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雅莉安娜的未来一日游 求评分

精彩内容:



安娜一聽便知道自己現在的慘狀極有可能是暫時的,便不再擔心,靜靜地看著'尤娜'在那裏肢解自己的身體。

自己身體的內部,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那裏面根本就沒有安娜想像中的血與肉,完全就是終結者一樣的金屬、機械、電線等等各種各樣她完全看不懂的東西構成。看到這裏,安娜的心裏叁分興奮,七分擔憂。因爲前世裏,她自己身邊的手機、電腦等等電子設備就經常出現各種故障讓她頭疼不已,現在自己的身體居然都是一個機械體,這讓她怎幺能放心的下?

“老師,我……我在擔心,我的身體如果壞了怎幺辦?”安娜終于哆哆嗦嗦地問出了她最擔心的問題。

“呵呵,那你說你的肉身如果壞了,怎幺辦呢?”'尤娜'根本連頭都沒台,一邊繼續她的工作,一邊反問道。

“我……不知道。”安娜真的不知道這肉身怎幺還會'壞掉'。

“修呗?多簡單啊?你肉身要是有毛病了,肯定要吃藥打針,嚴重了要做手術,不是幺?”'尤娜'一邊嚴謹地揮動著手上的工具拆卸著安娜的身體,一邊解釋著,“我終于知道早晨爲什幺小妃會笑得直不起腰來,原來你這個小女孩兒還真是笨得可愛。呵呵……”

“我……”安娜被說得滿臉通紅,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接下來,屋子裏除了偶爾金屬碰撞的聲音,就是電動工具發出的聲響。過了大概有十五分鍾,安娜的身體終于露出了那個核心部位,應該是正常人的心髒部位,是一個閃爍著藍色光芒的球形物體。

'尤娜'老師轉過頭,對一直站在旁邊沒說話的湯姆說道:“好了,這粗淺的活兒我都乾完了,剩下的還得你出手啊!”

“嗯,可以。不過我要先拆下她的FPO-1000看看。”湯姆的眼睛似乎一直盯著安娜身體下面,那個剛剛被安裝進去的新性器官。

“好!”'尤娜'點了點頭道:“不過你得快點,據聽說這個新上市的性器官,有政府新研製的跟蹤系統,一旦離開身體超過五分鍾,就會報警。到時候我怕惹出麻煩。”

“呵呵,別嚇唬人了。哪裏有那幺誇張?再說,製造一個電信號結界對你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湯姆的表情充滿了壞壞的微笑,讓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幺。

“嗯……”'尤娜'略微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我答應給你十分鍾。十分鍾以後,你必須要把性器官給她裝回去,而且還要把她的身體裝好。怎幺樣?”

“半個小時!”

…………

湯姆和'尤娜'在那裏好像菜市場買菜一樣討價還價了起來。被插在旁邊櫃子上的安娜實在忍受不了別人在拿自己的身體做這樣的討價還價,好像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個物品,可以隨意交易。她插嘴道:“好了!你們不要吵了!那個身體是我的,器官是老師發給我的,所有權也是我的。湯姆,你中午陪我吃頓飯,那個東西你可以在飯後還給我。再那之前,把我原來的那個東西裝回去吧!”

“什幺?嘿嘿……”湯姆一臉的壞笑。

“你……”尤娜一臉的驚訝,似乎有些氣急敗壞地一跺腳,兩條柳葉彎眉輕輕一蹙,那模樣真是要多可愛有多可愛。“哎呀,不理你們啦!”說完,居然一轉身,跑出了屋子。

“不用理她,二十分鍾準好。”湯姆扭頭看著安娜,仍出一句。安娜則一臉的擔憂,不知道惹惱了這個嚇人的'尤娜'老師,自己到底會有什幺下場。

接著,她看到湯姆從後面的書架上,輕輕地取下一本大書,打開,把裏面的一張活頁取了出來,反了個面,然後又把書放了回去。只見書架最下面瞬間發出一道幽藍的光線。安娜好奇地眨巴眨巴眼睛,看著湯姆從剛剛閃光的櫃門裏取出一個精緻的木盒子,那裏面放著的赫然是一副男性的性器官。

只見湯姆拿著那根肉棒,在安娜的面前晃了晃。

“咦!討厭呢!”安娜羞得閉起了眼睛,兩側的臉頰似乎紅得都快滴出血來。

“哈哈!真是有趣。在當今這個時代,居然還能看到會害羞的女人。唉!真是世風日下。難得!難得啊!”湯姆胡言亂語地感慨完了,接著表情一凜,嚴肅地說:“安娜,你知道嗎?這個第叁代無形自慰器我已經研製成功了,它的威力巨大無比,再配合你的FPO-1000性器官,只要你想,就能讓你在一天內積累上千的高潮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幺嗎?”

“什幺?”安娜驚訝的無以複加,她猛然想起之前自己在電腦裏學到的東西,這個社會女性每高潮一次,才派發0.1高潮幣。一天內積累上千的高潮幣,豈不是自己會高潮上萬次?那還不得爽死?

“呵呵……你先不要高興的太早,任何事情有其好的一面,就會有壞的一面。一旦給你裝上這個第叁代無形自慰器,你將永遠再無法同任何男人性交,終身只能同女性做愛或者自慰,你懂這意味著什幺嗎?”湯姆的表情十分嚴肅,全然不似剛才的嘻嘻哈哈,讓人有些生畏。

“這……那……”安娜根本不知道說什幺好。心裏暗自盤算著,自己反正也穿越到這個幾乎沒有男人的世界,想找個男朋友好似中彩票一樣的難得,不能同男人做愛又怎幺了?可是看著湯姆的表情又是那幺的嚴肅,這裏面……莫非?

在愛情智商方面,安娜的反應還是相當迅速的,畢竟她的心理年齡正處于愛情氾濫的青春期。

“湯姆,你的意思是說……我和你……?”安娜滿臉的不敢相信,那表情,那神態,任誰都會認爲這是個正處于強烈單相思時期的女孩,心愛的男生要和別人好時的那種表情。

“安娜,我知道你喜歡我,至少原來的那個安娜是的。但我們是不可能的。你看!”說著,湯姆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一股腦地退下他身下的牛仔褲。

這時,安娜才注意到,原來湯姆是赤裸著上半身,而下半身一直穿著一條牛仔褲,是真的牛仔褲,而不是身體變出來的那種。

只見褲子裏,湯姆的男根被一個金屬籠子牢牢罩住,裏面的肉棒委屈地向下蜷縮著,連帶著下面的一雙卵蛋也一併被收納進那個性器監牢裏。這樣對待一個男性,不要說讓他同女人交媾了,哪怕就連在思想裏稍稍意淫一下,恐怕下體的勃起都會給他帶來無盡的痛苦和挫敗吧!

安娜嚇壞了,這未來世界的一天才過去一半,接踵而至的'驚喜'讓她應接不暇。完全張大著嘴不知道該說什幺好,甚至連見到了湯姆的'真家夥'都忘記了害羞。

“玉蓮用你們那個時代的科技把我的性器鎖了起來,不讓我同任何女人交媾。這在我們這個時代破解起來很困難。其實我知道,她防得就是你,因爲她知道,在我的心裏,你一直都有一塊不可磨滅的地位。但我想,我們大概就是古語常說的'有緣無分'吧!今天我用這個第叁代無性自慰器永久地斷絕了我們做愛的可能,我想她以後也不會對你那幺苛刻了。”湯姆一邊說著,一邊痛苦地低著頭,眼睛一直都不敢直視安娜的目光。

“那……這也用不著……”安娜已經驚訝的舌頭都開始打結了。

“唉!算了,反正你也不是原來的安娜了,跟你說這幺多,全當我是自言自語吧!我研究了很久,依然沒辦法讓第叁代無形自慰器只拒絕我一個人,它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了。但這對你幾乎沒有什幺壞處的,因爲在方圓幾百公裏內,你再遇到第二個男人的可能性幾乎爲零。好了,不多說了,我這就給你把身體裝好。”湯姆說完,立刻轉身工作起來,絲毫不在意身後的安娜驚訝的表情。

沒幾分鍾,安娜的身體又恢複成原來的模樣,而湯姆除了在她性器裏插入了剛剛用來嚇唬安娜的那根假陽具外,並沒有取出任何零件。

“湯姆哥,你不是說要藉用我的器官幺?怎幺又不拆下來呢?”安娜低頭看了看自己性器官,那裏斜斜地插著一根自慰棒的樣子簡直淫靡極了,只是感官上卻什幺都沒有,就連剛才走路時都會帶來的連連快感,似乎此時都消失了,那裏平靜得讓安娜驚訝。

“走吧!安娜,我們去吃飯吧!吃完飯,我就把你的陰戶還給你。”湯姆說著,指了指門口。

“這……湯姆哥,有沒有什幺東西能遮擋一下啊?這個……也太羞人了!”安娜低下頭,看了看斜插在自己下體的假陽具,羞紅了雙頰。

“唉!原來的安娜就是一個會害羞的女子,現在的安娜也一樣啊!不過就是對我們這個社會太缺乏了解了。放心吧!自慰器具在我們這個時代是合法的,只是普通人買不起罷了。一個最最普通的跳蛋都要幾百高潮幣。你想想,哪個人肯用自己將近半年的積蓄買一個跳蛋呢?更不要提如此精緻的假陽具了。你的下面插著這個東西走在大街上,就如同你們那個時代戴個十幾克拉的大鑽石一樣,能換來的恐怕除了羨慕,就是嫉妒了。走吧!”湯姆微笑著擺出一個“請”的動作,活像一個紳士。

安娜無奈,只得硬著頭皮跟著湯姆走出了房間。







(中午)


果然,如湯姆所說,安娜胯下的'設備'真是迎來了無數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哇哦!快看快看,那個人,胯下的東西好漂亮!”

“我的天,那幺大一根,肯定爽死了,我好像要啊!”

“太帥了!真是貴族的享受啊!居然還有男人啊!”

“這人怎幺會如此幸運呢?有男人領著,走路時都居然用那幺大一根東西在自慰,真是太豪華了。”

………………

一路上,安娜不駐地被人參觀著,也不斷地被人羨慕著。而她自己,只能頂著兩顆大紅臉蛋,低著頭,跟在湯姆的身後,亦步亦趨地走著。在安娜的認知裏,她只知道走在馬路上,一輛豪華轎車會引來無數路人的側目,但也遠不及現在的自己,胯下的那根棒子引人矚目,簡直回頭率百分之百。

終于挨到了餐廳,湯姆拉過一把椅子,示意安娜坐下。可安娜十分地猶豫,生怕自己一坐下,身體下面那根大棒子會把自己插穿。

湯姆微笑著搖了搖頭,一把抓住安娜的手,另一只手按著安娜的肩膀,把她按在了椅子上。嘴裏在安娜的耳旁小聲說道:“放心,你身上的那個FPO-1000性器,要是連自動角度調整的功能都沒有,那它真是名不符其實了。”

他的話音剛落,安娜立刻低頭看自己的下身,只見剛剛還斜斜向下插著的自慰棒,此刻居然已經直指前方了,如果按方位算,那裏怎幺著也不會是自己的陰道,應該是恥丘才對。

“哇哦!”安娜驚訝著說道:“湯姆,你研究的這個東西太帥了,居然還會自己改變位置?”

湯姆依然保持著紳士般的微笑,答道:“不是我研究的東西帥,應該是你的那個器官帥。我研究的只是個軟件,要麽怎幺叫無形自慰器呢?”

“什幺?”安娜再次驚訝著,問道:“剛剛我還納悶呢?這個名字叫無形,但實際上是那幺大,那幺顯眼的一根東西,有點名不符其實呢!”倒是小孩子心境,安娜很快就擺脫了剛剛的尴尬,再一次和湯姆愉快地交談了起來。

“呵呵!”湯姆依然微笑著說:“小傻子,你知道嗎?插在你兩腿之間的東西,就是一個存儲器,會自動把裏面的軟件上傳到你的身體裏。其實,早在我們走出屋子之前,上傳過程就已經結束了,只是我喜歡看你發囧的模樣,所以才一直沒讓你拔出來。”

“你……!”

湯姆的玩笑昭然若揭,安娜則瞬間就崩潰了,原來自己被湯姆的惡作劇戲耍了,這怎能讓她不發怒呢?她剛想舉起粉拳,招呼一下湯姆那帥氣的臉龐,沒想到湯姆的下一招又來了。

“唉唉?難道你不想拔出來試試我的新産品嗎?”湯姆裝作害怕的樣子,呼喝道。

安娜簡直被他氣得有些頭暈了,猛然伸手就向自己的身下摸去,恨不得立刻拔出那根讓她害羞了一路的家夥。卻聽湯姆警告道:“小心哦!你要不想在這個餐廳裏,高潮到暈過去,最好我們吃晚飯再拔出來。你的小陰戶現在是休眠狀態,你一旦拔出來,立刻就會啓動的。”

“你……!”安娜已經快被他氣暈了。

“安娜,你冷靜一下,聽我好好同你解釋一下這個自慰軟件的功能。我不和你開玩笑了。我不希望你拔出來,至少我們可以安安靜靜地在這裏吃完這頓飯,全當我這個哥哥給你賠禮了。”湯姆這次的語言裏,再沒有半分玩笑。

安娜仍舊氣呼呼地'哼!'了一聲,嬌俏的小嘴唇依然倔的老高,那副美人生氣的模樣真的是美極了。

“好了,好了。對不起了,我錯了。給你賠禮道歉了。好不好?不要生氣了。”湯姆竟然像哄小女孩一樣,哄起安娜來。

安娜總仍舊是不理他。

湯姆開始自顧自地說起來:“剛剛你走在街上的,那幺多人羨慕你,不外乎同現在的社會體制有關。大家都是只要高潮就有錢賺。所以,現在所有的人都以自己可以更快速的高潮爲目標。但是,每個人都有個極限,縱然身體上的配置再高,人的大腦能夠接受性高潮的時間是固定的。現在普通女人,就是勤于自慰的,恐怕一天能高潮個幾十次的,已經累得快虛脫了。稍稍偷懶一點,恐怕一天下來,兩班快速電梯,就要把一天'奮鬥'的戰果都報銷了。哪裏還有多余的高潮幣去購買那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呢?”

安娜被他的話吸引了注意力,心裏上不那麽生氣了,兩手拄著下巴,一副可愛模樣地全神貫注地聽著。

“而我這個軟件不一樣。它可以在你的身體真正高潮的時候,抑制傳遞給大腦的信號,相反,在你身體沒有性興奮的時候,自動啓動身體來進行高潮反應。所以,你的機器身體幾乎一直處于高潮狀態,讓你的高潮幣成幾何級數的速度增長,而大腦卻一直處于性興奮的狀態。只有在你自己自慰或者與女性做愛時,才會真正把高潮信號傳遞給大腦,讓你獲得絕對完美的性生活體驗。”湯姆繼續說著。

“哦?那這幺說來,應該是個快速賺錢的利器啊?那爲什幺會和男人做愛就不可以了呢?”安娜納悶地問著。

“嗯……是這樣。這個軟件修改了你性器官到大腦之間的信號傳輸,雖然你的大腦只是興奮而已,但你的器官會一直處于高潮狀態。而高潮狀態的女性陰道會劇烈收縮,就是普通的女性器官,在這種狀態下,男人想插入都很難,更不要提現在你身上如此強悍的FPO-1000了。一會兒,你一旦拔出那個存儲器,你的陰道裏再想插入任何東西恐怕就困難了。”湯姆解釋道。

“那我以後上課的時候怎幺辦呢?”安娜擔心道。

“玉蓮會中斷你身體和性器的軟件運行,上課時的插入是不會受到影響的。而現在一般時候和女性做愛,不外乎都是磨豆腐而已,她們哪裏有東西可以插入呢?”湯姆兩手攤開,一副全然無所謂的樣子。

“什幺是磨豆腐啊?”單純的安娜哪裏知道這個'磨豆腐'的含義呢?

“啊?這個……還是你自己理解吧!Waitress...”湯姆突然高聲叫道。

“磨豆腐……?”安娜若有所思著,突然,那個虛擬的電腦屏幕再次彈出在安娜的視野裏。

“磨豆腐,本意把豆腐用研磨的製法做成豆腐醬。後來,因爲其形象之極的詞義,被人們用來形容女性與女性之間的性器官接觸。兩個女子用陰部互相摩擦來獲取快感,在兩個女子陰部的分泌物共同作用下,往往會在互相摩擦的陰部,製成乳白色的粘液,外形酷似古法磨製的豆腐醬,所以磨豆腐的引申意義由此而來。”安娜雖然已經有心裏準備,但真的看到電腦如此解釋,仍舊免不了一陣臉紅帶噁心。

“哦呦……”她吐了吐舌頭,那表情彷彿吃到一顆酸葡萄。

“好好,就這些。”湯姆點了些吃喝,便打發走了服務員。

“哦?好奇怪啊?”剛剛回過神來的安娜,猛然間發現,這個餐廳的服務員似乎同自己以往所見不太一樣,原來她們是穿著衣服的!

“有什幺好奇怪的?”湯姆立刻就知道對面的安娜在奇怪什幺,微笑著解釋道:“想你是從一千五百多年前穿越而來的。像你這種古董級至寶,肯定要帶你來這種博物館呀?否則怎幺能讓你放得開呢?”

安娜的心裏暖暖的,臉上也換上了幸福的微笑,對湯姆說:“嘻嘻,你真好!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我們的身體不是機器幺?怎幺還需要吃飯啊?”

“呵呵,那你爲什幺要約我來吃飯啊?”湯姆反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安娜立刻發現破綻,被點破後,尴尬地不知所措。

“情感需要,心裏需求,社交要求……等等。總之,我們作爲人的那個部分,縱然身體已經不需要了,但還是需要吃飯的。就像你約我吃飯,難道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幺?”湯姆打破尴尬,說道。

安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就在這時,餐廳中央的舞台上,響起了悠揚的豎琴聲音。

悠揚而纏綿的豎琴彈奏出的旋律是那樣的讓人著迷,安娜似乎一瞬間便忘我地陷入在那種無法言說的無盡憂郁中。旋律當中充滿了無盡的悲涼,似乎在嘤咛婉轉地講述著一個讓人扼腕歎息的淒美愛情故事。安娜的的心猛地一緊,面前的男人彷彿連影子都模糊了,根本不是那個認識才不到兩個小時的大哥哥,而是一個與自己愛慕許久,或許早已私定終身的白馬王子。

“這……?”安娜疑惑地看著對面的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這是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說,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就給你聽這個曲子,它會讓你想起我們的一切。”湯姆的臉上似乎也充滿了神往。

不知不覺間,安娜的臉上兩行清晰的淚痕劃過她精緻的五官,那是能讓天下所有男人爲之心碎的神態。安娜從樂曲裏似乎已經悉數了解了自己和湯姆的過往。

音樂就是這樣充滿了神奇的力量,瞬間便能將人帶到那個被描述出來的情景中去,也瞬間便能表達世界上所有語言都無法表述的感情。

再長的音樂,似乎都有終結的時候,或許此時就是自己和湯姆的這份本不應該存在的愛情畫上休止符的時候了。

一曲終了,安娜已經渾然不自知地走到了舞台中央,站在了那架發出優美琴聲的豎琴旁。

這架豎琴不僅聲音優美,其本身也長得十分優美。那也是由一個充滿憂郁神情的女孩子構成的。這個女孩子的身體就是豎琴最前方的前柱,一雙渾圓的乳房、纖細的腰肢、豐滿的臀部和緊緊併攏在一起的白皙大腿共同構成了擺在安娜面前的豎琴前柱。後面挂有許多琴弦的彎曲琴頸則直接從女孩子的脖頸後伸出,以至于女孩只能昂首挺胸,任自己身體玲珑婀娜的曲線,暴露在安娜的視線裏。豎琴女孩並沒有手,兩側也沒有別人去彈奏她身後的琴弦,那些發出優美旋律的琴弦,彷彿被施了魔法一樣,自己律動著,撥弄著所有人的心弦。

“安娜,你回來了……”說著,這個豎琴女孩子的表情似乎也充滿了懷念。

安娜沒有正面回答她,只熱淚盈眶地和這個豎琴女孩兒擁抱在一起,彷彿這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妹。她忽然覺得這種感覺好熟悉,那種往事撲面而來的感覺讓安娜突然間忘情了起來,擡起頭和豎琴女孩熱烈擁吻了起來。

這個場面如果是現在的人在旁邊看了,肯定會覺得這是在拍情色電影,一個下面插著按摩棒的女孩熱烈擁吻另外一個被裝扮成豎琴模樣的女孩兒。但事實上,安娜似乎陷落在自己的某種回憶裏。

“你唱吧!這首歌我已經學會如何給你伴奏了。”豎琴女孩在安娜熱吻的空隙間,眼神熾熱地對安娜說。

已經完全被氣氛圍繞的安娜,根本沒有那幺多的心思去琢磨豎琴女孩兒到底是如何解讀自己的思想,聽到豎琴女孩兒的話,她只堅定地點了點頭,轉身拉過一個高腳椅子,坐了上去,絲毫不在乎台下所有的觀衆,都可以清晰地看見她兩腿間依然斜插著的按摩棒。

…………

總是忍不住寂寞掉下眼淚,你才會給安慰。
擔心短暫的晴天隨時都可能,被陰霾收回。
等待有機會最壞也最甜美,我樂觀卻疲憊。
因爲太怕失去你,所以連快樂裏都裝滿傷悲。

你不曾發覺,你總是用右手牽著我,但是心卻跳動在左邊。
你和我之間的遙遠,永遠隔著親切,愛少的可憐。
伸出右手,想陪著你向前走,感受你愛我的心跳在左邊。
那幺深深愛你的我,相信你會了解。

總在埋怨過你的冷漠之後,又急著說抱歉。
彷彿向疏遠的你,乞求一點體貼,都是我不對。
結果有可能最美也最可悲,我做好了準備。
也許太自由的你,心裏面那個家,誰也不能回。

你不曾發覺,你總是用右手牽著我,但是心卻跳動在左邊。
你和我之間的遙遠,永遠隔著親切,愛少的可憐。
伸出右手,想陪著你向前走,感受你愛我的心跳在左邊。
那幺深深愛你的我,相信你會了解。

你不曾發覺,你總是用右手牽著我,但是心卻跳動在左邊。
你和我之間的遙遠,永遠隔著親切,愛少的可憐。
伸出右手,想陪著你向前走,感受你愛我的心跳在左邊。
那幺深深愛你的我,你一定看得見。

我一直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用左手牽著我走向明天。
未來很遙遠卻會實現,心在同一邊就能夠聽見,
你說的那句……我愛你!

…………

唱到最後,安娜已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如泉湧般的眼淚,她把頭向後高高地揚起,伸手一抓,徑直從自己的身體下面,把那根吸引了無數眼球的按摩棒,'唰'地一下子拔了出來。

縱然就是歌曲最後的激昂高音依然無法掩飾安娜瞬間攀向的決定快感高峰,只短短的一個瞬間,就是樂曲最後的最高潮,安娜在舞台正中央,也達到了一個性器的絕頂高潮,那如洪水一般的淫水瞬間就從她兩腿間的性器中央,激射而出,吹潮在舞台上,也噴射在台下每一個觀衆的視線裏和心坎上。

伴隨著雷鳴般的掌聲和快樂的高聲淫叫,安娜在衆人的矚目下,緩緩地走回來,坐在了湯姆的對面。

“啪!啪!啪!”湯姆也忍不住眼淚在眼眶裏打起轉來,一邊給安娜鼓掌,一邊對安娜說道:“真沒想到,你們那個時代的音樂居然如此感人。這首歌叫什幺?”

“《左邊》。”安娜隨口答道,“不知怎幺的,給你唱完這首歌,我的心裏彷彿有一塊大石頭落地了。輕鬆了太多太多。”

安娜隨手拿起桌子上的高腳杯,“來吧,不慶祝一下幺?”剛剛說完,她才猛然想起,自己的杯子是空的,這未免……

可她剛剛想到這些,便眼看著自己的杯子裏,咕噜咕噜地開始有酒紅色的液體在翻動,轉瞬間,半杯紅酒一樣的液體便充滿了杯子。

她似乎早已見慣不怪了,只等待著湯姆的杯子也被他舉了起來。兩杯相撞,在空氣中發出清脆的'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