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流氓师表401-402

精彩内容:


401送上門來


吃過早點,彭磊和豔豔一同來到學校。

剛進辦公室,彭磊便被同事們給圍了起來。李喬一馬當先,笑道:“咱們學校的大名人回來了,恭喜恭喜,記得要請客噢!”

“好說,今天下午盤龍餐廳,我請客。”彭磊有些飄飄然道,“不就是拿了個咱們的優秀教師而已,沒什幺大不了的,等我拿了全省的優秀教師稱號了,到時我再請大家吃海鮮。”

李喬壞笑不已:“我說的可不是這個。”

彭磊奇道:“那是什幺?”

李喬的表情很誇張:“你現在都已經成網絡紅人了,你還不知道?”

彭磊大吃一驚:“我暈,什幺網絡紅人?”

李喬笑道:“昨天有兩段視頻在網上火了起來,一段是彭磊在優秀教師表彰大會上睡覺的視頻,被網友戲稱爲‘淡定的睡覺哥’。”

彭磊老臉一紅,依舊淡定的問道:“那另一段視頻又是什幺?”

李喬接著道:“另一段是個名叫‘鐵棒哥怒砸本田車’的視頻,視頻裏面那個被網友戲稱爲‘牛逼的鐵棒哥’的小夥子拿根鐵棒,當著一大幫警察的面,把副縣長兒子的車給砸了個稀巴爛。並且,鐵棒哥也被網友給人肉搜索出來了,說是盤山中學的一位語文教師,不是你彭磊還能是誰?”

一位同事豎起大拇指道:“小彭啊,你果然很牛逼啊,居然連副縣長兒子的車也敢砸!”

彭磊這下子不淡定了,沒想到這事情這幺快就傳到同事們耳朵裏了,還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

彭磊還沒說話,豔豔已搶先辨解道:“這怎幺可能,你們可別聽別人胡說,小磊他又沒吃飽了撐的,怎幺會去招惹那些縣太爺的公子哥?”

李喬:“你們要不信,自已上網去看好了。”

隔壁的財務室裏就有一台電腦,大夥一窩蜂的湧了過去,李喬輕車熟路的打開網址,找到了那兩段視頻,果然是很火,鐵棒哥那段更是火得一塌糊塗,觀看人數近萬,並且上面還個叫小小的網友發了張貼子,說兩段視頻男豬角爲同一人,是某某中學的語文教師某某等等。

再後面是無數的跟貼:“史上最牛逼的老師。”

“鐵棒哥V5”

“元芳,你怎幺看?”

“大人,我當時就趴在窗台上看。”

彭磊看得目瞪口呆,奶奶的,這年頭要出名,果然是太容易了,更讓他郁悶的是,那個網名小小的家夥居然把自已的信息全都詳細地給爆光了,就差沒把他的電話號碼給公布出來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幸運的是,因爲是在晚上,砸車那段視頻拍得並不清晰,彭磊的臉也顯得有些模糊。

彭磊急忙矢口否認道:“這個人不是我,絕對不是我。”

同事們起哄道:“你這話說出來誰會相信啊!”

一女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相信。”

衆人一回頭,只見教務主任周蘭站在衆人身後,雙手抱胸冷冷地說道:“我相信彭老師說的話。在大會上睡覺,跟女學生勾勾搭搭的膽子他倒是有的,敢去砸副縣長公子的車,就憑他一個小小的中學教師,只怕還沒這個膽量。”

彭磊揶揄道:“多謝周主任這幺相信我,周主任,你真是我的知音啊!”

“我可不敢當你的知音。彭老師,到校長辦公室來一下,校長有事找你。好了,不早了,大家快去准備上課了。”周蘭白了彭磊一眼,動作誇張的扭著大屁股走了。

豔豔輕推了彭磊一把,嗔道:“瞧你,把人家得罪狠了吧!”

彭磊嘴一歪:“怕個毛啊!”

李喬愣愣地瞪著周蘭的背影,好一會才象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叫了起來:“我突然發現,周主任的屁股果然很大。”

一衆同事們頓時哄然大笑起來,緊接著,何豔婷的爆栗也落在了李喬腦門上。

不出所料,校長也是爲了砸車事件彭磊找去詢問了半天,彭磊抵死不承認,老校長也拿他沒辦法,只得在優秀教師表彰大會上睡覺這件事上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

昨天彭磊的手機一直都是關機的,現在一開機,短信電話也一個個的接锺而至,都是在詢問印證網絡上傳得熱火朝天的砸車事件是不是他幹的,攪得彭磊不厭其煩,幹脆又把手機關了。

第四節課快下課的時侯,彭磊正在上課,看門的老頭找來了,說是校門口有人找他,還是個女的。

“女的?”彭磊隨口問道,“她有沒有說找我幹什幺?”

“說了,說是來找你要債的。”

彭磊吃了一驚,自已好象沒欠誰債吧,居然找上門來要債了,唉,不會是和前晚上那件事有關吧!

學校大門外,一個女孩子穿著粉紅的上衣,脖子上圍著圍巾,不停的在門口徘徊著,看上去似乎很著急的樣子。

彭磊快步走了過去:“是你找我?”

那女孩一回頭看到彭磊,立刻俏臉大白,怒道:“總算是找到你這個大騙子了。”

彭磊吃驚不小:“周潔,你怎幺找到這來了?”

“你還好意思問?”周潔滿肚子的怨氣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了,“你這個大騙子,害我把工作都丟了,你卻一聲不吭的就跑了。騙子,大騙子,嗚嗚嗚。。。。。。”

看門老頭好奇心頓起,笑米米地湊過來,很叁八地問道:“姑娘,這是怎幺回事呢?你說給大爺聽聽,大爺幫你做主。”

彭磊見機不妙,趕緊連拉帶哄的把周潔拉到了一邊,小聲的解釋道:“小周妹妹,我真沒騙你,我那晚走得太匆忙,忘了把手機號碼告訴你了。第二下午我去找過你,才知道你已經被老板辭退了,實在是太對不起你了。”

“一句對不起就可以了?我。。。。。”周潔委屈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工作丟了,還有大半個月的工資也沒了,結果又聽一起上班的姐妹說那個黃公子要找她的麻煩,嚇得她連家也不敢回,躲到了朋友家裏。

“你放心好了。”彭磊拍著胸脯保證道,“我說話算數,你的事情全都包在我身上了。”

周潔不屑道:“你又想騙我是吧,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明明是個當老師的,居然還騙人家說是大老板,我算是被你害慘了。”

彭磊道:“誰說當老師的就不可以當老板了?你幫了我這幺大的忙,我要是再騙你,我還是人嗎!對了,你吃中午飯了沒有?”

周潔賭氣道:“沒吃,氣都氣飽了,哪還有心情吃飯。”

“那好,咱們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再帶你去我公司看看,到時侯你自然知道我有沒有騙你了。”

“真的?”周潔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也不禁有些相信他了。

“當然是真的了,你看我象是會騙人的嗎?”

周潔破涕而笑:“象。”

彭磊瞧瞧左右無人,順勢牽著周潔的手:“我知道有家飯館的味道不錯,離這沒多遠,咱們慢慢地走路過去吧!”

周潔小手被捉,不禁俏臉一紅,掙了兩下沒掙脫,只得任由他牽著了。

彭磊捉著她的小手,用手指在她掌心上撥弄著,臉上卻是一本正經的樣子,問道:“對了,你是怎幺找到我的?”

“在網上看到的。”周潔嘻嘻一笑,“你現在都已經成了網絡名人,要找到你還不簡單?”

彭磊愕然:“奶奶的,這名還真是出大了。”

彭磊沒敢把周潔帶到英姐的飯館去,而是就帶到了附近的一家飯館,又抽空給豔豔打了個電話,胡亂的找了個借口。

吃過飯,彭磊先帶著她到正在建設中的新農貿市場工地上去轉了一圈,又帶她來到公司,周潔這才算是相信他了。

周潔望著彭磊那間簡單窄小的辦公室,皺著眉頭道:“這就是你們公司,好象也太小了點吧?”

彭磊給她打氣道:“現在是公司創業期間,一切從簡,你放心好了,我們公司很快就會發展壯大起來的,到那時侯你就是公司的功臣元老了。”

“那我的工作是幹什幺?”

彭磊自已也沒個譜,只得信口胡說道:“你就當我的專職小秘——噢,是專職秘書,平時就在這裏接接電話的,跟客戶談談生意什幺的。具體的工作一會等于老板來了,我再讓他慢慢地教你。”

周潔聽到‘小秘’兩字,也不禁臉紅起來。

忙了一個中午,總算是周潔的事情安排好了。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時侯,彭磊正趴在辦公桌上打盹,看門的老頭又來了:“小彭老師,有人找你。”

彭磊一個激靈,頓時跳了起來:“怎幺又有人找我?”

看門老頭嘿嘿直笑:“又是個女的。”

辦公室裏的一幹同事頓時都擡起了頭,目光詭異的看著彭磊,李喬更是唯恐天下不亂,一個勁地幹笑著:“出了名果然是不一樣了,咱們的鐵棒哥現在已經成了廣大婦女同志祟拜的偶像了。”

“你再胡說八道,小心我叉死你。”彭磊恨不得把他的嘴給縫上了。

見豔豔沒在辦公室,彭磊這才松了口氣,跟著看門老頭一起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在想,這次又會是誰呢?


402肉債要還


彭磊跟著看門老頭來到學校門口,遠遠的就見一女的穿件厚厚的外衣,站在校門外一臉企盼的望著他這邊,還沒等彭磊走近,那女的便張口叫了起來:“姑爺。。。。。。”

彭磊被這聲‘姑爺’給嚇得好一哆嗦,這不是王麗她媽嗎,她怎幺也找上門來了?

看門老頭的耳朵一下子豎了起來:“小彭老師,我沒聽錯吧,她怎幺會叫你姑爺了?”

“李大爺,這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你耳朵背,聽錯了。”彭磊急忙從兜裏掏出包煙來塞給看門老頭。“李大爺,今天真是麻煩你了。”

“沒事,看來我確實是聽錯了。”看門老頭樂滋滋地把煙揣進兜裏,知趣的走開了。

王麗母親也發現自已好象給姑爺惹了麻煩,忙小聲道:“姑爺,是不是我剛才說錯話了。”

彭磊埋怨道:“阿姨,我不是都跟你和王叔說好多次了,別叫我姑爺,你怎幺老是不聽呢。”

“姑爺,對不起啊!”王麗的母親象個做錯了事的小媳婦,略帶著委屈地說道,“剛才聽看門的大爺說,姑爺現在都已經是鄉長的上門女婿了,那肯定是不會再看得起咱家小麗。。。。。。那我以後不這幺叫就是了。”

彭磊一擡頭,就見看門老頭在門衛室窗子邊伸長了脖子,急忙幹咳了兩聲,把她拉到了一邊,小聲安慰道:“阿姨,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你別當著外人的面叫是了。我和小麗。。。。。。反正我會對小麗負責的。阿姨,我這句話的意思你應該懂的。”

小麗的母親立刻喜上了眉梢:“我懂我懂。”

彭磊松了口氣,問道:“阿姨,你來找我有什幺事嗎?”

小麗的母親聽他問起,神情忽然變得扭捏起來:“也沒什幺事了,就是,就是。。。。。。”

彭磊見小麗母親象個小女孩似的羞澀起來,臉上泛起的絲絲紅雲,竟使她原本就有幾分姿色的臉蛋平添了幾許妩媚,忽地就想起了在她家的那個荒唐的夜晚,不由得心旗一蕩,脫口而出道:“阿姨,是不是想我了,偷偷跑來看我?”

“姑爺,你莫說了,羞死人了。”小麗母親的臉頓時羞得通紅,驚慌地看了看四周,這才局促道:“是小麗她爸要來的。咱家那兩間老瓦房老是漏雨,現在是農閑時間,你王叔在家裏閑得沒事,就想把咱家那兩間房重新翻修下,可是這錢還差著點。”

彭磊立刻明白過來了,問道:“阿姨,你就直說吧,還差多少?”

小麗母親紅著臉道:“還差著二萬。”

“二萬?”彭磊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也知道這事讓姑爺爲難了,本來姑爺每月替咱家小麗出的學費生活費就已經夠多的了,我怎幺還好意思跟姑爺張這個口啊,可是小麗她爸硬逼著非要我來找你。。。。。。姑爺,你要是覺得爲難,那就算了。”小麗母親沒敢看姑爺,低著頭,腦袋都快埋到胸脯上那兩坨顫巍巍的軟肉上了。

彭磊自然猜得出這是王有才的主意了:“王叔他自已怎幺不來?”

“來了。可是他沒好意思開口,硬要我來跟你說。”小麗母親小聲道,“姑爺你放心好了,這錢我們一定會還你的。”

彭磊不由得冷笑一聲,這王有才倒也聰明,知道自已向來不待見他,他來開口跟自已借錢肯定是沒戲的,所以才讓他老婆來出面向自已借錢。

要在以前,這事彭磊能推就推了,可現在這忙還非幫不可,誰讓他一時管不住下面的玩意,把小麗的母親也給幹了,如今人家找上來了,這欠下的肉債不還不行啊!

二萬塊錢彭磊也並不是拿不出來,只是他的錢全都投在公司裏增添設備購買材料去了,他自已也正手頭吃緊啊。

彭磊考慮了一會,道:“阿姨,我現在手頭上也沒這幺多錢,要不這樣吧。我先拿一萬給你,其它的以後我再慢慢想辦法,蓋房子的事也不用急在一時,等過了年再蓋不遲。你和王叔要是覺得在家裏閑得慌,那我幫你跟王叔介紹份事情做做,你看怎幺樣?”

“這感情好啊!”

小麗母親驚喜不已,一回頭,朝街對面招了招手,大聲地叫了起來:“小麗她爸,你快過來啊!”

街對面慢吞吞的站起一個人來,彭磊這才發現王有才原來一直就躲在附近,只是沒敢出來見自已罷了。王有才過來,讪笑著跟彭磊打招呼,彭磊只冷冷地應了聲,就懶得再搭理他。

王有才聽老婆把彭磊說的話複述了一遍,頓時眉飛色舞:“老婆,你瞧見沒,我就知道姑爺肯定能有辦法的。”

小麗母親卻是既感激,又有些羞愧,低著頭沒敢看彭磊。

這時侯豔豔忽然出現在校門口,快步朝彭磊他們走了過來:“小磊,你怎幺會在這裏,剛才聽李喬他們說有個女的找你,是誰呀?”

彭磊嚇了一跳:“是我學生的家長。”

“噢。”豔豔美眸在王有才和他老婆身上一轉,放下心來,展顔一笑道,“小磊,馬上就要下課了,走,一起回家。”

彭磊急忙道:“豔豔,我還有點事,你先回去吧!對了,你跟趙姨說一聲,晚飯我就不回來吃了。”

“真討厭,中午不在家吃飯,連晚飯也不回來吃了。”豔豔嬌嗔一聲,扭身走了。

王有才看得呆了,等豔豔走遠了,這才歎道:“姑爺,這就是你女朋友吧,長得還真是俊俏啊!哎,看來咱家小麗就只有給姑爺當二奶的份了。”

小麗母親不樂意了:“什幺二奶啊,說的真難聽,人家現在都流行叫小叁。”

“嘿,你這個婆娘,怎幺一天到晚的盡跟我擡扛了,是不是皮子又癢了。”王有才彎腰提起只鞋子要來打婆娘,忽然發現彭磊在旁邊瞪著他,急忙讪笑著縮回了手。

彭磊沒好氣道:“王叔,你是不是就只有這點打老婆的本事?”

王有才陪笑道:“姑爺,這是咱們那的老風俗了,老婆嘛要打,叁天不打,上房揭瓦。”

彭磊板著臉道:“那是以前的事了,以後你要是再敢打老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王有才立刻知趣地應道:“姑爺,你放心,以後我保證不再打老婆就是了。”

“走吧,我先帶你們去個地方。”彭磊懶得再理會他,轉身往前走去。

小麗快步跟上來,小聲說道:“姑爺,謝謝你了。”

就在剛才,彭磊心裏已經有了打算,工地上正需要人手,就直接把王有才安排到工地上去做工,讓他去吃點苦頭好了,小麗母親嘛就安排到英姐的餐館裏去打個雜什幺的。

彭磊帶著王有才兩口子來到公司,正好于老板也在,彭磊把于老板單獨叫到一邊去,讓他給王有才安排份事情。

于老板以爲這是彭磊的親戚,立刻拍著胸口爽快地答應著:“剛好工地上還需要個管倉庫的,工作既清閑又簡單,每月一千五,你看怎幺樣?”

“不用,不用。”彭磊看了眼王有才,壞笑著壓低了聲音道,“于哥,你不用跟我客氣,什幺活累,你就安排他去做什幺好了。”

于老板不明所以:“兄弟,這不太好吧?”

“沒關系。”彭磊擠眉弄眼道,“他這人好吃懶做慣了,就是要讓他多吃點苦頭才好。”

于老板頓時明白過來:“哈哈,既然這樣,那我就按你要求辦了。”

“于哥,多謝你了。”早上才把周潔安排進來,現在又給于哥出了個難題,彭磊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于老板倒也爽朗:“小磊,咱們兄弟之間,你還跟我客氣什幺。”

彭磊又問道:“對了,那個周潔呢?”

“她回縣城拿行李了,說是下午回來,也不知道到了沒。”

彭磊安排妥當,過來跟王有才道:“王叔,你的工作我都給你安排好了,你先跟于老板到工地上去熟悉下地方,一會回來,我再帶你們去吃飯。”

“好,好。”

王有才點頭哈腰地跟著于老板去了,辦公室內就只剩了彭磊和小麗的母親。

小麗母親閑不住,把外衣脫了,手腳麻利地幫彭磊收拾起辦公室來,襯衣內兩團顫巍巍的奶子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蕩的,讓彭磊看著看著,就不覺眼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