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亚洲最大的高清av网站美少女战士异传图文

精彩内容:

美少女戰士異傳
(77.25kb)


(一)公園中の突襲
(44.41kb)

同往常一樣的夜晚,十番市籠罩在夜幕的籠罩之下顯得祥和而甯靜。無端的變化,一股強大詭異的黑色魔力忽然出現在城市的上空,慢慢聚集,越來越強。當力量達到頂峰時,逐漸趨于實體化,在郊區的一片樹林裏,出現了一座詭異的城堡。陣陣詭邪的笑聲不斷從城堡的深處傳來,無數跳黑影急竄而出,潛入了十番市的各個角落。
夕陽逐漸傾斜,即將降落到地平線以下。學生們叁叁兩兩的從各個學校的門口走出,似乎都在談論同一個話題,關于對社會治安惡化的擔憂。最近幾天,對于年輕女子的襲擊事件似乎有所增多,弄得女孩子們夜間都不太敢單獨外出。小兔一向對此類話題不甚感冒,她的眼裏只有可口的點心以及養眼的帥哥。
小兔打著哈欠,與亞美並肩走出校門,整整一天的小差似乎還不足以驅走她身上裏的瞌睡蟲。在轉向的時候,忽然有人很用力的從身後拽住了小兔的手臂,弄得她差一點摔倒。
「小兔!拜、拜托你一件事情!」小兔轉頭,看到了奈留滿臉懇求的表情。
「啊咧?什幺事情呀?」小兔的頭上滿是問號。
「請、請你陪我一起回家!」奈留拼命的低頭拜托,一副生怕小兔會不同意的樣子。
「嗯,這有什幺難的?那我們就一起回去吧。」小兔用手摸了摸頭,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太好了,謝謝你小兔!」奈留跳起來,高興的挽住了小兔的手臂,于是叁個人便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路上的人不是特別的多,小兔一行緩步前進,邊走邊聊,夕陽把叁人的影子拉得很長,在昏黃的光線下顯得很是悠閑。
「我說,奈留,爲什幺你今天想要我們一塊回去呢?」在走到一處台階的時候,小兔忽然問奈留。
「你不知道嗎?最近一段時間裏,針對年輕貌美女子的襲擊事件發生的平率很高呢,我回家路上要經過的一處小公園昨天就發生了一起,像我這樣貌美的少女,豈不是很危險?」奈留邊說邊比劃,表情很認真。
「嗯嗯,最近的新聞確實有報道,說是警方監察力度不夠呢。」亞美放了放手中的詞條,贊同的附和著。
「啊……新聞那種東西最無聊了。」小兔聽到新聞兩字,想到了枯燥的東西,伸手打了個哈欠。
「呀……就是前面那個公園了。」奈留忽然叫了起來,引得小兔與亞美一齊向前望去。
此時太陽已經即將完全降下,光線很暗,公園裏空無一人,陣風吹過,卷起幾片落葉,加上奈留的渲染,果然有幾分陰森的氛圍。奈留本能的退了兩步,雙手用力的抱緊了小兔的手臂。
「沒、沒事的,來,讓我們一塊走過去吧。」小兔的額頭上冒起一顆汗珠,但還是裝著膽子向前走去,她感覺自己的另一只手也被人拽住,轉頭一看,發現亞美的表情也有些緊張。叁人就這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哈哈,我就說沒有什幺問題嘛,你們看我們走了這幺久,根本什幺事都沒有發生嘛。」走了一陣,小兔忽然笑了起來。
「小兔……你不覺得我們走得有點久嗎?」奈留並沒有小兔那幺樂觀,他發現今天的公園的小道似乎有點長,已經走了5分鍾還是看不到出口。
「小心,這個地方有些奇怪,我們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亞美警覺的觀望,發現環境有些詭異,四周只有彌補透光的樹叢,來時的通路也變得模糊起來。
「嗚……你不要說的這幺奇怪啊……」小兔似乎也感覺到了環境的異常,聲音有些發抖。
叁人還在疑惑的時候,路旁的灌木叢忽然劇烈的抖動了一下,發出一振窸窣的聲音,將叁名少女驚了一大跳。
「誰……!是誰在哪裏!?」女孩子們用驚愕的聲音朝著灌木的方向質問過去,但是並沒有人回答。良久,樹叢裏並沒有任何反應,亞美壯著膽子走上前去,想要看個究竟。
「餵………………裏面有人嗎……?」亞美顫巍巍的伸出手,慢慢的靠近樹叢。就在她的手即將碰到樹叢的時候,忽然從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怪手,一把將亞美拉了進去。
「呀……!」「亞美……!!」
看到亞美被掠走,站在一旁的小兔與奈留有些慌張,她們起身想要去拉住亞美,但是身後已經不知從何時竄出了幾個人影,同時抱住了兩人。
「唉……?」
「啊……!」
小兔和奈留被突然而至的襲擊給驚呆了,稍微愣了一下,當她們回過神來的時候,身體已經被人制住,無法動彈了。小兔轉頭,發現她跟奈留已經被幾個怪人圍住了。說是人,倒不如說是一些人型的生物,那幾個怪人通體煞白,好似穿著一身白色的橡皮服,臉上簡單的刻著極其簡單五官,在觀看女孩子的身體的時候,顯出一股淫猥的表情。是妖魔!小兔在心中驚呼,頓時想要變身,但是雙手已經被壓在身後,無法如願。
「呀啊……你們這些家夥,快住手……!!」
小兔聽到了奈留的叫聲,兩只手已經伸進了她的半截水手校服,這裏面不規矩的倒騰起來,使得奈留的胸前的蝴蝶結劇烈的起伏起來。
「你們……」小兔想要呵斥些什幺,但是另兩只手已經從她自己的身後繞了上來,罩在胸前,用力的揉動起來。「呃……啊……啊…………」小兔想要大喊,但是胸部被兩只手壓住,一股很奇妙的刺激感不斷從乳房傳達過來,讓她無法喊出來。被怪人們揉揉捏捏的擺弄一陣之後,小兔的臉上泛起了一些紅潤,氣息急促了起來。
「住手……快住手…………!」
小兔小聲的嗫嚅起來,但是怪人們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揉動得更加帶勁了。小兔轉頭望向奈留,看到奈留的水手服已經被高高的撩起,露出的胸罩也已經被怪人撥開,赤裸裸的乳房正在被怪人們輪番攻擊,激起奈留陣陣嬌柔的呻吟。
「奈留……!」
小兔方想呼喚奈留,幾只怪手已經伸了過來,拉起了小兔的水手校服,露出了她晃動的雙乳,同時拉開的,還有小兔那過膝的長裙。
「呀啊……!住手……!!」小兔嚇得渾身一震,大喊起來,但是幾只怪手已經伸到了她的胯下摸索起來。這幾下的刺激遠超之前,怪人們的手指不時戳進小兔敏感的小穴,搗得她激動大叫起來:「啊………………!嗚啊………………救命啊…………………………………………!!啊…………………………!」
小兔的叫聲通過身上的寶石放大,轉化爲聲波能量,擊向怪人,怪人們紛紛捂住耳朵,痛苦萬分,乘著這個空擋,小兔一把掙脫了身邊的怪人,並且救下了奈留,拉著她一同向前跑開,只是沒跑幾步,迎面又有怪人撲了過來,將兩人沖散。
(41.11kb)

「奈留,快跑……!」小兔一邊喊著奈留,一邊奮力躲避怪人的截殺,于是兩人便朝著不同的方向跑開,怪人則跟在後面窮追不舍。
在樹叢深處,亞美背靠著一棵大樹,雙手被牢牢的制在兩側,全身上下正同時被好幾雙手交互撫摩著,不住的發出急促的喘息。
「住……住手……請……請不要這樣……啊…………不要……嗯……啊!」
亞美的衣服與長裙也被高高撩起,柔嫩的胸部正在遭受怪手的任意玩弄,怪人的手指時搓時捏,攪得亞美不斷的發出呻吟。在刺激胸部同時,怪人的手也在亞美的腰部、肚臍、臀部、大腿等敏感部位不斷摩擦,任憑亞美使勁的將雙腿夾緊,也抵擋不住怪人手指不停的揉動,秘處早已春水潺潺,同時另一只手也牢牢的夾在亞美的股溝裏,反複撥弄。兩只手一前一後,反複夾擊,讓亞美的下體洪水泛濫,將薄薄的內褲濡濕了一大片。
怪人在亞美的私處撥弄了好一陣子之後,將沾滿了蜜液的手指伸入口中品嘗了一陣,然後用極其淫猥的目光看向亞美,看得亞美心裏發怵,不知道他想要幹什幺。只見怪人將手伸向亞美的小腹,用手指勾住了內褲的前緣,慢慢的往下拉去。
「呀啊……!!住手啊……!!」
亞美驚得身體向前一振,拼命的掙紮著想要阻止怪人的行動,但是她的狀況有如一只小羊羔,雙手被怪人牢牢的壓住,而怪人只是捏著亞美的胸部輕輕一拉,亞美就又靠在了樹幹之上。挂在亞美內褲上的手指繼續下拉,使得她腹部的曲線慢慢的顯露了出來,就在亞美粉嫩的私處即將暴露在衆人眼前的時候,一陣金光劃過,在場的怪人們紛紛被擊斃,癱倒在地上,化爲一堆堆沙土,隨風消逝。水兵月從一旁跳了出來,原來是小兔已經成功擺脫了怪人,變身成功,趕來用月之冕救下了亞美。
水兵月扶起亞美,關切的問道:「亞美,你沒事吧?」
「我不要緊……快去救奈留……!」亞美整理好衣服,起身正想與水冰月一道前往營救奈留,忽然在面前産生了一股強烈的妖氣,一個穿著緊身連體皮套裙的魔鬼身材的熟女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啊……!你是什幺人……?」亞美和水兵月頓時怔住,同時問向來人。只見熟女並沒有理會兩人,用高高的鞋跟撥了撥地上的怪人遺骸,用帶著遺憾的語氣說道:「真可氣呢,把人家好不容易做好的沙傀儡都殺死了」說著,熟女的眼神有些幽怨,「雖然是低等使魔,但是它們也都是有生命的呢……!」
「啊……?對、對不起……」小兔傻乎乎的想要道歉,亞美卻搶身一步上前,針鋒相對的問道:「最近這幾天的襲擊事件,都是你幹的吧,快說,你爲什幺要襲擊年輕的少女!」
「啊列……?」熟女用指節拖住下巴,用天真的表情回答到:「人家只是收集能量而已,哪裏有搞什幺襲擊啊,再說,那些女孩子自己明明很舒服的說,你們不也一樣嗎……?」
一句話,表明了立場,水冰月神情變得堅毅,低聲喊道:「亞美……!」
「嗯……!」亞美很是會意,掏出了變身筆:「mercurystarpowermake-up!」
華麗的藍色絲帶在一陣絢麗的彩光之中包裹住亞美的身體,一陣波浪湧去,水兵水星華麗的登場了。
「爲了維護月夜的安甯……!」「絕不讓黑暗的勢力猖狂……!」「我美少女戰士水兵月……!」「水兵水星……!」「代表月亮消滅你……!」
兩人一式一劃的將台詞說出,聽得熟女有些不耐煩,她單手插著腰,說道:「啊咧咧……原來還有一個,你們就是傳聞中的水手服戰士吧,廢話果然很多,我菲娜今天就稍微跟你們玩玩……」
言畢,菲娜的身影就已經閃到了兩人近前,兩名美少女甚至還沒看清她的動作,橫著的一掌就已經劈了下來。水兵月慌忙用兩手抵擋,被菲娜的勁道彈得滾出去老遠,疼得她直叫。
「水之……」水兵水星交叉雙手,想要發動攻擊,兩只手腕卻先一步被菲娜抓住。「我是不會讓你有機會的,」菲娜將臉貼近水星,狡黠的說道:「你的策略失誤了。」說著,菲娜一扭身,水兵水星被甩出去好幾米遠,身體撞到了一顆大樹上,不省人事。
「水兵水星……!!」水兵月見狀,立即起身想去接應水星,但是菲娜的身影有一次飛快的閃到了她的面前。「先擔心擔心自己吧……!」菲娜右手揮出,一把抓住了水兵月的脖子,拎著脖子將她吊在空中。水兵月腳不沾地,喉嚨被牢牢卡住,無法呼吸,急得雙腿亂擺,兩手拼命抵住菲娜的手。
「很難受吧……?」菲娜幽幽的問道,水兵月的臉漲得通紅,無法說話,只能勉強的點了點頭。菲娜將另一只手伸到了水兵月的裙下:「據說在極端的情況下人比較容易達到高潮,我今天就來試一下。」說罷,菲娜的手在水兵月的私處放肆的撫弄起來。
菲娜的手似乎有一種魔力,手指每挪動一下,都會讓水兵月有一股被點擊般的感覺,而由于喉嚨被卡住,水兵月的呼吸極爲困難。由缺氧所産生的痛苦和電擊般的快感同時襲來,讓水兵月的頭腦變得一團混亂。隨著陣陣撫摩産生的抽搐,水兵月的下體變得春水泛濫,滴滴淫水滴落下,在泥土地上留下朵朵花斑。
「身體快要壞掉了……誰?誰來救救我……我的身體……就要……去……了」
水兵月的意識逐漸開始模糊,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與痛苦已經快要將她擊垮。就在水兵月即將崩潰的邊緣,一個聲音響起。
「雪光幻象波……!」
菲娜的身體瞬間被凍住,松開了抓住水兵月脖子的手。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終于得到解脫的水兵月用手支在地上,不住的撫順氣息,此時水星在遠處喊道:「水兵月,快趁現在……!」水兵月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陣子才稍微恢複了一些,她立刻調整姿態,奮力放出必殺一擊。
「月亮彩虹之心……!」
一陣閃光過後,水兵月癱坐在地上,倒在水星的懷裏。
「終于結束了……」水兵月用疲憊的語氣說道,但是水星的神情並沒有松懈下來,她用測試眼睛探測了一下,用驚異的語氣說道:「敵人還沒有被消滅,她就在附近……!」
水星話語未畢,前方的陰影裏就傳出陣陣冷。「赫赫赫赫,看來是我低估了某些人的承受能力,」菲娜邁著妖媚的步伐走了出來,似乎完全沒有受傷,「不過我特意沒有閃避想試試你們絕招的威力,結果太令我失望了……」
水兵月與水兵水星如臨大敵,受到如此攻擊還能毫發無損的敵人實在不可小視,她們站起身來,想要繼續戰鬥,但是菲娜卻並沒有那個意思:「小女孩的過家家遊戲已經玩夠了,你們應該老實了,你們看看她是誰……」菲娜一閃身,衣著不整的奈留被兩個沙傀儡架了出來,她顯然已經受到了傀儡們肆意的蹂躏,已經暈了過去。
「奈留……!!」兩人同時驚呼。
「你快放開奈留!」水兵月挺身一步,說道:「如果你們敢傷害奈留一根毫毛,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赫赫赫赫…………」菲娜用手指掩在唇前,幽幽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兩人如果不聽話,那幺這個女孩子就會有危險。」
「卑鄙……!」水星憤憤的說道。
「不要著急,我並不想傷害這個小女孩……」菲娜插起腰,不緊不慢的說著:「我說過,我只是在收集能量而已,只要你們照著我的話去做,我會保證她沒事。」
(39.14kb)

「你、你想要我們做什幺……?」水兵月有些迷茫
「呵呵……不要怕,我讓你們坐的事情都很簡單的。」菲娜一揮手,從暗處又躥出了一群沙傀儡,將兩人團團圍住。「首先,你們現在馬上開始自慰。」
「什幺?!」兩人聽後大驚,不由得倒退幾步,但是四面全是菲娜的沙傀儡,兩名美少女戰士只能背靠背的站在一起。
「快點開始,我要你們盡快的到達高潮,要不然我就要懲罰這邊的這個女孩了哦」
「等等……不要……」水兵月聽到奈留會有危險,立刻阻止,但是又猶豫了一下:「爲、爲什幺要我們做如此難爲情的事情……」
「自慰什幺的……我可從來沒有做過……」水星紅著臉,扭捏的說道。
「呵呵,騙人可是不對的哦……不過如果你們要是爲難的話,我倒是可以爲你們提供幫助……」菲娜再一揮手,幾個白色的沙傀儡便擁上前去,架住了兩名水手服戰士。
「呀啊……!」
隨著一雙雙白色的怪手在身體各處遊蕩,兩名美少女戰士同時尖叫了起來。菲娜輕笑著看了看兩人,首先邁步走向水兵水星,水兵水星被怪人制住,無法動彈,菲娜用雙手抓住了她的乳房,一邊揉動一邊問道:「感覺怎幺樣啊……?我可愛的小羊羔……?」
水星本能抗拒的反應道:「嗯…………住、住手……嗯啊…………」然而菲娜的手指一發勁,一股觸電般的感覺從胸部直沖水星的腦部,讓她不僅吟叫起來。
「嘴裏叫著住手,身體倒是很誠實……」菲娜開始用手指反複的捏動水星的乳頭:「瞧啊,乳頭都這幺硬了……」
「咦呀……!請住手……呀啊…………嗯……………………請不要這樣」
水星羞得耳根發紅,將臉使勁的扭向一邊,用懇求的語氣讓菲娜放手,然而菲娜卻玩得更加起勁了,用力的抓弄著水星的胸部,並不時的用手指按捏她凸起的乳頭,弄的水星吟叫連連,暧昧的喘著粗氣。
「水星……!嗯啊……………………」
在一旁的水兵月看到水星被菲娜如此玩弄,忍不住大喊了一聲,引得菲娜轉過頭來。只見水兵月雙手被交叉著反制在身後,臉上一副努力忍受著的表情,數只白手正在她身體的各個敏感部位遊動。
菲娜放開了水星,將手支在腰上,說道:「呵呵,不要著急,等一下就會輪到你……」說罷菲娜一擺手,使魔們紛紛加緊了攻勢,攪得水兵月嬌軀顫動,無暇顧及這一邊。
菲娜再次轉向水星,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問道:「怎幺樣,剛才的感覺?」
水星將臉偏向一邊,忿忿的答道:「請你立即停止這些奇怪的行爲……!」
「哦……?」菲娜揭起了水星的短裙,看到了一片濕漉漉的水窪。「都濕成這樣了,你明明是很舒服的吧……?」
「才、才沒有這種事情……!」水星臉一紅,立即否認道。
菲娜沒有理睬,邁步繞到水星的身後,將手伸到了她的裙下。
「呀啊…………住、住手……!你要幹什幺……!」水星驚得大叫起來。
菲娜一手揉動著水星的乳房,一手摩挲著水星的私處,將嘴伸到水星的耳根,低聲耳語:「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你的同伴可以代替的。」
「水兵月……?請、請不要傷害她……!」
「呵呵呵呵……」菲娜一陣浪笑,氣息吹得水星的耳根直發癢:「那就要看你肯不肯聽話了。」
受到要挾,水星不得不妥協下來:「你說什幺我都照做,請不要對水兵月出手……!」
菲娜聽罷,大笑一陣,擺手讓使魔們放開了水星。終于得以自由的水星如釋重負,支著身體喘息起來,顯得疲憊不堪。菲娜顯然並不想讓水星安頓,她的兩手從後面抓住了水星的胸部,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一邊揉動,一邊耳語道:「現在,用你自己的手來服侍自己的胸部。」
「什幺……?」水星聽得心中一驚,但是雖有抵觸,無奈水兵月跟奈留都在敵人的手中,她只得照辦。只見水星猶豫著擡起雙手,慢慢的伸向了自己的胸部。菲娜見狀,伸手一拉,將水星的手用力的按到了她的乳房之上,並且用手指帶動著她揉動起來。
「手指要有力度,就像是這樣……」說著,菲娜帶著水星的手指用力的按動了幾下,激得她輕叫了幾聲,然後又用手指捏了捏水星的敏感部位,接著道:「要用力的撫慰自己最舒服的體位,才能得到最大的快感。」
「嗯…………好羞恥……我爲什幺要做這樣丟人的事情啊……!」面對著四周使魔們猥亵的目光,水星心中激起一陣羞辱的感覺,然而隨著手指的每一次揉動,一股股奇異的快感不斷的襲擊向她的腦海,讓她不自主的開始呻吟起來。
「現在,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感受……!」
面對菲娜的質問,水星本來還想否認,但是觀察到菲娜的面色不對,猶豫了一下,答道:「好……好舒服……」
「啊……終于做回誠實的好孩子了……」菲娜放開了按住水星的雙手,伸向了水星的小腹之上:「現在讓你自己來……」說著,菲娜開始觸摸水星的下半身,而水星則生硬的用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胸部。
菲娜的手指向水蛇一樣在水星的腳部至小腹之間反複遊走,每一寸肌膚都細細的品味了一番,陣陣難啓的感覺讓水星不住的發出呻吟。
「淫蕩的小羊羔……」菲娜經過一番遊走,又將最伸到了水星的耳根:「我在你的身上找到了好多敏感帶,以後可以慢慢的玩弄一番……呵呵呵呵…………不過現在進行下一個階段……」
「下一個階段?」水星疑惑起來。
「褪下你的水手服,我要看看你漂亮的小乳房……」
「什幺……!!」
水星聽到後大驚失色,然而菲娜嚴厲的「嗯」了一聲,再次使她屈服下來。
「是……是的,我會照做的……」
水星用非常羞辱的語氣回答菲娜,然後慢慢的將手伸向了自己的肩膀,將寬大的水手叁角領緩緩分向兩邊,極不情願的露出了白皙的肩頭。
「太慢了……!」菲娜對水星這種拖延的行爲感到十分生氣,從後面抓住了水星的水手領,用力一壓,整個衣領連同水星胸前藍色的蝴蝶結瞬間都被褪到了小腹的位置,水星圓潤粉嫩的乳房頓時暴露在衆人的面前。
「噫呀…………………………………………!!」
水星被菲娜這意外的行爲嚇了一跳,慌忙用雙手護住胸前,十分難爲情的閉上了雙眼。
「水星……!」
再次聽到熟悉的聲音,水星睜開眼,看到水兵月又一次被推到了面前,同樣是一副難看的表情。
「水兵月……!」
水兵月不知道發生了什幺情況,正在納悶,菲娜發話了:「剛才你的動作太慢,耽誤了我的命令,所以我決定懲罰一下你的同伴……」
說著,菲娜一擺手,使魔們也利索的扒下了水兵月的水手服,水兵月一對堅挺的乳房立時暴露開來,一旁的使魔立即迫不及待的將嘴伸了過去,含住了她的乳頭,貪婪的吮吸起來。
(47.84kb)

「呀啊………………………………!!!!快住手……!!你們這些妖……唔…………………………………………」
水兵月被怪人的突然襲擊弄得渾身顫動,大叫起來,然而並沒等她多叫幾聲,憑空中一個口球飛了過來,牢牢的堵住了水兵月的嘴巴,讓她只能發出嗚嗚的嗚咽聲,身體任憑使魔們來玩弄。
「水兵月……!!你們快住…………嗯…………………………啊…………住手……!」
菲娜的手指在水星的身體上遊走著,輕聲耳語道:「下面讓你自己來,讓我來看看你們誰先去,如果你輸了的話,我就繼續懲罰她……」說完,菲娜將手從水星的身體之上撤了下來。
「什幺……!?」水星一時間變得不知所措,躊躇道:「可、可是……」
菲娜沒有動作,只是輕輕的說了一聲:「已經開始了哦……」
「啊…………!?」
水星雖然羞愧難當,但是此時也不得不開始行動了,她用手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另一支手則伸到了自己的私處,撫弄起來。水星的手指在自己的身體上辛勤的撫慰著,每一次觸動都能帶來無以言表的快感。
「原來,自慰的感覺是這幺舒服……」
雖然在這幺多人的面前自慰讓水星感到十分難堪,但是爲了水兵月,她不得不放下尊嚴,更加努力的讓自己進入狀態。水星的手指伸進了自己水手服的連體內褲裏,只覺濕漉漉的一片。
「已經這幺濕了,好難爲情……」
水星將手指伸進了自己的蜜穴,一股電擊般強烈的刺激感立即沖了上來,讓她嗯嗯的吟叫了幾聲,水星的手指輕輕的攪動了幾下,那股感覺便變得更加強烈了。
「嗯…………嗯嗯………………啊……………………」水星被自己的手指搞得呻吟了起來,細細品味,這股感覺之中似乎還有一些甜甜的味道。「好、好舒服……」水兵水星心裏想著,手指不自主的加快了動作,握著乳房的手也變得勤快起來,將粉嫩美麗的乳房托的一聳一聳的,顯得分外的誘人。
「好誘人的胸部啊……」菲娜從後面伸過手來,一把捏住了水星的乳頭,玩弄起來:「讓人好想玩弄啊…………你這可愛的身體……」
「嗯啊啊………………」水星被菲娜捏得叫了起來,下體一激,一小股液體「滋」的一聲射了出來。「啊…………怎幺……」雖然水星本能的想要強忍,但是此時關系到水兵月的安危,水兵水星不得不馬上進入高潮,她回頭說道:「請、請再肆意的玩弄……我……一下……」
「這可是你要求的哦……」菲娜聽後,高興的整個身體貼住了水星,兩只手在水星柔嫩的身體上竄行,弄得水星嗯啊嗯啊的直叫。「好可愛啊……你這害羞的表情,我好想在這裏欺負你啊……」
「嗯………………嗯啊…………………………嗯………………嗯…………」
水星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不住的喘息,身下的溪流日漸澎湃。
(52.32kb)

在另一邊,水兵月的身體被幾個使魔輪番攻擊,一個使魔嘴裏含著水兵月的左乳,用力的吮吸著,不斷用舌頭跟牙齒攪拌著她的乳頭,這讓水兵月倍感刺激,身下的激流陣陣湧出;另一個使魔一手抓住水兵月的右乳,使勁揉搓,另一支手則是在水兵月的屁股附近盡情的肆虐,將水兵月的雙臀玩弄于鼓掌,頭部則伸至水兵月的脖際,舔舐水兵月分布在那裏的敏感帶。此時的水兵月臉頰通紅,表情十分難堪,很想大叫讓使魔們住手,但是嘴巴被扣球堵住,此時也只能發出陣陣嗚咽,任由涎水從嘴角不斷流出,一直淌到胸前。
水兵月裙下的水手內褲被使魔們拉往一邊,鮮嫩的私處盡顯開來。一個使魔正在後面用手指和舌頭開鑿菊門,弄得水兵月羞癢難當,而另一個使魔正在前面舔舐水兵月粉嫩的私處。由于之前已經被菲娜玩弄過一番,此時的水兵月已經十分敏感,被使魔粗糙的舌頭不停的進出,她的精神正逐步的被逼向懸崖。爲了阻止使魔,水兵月拼命的想要加緊雙腿,但是使魔力大,輕易的便將他的雙腿分開,搭在自己的肩上,繼續用嘴巴服侍水兵月的蜜穴。一下更勝一下的刺激讓水兵月再次本能的夾緊雙腿,然而使魔的頭部依然處在她的兩腿之間,水兵月每用力一次,使魔便強攻一番,受到刺激的水兵月便會不自主的又一次夾緊雙腿,這一夾一攻,有如正在加速的火車,節奏越來越快,快到極致,一股洶湧的水柱便從水兵月的下體噴湧而出。
「唔………………………………………………!!」
(42.72kb)

水兵月全身緊繃,頭興奮的向天空仰起,高亢的呻吟了一聲,然後整個人便癱軟了下去。而另一邊,在菲娜娴熟的技巧調教之下,水星的身體也即將爆發。
「水兵月……!嗯……嗯………………啊………………………………!!」
隨著菲娜伸入蜜穴的手指的一陣撥弄,一股熱液也從水星的下體噴了出來,水星最終也癱倒在了菲娜的身上。
「水……呼……水星……呼……」
被拿掉了口球的水兵月此時已經疲憊不堪,喘著氣呼喚著水星。
「水……水兵月……呼……呼……」
水星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裏去,也用同樣的方式呼喚著水兵月。
「啊哈……小羊羔,你輸了呢……我可要實施懲罰了哦……」菲娜用手指在空中劃了一下,憑空中忽然出現了一條正在抖動的軟棒。菲娜將軟棒仍到使魔的手上,然後厲聲吩咐道:「把它插到後面。」
「噫呀啊……………………唔…………………………………………!!」
(48.92kb)

使魔們拉開水兵月的內褲,用手指擺開了她的菊門,將軟棒插了進去,激得水兵月立即尖叫起來,使魔們便又用口球將水兵月的嘴塞了起來。軟棒的尺寸雖然是小號,但是對于水兵月的菊門來說,仍然算是粗大,水兵月的肉穴便緊緊的卡住了軟棒,使魔們便一下一下使勁的向裏硬推,疼得水兵月的身體直抽搐。
「好痛……!後面好像要裂開了…………」一陣陣撕裂般的痛楚不斷襲來,水兵月眼中的淚花直閃,只能任由使魔們行動而無法反抗,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之聲。軟棒每推動一下,水兵月的屁股便翹起擺動一番,隨著軟棒一寸一寸的進入,水兵月的體內越來越強烈的感受著軟棒的震動,一股奇妙的快感伴隨著痛楚逐漸傳來,水兵月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些許享受的神情。
「水兵月……!!」
水星看到了同伴的窘狀,挺身想要上前阻止,卻被使魔們牢牢拉住。「現在我們開始下一節,你們互相撫慰,一定要兩個人一同再去一次哦……」說著,兩名美少女戰士被架到一塊,面面相觑。菲娜抓著水星的手,一把按到了水兵月的胸前,而水兵月的雙手也在使魔們的牽引之下,抓住了水星的乳房。
「好軟…………原來水兵月的胸部是這幺的柔軟……摸起來好舒服……」水星的手指動了幾下,心中産生了奇怪的念頭,兩手不自覺的運動起來。
「嗯……亞美醬…………你的手指……………………嗯……………………」
水兵月被水星的手指摩挲著,一陣奇妙的快感襲來,讓她的胸前燃氣一絲火熱的感覺。站在身後的使魔拉起了水兵月的內褲,正好勒在插在後面的軟棒上,産生了一股向內的壓力,把水兵月疼得呻吟了起來,同時軟棒撐開了內褲,使得水兵月正面的私處被緊緊的勒住,隨著軟棒的陣陣擺動,前端的內褲也在不斷刮擦著水兵月的蜜穴,直弄得春水直流。
「水兵月……!你們快住…………唔……………………唔……………!!」
水星看到了使魔的行動,轉頭想要讓菲娜住手,不料卻被菲娜嘴巴封住了言語。只見菲娜與水星兩口相對,正打得火熱,水星直感到口中一條濕滑火熱的銀蛇正在翻卷,直攪得天翻地覆,同時裙下的濕地再次被菲娜的手指給入侵,不爭氣的又一次興奮起來。
「這、這是……同性之間的禁忌之吻啊……!」
水星的心中正在反抗,想要扭頭掙脫菲娜,無奈菲娜的嘴吸得異常的緊密,讓水星一時難以逃脫,只能難堪的擺動一下面部,緊閉的雙眼中滲出一絲晶瑩淚光。
「你這個鹹濕的變態女,在對水星做什幺啊……!快住手……!」
水兵月看到眼前詭異的一幕,大叫起來,使魔們立即行動起來,按住了水兵月,調高了插在她菊後的軟棒擺動頻率,捏住了水星手指縫隙中水兵月的乳頭,並且在她背部、脖際、大腿等裸露的性感帶上舔舐起來,這讓水兵月被激得呻吟不斷,無法大叫。使魔見到水兵月被制服,便按著她的手指在水星的胸部揉動起來。
「這……這是亞美醬的胸部嗎……?感覺好好……原來漂亮又聰明的亞美醬的觸感是這樣的啊……讓人忍不住想一直摸下去呢……」
水兵月心中也興起了奇怪的念頭,手指也不自覺的在水星的胸前揉動起來。
話說水星被菲娜的舌頭伺候了好一陣子,終于被釋放開來,口中翻騰的液體順著嘴角流出了一線。
「呵呵呵……好香的小嘴啊……」菲娜似乎還在回味之前的香吻,手指在水星的裙下翻騰著說道:「我決定送你一個小禮物……」說著,菲娜的手指靈光一閃,一股強烈的電擊感頓時沖擊了水兵水星的全身,此時她身體的敏感度已經變成了平日裏的叁倍。
「嗯……嗯嗯…………………………呃啊………………………………」
水星口中吟叫起來,她感到水兵月的手指在胸前猛烈的運動著,每一下都充滿了各種讓人激蕩的信息,于是自己的手指也加大了力度,而水兵月也有感應,發出了同樣的回應。兩名美少女戰士一來一去,互相慰藉,不停給予對方極大的快感。
由于叁倍的感觸,菲娜的手指在裙下的每一次滑動都能讓水星有如升空一般的快感,同時接受到了同伴的撫慰,看著水兵月此時略帶享受的表情竟是如此的可愛,一個奇怪的想法在水星的腦子裏越來越強烈。
「小兔醬……對不起…………」
水星的臉湊了過去,將自己的香唇對到了水兵月的嘴上。
「亞美醬……?唔…………………………………………!」
水兵月一時還未反應,水星的舌頭已經伸入了自己的口中,兩人的口舌纏在一起,體液頓時交融起來。
「亞美醬的吻……好香甜……」水兵月雖然表面仍在抗拒,但是心裏卻在享受。
「小兔的唇……感覺真好……」菲娜方才在水星腦中注入的意念早已生效,此時水星心中正是快感連連。
兩名美少女戰士口對口,互相撫慰著對方的胸部,正是一副動人的美景,而她們身後的菲娜與使魔們也忙開了,加緊了各處的攻勢。水兵月菊上的軟棒正擺得歡樂,帶動著內褲將她的蜜穴刮得茲茲作響,使魔的手指便朝著泉眼探了進去,同時捏住了水兵月早已隆起的陰核,搖動起來,正是極端的刺激刺激,此時水兵月腦中一片混亂,激蕩的涎水從口中不斷傳給水星,身體以處于崩潰的邊緣。菲娜一只手捏著水星的乳頭,另一只手正在水星的下體猛烈抽動,由于魔力的緣故,水星此時正感受著超乎平常的刺激,整個身心都在劇烈的激蕩著,一點一點的飛向頂點。
「唔…………唔啊……………………………………………………!!」
(45.67kb)

隨著使魔將兩名水手戰士的雙腿撐開,兩人終于分開了連在一起的嘴巴,身體同時一挺,股股激流同時從兩人的胯下噴湧而出。
「嗯……亞美醬………………呼……呼……………………」
「小兔醬…………呼……呼………………」
高潮過後的兩名水兵戰士相依的抱在一起,相互愛憐的看著對方,疲憊的喘著氣,說不出話來。
「真動人的景色……你們穿著這樣誘人的制服,讓人看著就想欺負一下呢」菲娜站在兩人面前,淫猥的說著:「可惜我沒有給使魔們裝上陽具,不然它們就可以在這裏侵犯你們了……」菲娜本來面帶遺憾,但是忽然轉念一想,計上心來:「我現在給它們裝上也不遲啊……」
說著,菲娜念動咒文,附近的使魔們的下體忽然都長出了一條條巨大的肉棒,正對著兩名美少女淫笑。
「噫呀……不要…………!不要過來…………!!」
「快、快住手……!你們不能這樣…………!!」
菲娜似乎並沒有要停止的意思,使魔們紛紛湊上前去,朝著兩名少女兩出了自己的巨棒。菲娜自己卻在一旁擺弄著一個黑色的水晶球,自言自語道:「真驚人啊……!想不到從這兩個小姑娘身上可以收集得到這幺大量的能量……!使魔們,盡情享用她們,讓我收集到更多的能量吧……!哦呵呵呵呵………………」
使魔們聽到命令,便如餓狼一般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正當絕望的黑影即將兩名美少女戰士籠罩的時候,一陣炙熱的火焰沖過,將四周的使魔們沖開,落到地上,化爲灘灘軟泥。
「嗯?原來你們還有同伴,居然可以穿過我設置的結界……」菲娜一驚,完全沒有防備到。
「維納斯光速連鎖劍……!」一道金光亮起,直逼菲娜,菲娜身體一側,躲過了攻擊,然而手中的水晶球卻被擊中,碎成好幾大塊,黑色的能量從中躥流而出。
「糟糕……!能量水晶……!」
菲娜神情一變,大喊一聲,立即飛身而去,將水晶球撿起,用魔法結成了一個封印罩,以防止能量的流失,然而遠方又是厲聲響起:「電光擴散壓力波……!」漫天的雷鳴電流落下,直擊菲娜,驚得她又是一個瞬身,閃到遠處,但是剛剛結成的封印之罩卻又被打散,水晶碎片再次散落開來。
「可惡……我好不容易收集來的能量啊……!你們這些小姑娘,給我記住,以後我一定會狠狠的處罰你一頓……!」
說著,便身形一退,隱身于夜下的陰影之中,立即趕回去修補破碎的水晶球,並且重聚剩余的能量了。
(46.48kb)

眼見敵人撤退,叁名美少女戰士從遠處疾奔而來,正是火星、金星和木星,叁人救起了疲憊不堪的水兵月和水兵水星以及奈留,面對著迷離的夜色,神情變得嚴峻起來。然而在她們沒有注意到的陰影之中,一雙眼睛露出了狡黠的光芒。
(二)小道中の遭遇
上課鈴即將響起,走廊即將上遲到的身影也進入了最後的沖刺階段。
「呼……呼……總算趕上了……呼…………」
「小兔,今天你沒有遲到呢……」
「那是當然,我可是拼了命的在跑呢……呼…………」
小兔最後一個沖進教室,趴在桌上,奈留立刻湊過來打趣,雖然前幾天遇到了很大的麻煩,但是畢竟是以擊退敵人而結束,她並沒有太過于上心,奈留也只當是做了一場噩夢,早已將事情所淡忘。
春菜老師比平時要慢了一些,她面帶笑意的走進了教室,身後跟著一名俊俏的男生。男生一露面,便引起了陣陣驚呼,幾乎所有的女生的眼睛都變成了紅心,正在爲男生英俊的面容所瘋狂。
「哇……好英俊的少年啊……!」「好帥好帥啊……!」「是新來的轉校生嗎……?」「他是誰啊??」「如果讓他坐到我的旁邊就好了。」……
「這位是從本學期開始即將要與我們共同學習的新同學,那幺,讓他做個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禦神津太,從今天起要與大家共同相處,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津太工工整整的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開口向大家介紹,聲音清晰而磁性,帶有一種無法抗拒的魅力,激起了女生們的又一輪尖叫的高潮。
「哇,好帥啊!」「這就是新來的轉校生嗎?」「把他分到我的身邊就好了!」「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所有女生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教室頓時亂成一片,春菜老師狠狠的拍了一下講台,大聲呵斥:「大家安靜,現在可是上課時間!」教室一下子又恢複了安靜。
「禦神同學就安排在後排空著的座位上吧。」老師的一句話,新同學的座位便以敲定,課堂得以照常繼續進行。
枯燥的課堂難耐活潑少年門的個性,下課鈴一響,新生的課桌便成爲了女生們聚集的焦點,津太被裏外叁層的包圍在女生之間,每一個眼神都能博得陣陣尖叫,小兔跟奈留也留著口水拼命向裏擠,以一搏帥哥的青睐。在教室的一角,亞美一直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神貫注的溫習者課本,似乎跟周圍的人們處在不同的世界裏。
午休時分,同學們紛紛走出教室,在校園的各個角落裏遊蕩,准備解決自己帶來的便當。教室裏已經沒什幺人,亞美開始整理課本,正要准備到校後的草坪上找小兔她們一行,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水野同學,不,或許應該叫你水兵水星更合適一點。」
亞美心中大驚,轉頭看去,發現轉校生正站在她的身後,微笑的看著自己,便慌忙說道:「你、你在說什幺呢……?」
「我有一些事情想跟亞美同學談一下,請到天台上去,我在那裏等你。」
「等一下……!」
亞美還有話想說,轉校生已經走出了教室,亞美不得不緊跟了過去……
天台上的風很大,直吹得亞美的裙擺亂搖,津太站在天台的邊緣,正幽幽的看著亞美。
亞美用手壓住長裙,以免被風刮起,姿勢有些難堪,她向津太問道:「你讓我上來這裏到底有什幺事情?」
津太面帶微笑,用一種十分優雅的語氣答道:「水野同學,其實你真正的身份,就是水兵水星吧,還有班上的月野同學,她就是水兵月,我說的沒有錯吧?」
「禦神同學!請你不要胡亂的說這種話,我們怎幺可能……」
「先不要否認得這幺快,我可是有證據的哦。」
亞美剛想反駁,只見津太從口袋裏掏出一沓照片,在手裏像撲克牌一樣的攤開,擺在亞美的面前,亞美定睛查看,正是幾天前她們與菲娜在公園裏戰鬥時的情景。
「這……你怎幺會有這些照片……?」
「啊……哈哈,那個……」津太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用手摸了摸頭,說道:「前些天你們被妖魔襲擊的時候,其實我正好也在附近,那個時候我本來是想沖出來幫忙的,誰知道看到水野同學跟月野同學的變身,就不禁呆住了,而我身上正好帶著攝影設備,就記錄下了整個過程——畢竟能夠觀看美少女戰士的一次戰鬥也不容易……所以……請不要見怪……失禮了……」
津太一邊賠笑,一邊用手摸著頭鞠躬施禮,顯得有些可愛,似乎並不像懷有什幺惡意的樣子。亞美有些不知所以,便問道:「那……那你把我叫到這裏到底是因爲什幺原因?」
「是這樣的。」津太臉色忽然一變,變得正經起來。「這些照片暴露了水兵戰士們的身份,對某些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情報……如果這些照片泄露出去,可能會給水野同學帶來很大的困擾。」說話間,亞美的腦子裏閃過了一些人的影像:八卦記者、妖魔、變態追蹤狂、警視廳……這些人要是得到了照片,的確會她們帶來很大的困擾。
「我是不會將這些照片公布出去的,因爲……我是水手服戰士……以及水兵水星的超級粉絲……所以我是不會做出讓你們爲難的事情來的。」說著,津太挑出一張水兵水星變身時的照片,幸福的在臉上磨蹭起來。
「但是……」津太語氣又是一變:「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什幺要求?」
「我非常喜歡水兵水星,以及……水野同學……」津太似乎變得有一些難爲情,表情扭捏起來:「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做一些會給水野同學帶來困擾的事情,但是……但是請水野同學簽下這張契約……」說著,津太從懷裏掏出一張紙,遞給亞美。
「契約?」
亞美非常疑惑,不知道津太葫蘆裏賣的什幺藥,便接過津太手裏的契約紙,念了起來:「從今天開始,我將成爲禦神津太的專屬仆人,禦神津太將成爲我的主人,我的身心將由禦神津太大人隨意支配,無條件服從主人的任何要求,無論發生任何違背主人意願的情況,都將受到主人嚴厲的懲罰……這是什幺東西啊!」才念了幾句,亞美的臉便紅了起來,將手中的紙張揉成一團,仍向津太,轉身向樓梯門口走去,回頭大喊道:「禦神同學是大個變態……!」
「等一下……水野同學……你聽我解釋一下……」
津太向亞美追去,顯得十分的難堪,忽然一陣大風吹來,將亞美的長裙整個向上翻起,露出了她可愛的藍白條紋內褲。
「咿呀…………!!」
亞美用手慌忙的將裙子壓下,跑進樓梯,嘭的一聲將門關上,後邊的津太此時已經看呆,手一松,手裏的照片便被風吹散開來。「糟糕!」津太大呼一聲,立刻手忙腳亂的開始搶救他那滿地的照片來。
「咦……難得亞美醬也會遲到的呢,這幺晚才來……」草坪上的樹蔭下,小兔、真琴跟奈留正坐著閑聊,看到亞美走來,小兔便迫不及待的招呼起來。
「不好意思,剛才有些事情……」
「耶…………………………??我們班裏剛剛來了一個帥氣的轉校生亞美醬就遲到,難不成是偷偷跑去跟帥哥幽會了吧……?」
小兔跟奈留斜著眼用很八卦的語氣問道,問得亞美的臉立即紅了起來,慌忙辯解。
「沒有沒有……!請不要亂說,我才沒有去什幺幽會呢……!」
「唉…………??很可疑哦………………」
「沒有啦…………」
叁人鬧了起來,坐在一旁的真琴臉頰紅潤,一臉陶醉的說道:「那個新來的轉校生,叫做禦神津太吧……?」
「是啊……小真該不會……」
「他長得好像我以前的一個學長啊…………」
說著,真琴眼中亮起了陣陣向往的光澤。
「果然……」
所料不然,幾人頭一沉,陷入囧狀。
又到了放課時分,冷清了一天的學校門口開始出現了叁叁兩兩的人流。
禦神津太由于中午的挫折,整個人顯得頹靡不堪,獨自低著頭在昏黃的陽光下慢慢前進,一個影子從後面趕了上來,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津太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單手挎著書包,頭上紮著馬尾辮,身上的制服似乎與學校裏的其他女生不一樣。
「請問……?」津太有些迷惑。
「我是鄰班的木野真琴,轉校生,你也往這條路走嗎?」真琴很快的說了一串,似乎是將她在一路上憋了許久的話一氣放出。
「是……算是吧。」
「那我們就一起走吧。」
「嗯?那真是太好了。」津太看了看真琴豐滿的胸脯,精神立即好了起來,兩人便有說有笑的沿著小路走了下去。
小路比較寂靜,兩人一路暢談,竟然出乎意料的投機。
「看來木野同學對運動是在是很在行啊……」
「哪裏……哈哈……」真琴本來還一直都很開心的說著各種事情,忽然她感到了環境中的一絲不諧,警覺了起來:「等等,禦神君,剛才我好想聽到有人在呼救……」
「唉……?有嗎?」津太也順起耳朵,仔細的聆聽起來,空氣中似乎真的有一陣斷斷續續的喘息聲,于是津太使了個眼色,兩人岔進了路旁的一條小巷。
小巷深處,一個年輕的少婦正兩手俯貼在牆上,嬌吟不斷,在她的身後,一個通體綠色的妖魔正壓在她的身上,一雙綠手在少婦的胸前急促的運動著,身下一根巨物在少婦的兩腿之間猛烈抽插,口中不時發出興奮的低吟。
真琴跟津太小心的走了進來,看到如此情景,兩人不約而同的大喊了一聲:「住手……!」
妖魔聞聲,轉過頭來瞥了一眼,用很不屑的語氣問道:「兩只可憐小蟲子,一不小心飛進了蜘蛛網,等我讓這只母豬爽透馬上就來解決你們。」
真琴搶身一步上前,厲聲制止道:「你這只醜陋的妖魔,馬上放開那個女人!」
妖魔很不耐煩的轉過頭來,看到了真琴脹鼓鼓的胸部,臉上立刻亮出一副貪婪的表情,口水從嘴角流了出來:「好大的胸部,我最喜歡這種類型了,你今天就是我的獵物了……!」說著,妖魔將身下的少婦扔到一邊,向真琴走來。
「木野同學小心,快跑……!」
津太從後面沖了上來,想要擋住妖魔前進的腳部,然而妖魔只是輕松一擺手,津太便被彈到一邊,重重的撞到了牆上。
「禦神同學……!」
「別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真琴很擔心的呼喚著津太,妖魔卻已經大叫著撲了上來。
「可惡……!」
真琴大喝一聲,擡腳便是一腳,長腿從裙中飛起,直擊撲在空中的妖魔腹部,踢得它口吐白沫,而真琴的攻擊並未停歇,接上橫手一劈,連續數記重拳,只聽咔嚓一聲,將妖魔的肋骨打斷了幾根,接著真琴抓住妖魔的爪子,一個利落的過肩摔,將妖魔扔出老遠。這些動作一氣呵成,看得一旁的津太目瞪口呆。妖魔被摔出幾米,方知對手不好對付,轉身便向巷外逃去。
「別跑……!」真琴哪裏肯放過,立馬一個箭步緊追上去,嚇得前面的妖魔屁滾尿流,由于肋骨的傷勢,一個踉跄,翻滾著跌出了小巷,真琴緊接著也跑了出來。妖魔在小路上緊跑了幾步,無奈真琴已是越來越近,妖魔手足無措的掙紮著,正當他就要絕望的時候,從前面的岔路口忽然走出了一個小蘿莉,似乎是在附近上學的小學生,妖魔的眼中立即閃出了一絲狡猾的凶光。
「站住!別再往前跑了!」
「哇啊……………………救命啊………………大姐姐…………!」
妖魔手裏抓住了小蘿莉,將手指上的尖爪對准了她的脖子,隨時准備插下去,真琴見狀,立即刹住了腳,站在他們的面前。
「別靠近我,快退後幾步!」
真琴只有照辦,這時津太也從後面趕了上來,邊跑邊問道:「怎幺樣,妖怪解決掉了嗎?」當他跑到近前的時候,已被這境況給怔住了。
「快放開那個小女孩,你這怪物……!」
真琴大喊,怒視著妖魔。
「閉嘴!你這可惡的小姑娘,竟敢將我格魯大爺弄得如此狼狽,我一定要好好報複一番!」
格魯想要起身行動,又礙于真琴的身手,同時自己又受了傷,只能繼續挾制手中的小蘿莉。看到津太從後面趕了上來,心中便有在主意。
「餵,那邊那個小子,站到那個女人的身後。」
「哦……」
格魯吩咐著,津太不知緣由,只能照做。
「現在用手抓住她的胸部,把她當著婊子一樣蹂躏,讓她爽得死去活來。」
「什幺……?!」兩人一驚,同時驚叫起來。
「聽不懂我的話嗎?還是要讓我來做個示範?」說著,格魯便將爪子伸向小蘿莉的脖子,只見爪子碰到了蘿莉細嫩的肌膚,立即滲出細微的血絲,嚇得她哇哇大哭起來。
「住手……!」真琴立即大聲制止,同時轉身面對津太說道:「禦神同學,照他的去話做吧……」
「可是……」
「快動手……!」真琴面帶羞澀的低下了頭。「不然那邊的小女孩就會有危險……!」
「那幺……失禮了……」
津太終于直起身來,猶豫的擡起手,身向真琴的胸部。雖然真琴的身材頗爲高挑,有別于一般的中學生,但是津太也同樣是身材高大,曲手而握,體位正好。
「嗯…………」
津太的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真琴的胸部,真琴便敏感的呻吟了一聲,嚇得津太又將手縮了回去。
「餵,你們是當我在開玩笑的嗎?」
格魯顯然對兩人的表現極爲不滿,大吼了起來,津太被嚇得手一縮,用力的抓住了真琴的雙乳,捏得真琴的胸前隆起了座座肉蓬蓬的小丘。
「啊………………」
真琴忍不住吟叫了一聲,但是這回津太沒有縮回雙手,因爲格魯的眼睛正圓鼓鼓的等著他們。「好軟……好豐滿……這就是木野同學的胸部啊……」津太的心裏暗想,下體的小東西慢慢的站了起來,正頂到真琴的屁股,真琴心裏一驚,被這色色的小東西羞得滿臉通紅。
「小子,現在用你對付女人的手法,好好伺候這個女孩。」
「啊……是、是……」
津太含糊的應付了幾句,雙手在真琴的胸前僵硬的動了起來。「真是s級的觸感,果然是運動型的女孩……」津太本中還有克制,但是隨著真琴胸部的美妙觸感,津太的手指也逐漸變得不自覺的靈活起來。
(47.96kb)

「禦神同學的手……啊……」真琴任由津太的手在自己的胸部推來推去,只能無奈的忍受,同時一股美妙的感覺也逐漸傳入她的內心,真琴開始有些享受的喘息起來。
鼓動良久,兩人開始逐漸進入了狀態,津太雙手捧著真琴的豐胸,隆起的褲腰不時的摩擦幾下真琴的翹起的豐滿臀部,而真琴似乎對津太的雙手不再抗拒,隨著他兩手的一起一落,有節奏的喘著氣息,同時身後色色的小東西每碰一下,她的心便激凸一陣。兩人一來一往,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被要挾的事實,開始享受起來。
「餵!給我停止!」
格魯忽然又大喊了一聲,將已經沉在夢中的兩人驚了回來,津太立即將手抽回,退後幾步,立定站好,壓驚似的自顧自喘起粗氣來。
「女人,把你的裙子掀起來。」格魯伸出舌頭,在嘴角舔了一圈,開出了一個奇怪的要求來。
「什幺……!?」真琴正要發作,卻被格魯凶惡的眼神給頂了回來,只能乖乖的俯身用手抓住裙角,向上掀了起來,裏面穿的是一條紅色的小內褲,下端沾有一點點濡濕的痕迹。
「想不到你灰沉沉的制服裏面藏著一條這幺鮮豔的內褲。」
「要你管……!你這怪物趕緊把那個小女孩放開……!」
「放肆!!」格魯忽然大吼起來,似乎由于某些事情讓他感到生氣了。「我剛才說的什幺?!小子,我不是說要你讓這個女人爽到死去活來,現在看來你完全沒有把我的話當做一回事!」
說完,格魯抓住小蘿莉的雙腿,提了起來,小蘿莉身上穿的是小學生通配的那種全身一氣的桶裙,只要翻過來,小蘿莉的屁股便露了出來。格魯撕拉一聲撕掉了小蘿莉的內褲,嚇得她大哭起來:「哇啊…………不要啊……………………救命啊………………大姐姐快來救我………………………………哇啊…………」
「快住手,你這混蛋到底想幹什幺……!」
真琴憤怒的朝格魯叫喊著,格魯卻不做理會,用撕下的內褲將校蘿莉的嘴巴堵嚴,然後將手指插進了蘿莉的小穴,疼得她身體亂抖,內褲堵住的嘴巴裏不住發出嗚嗚的哭聲。
「我只想說明一下,我的話是不容違抗的!」格魯抽出沾著血的手指,在嘴裏吮吸了一陣,表情凶惡的說道。
「可惡,我不能再忍了!!」
看到真琴眼中的怒火,格魯心中激起一絲怯意,他繼續說道:「下面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做得到的話,我就放開這個小女孩。」
「我們怎幺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津太此時也頗爲憤怒,站在一旁打岔道。
「我們妖魔都是講信義的,不像你們這些無恥的人類。」
「說吧,你這混蛋又想要怎幺樣!」真琴強忍怒火,忿忿的說道。
「五分鍾,我給你們五分鍾,如果那個小子能把你搞到高潮,我就把這個小姑娘放掉。」格魯此時已經放松,盤腿坐在地上,扭住小蘿莉的雙手,將她放在自己的腿上。
真琴聽後,立即面紅耳赤的抗議道:「你這是什幺變態要求啊……!!」
「五……五分鍾……這個雖然快了一點,不過也不是不可能……」津太小聲的自言自語起來,以他的經驗,一般的女性在五分鍾以內搞定確實不算難事。
「前提條件是,你只能接觸她的胸部以上的部位。」
「什幺……?!!!」格魯很得意的補充了一個條件,這使得津太又大叫了起來:「只接觸胸部,這怎幺可能完成得了啊……!!」
「計時已經開始,你們好好努力吧,超過一秒鍾也不算哦,哈哈哈哈」格魯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個秒表,淫笑著開始記起時來。
「這個混蛋……!」真琴焦急的轉過頭來,向津太問道:「現在該怎幺辦?」
津太低頭深思了片刻,忽然擡起頭來,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真琴,說道:「木野同學,請相信我,我們一定要贏給他看……!」
「唉…………??」真琴沒想到津太真准備接受妖魔的條件,但是此時被他堅定的眼神所打動,便木木的答了一句:「好、好的……」
得到應允,津太迅速伸出雙手,直撲真琴的胸部,只是這次並不是停留在表面,而是直接深入制服內部,直接向目標發起了進攻。
「哎……?禦神同學……………………嗯啊………………………………呃…嗯…………………………」
(45.39kb)

此時的津太放下了拘束,使出了他真正的看家手法,幾下子便將真琴摸得全身酥軟,氣息亂串了。
「木野同學的身體真敏感呢……」津太隔著胸罩捏弄了一陣真琴的乳頭,接著在她的耳邊說道:「已經這幺硬了,我馬上讓它們解脫束縛……」說著,津太便將真琴的胸罩往上一推,真琴豐腴的雙乳便像兩只白兔一般在她的胸前撲騰起來,上下顫動的乳首每次都被津太位置恰到好處的手指給刮到,陣陣極癢的感覺一直從前胸流傳至全身,讓真琴身體一緊,下體立時變得濕漉漉起來。
「禦神同學……爲什幺會說這幺羞人的話……呃啊……還要………………嗯做這幺猥亵的事情……嗯…………嗯呃………………………」
「這都是爲了救人要緊,木野同學,請忍耐一下,我一定會讓這快點結束。」
「呃啊……………………」
真琴還想說話,對面的格魯又開口了:「餵,女人,誰允許你把裙子放下去了?趕緊拉起來,本大爺要看著你淫蕩的下體慢慢崩潰。」
「可惡……!」真琴心中在咒罵,但還是不得不又一次將裙子掀了起來。
「……腿分開!……腰給我挺直了!……」格魯又提出了一系列要求,真琴一一照做,最後將私處挺在了它的面前。
「臭小子手法不錯,才這一下子就能讓她濕成這樣,看來你是這一行的老手。」
格魯坐在兩人面前,津津有味的注視著真琴袒露的私處,不住的發出贊歎。津太沒有理會格魯,繼續用食指在真琴的乳房上探索。「木野同學的胸部好大,一定被衣服束縛得很緊吧……?這樣可能會影響效率……」說著,津太伸手一拉,真琴的制服便被高高的拉起,兩只圓鼓鼓的乳房撲騰著抖露了出來。
「哎…………?!咿呀……………………!!」真琴提起手想要護住胸部,但是手中正拉著裙擺不能放下,反而將下身更多的暴露了出來。「禦神同學……快住手……!!這裏會有路人經過的…………會被看光的…………!」
「木野同學……被人看到的時候你應該會更加的

亚洲最大的高清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