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亚洲最大天堂无码精品区用身体挽救寻死的弟弟 深耕置换文的空想

精彩内容:

引言:周文,如大多數小說那樣,被雷劈中後就莫名其妙的擁有了篡改世界
的能力,這還是在一次意淫時發現的。

  擁有這樣強大的異能而不去善用它的話,那簡直就是一種浪費,于是周文走
上了肆意妄爲的巅峰生活。

  這樣的日子,又怎幺能缺少衆多樂子,比起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他更喜歡和
擅長的是玩弄他人的記憶,踐踏他人的感情。

  帶著這樣的心態,周文最先是以淫鑒師的身份行走于世間,專門替妹子做一
些羞羞的身體鑒定工作,後來還在幼稚園當了老師,也做過醫生。

  玩膩之後,周文又開始以新的身份融入了這個與他格格不入的世界,而某些
長的很好看的女性卻渾然不知,她們的生活即將遭遇轉變。

  ……

  話說這天,陽光明媚,風和日麗,橫跨在譚江的鐵橋上出現了這樣的一幕,
只見一名小青年想要跳江,卻被一名長的優雅脫俗、氣質迷人的漂亮女子試圖攔
住。

  那小青年,正是心懷鬼胎,在外獵豔撒網的周文。

  而那漂亮女子比周文大個幾歲,剛結婚,名叫楊瑤,被周文悄悄的做了些手
腳。

  這會,楊瑤望著預要跳江的「弟弟」,整個人都慌了神。

  雖然她迷糊的忘記父母是什幺時候生的弟弟,腦中也沒有多少關于「弟弟」
的記憶,仿佛是這個弟弟是突然多出來的一樣,但在看到弟弟的那一刻,楊瑤內
心莫名的擔心不已,深怕下一秒看到弟弟跳下去而導致自己追悔莫及,自己可是
答應過父母要照顧好弟弟的,今天幸虧發現的及時。

  一邊拉住弟弟,楊瑤一邊紅著眼睛大聲勸阻:「小文,你不要做傻事啊,你
跳了姐姐怎幺辦!」

  「可是我好難受,她居然跟我分手,我不活了。」周文裝作要跳江的樣子哭
喊。

  「不要,姐姐求你了,不就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嗎,你要是不跳,姐姐就跟你
談戀愛好不好?」

  楊瑤臉上布滿焦急之色,她心想心病還需心藥醫,爲了能讓弟弟回心轉意,
和弟弟談戀愛也不是不可以。

  聽到這句話,周文接著倔強的說道,「姐姐……不要在騙我了……談戀愛是
要做愛生孩子的……你怎幺可能跟我做愛幫我生孩子……你還有姐夫……我……
我活著或許也是個……累贅……我還是走好了……」

  「小文……乖,不準說胡話,姐姐這就跟你做愛,幫你生個孩子,你可千萬
不要尋死,別人不疼你,還有姐姐疼你呢。」

  楊瑤先是猶豫了下,再想想弟弟的遭遇,最後目光變得堅定起來,一臉疼愛
的說道。

  「真的?」周文顯得有些不信。

  「當然是真的。」

  爲了證明,楊瑤當衆撩起裙擺脫下粉色內褲遞到弟弟手裏,而後還幫弟弟解
開了褲帶,扒下了褲子,露出裏面從蟄伏狀態轉變爲勃起狀態的肉棒。

  原來弟弟的生殖器這幺大嗎,見到如此粗壯之物,楊瑤有些驚訝,但一想到
這是爲了讓弟弟回心轉意,也就不害怕了。

  周圍的路人看到這一幕並沒感到任何奇怪,反而是對楊瑤的獻身行爲很感動,
紛紛拍下來傳到網上。

  見熱心的大夥都在看熱鬧,楊瑤有些害羞的輕輕掰開了自己的陰唇,在弟弟
的期待中,扶著肉棒找好角度後,帶著事不宜遲的心態猛地朝弟弟的大腿上坐了
下去。

  周文也是早早的坐在地上,在楊瑤獻身的那一刻,抱著楊瑤的嬌軀用力向上
一頂,兩人瞬間合二爲一,一股緊致的壓迫隨之透過結合處傳來,差點讓周文沒
忍住,他內心歡喜:果然是沒做過幾次愛的人妻啊,跟剛拆封的差不多。

  那種鼓脹摩擦感,在性欲的挑撥下逐漸放大,使得楊瑤身體發燙,臉色變得
紅潤無比,下身也火辣辣的,肉腔內每一處都被充分刺激的舒服的要命,身體只
有一點點的不適。

  「姐姐,你的肉穴夾的我好舒服!比我那個女朋友爽多了,姐姐我愛你,和
姐姐談戀愛的感覺真好。」周文將臉埋在楊瑤胸口呼吸著她的體香。

  「哈……只要弟弟你……不尋死……姐姐就一直……一直讓你舒服……」

  察覺到弟弟的內心有些松動,正用另一張嘴含著肉棒的楊瑤更加欣喜了,她
旋即蠻幹似的快速吞吐起肉棒,絲毫不覺得這樣有什幺不妥之處,並且弟弟越是
說舒服,她就越是努力起伏,這樣弟弟就顧上不別的了,久而久之肯定能斷了尋
死的念頭,帶著這樣的小心思,楊瑤逐漸放浪起來。

  雖然她的技巧不怎幺好,但其陰道異常的緊窄濕滑,跟很少被開發過一樣,
每動一下就要牽扯到肉棒上的外皮,仿佛在不停的給棒身做按摩。

  兩人忘我的交纏下,路面很快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一些男性更是下身鼓起
了小帳篷。

  「姐姐,你的排卵期是什幺時候?」周文當著衆人的面問道。

  「剛好就……嗯……就這幾天……小文……哈啊……姐姐答應過幫……你…
…啊……生孩子……快……呃……快插……快插進姐姐的子宮……唔……」

  這個時候,楊瑤還沈浸在快感的侵蝕當中,身體逐漸沒有了力氣,所以就吩
咐著弟弟一定要插到最裏面去,只有這樣才能實現自己對弟弟的承諾。

  聽完姐姐的催促,周文下一秒淫欲高漲、身體暴起,在將楊瑤按在地上後,
他沒有絲毫憐惜的從助攻方轉變爲主攻方,扛起楊瑤的兩條腿就開始猛烈撞擊起
來。

  一下、十下、二十下……

  抽插了周文自己都不知道多少下後,某一刻周文突然用力一挺,察覺到弟弟
即將射精的楊瑤急忙用兩條修長的大腿夾緊了弟弟的後腰,欣慰似的挽住了他的
脖子。

  而周文也是十分配合的在最後一下用龜頭強行突破宮頸口,刺入了楊瑤柔軟
的子宮當中,兩人的性器就仿佛是天生一對似得結合在一起,沒有留一點縫隙。

  很快,當快感攀登到巅峰的剎那,兩人身體同時一陣顫抖,身下的楊瑤被刺
激的達到了高潮。

  在一股陰精的澆灌下,周文頭皮一麻,頂著壓力又勉強抽插幾次後,終是繳
械投降似的將生命種子如數射進了楊瑤的子宮中。

  「小文……忘記你女朋友……跟姐姐談戀愛……姐姐幫你生孩子……好嗎…
…」

  楊瑤盡管有些失神,但還是不放心的看著正含住自己乳房的弟弟,勸導道。

  「嗯,只要姐姐跟我做愛,我的心就不那幺痛了……」

  聽到這句話,楊瑤如釋重負的摸了摸弟弟的頭,憐愛的將弟弟摟進自己懷裏,
並用雙乳擦拭其臉上的淚痕。

  這時,周圍的群衆爲姐弟倆如此感人的一幕鼓起掌來,估計明天今日頭條就
會出現一則有關某女性獻身救弟的新聞吧。

  之後在衆人祝福的目光下,周文一把吻住了楊瑤的紅唇,肆意的品嘗著女子
香津的甘甜,兩條舌頭也糾纏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兩人依舊緊密貼合。

  「姐,如果你懷上了,那生出來的孩子是算姐夫的還是我的啊?」

  周文撫摸著楊瑤的小腹,能明顯感覺到上面有個凸起,隨著他的動作,楊瑤
的陰道條件反射似的縮了縮。

  「名義上……肯定是你姐夫的……實際上是你的……你還沒工作……先讓你
姐夫……幫你養。」

  「唔……姐姐你對我真好。」

  如此淫亂違和的話語,令周文有點兒小激動。

  他咬住楊瑤的粉紅奶頭,撒嬌似的埋在對方懷裏,心想很快就會有乳汁喝了。

  「知道姐姐對你好啦……小蠢貨……想要姐姐懷孕……一次很難哦……」

  即使是排卵期,楊瑤也不敢肯定弟弟能不能中獎,所以就提醒了下弟弟,想
讓他多射一點進來,這種無知又認真的表情,更是讓周文看了獸性大發。

  「姐姐,生一個多孤單啊,你能不能幫我多生幾個。」

  早已經恢複巅峰狀態的周文又再次活動肉棒,一進一出頂的楊瑤呼吸急促起
來,而且這次是上下齊頭並進,一開始就很激烈不給停歇的機會,所以肉棒次次
順利捅穿那柔軟無比的花心,帶給了楊瑤更強烈的快感。

  「啊啊……你……想要幾個……姐姐都……嗯啊……都給你生……慢點……
啊……」

  聽到楊瑤的話,周文很是「感動」,轉手又化作人形打樁機一般摟住楊瑤的
身體,繼續開墾這塊良田。

  「姐姐,我想發個說說,你配合一下。」

  「好……」

  周文一邊挺動著腰部,一邊拿出手機打開空間的發表錄像功能。

  點擊按鈕後,他將鏡頭對準正在運動的自己和楊瑤,說道:「謝謝各位的關
心,現在我已經有新的女朋友了,她就是我的姐姐楊瑤,願意和我談戀愛做愛生
孩子,我現在又體會到了什幺叫幸福,所以我不會再尋死了,姐姐你也說兩句。」

  「你們好……啊我是……小文的姐姐……啊……並且從現在開始……嗯啊…
…就是她的……啊……女朋友……唔……啊……我會……一直陪小文……做愛…
…生孩子……嗯啊……啊……請多多關照……」楊瑤還用手指比了個 Y字形。

  「好了,姐你真棒!」

  「恩……啊!……小文……姐姐……要飛了……好舒服……啊啊……」

  望著眼中滿是情欲,臉上潮紅無比的楊瑤,周文內心洋溢著邪惡的成就感,
明明是剛結婚的人妻,此時卻用肉穴含著除老公以外的肉棒,甚至接下來還會懷
上不是自己老公的孩子,這反差該是多令人愉悅。

  「小文……你真厲害……快……快射進來……」潮起潮落中,楊瑤還不忘誇
贊弟弟一句,她沒有人倫的概念,只是一味的將自己的關愛全都融入到性愛之中,
好讓弟弟迷途知返。

  「那是當然,姐姐的騷穴也不賴,嘶……射了!」

  稍微一不注意,周文就擦槍走火,精關隨之一松,無數子孫盡數噴在了子宮
內壁上,引得楊瑤又是一陣高潮疊起,這次她已經迷上這種快感,眼中好似有愛
心一般,沈醉的發出了忘我的呻吟聲,她不得不承認跟弟弟談戀愛意外的很舒服。

  楊瑤原本是爲了遷就弟弟不讓他尋死的,現在倒是變成一萬個願意了,感受
到體內的那根異物又蠢蠢欲動起來,她說道:「小文,咱們出來有些時候了,我
怕你姐夫擔心,先回去吧,好嗎?」

  「好,姐我抱著你回家。」周文也想見一下那位綠帽姐夫,就答應了。

  發現自己身體毫無力氣,楊瑤也就任由弟弟抱著自己了,心想這臭小子還有
點良心,只是這抱姿好羞恥的樣子。

  看著自己外面穿著連衣裙,裏面是真空的,剛好蓋住了連在一起的性器,就
這樣被弟弟面對面摟抱在懷裏的樣子,她感覺自己好像是撒嬌的孩子一樣,因爲
怕掉下去,雙手還情不自禁的挂在弟弟的脖子上,雖然走路時一抖一抖的,但因
爲大腿被弟弟托住,不用擔心摔下去,倒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體驗。

  楊瑤依靠在弟弟懷裏,覺得很舒服很踏實,可接下來卻有些受不了了,這個
不老實的弟弟爲了找刺激,回家路上故意走不平穩的路和台階,弄的她一路被頂
的起起伏伏,像是坐過山車般時刻不停歇。

  這樣連續下來,肉穴即使再怎幺很少被插過而導致裏面很緊致,也被迫隨著
周文悠哉的步伐,乖乖臣服在肉棒的淫威之下,同時那片肉瓣和陰道上的褶皺,
也已經從拼命抵抗轉變得十分順從了。

  楊瑤整個人就像是爲周文量身定做的貼身肉器一樣,一旦開動起來啪啪聲持
續不斷,混著精液的淫水泄了一地。

  終于,爽快地走過一段垂直向下的台階,直到最後兩層台階時,周文使壞似
的吻住楊瑤的櫻桃小嘴,在她無辜而又有些分神的目光中,弓起雙腿一股腦兒往
最下面的平地上蹦了下去,頓時懷中的嬌美人妻瞪大了眼珠子,從騰起到降落只
是一瞬間,本來就沒有多少余力的身體又因爲被肉棒一穿到底而顫抖起來,被堵
住的嘴也只能發出嗚嗚聲。

  此時口渴的周文正好可以喝楊瑤的香津,在楊瑤小腹處,還能夠清晰的感覺
到一根棍狀物的撐起。

  受她陰道內壁強烈收縮擠壓的刺激,周文也不打算忍了,直接舒暢的射在了
精液容器之中,經過他的開墾和灌溉,這裏馬上將會孕育出新的生命。

  而就在兩人坐在路邊椅子上享受這美好的性福時光,邊談戀愛邊做愛時,被
周文中出的子宮的原配剛好趕過來。

  楊瑤的老公叫王傑,兩個人結婚不到一年,正是熱戀時期,上午王傑突然收
到老婆的一條短信,于是就忙完公務後開車過來接老婆,不曾想恰好撞見老婆被
陌生男子抱在懷裏的一幕,氣憤的他來到兩人面前。

  楊瑤看著老公越來越近,高興的喊到:「老公,你怎幺現在才來。」

  「你還有臉叫我老公?!」咆哮一聲,王傑憤怒的五官仿佛扭曲在一起。

  「怎幺了老公?你的樣子好嚇人。」

  「沒想到啊沒想到,楊瑤你居然是這樣的人,說,他是誰。」王傑顫抖的指
著緊貼在老婆身上的周文說道。

  楊瑤見老公質疑,先是楞了一下,接著不解的回答道:「老公,這是我弟弟
啊。」周文嘴角露出了一抹有趣的表情。

  「弟弟?你什幺時候有弟弟了,就算是你弟弟,你們倆現在這幅樣子是想幹
嘛?」

  聽到這,楊瑤頓時知道自己老公誤會了,于是急忙解釋:「老公……我這是
在陪弟弟……談戀愛呢……不信你看。」

  說著,她大膽的掀開了裙子,趴在周文身上將被裙底遮蓋住的驚人場面展現
出來,只見有些紅腫的肉唇死死的咬住肉袋不放,整個肉棒因此都陷在陰道裏,
如同沼澤地帶一樣。

  「你……你你……」

  王傑不敢相信親眼所見,就在他氣急敗壞欲發火動手時,一旁看戲的周文卻
突然抱著楊瑤的大腿和屁股順勢頂著肉穴站了起來。

  看到周文那幽深的瞳孔,王傑剎那間失神,大腦變得一片空白,隨即像讀檔
一樣很快又恢複清醒,周圍倒是沒有人在意這奇怪的叁人。

  「姐,姐夫他這是咋了?沒事吧?」

  無視情緒安定下來的王傑,周文一邊當著他的面黨而皇之的享用其老婆的身
體,一邊裝作有些擔心地問道。

  周文問的,也正是楊瑤疑惑之處,迷糊的她有些摸不著頭腦,心想和弟弟談
戀愛本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老公怎幺會以爲自己是在偷男人呢。

  「沒事……你姐夫……啊……可能糊塗了……嗯啊……小文……你頂的姐姐
……好舒服……姐姐都……啊……都不想下去了……哼……」楊瑤咬著嘴唇口齒
不清的說道。

  「我也挺喜歡這樣和姐姐親熱的,姐夫應該不會介意吧。」

  周文淫邪的笑了笑,見楊瑤陣陣呻吟,便一把將她的屁股向上擡起一定高度,
然後腰肢猛然來了一個直挺滿貫,瞬間陰道和子宮口都被這一下強幹刺激的瘋狂
收縮夾緊,如同平靜的水面開始沸騰波動一般,楊瑤抑制不住的全身再次緊繃起
來,雙腳直直的並攏夾在周文身後,脖子也壓在周文肩上,沒有多余伸展空間的
她,一同高潮了。

  「老婆,你這是在和你弟弟談戀愛?」這時,王傑終于發現自己想歪了,于
是盯著合爲一體的兩人問道。

  察覺到小腹忽然間一熱,大量的精子被一股股注射到自己子宮裏面,適應能
力較好的楊瑤深感欣慰的承接了下來,她寵愛地摸了摸弟弟的後腦勺,在不自然
的顫抖中,對著王傑說道:「嗯……老公……小文失戀……啊……想不開……我
這是在……幫他……開導……」

  「我明白了,老婆沒事,現在你要盡到責任,放寬心的陪你弟弟做愛生孩子,
決不能再讓他想不開了。」

  王傑松了口氣,一開始他還以爲老婆在偷男人呢,原來是這樣,他有些懊惱
自己怎幺就想偏了,望著「連體嬰兒」一樣的老婆和小弟,兩人模樣雖然有些怪
異,但他十分相信自己的老婆是絕對不可能偷男人的。

  所以爲了讓小弟排解抑郁,把老婆的身體借給小弟也不是不可以,特殊的情
況用特殊的辦法嘛,王傑心想。

  「我有些困了……小文老公……我們先回家吧。」楊瑤突然打了個哈欠建議
道。

  「好。」

  「我來開門。」

  雖然剛射完精,但是被特殊能力加持過的肉棒依然沒有軟下來,楊瑤都有些
驚訝于其性功能的旺盛表現了,要不是這肉棒的出力,她或許早就摔了下去。

  等姐夫勤快的打開車門,周文就抱著楊瑤坐到了裏面,繼續玩弄懷中新得到
的人肉玩具。

  一路上兩人閑聊起來:

  「小弟你力氣真大,居然能抱著你姐姐做愛,我是不行了,之前我還以爲你
姐背著我在偷男人,誤解你們真不好意思啊。」

  「沒事沒事,我真的很感動姐姐和姐夫你們對我的關心,現在我反省了,爲
了感謝我正呵護著姐姐的子宮呢。」

  周文一臉開心的笑了笑,然後爲了證明自己正在強奸姐姐的子宮,他狠狠的
頂了一下那塊軟肉,令楊瑤嬌喘一聲:「啊……老公……小文的肉棒……好大…
…」

  「本錢大才好生孩子嘛,你的子宮我都沒插進去過……便宜小弟了。」

  坐車途中,王傑全權將老婆放心交給了小弟照顧,雖然下面有點漲,但以後
就只能自己打飛機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老婆承擔起了跟小弟談戀愛生孩
子的任務,王傑自我安慰的安心開車。

  半個小時之後,當車開到了家門口時,兩人坐的坐墊上都濕了一大片,這也
是周文努力造人的證明。

  而車子剛剛停下,周文的嘴巴便停止了吮吸,抱著楊瑤弓起腰用力向上一頂,
憋了許久的精欲終于得到放松,朝嗷嗷待哺的子宮裏面射了出來,楊瑤的肚子因
此又撐起一點。

  「老婆,我們到家了。」

  「嗯……啊……到……到家了……哈啊……又泄了……讓弟弟……啊……看
笑話了……」

  被王傑一提醒,楊瑤這才回過神來,聲音斷斷續續的看著門外說道。

  「不怕,姐姐高潮的時候很美麗啊,我們出去吧。」

  周文摟著楊瑤,一邊射精一邊走了下去,經過他的開墾,現在的楊瑤已經跟
一個蕩婦一樣,外表淫蕩不堪,肚子還隨著射精的過程一鼓一鼓的,讓人看了特
別有肏欲。

  「哦!」到家了,雖然有些不舍得,但楊瑤怕繼續麻煩弟弟,所以就在弟弟
的攙扶下,陸續松開一雙光滑秀麗的玉腿,久違的落腳站在地上,而這時弟弟的
肉棒也從子宮當中慢慢退了出來,但因爲動作很輕,子宮口依舊卡著龜頭在。

  終于當楊瑤使上了全身的力氣,身體站直之後,龜頭才擺脫子宮口的束縛,
退回到了陰道口的位置,只留了很小一截還埋在裏面。

  但因爲後力不足和抱的太久了的緣故,還沒站穩的楊瑤一不小心就前仰倒在
了周文懷裏,與此同時肉棒又重新回歸到了蜜穴之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子宮口的
愉悅和歡唱。

  這下被周文扶住的楊瑤倒是變得尴尬起來,怕弟弟以爲自己是故意含住他的
肉棒不放,楊瑤連忙開口:「小文……姐姐真沒力氣……先讓我歇下……」

  「姐,既然沒力氣就別逞強,還是讓我抱著你吧。」

  說完,楊瑤就發現自己又被一臉笑容的弟弟一把抱了起來,恢複成了那副羞
恥的樣子。

  「小文你對姐姐真好……姐姐……願意跟你生孩子……」楊瑤欣喜的用雙手
環住弟弟的脖子,親了一下弟弟的嘴巴,她覺得現在的弟弟終于懂事了。

  另一邊,雙手覆蓋上楊瑤的酥胸,周文邪笑著撒嬌道:「我還想喝母乳。」

  「好好……都是你的……」

  幫小弟生個孩子,分泌的母乳給小弟喝,楊瑤覺得這是兩件小事,就寵溺的
答應了。

  爽快中,連體姐弟向屋內走去,姐夫王傑候在一旁。

  因爲身上有些黏,周文先是陪楊瑤洗了個正常的鴛鴦浴,再用楊瑤的嘴巴和
玉足爽了幾下。

  等王傑做好飯菜打開臥室的門,預料之中的,又是撞見周文和老婆兩人在床
上上演著一場盤腸大戰。

  他進來時,楊瑤剛好達到了高潮的頂點,正閉著眼睛流著眼淚和口水被周文
按在床上,爲懷孕而努力。

  他知曉因爲這兩天是老婆的排卵日,所以兩人才會如此急迫,只是提醒兩人
出來吃飯後他就關上了房門,走到衛生間用老婆的內衣打起飛機來。

  這一天,兩個人性福的窩在被窩裏做著羞羞的事情,像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吃飯也交給了王傑無可奈何的用勺子餵。

  等到了晚上,被周文剝光的楊瑤肚子鼓鼓的,累了一天後她已經帶著滿足之
色沈睡過去。

  不得不說,經過周文滋潤這幺多次的小人妻越發迷人了,尤其是那個地方紅
腫不堪,不知道吞下了多少發精液,俨然成爲了一個合格的吸精利器和儲精肉壺。

  夜晚,在睡著後的楊瑤體內射出最後一發之後,周文也舒服順暢的摟著楊瑤
睡了過去。

  而周文的精子,正在不停的向楊瑤剛排出的卵子裏面鉆,上演另一場戰爭。

  第二天早上,周文先醒來,見楊瑤還沒醒,便壞笑著將漏出來的肉棒重新插
進她的騷穴裏面,同時溫柔的抱起她的身子用力往上提了提,直到肉棒頂住她的
小穴後向外走去。

  今天太陽正好,可以見一下早晨的陽光,順便早起運動一下。

  理所當然,之後便是一副令王傑豔羨不已的畫面,有周文在,他都沒法和老
婆親密了。

  但痛快潇灑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一連叁天周文都是在楊瑤的身上度過的,
叁人已經習以爲常。

  只見此時,王傑拿著一個相機,看著一身全裸,奶子被小弟越揉越大的楊瑤,
內心多少有些醋意,但下一刻,他還是向小弟和老婆比了個手勢,隨著他喊「叁、
二、一」,相機前的周文猛然將楊瑤向上抛起,而後經過重力自然下垂,楊瑤落
下之時子宮狠狠的套在了龜頭上,在鏡頭中,興奮的她瞬間高潮的噴出一股淫液,
頭腦依然被這體驗過多次的大滿貫刺激的暈乎乎的。

  「哢嚓」代表著受孕過程的合照被王傑挂在墻上,以後每隔一個月,都要做
一次記錄。

  記錄人:王傑

  受孕人:楊瑤

  授精人:周文

  -X年X月X日

  ……

  時間一晃,當順順利利受孕成功,又辛辛苦苦懷胎九月的楊瑤誕下一對雙胞
胎女兒後,王傑如釋重負的抱著小弟的孩子,翻看起了老婆寫的日記。

  日記:2018年6月5日,陰

  今天聽到弟弟要跳江可把我嚇死了,爲了挽留弟弟的心靈,我決定陪他談戀
愛,後果無非就是生下弟弟的孩子,這點我和老公還是養得起的。

  話說弟弟的肉棒真的好大,把我的下面撐的好漲,以後一定能生個健健康康
的乖寶寶。

  ……

  2018年6月6日,晴

  通過和弟弟持續做愛,我能感受到弟弟的內心正一步步的回轉,這是個好兆
頭,只有把壓力全部發泄在我的體內,他才能冷靜下來想開點,等明年給他生個
孩子,他就又有了個牽挂,這個辦法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每次回憶起來都後怕不已,希望老天保佑我快點懷上弟弟的種。

  ……

  2018年6月14日,多雲

  好消息,今天早上嘔吐了,看來弟弟的心血沒白費,弟弟得知這個消息很高
興的抱著我轉圈圈,果然還是天真的像個孩子似的,哪有半點當爸爸的樣子,看
來以後必須好好教導一下他。

  ……

  2018年7月12日,晴

  自從上次合影之後,弟弟每隔幾天就會過來待一段時間,看看我和我肚子裏
的孩子,被他抱久了倒是怪想他的。

  懷胎的頭一個月裏,他每次一見我,總是會不老實的抱著我說不讓做這做那,
對于弟弟的關心,我好感動,但也知道弟弟是想把肉棒插到我陰道裏面,他想插
就讓他插吧,平時肉棒不在的時候子宮也挺空虛的。

  ……

  2018年8月25日,大雨

  一場雨打斷了我去公園玩的計劃,我和老公還有小弟就在室內鬥起了地主,
怕小弟的肉棒著涼,我專門用我穿著肉襪的腳幫他捂著,小弟感歎說我的肚子越
來越大了呢,我害怕他嫌我這樣醜,就翹起屁股試探了一下,哪曉得他直接忍不
住把我按在了他懷裏,用肉棒在我的肚子裏面搗亂起來。

  最後鬥地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鬥惡棍,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就讓小弟多贏
幾次吧。

  ……

  2018年9月15日,多雲

  白天已經不是那幺熱了,當然和弟弟做愛的時間除外,這個月,肚子變得明
顯大了一圈,弟弟也不敢再用那種粗暴的姿勢肏我,現在他的動作已經越來越溫
和了,像極了一個父親。他說,多做愛還會對寶寶有好處,這個我倒是頭一次聽
說,反正我都已經愛上和習慣了和他做愛時的感覺。

  被小弟養刁的我,怕是已經看不上老公那小的可憐的雞雞了。

  ……

  2018年10月28日,晴

  爲了讓小寶寶能順利出生,今天還特意去醫院檢查了一次,醫生說胎兒發育
得很好。不過到交錢得時候,我和小弟都忘記帶錢了,幸虧小弟肉棒裏存儲了精
液,不然就尴尬了,回家得路上,我們還順帶買了很多很多嬰兒用品,店員都誇
我和小弟真像是一對夫妻呢。

  ……

  2018年11月23日,小雨

  小弟最近不怎幺開心,原因是我肚子大的不能再跟他做愛了,但我聽說女人
後面的那個洞也可以用來含肉棒,就讓老公從網上買來注射器清理了一下菊花。

  下午小弟過來時,我讓小弟坐在沙發然後給了他一個驚喜,他感覺到自己的
肉棒被我的菊花吞進去後,頓時舒服的開心起來,恢複了之前的活潑樣子。

  終于不需要用腳了,雖然用菊花有點難受,但適應過後就好多了。

  ……

  2018年X月X日,晴

  我爲小弟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孩,感覺好幸福!

  小弟終于當爸爸了,再也不用擔心他想不開了,他說還想趁年輕再生兩個孩
子,我答應了他,原諒我已經徹底離不開他的大肉棒了。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選擇,我依然會選擇和小弟談戀愛。

  老公,小弟,我愛你們!

  ……

  合上日記本,王傑總感覺哪裏不對勁,又說不出來具體,直到看到小寶寶的
眼睛之後,他才想到,這孩子的名字該咋取啊。

  可憐兩個人去玩去後孩子就這樣丟給了王傑。



                              
【完】
 

亚洲最大天堂无码精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