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变身修真记-第22章 巴士骚扰

精彩内容:

變身修真記-第22章 巴士騷擾



     很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趕緊又跑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重新換上了一雙球鞋、一件體恤、一條牛仔褲,最後再背個雙肩小包,在鏡子前照了照,比剛才那一身好了許多,感覺剛才那樣確實是有點過份,回到玫瑰姊的車裏,玫瑰姊看了一眼我的新穿著,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這是我到刑警隊第一天正式上班,花了一天的時間辦理了各種證件,最後還到軍械庫領了一只六四式手槍,一彈匣子彈,看著槍和子彈,著實興奮了好一陣,我以前做男人的時候就是一個手槍的發燒友。


     就在我不知道把槍和子彈放在什幺地方才安全的時候,玫瑰姊把我領到了一排保險櫃的前面,讓我申請了其中的一個小間隔對我說︰「女孩子幹刑警不會有什幺仇人,槍放在身邊又危險,妳就把槍存在這裏,等以後需要的時候再取出來用好了。」


    儘管一百個不願意,我還是戀戀不捨的把槍存了進去,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回到辦公室,大家都在那裏等下班,昨天是玫瑰姊請的客,我決定今天再請大家一次,于是就把我要請客的想法告訴了大家,大家沒什幺事,于是都很高興的同意了。


     下班後來到飯店,昨天大家在我這個還不是很熟悉的美女面前都還沒怎幺喝好,今天就不一樣了,個個都喝了個酩酊大醉,隊長、副隊長見我沒有一般美女身上的那股嬌氣,都還蠻高興的,我也因爲現在的同事比我原來那個科室的同事好了很多而高興。


     吃完飯從飯店出來,玫瑰姊有事不能送我回家,別的要送我回家的人都被我拒絕了,我害怕跟同事發生一些不正當關係,有道是「兔子不吃窩邊的胡蘿蔔」,由于飯店所處最繁華的鬧市區,車非常的難打,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一輛,隨後只好上了一輛大巴。


     從上車到我家有十幾站的路程,我剛上車的時候人還不是很多,可沒想到過了兩站以後人就把這輛大巴給擠滿了,我找了一個扶手抓好,雖然奼女功可以使我喝再多的酒也不會醉,可腦子還是微微有一點酒意,腦子裏不知道怎幺回事總感覺有人要吃我的豆腐吧。


     雖然我的奼女功已經練到第六層的境界,可是除了跟老和尚打過那幺一次架以外,就只是跟男人在床上光著身子打架而已,雖然在床上我可以以一敵百,就算敵一千,忍一忍也可就過去了,但真要踫到壞人我還真不知道怎幺辦是好。


     大家都知道這個世界是怕什幺就來什幺的,不一會我就覺得有一只手從我的身後撫上了我的屁股,變成女人後第一次被人施鹹豬手,不知道怎幺辦是好,心裏不由的就有點害怕,我先是移動著身體來避開他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掌,可一來車上的人很多,沒有太大的迴旋余地,二來他也不會就這幺放過我的屁股。


     我不敢回過頭去看到底是誰在騷擾我,我怕我只要一回過頭去看,他就會由暗轉明,到時候我就會更加的倒黴,可讓忍讓是不起任何作用,這只鹹豬手見我沒什幺反應,膽子更大了,已經從撫摸我的屁股改爲揉捏我的屁股了。


    我看了看窗外,還有七八站才要到家,心想你想摸就摸好了,我還怕人摸嗎,下定決心,心裏想︰「你對我的屁股怎幺樣我都不去理你,到了站我就下車。」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的膽子也忒大了一點,竟然把手指伸進了我的屁股縫,隔著牛仔褲刺激起我的陰戶。


     真的是太過分了,我回過頭看了他一眼,想讓他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有了反抗我想他可能會收斂一點,沒想到映入我眼楮裏的是一個一米八幾、滿臉橫肉、光著腦袋的惡漢,我連一句話都沒說出口,嚇的趕緊又把臉掉了回來,再也不敢回頭去看他了。


     見我害怕的樣子,這個惡人他更得意了,肆無忌憚的把手穿過我的腰來解我牛仔褲上的紐扣,這還得了,我用手拚命抓住我的褲子不讓他得逞,在我的反抗之下他一時沒法得手,突然我的胸部傳來一陣劇痛,原來是這個惡人見我沒膽不敢反抗,用手抓住了我的乳頭狠命的掐了一下,一陣劇痛從乳頭上傳來,要不是周圍的人很多,我就要坐在地上了。


     這個時候,聽見後面惡人的嘴裏發出了「呵呵……」的淫笑,繼續再用手解我褲子的鈕扣,我這次不敢再反抗了,任憑他解開了我牛仔褲的鈕扣,又任憑他拉下了我牛仔褲的拉鏈,把手伸進了我的牛仔褲裏,在我的陰戶上撫摸了起來。


     沒有辦法,任憑他撫摸著我的陰戶,希望他早點發洩完獸慾,沒一會他就嫌我的雙腿並的有點緊,用手示意我把腿分開一點,這個時候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怎幺不給人發現他正在摸我,沒有馬上理解他的意思,立刻一根陰毛就被他拔了下來,以前聽過紅波姊說她們姊妹給日本兵把陰毛拔光的事情,當時聽的還有點興奮,這次輪到自己沒想到就一根就痛的要命,想哭可又不敢,疼痛使我明白他是要我把腿分開一點,趕緊調整了一下姿勢把雙腿分了開來。


    接下來感到自己裏被插進了一根手指,這個時候我的整個已經完全濕潤了,他的手指慢慢的在我裏抽插了起來,我的緊緊的包住這根手指,舒服到了極點,再加上現在所處的環境,我不敢看周圍人的眼神,不過我敢肯定紙是包不住火的,這是何等的刺激,我竟然有了一股大小便要失禁的感覺,高潮了。


     我緊緊的抿住嘴唇,努力不讓自己發出呻吟的聲音,這個時候他又把手伸進了我的上衣體恤裏,解開了我的胸罩,在我的乳房上揉了起來,我知道不讓他爽一下他是不會放過我的,沒辦法只好主動把屁股貼上了他的褲裆,用股縫來刺激他已經硬起了的。


     可是任憑我再怎幺刺激他的小弟弟他也就是不射,看看外面我就要到站了,我知道不讓他射出他是不會讓我下車的,只好把手伸進了他的褲裆,在我手指的滑動之下,不一會他就射了,精液射的我滿手都是,聽見他滿意的哼了一聲,撫摸我身體的手拿了回去,我也趕緊把手縮了回來。他摸出了一個刀片,把我的胸罩和內褲給割斷,然後從我的身上取了下來,放進了自己的包裏,下車了。


    看著他下了車,我的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穿好褲子,在周圍人鄙夷的眼神中下了車。


     回到家裏,飛快的跑進了房間,一個人趴在床上不停的抽泣,在我心中給他摸摸什幺的倒沒有多大的關係,真正讓我傷心的是,我在那種情況下竟然還能夠達到高潮,並且覺得十分的刺激,同時還恨自己一點用也沒有,雖然奼女功已經練到了很深的造詣,可是面對著那個惡男人竟然不敢反抗,仔細的再回想一下,我還真的是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是不敢反抗還是不願意反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從背後抱住了我,在我耳邊輕聲的說︰「女兒啊,怎幺哭了,誰欺負妳了。」


     老爸發現了我的不對勁,他等老媽睡著了以後蹑手蹑腳的來到了我的房間,我見是老爸立刻跑進老媽的房間點了她的睡穴,再跑回自己的房間一下子撲進了他的懷裏,向他訴說著我剛才的遭遇,他聽了以後很氣憤,同時也很慶幸我沒有出什幺事,並告訴我說我的做法絕對是對的,如果當時我反抗的話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幺事情,搞不好他一怒之下拿出刀子對我的臉劃一下也是有可能的,聽了老爸的安慰整個人慢慢的停止了哭泣,老爸一邊安慰我一邊把我的衣服給脫了下來,對我說︰「去洗把澡吧,看看小臉都哭成什幺樣子了。」


     說完就把我抱到了浴室,幫我打開水龍頭,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身體很髒,再乾淨的水也沒辦法洗乾淨,被男人弄髒的身體只有通過男人再弄乾淨,于是我把身體靠在浴室的牆上分開了大腿,同時抓住老爸的手按向了我的胸部。


     任憑老爸對我的親吻跟撫摸,感覺被那個男人弄髒了的身體經過老爸的親吻跟撫摸以後又變回乾淨了,老爸畢竟年紀有點大了,讓他躺在床上幹還行,要他站在浴室裏這幺折騰慢慢的就有點受不了,不一會他坐在了馬桶上,脫下了褲子,扶著半硬不硬的對我說︰「乖女兒幫老爸舔舔。」


    聽了老爸的話我乖乖的跪在了他的面前,他分開了大腿,我張開嘴把他的含在了嘴裏,賣力的吃了起來,不一會老爸的就在我嘴裏變的硬了起來,可他並不想這幺快就進入我的身體,于是對我說︰「起來,掉過臉,讓老爸幫妳舔舔。」


     我順從的站了起來,背對著老爸,雙手扶著牆,分開大腿,小腿微微彎曲,這個距離正好可以使得坐在馬桶上的父親親吻到我的屁股,他老人家爲了安撫我剛才受傷的心靈真的是拿出了全身的解術,一邊親吻我的屁股一邊用巴掌由輕而重的抽打它們。


     這是我變成女人以後第一次被男人抽打屁股,隨著老爸的每一下抽打,我的屁股乃至全身都一震,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不一會下體濕潤的就開始順著大腿往下滴水了。


     我想讓老爸停止對我屁股的抽打,想要坐到老爸的身上用小妹妹套他的老弟弟,可老爸並沒有同意我的要求,而是加快了抽打我屁股的速度和力度,慢慢的我的大腿就開始發軟,根本就沒有辦法站立,整個人像爛肉一樣趴在了地上,雖然全身沒有力但還是把屁股高高的翹起對著老爸。


     終于我在老爸的抽打之下達到了高潮,之後老爸把我又抱回了房間放在床上,然後壓上了我的身體……


     第二天早上醒來煉化老爸精液的時候發現我的兩個內丹又結實了許多,心想只要這樣繼續跟老爸發展下去很快的我就可以突破這一層功力的限制了,雖然是邪功但只要我不用邪功去害人就可以了。


     吃過早飯玫瑰姊又在樓下按喇叭叫我了,下了摟上了車一路上都在尋思著要不要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訴玫瑰姊,雖然給男人摸摸對于我一點問題也沒有的,但畢竟是在受他威脅的情況下給摸的,心裏總是不爽,到了局裏水還沒泡好就聽見隊長要我們到會議室開會的喊聲。


     來到會議室,知道是有案子發生了,等隊長把案情一介紹,我在心裏不由的笑了出來,你們猜是什幺案子,原來我昨晚踫到的那個惡人在巴士上騷擾的女孩子根本就不只我一個,已經有幾個月了,受害人也有很多,只是很多受害人一直都沒有報警,直到上個禮拜才有一個受害人報了警,她說她在車上被一個光頭男人性騷擾,她立刻大聲反抗,結果遭到了那個男人的報複,那個男人在受害者反抗的情況下把一根沾有乙肝病毒的針頭插進了受害者的屁股,然後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