時沖動。你也不小了呀?怎幺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啊?」
「再說了,長時間不把你當人看,你遲早會厭膩的,到那時候,我怕你也會 像今天對待劉姐一樣對付我。你有學問,懂法律,到哪都能夠掙到錢生活,而我, 只是個中專生,身無分文,又沒有厲害的賺錢的本事,豈不是浪費青春悔之莫及 幺?」
律師聽她這幺一說,當即答道:「這個您放心,只要您不抛棄我這個奴隸, 我先給您以您的名字存上30萬,存折您拿著,密碼我來設置,我取不出錢,您 也取不出來,也不許去挂失。如果我背叛了你,你憑存折和自己的身份證可以挂 失把錢拿到。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我了,在我們都遵守承諾期間,我賺錢給您花, 隨便您怎幺支配,我只要能夠吃點剩菜剩飯就夠了。您覺得這樣如何?」
林潔如妩媚地笑著說:「聽上去主意不錯哦!對我來說蠻劃算的。到時候我 也像劉姐這樣,找個情人得了,帶著你給我做家務,當我的仆人,過神仙日子, 美死了!」
律師看她的口氣仍然像在開玩笑,著急地說:「請認真考慮一下好幺?我是 認真的。我感覺見到你後就像中了魔一樣,似乎終于找到自己的歸屬。如果您哪 天突然不辭而別,從此無影無宗,人間蒸發,我會發瘋的。真的。我現在對您的 依戀比對劉穎要強百倍!您的一颦一笑一舉一動都讓我著迷。」
「可是我並不愛你啊?」
林潔如擔心地說,「我只對虐待你,把你當狗當奴隸使喚感興趣啊,這樣對 你太不公平了吧?」
律師興奮地說:「我要的就是你這種態度啊!這樣你在我眼裏才永遠高貴, 永遠是我膜拜的女神。如果哪天你對我太好了,那你在我的心中的地位就會下降, 我對你的尊敬和熱愛度也會隨之下降。這就是所有受虐狂的邏輯。即使你喜歡 我,也不要明顯地表現出來——-我是說別用正常人的方式表現出來,比如說, 突然允許我吻您的臉,那是大錯。」
林說:「哦,我知道了,最好是變本加利地對待你,今天讓你喝洗腳水,明 天命令你喝尿,後天命令你吃屎,不聽話就抽你,懲罰你,把你關進狗籠子裏, 讓你天天吃我的大便過日子,這樣你就會越來越喜歡我,崇拜我。」
律師下面都有了反應,激動地說:「是的,您真聰明。總體原則是別給我人 的待遇,另外把握好尺度,適當給予自由支配的時間。因爲機器都會疲勞何況人 呼?松緊有度,寬嚴有節,換著花樣來,我們就慢慢變老了,幸福地度過了一生。」
林潔如忽然變臉嬌嗔道:「想的好美呀你!哼!我幹嗎要聽你的啊?既然你 是奴隸,我想怎幺樣就怎幺樣!想怎幺對你就怎幺對你!難道還要看你的意思行 事嗎?我才不管你什幺感受!不想做我的奴隸你就滾蛋,誰稀罕你似的!餵!舔 個鞋這幺久了,倒是舔幹淨沒有啊?」
律師沒有想到林變的這幺快,慌忙磕頭如搗蒜:「請林小姐息怒。早就舔幹 淨了。您請檢查。說千到萬,賤奴只一個心願,那就是讓您天天快樂,真的。我 發誓,您只管隨心所欲爲所欲爲,怎幺高興怎幺來。您怎幺做我都喜歡,我迷的 就是你這種驕傲,任性,放蕩不羁。」
「你給我閉嘴!怎幺用詞呢!再說我拿鞭子抽你了!哪來那幺多廢話!你以 爲我在乎你喜歡不喜歡呀?哼!只要我願意,想給我當奴隸的男人多的是!告訴 你,一個星期內把30萬打到我的卡上,否則別想再見到我!」
林頤指氣使地說,口氣不容抗拒,似乎完全相信律師會乖乖地執行她的命令。
事實上,叁天後,律師就跪在了林的腳下報告了,錢已經到位,請林去查實, 另外告訴她,不必向自己做任何承諾,只是苦苦地哀求她可憐,讓他永遠有機會 給她當奴隸,她是完全自由的。
這件事給雙方帶來莫大的幸福感。特別對律師來說,30萬無條件付出了, 林隨時都可以從他身邊消失。這種虧本的生意給他極大的震撼。擔心無時無刻不 在,可是希冀每天都有。自己是被控制的,是林小姐手中的羔羊。他是那幺高貴, 漂亮,現在又有了一筆不薄的存款,不受任何人的牽制,哦,真迷人!當她的奴 隸多幺幸福啊!真想吃到她高貴身軀裏排泄出來的東西!女王!女性!林小姐萬 歲!律師在心裏大聲呼喊。
林潔如並不想逃之夭夭。律師的奴性使她癡迷起來。真不想放棄這幺乖的奴 隸。她不要承擔任何風險和責任,何樂而不爲呢?
只是,劉穎,鄧在福和林潔如叁個人之間的關系開始變得微妙起來。矛盾也 開始漸漸突現。
第八章
林潔如第二天就去銀行查了,果真自己戶頭上有了30多萬!她激動的熱血 沸騰。真的不敢相信30萬就這幺輕易到自己的名下。天下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她想了想,還是心存疑慮。便到自動取款機上試試看能否取錢。剛好取款機空著, 她把卡插了進去,輸入密碼,然後打了1000,確認,不一會,機器一陣響動, 唰唰地吐出10張百元大鈔!她幸福的快要暈眩過去!
趕緊拿著錢,抽出卡,放到內衣口袋裏。
那天回到家裏,律師正好在家。又是往常一樣的程式,舔鞋底。由于多少有 點心存感激,林潔如在律師比較難做的時候想配合一下,可是一想起律師曾經說 過的話,又改變了主意,反而設置障礙,讓律師舔的更吃力,更爲難。還戲谑和 羞辱他。
突然電話響了,顯然是坐機電話。林命令律師趴在地上,然後騎到他背上, 喊聲「駕!」
催促他快趴。到了地方,林潔如並不下來,繼續騎坐在律師頭上聽電話: 「餵?誰呀?找律師呀?
律師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吧?我是誰?我是他家的小保姆啊。 您有什幺事情我可以轉告嗎……有件棘手的案子?哦!需要他親自過問。恩,我 知道了。我會告訴他的。
看他是否可以趕來。現在他在幹什幺?現在呀,他在床上躺著呢!我剛給他 服了藥,恩,應該好些了吧?我去問問看吧,如果可以,就告訴他最好去一躺, 恩,恩,好的,拜拜!」
放下電話便格格地直樂,笑的花枝亂顫。律師在下面也笑起來:「你真調皮! 說假話不用打草稿了!」
「跟你學的呗!你不是經常講假話幺?哎,我的鞋舔幹淨了沒有呀?」
「可以了,您檢查看看,不滿意我再給您加工。」
林潔如擡起一只腳看了一下,又擡起另外一只看了一下,說:「還不錯喔!
申出你的舌頭給我看看,都吃進去了沒有?」
律師偏頭伸舌,林一看,沒有什幺黑的東西,滿意的說:「乖!是條好狗!
好吃幺?當我的奴隸幸福幺?」
律師直點頭說,幸福死了,我都不想去上班了。連案子也不想接。爲了每天 都給你做奴的時間長點我推掉了好多的案子了你不知道吧?」
林一聽不高興了,嬌嗔道:「那可不行!你現在不多多賺錢,那我將來用什 幺?去,馬上去把剛才那個人說的棘手案子接下來。越是棘手的案子越賺錢。不 做好,我就不讓你當奴隸了。」
律師只好說:「那好吧,林小姐的命令奴隸哪敢違抗呀?遵命!」
林馬上高興地笑了:「這才乖嘛!好了,快去吧!等你做好了這個案子,我 賞賜你好東西吃!」
律師馬上來了興趣,趕忙問什幺東西。林吃吃地笑,說:「不告訴你,反正 是你非常想吃的。」
劉穎跟李建中那厮打的火熱。李是保險公司的法律顧問。平時比較清閑。只 是沒有什幺錢。
是個窮酸知識分子。劉穎經常還倒貼給李錢用。對李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 的好事。比起劉穎來,李的智慧當然高出一截。劉穎這樣經常不回家,就一個小 保姆和她老公在家,時間長了遲早會出事。李又一次向她提出自己的擔心來。
劉穎不以爲然地說:「老公!我不早告訴你了嗎?借他個狗膽也不敢背叛我 的。我有他變態的所有照片和錄象呢!」
李搖頭說,別以爲你那是孫悟空的緊箍咒。那種東西,到了正規的場合並不 起什幺作用的。
親愛的,你還是小心點吧!
劉穎撒嬌地說:「咱們不要說他了好不好?對付他太容易了!只要我讓他痛 快地吃上我一頓大便,他就跟個閹奴一樣忠心耿耿!何況,我現在還給他的小弟 弟戴著枷鎖呢!你就放心吧!好了,來抱抱我,你都好久沒有抱起我來玩了!」
晚上,劉穎愉快地回到家裏。擰開門鎖後,照列又是大聲喊律師來給她舔鞋。 律師當時正跪在地上給林潔如當擱腳凳,聽到劉的喊叫,條件反射地想站起來。 誰知林用腳加了點勁,不許他起來,輕聲威脅道:「如果你敢再去給她舔鞋底, 我就再也不會讓你碰到我身體任何部位,包括鞋底!」
律師左右爲難起來。然而劉穎的叫聲一聲比一聲緊:「臭奴隸,反了你了!
聽見沒有?等會看我怎幺收拾你!」
律師剛想開口說話,林潔如卻阻止了他,林用腳踩在律師的嘴巴上面,說: 「你敢出聲?」
說完站起來,「跪在這別動!我去看看。」
林潔如腳穿平底布鞋,配著白色棉襪,下身是直統褲子,上衣爲米黃色的襯 衣,打扮的十分青春靓麗。她步履輕盈地來到前客廳,一見劉穎莞爾一笑道: 「姐姐回來了?喊律師大哥幹嘛呢?」
劉正有點火氣,口氣很沖的說:「他在幹什幺?沒有回家嗎?在?在爲什幺 不來給我舔鞋?反了他了?」
林潔如因爲有了律師給的30萬,底氣很足,不慌不忙地解釋說:「哦,是 這樣的,他給我舔腳的時候咬了我一口,我正罰他跪在那呢!我說了的,要跪一 個小時,任何事情也不許起來。」
劉穎露出那種唯我獨尊你算什幺的表情,歪著頭說:「莫非是你不許她起來?」
潛台詞是「你爲大還是我爲大?」
林潔如不卑不亢說:「是我。我想,既然我已經下了這樣的命令,就不許他 違背,否則下次就不靈了。這也是您教我的呀姐姐?」
劉穎理說不過林,一口氣窩在肚子裏,憤憤地想,這還得了!這還得了!如 果我再不把這個小丫頭辭掉的話,她會把我從這個家趕出去的!即使不趕我出去, 也會爬到我頭上來的。
劉口氣很沖地吼道:「那我現在怎幺辦?」
林依然很有風度地說:「您可以另外換雙鞋呀?等會再叫他給你把鞋擦擦不 完了?」
劉聽出了點話外之音,不肯丟失自己的尊嚴,說:「那好,你給我把那雙高 跟布鞋拿來替我換上吧!」
林淺笑道:「您自己不也有手嗎?就在你的面前呀?我只是您的保姆,可不 是您的奴隸呀,姐姐!」
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
林的態度使劉穎打了個寒戰。吸了口冷氣,心裏說,好哇,小丫頭,跟我叫 板!我馬上就有好看的給你!哼!
劉迫不得已自己換了鞋,怒氣沖沖地來到內客廳,一見律師跪在沙發邊一動 也不敢動,肩膀上還扛著林的一雙腳,氣就不打一處來。沖過去一把將林的腳扒 了下來,然後抓住律師的頭發就往自己的臥室拖。律師怒吼道:「你要幹什幺?」
一雙手使勁想把劉穎的手扳開。但是,劉穎抓的很緊,拖的也很凶,律師只 好盡力不讓自己頭發被扯掉,跟著劉踉踉跄跄來到臥室。
林被劉的粗暴態度給激怒了,坐在沙發上恨恨地發誓,一定要讓這個騷貨離 開律師。她以少見的重步咚咚地回到自己的臥室,往床上一躺,緊張地思考著局 勢的發展和自己應該采取的對策。
雖然,劉姐對自己是有恩的,她心存感激。但是,誰叫她交給自己這樣的 「家務」調教律師?他是個男人呀?何況他很優秀嘛!要學問有學問,怎幺能夠 不使自己在調教中一點也不生出些感情來?何況他是那幺喜歡自己,愛自己!簡 直可以爲自己做任何事情,作任何犧牲!
一想到那已經到自己戶頭上的30萬,沒有任何手續,沒有任何承諾,她就 深深地被感動了。
在取到那證明錢真的在自己卡上的那一瞬間,林潔如就想嫁給律師。
現在的問題是叁個人怎幺辦?再生活在一起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那幺, 是劉姐繼續跟律師,還是他們離婚,自己跟律師結婚?即使自己不跟律師結婚, 林潔如也不願意就這樣抛棄律師。律師太愛自己了!如果自己離開,律師找不到 自己,他肯定會發瘋的。林深信這一點。
劉穎與律師的談話一開始簡直不叫談話,一直是劉在暴嘯。什幺難聽的話都 罵出來了。順帶還罵了林潔如,罵她騷狐狸,小人,鄉下的黃毛丫頭!罵林異想 天開!自不量力。然後是警告,訓斥。這中間還打了律師幾個耳光。律師就是不 肯下跪。等她鬧的差不多的時候,律師就跟她攤牌。劉一聽又是暴嘯,然後威脅。 律師把該說的話說完就跟她拜拜,說從今天起我們分居吧!我走了,等你冷靜下 來我們再談。說完走了出去,將門砰的一聲帶上。然後去敲林潔如的門。
律師剛一出門,劉穎就無助地癱在地上哭了起來。她已經多少年沒有這樣傷 心地哭泣了。也不知過了好久,她才想起跟李建中打電話,告訴他,家裏發生了 他所預料的事情,非常嚴重。
李一聽,就直埋怨說:「你看你看!我早就說了!你就是不信!你真是個傻 女人!」
劉穎哭的更厲害了。李便安慰道:「別哭別哭,你不是還有我嗎?沒有什幺 大不了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無可奈何!說不定這到是件好事情。你原來跟他 鬧著要離婚沒有離成,現在不是可以如願以嘗了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現 在要緊的是要他給你一筆錢。那家夥現在迷上了小保姆,你提的要求他會答應的。」
劉穎被李開導的不那幺傷心了,便說,我明天到你那去,商量一下怎幺對付。 李滿口答應。
律師來到林的臥室,一進來就跪在了床腳。說:「我的女王陛下,現在我只 有你了。她很可能要跟我離婚。如果你也離開我,我就活不成了。我從今天起就 不給她下跪了,您是我的唯一。我只聽命與您一個人。剛才她要我跪我都沒有跪。 我已經跟她攤牌了。剛才我走的時候她正哭呢!但是,我沒有辦法。我是屬于您 的。」
林潔如繼續躺在床上,聽他說完,然後翻了個身,說:「她不要你我會要你 的。不過,你先別想的太美,我不一定跟你結婚,但是,我答應你,你可以一直 跟我做奴隸。我不會抛棄你的。
對劉姐,我還是感激的。她並沒有做什幺對不起我的事情。她一直對我很好。 倒是我有點對不起她。我把她的丈夫搶了,而且也同樣是給我做奴隸,這顯得 我似乎有點不道德。可是,我對你有感情了,你別誤會,我不是說我愛上你了, 只是有點點喜歡而已。比起她來,我們感情上可能更融洽些。她對你似乎沒有什 幺感情可言。基于這一點。我覺得多少是個安慰。
你說呢?」
律師說:「您說的很對。我愛您!我真的愛您!比任何人都愛您。爲您我可 以犧牲一切。請相信我。好吧。祝您晚安!我睡去了。」」等等,就這幺走啊?
應該吻了我的鞋再走!以後也要這樣!「「是!」
律師恭恭敬敬跪吻了林的一雙鞋底,然後跪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