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g0g0全球专业高清摄影《湘江1934·向死而生》:一部开创广西动画电影历史的佳作

精彩内容:

在新的時代語境下,藝術作品傳承紅色基因,弘揚紅色文化,亟需創新精神。日前,一部由廣西本土力量自主制作,表現湘江戰役重大題材的電影《湘江1934·向死而生》正在全國影院熱映。該作品從少年的視角,以動畫的形式去講述關乎中國革命前途命運的湘江戰役,體現了革命曆史題材電影創作的新探索。總的看來,該作品在以下叁方面實現了新的突破:

藝術形式的突破。發生于 1934年的湘江戰役是中央紅軍長征途中所經曆的非常慘烈的一戰,也是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之戰,但這樣厚重的曆史故事在國産電影中表現的卻相對較少。2017年由八一電影制片廠制作的《血戰湘江》可以說這場戰役最直接的表現作品,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作品直接涉及。用動畫形式來表現這場慘烈的戰爭,更是絕無僅有。在新媒體時代,主旋律動畫在商業娛樂動畫盛行的洪流中早已被邊緣化。雖然新世紀以來也出現了《閃閃的紅星之紅星小勇士》《智取威虎山》《四渡赤水出奇兵》《小兵張嘎》等相對優秀的主旋律動畫作品,但大多雷聲大雨點小,沒能引起國人足夠的關注。《湘江1934·向死而生》的制作團隊顯然有一種“向死而生”的革命精神,他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從最終呈現給觀衆的作品本身來看,該作品的問世實現了廣西動畫電影題材的突破,爲國産經典紅色動畫電影的發展注入了一劑強心劑,堪稱廣西紅色動畫電影的《小號手》。

類型敘事的突破。講什麽故事和怎麽講故事一直都是電影制作的終極話題。主旋律動畫作品從主題本身來說已經解決了講什麽的問題,那麽,剩下來的就是怎麽講好這些高大上的故事。《湘江1934·向死而生》沒有停留在枯燥的苦難敘事上,作品通過生動講述了紅軍小戰士黃玉長生和壯族放牛娃韋二牛在戰火硝煙中成長的感人故事,小人物講述大曆史,新穎的敘事視角深深地吸引住了觀衆。整部作品非常注重人物的精神轉變過程的刻畫,故事線索清晰,情節跌宕起伏,懸念不斷,尤其是智取國民黨和反動民團的關卡和誘使覃大虎與劉旺財和國民黨軍團長之間“狗咬狗”的橋段,增添了故事的情節性和趣味性。在英雄形象的刻畫上,作品放棄了口號式標語式的台詞,通過對韋二牛和黃玉長生兩位少年英雄情感心理的深挖,使得他們的英雄事迹更加真實可信,這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主旋律作品的正向傳播。可以說,該作品真正地講好了中國故事,爲豐富主旋律這一類型的敘事起到了添磚加瓦的作用。

傳播方式的突破。院線和網絡是當下影視傳播最主要的平台。由于動畫電影相對難以滿足觀衆在感官上的極致體驗,因此,動畫電影在院線的競爭力顯然稍遜一籌。《湘江1934·向死而生》的發行方顯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們走的是一條從小團體包圍大市場的道路。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該作品采用流動包場放映的方式走進廣西各大中小學,巡映345場,在校園內營造了濃厚的紅色教育氛圍和良好的口碑。可以說,這種小團體式的放映在很大程度上帶有試映性質,能有效檢驗市場的反饋。正是基于試映得來的自信,《湘江1934·向死而生》的發行方選擇一年中大片雲集、票房競爭最激烈的春節檔公映,真刀實槍地接受市場檢驗,且不論最終票房成績如何,其制造的眼球效應足夠引起觀衆側目,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主旋律題材的廣泛傳播。這樣的勇氣和信心著實值得我們點贊!

作爲一部中國共産黨成立一百周年的獻禮片,《湘江1934·向死而生》顯然圓滿地完成了其政治任務,而作爲一部開創廣西紅色題材的動畫片,《湘江1934·向死而生》也較好地履行了其藝術使命。顯然,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廣西電影人只要懷揣初心,勇于探索,就一定能創作出更多的良品、精品,爲講好廣西故事做出電影人應有的貢獻,同時,也一定能迎來廣西電影産業發展的又一春。

g0g0全球专业高清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