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日韩女同一区二区色的征途

精彩内容:

Contents

  邦斯國守陽山一處密林中間,十來個女子無力的坐在一處較平整的草地上。
  
  她們是爲了逃避月國入侵者的侮辱而躲避到這的,可是今晨緊急出走時所帶的很少的食物已經吃完了,饑餓、寒冷、失去親人的傷心和對即將到來的森林夜晚的恐懼使這些年輕的以往幾乎無憂無慮的女人覺得到了絕境。
  
  夕陽的最後一縷光芒從濃密的樹葉縫隙中照射在草地上,美好的森林之景!可是看著姐妹們無助、驚恐的眼神,喀麗絲哭了。
  
  喀麗絲是鎮長的女兒,十六歲。
  
  山腳下的古約鎮是這些女人的居住地,男人們抵抗月國部隊的入侵,幾乎被滅絕!而女人們在月國軍隊攻進來屠殺、姦淫、擄掠的時候分散的跑了。躲往這個方向的就她們十來個年輕女人,都是看著自己的男性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母親、姐妹則全部跑散了,現在都成了舉目無親的人。
  
  坐在草地上,又餓又怕的喀麗絲第一個忍不住的哭,大家也都哭了起來,頓時林中充滿了與這美麗的大自然不和諧的悲泣聲。
  
  突然,森林裏哈哈一陣男人的大笑聲響了起來。
  
  女人們嚇的尖叫起來,抱成一團。看清以後又不免迷惑和詫異:一個二十來歲的長的很帥氣、高大、強壯的男人肩上扛著一只不大的獐子,含笑看著她們。
  
  喀麗絲見不是士兵,只是一個不大的本國人長相的男人,膽子大了一些,站起來擦了眼淚問道:“你是誰?爲什幺看著我們笑?”
  
  男人很優雅的笑了一下道:“我叫豪歌,打獵結束準備回家,聽見這邊有哭聲,就過來看啦,看見你們這幺多人好好的在哭,就忍不住的笑了,你們爲什幺哭啊?對了,你叫什幺名字?”
  
  喀麗絲忙報了姓名,還說了哭的原因。
  
  豪歌大方的說道:“到我家去吧!我會給你們吃的!你們是女人幺!”
  
  喀麗絲和衆女一聽彼此看了看,點點頭,然後都站起來跟著豪歌走。
  
  一路上,喀麗絲哭訴著村莊被侵略的悲慘遭遇,搞的豪歌也陪了幾滴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眼淚。看著衆女實在是無力行走,只好到處攙扶著〔當然難免揩點小油〕,慢慢到了密林深處自己的家。
  
  到了豪歌的家,衆女頓時眼睛一亮:全部用整木造的很大的一座房屋,中間一個大廳,兩邊各有幾個小的房間。
  
  大廳的中間竟然還有一張桌子和八把椅子,四周還有一些擺放整齊的木椅。
  
  豪歌招呼大家坐下後,就先倒了水給大家喝,然後就喊一位叫舞司儀的歲數二十來歲長的非常正點的女人一起做飯。
  
  看著在飯桌上狼吞虎嚥全無一點淑女形象的衆女的“惡”態,豪歌是直咂嘴,不過也知道她們肯定是餓狠了,也不免有一些同情。
  
  吃飯的時候自然互相詳細的介紹起來,那舞司儀竟然是原來的首相何亞即的孫女,數代書香及望族後代,難怪肌膚長的比喀麗絲還細膩一些!
  
  舞司儀很自然的問起這房子還有什幺人住的時候,豪歌有點憂郁的說道:“原來是跟我的師傅在一起,他去年已經死了,就我一個了。”
  
  衆女自然也一番安慰。
  
  當晚,衆女輪流著洗澡。幸好還有出來時帶的洗換衣服,否則臭大了!對于豪歌幾番真誠要求無私幫忙的好意,喀麗絲和舞司儀還是紅著臉給予婉拒了。不過豪歌好像根本不在乎,還是高興的哼著決難聽的歌曲安排好衆女的床鋪後睡覺去了。
  
  喀麗絲在床上跟舞司儀忍不住的說起了豪歌,兩個人都覺得他大體很不錯。
  
  喀麗絲紅著臉說:“就是覺得他有點那個了,還要幫我們兩個洗澡,算什幺幺!”
  
  舞司儀笑道:“傻丫頭!到時候你別跟姐妹們搶他就行了,還害羞!這歲月男人當兵打仗死了多少?一個男人恐怕要有六個女人配都不一定夠!何況還是這樣的帥小夥!再說你沒看他還是有眼光的阿?只是要幫我們兩個洗澡,沒跟她們胡來。”
  
  喀麗絲笑道:“他這幺好,你爲什幺不同意啊!”
  
  兩個人暫時忘記了戰爭的恐懼和失去親人的悲哀,嬉笑一會,在極端的疲累中沈沈的睡去。
  
  第二天,好久沒有休息好的衆女一個個醒來後,發現豪歌早已不見了,只是桌上放好了一些腌製的筍乾、臘肉,鍋裏有做好的飯。
  
  大家雖然不好意思,但感激之余也是飛快的先吃好再說!
  
  飯後,在喀麗絲和舞司儀的指揮下,衆女把房子很徹底的打掃了一遍,並且搜出豪歌有意放在床頭的髒衣服若幹。
  
  中午,衆女把飯菜做好,焦急的小聲嘀咕著等著豪歌。
  
  當豪歌那破鑼嗓子老遠的傳來的時候,衆女竟然不覺難聽,反而都欣喜的說道:“回來了!回來了!”
  
  果然,一會兒就見豪歌扛著一只獐子、二只野雞回來了。
  
  同衆女吃過飯,豪歌得意的說道:“爲我們這個家有了許多新成員,今晚多燒一些菜以爲慶賀!”
  
  大家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余總算有了一些安全感,聽見豪歌這幺說,也有點高興,知道豪歌接納了她們!
  
  豪歌同衆女一起洗剝獐子、野雞,豪歌覺得不錯:像個家的味道了,關鍵是不孤單了!原來就一個人,孤單的快自殺了!
  
  晚飯後,舞司儀問豪歌大早幹什幺去了?
  
  豪歌笑了笑:“我每天早晨是要煉身體的,然後是徒手打獵,下午就把打的多的獵物扛到山下的伴山鎮去賣,換些錢,然後買鹽等日常用品啦!多余的錢就換成銀子保存了,晚上幺,我要讀書的,這點就別說了,苦死了。”
  
  舞司儀訝道:“你還讀書啊?文武全才喔!”
  
  喀麗絲有點擔心:“豪歌,你徒手打獵,萬一碰到大的野獸怎幺辦?危險啊。”
  
  豪歌哈哈笑道:“沒關係啦!我的本事你們以後會知道啦,對了,現在到處打仗,別說月國的士兵,就是本國的士兵看見你們也會危險的喔,你們也跟我一起學學兵器防身,好不好?”
  
  舞司儀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我們在這個亂世確實要加強自衛能力,遇見幾個流散士兵還可以自保!”
  
  一個叫紫絲的二十來歲的長的有些動人的女人說道:“要買兵器,需要錢啊?我們的錢有多少?大家都拿出來好幺?”
  
  衆女忙拿出所有的錢,一看有叁百兩銀子。
  
  豪歌說道:“我再拿出一些就足夠了,不過我覺得你們是女子,體力上不能跟男人比,最好用射力強勁的連發弩,再配一把短劍好幺?”
  
  舞司儀笑道:“一切聽你的!”
  
  豪歌本來是想只帶極具成熟風韻的舞司儀一起到伴山鎮去採購,可是喀麗絲卻非要跟著去,沒有辦法,只好叁個人一起去喔。搞的豪歌心裏罵了喀麗絲N聲的小叁八。
  
  不過一路上,看見兩女對自己都極其依戀,一邊一個陪自己說話,倒也暗爽不已。
  
  到了伴山鎮,發現也是比較的蕭條,大家都在做逃跑的準備。
  
  豪歌帶兩女走到兵器鋪,選了短劍、連射弩各二十把,軟甲二十付,箭六百支,經還價,最後費銀叁百兩。自己還帶了兩百兩,就又買了二十匹被打散而被老闆低價蒐羅的軍馬,看看還有一些銀子,就買了一些日常用品,然後打道回府。
  
  好容易把那些馬趕到山上,衆女看見叁人回來都興奮極了,圍攏過來看馬和那些兵器。不過最後竟然全都拿著可愛的衣服和日常用品跑自己房間去了,剩下豪歌一個人氣的翻白眼。
  
  晚上吃過飯,衆女又是洗澡,換新買的衣服,看的豪歌眼睛瞪的老大,口水暗咽。
  
  喀麗絲跟大家還興奮著說著買東西的事情,舞司儀則到了豪歌的房間。
  
  豪歌真的在看書,什幺戰爭方面的書籍,舞司儀自然不懂。
  
  豪歌看見浴後穿著新衣服披著一頭黑色長發的舞司儀那驚人的美態,故作驚訝的張大了嘴。
  
  舞司儀敲了一下他的頭道:“故意裝什幺豬哥!我看你認真學這些書籍,你以後會參加戰爭幺?”
  
  豪歌一把摟住坐在他身邊的舞司儀的柔軟的蛇腰故作正經道:“是的,還是你聰明!我師傅的遺命:我很快就要出去參加這場戰爭了,但是我不會屬于任何國家和個人,我只是屬于我自己!我要建立自己的軍隊!自己的勢力!不過慚愧,現在就你們這十二個女兵,還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跟我一起戰鬥!”
  
  舞司儀輕扭了一下嬌軀,假意掙脫了一番,看實在是逃不出豪歌的魔掌,也就任豪歌摟著自己了。
  
  她紅著臉看著豪歌道:“我是一個結過婚的女人,丈夫原來是國家西部駐軍的一位將軍,死了兩年了,你現在收留了我,要不嫌棄,以後我就是主人你的奴僕!誓死跟著主人!”
  
  豪歌聽了大喜,緊緊摟住舞司儀就是一個熱烈的激情的吻,把個舞司儀吻的臉泛桃花,上氣不接下氣,然後看著舞司儀道:“我當然要你了!這幺美的女人我不要,我是傻瓜啊我?只是你身份高貴,我是高攀了!”
  
  舞司儀笑道:“我哪美啊?喀麗絲就比我美,而且還是個處女。還有以後就別說我的什幺身份了,這種亂世,朝不保夕,國家都沒了,個人還有什幺身份可言?”
  
  豪歌笑道:“吃醋啊你?我可是處男,你就是我第一個女人,好幺?”
  
  舞司儀媚笑道:“壞!誰吃醋啦?我說過我是你的奴僕,還敢吃醋?”
  
  兩個人正在情濃時分,喀麗絲找舞司儀的叫聲已經到了這裏。舞司儀趕緊的站起,羞紅了臉走了出去,搞的豪歌又暗罵喀麗絲叁八不已。
  
  第二天早晨,當興奮的舞司儀早早起來的時候就發現豪歌已經在平整房前的地。
  
  舞司儀看著豪歌有點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問道:“主人,你這是在幹什幺啊?”
  
  豪歌上前摟住舞司儀柔軟的腰肢輕輕的吻了她紅潤的嘴唇一下道:“騎馬是要一塊平整的土地的,我把這地方平整一下,你與紫絲燒飯去好幺?對了,以後不要喊我什幺主人好幺?聽著彆扭,就喊我豪歌!至于其它時間幺……想喊什幺再說!嘿嘿!”
  
  舞司儀有點害羞的點點頭走開了。
  
  衆女陸續醒來,有幫舞司儀做飯的,有幫豪歌平整土地的。當然喀麗絲這好動的女孩肯定是來回興奮的平整土地了。
  
  開始訓練的時候當然是豪歌一樣樣的教啦!上午練習射驽和劍技,下午學習騎馬。這些個嬌嬌女開始哪行啊?可是一個月以後已經是絕對的可以騎馬射驽了!
  
  至于食物和必需品還是豪歌下山去買啦,不過也是順便打聽外面的情況。
  
  因爲訓練很辛苦,雖然豪歌和舞司儀可以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關懷的柔情,但是卻沒有言語中的逗弄,以免訓練氣氛被破壞。倒是喀麗絲有事沒事的跑到豪歌邊上黏附一會兒,豪歌自然是暗暗的揩點小油,搞的喀麗絲是紅暈布滿那雪白漂亮的臉,不過嘴裏雖然說豪歌不規矩,卻對這種不規矩的舉動沒有絲毫的不滿。
  
  這天晚上,洗澡後舞司儀來到了豪歌的房間。
  
  豪歌在松油燈下認真的看著書,他知道是舞司儀,沒有轉身。
  
  舞司儀到了豪歌身後,慢慢的爲豪歌按摩了起來,豪歌舒爽的閉起了眼睛。
  
  吻著剛洗完澡渾身散發著的女人清香,豪歌食指大動!他轉身就把舞司儀柔軟的身子抱到了自己的懷裏,讓舞司儀坐在了腿上。
  
  豪歌一看舞司儀的穿著立馬傻眼――上身只穿了一件露出雪白、柔軟手臂的桃紅色胸衣,而且短的也不像話:露出一大截雪白細軟的腰部!連平坦、性感的小腹也露出了一段,深深的圓肚臍也吸引了豪歌的眼球,最讓豪歌噴血的是竟然露出了一部分碩大、雪白、柔軟而堅挺的乳房!下面也只穿了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完全暴露在豪歌的色眼之下。
  
  豪歌再也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後手就不客氣的伸進了舞司儀那不設防的胸衣裏面!一下就抓住了那顫抖不已的碩大乳房,另只手則不客氣的解開了胸衣的結,讓這對碩大、雪白、柔軟且豐彈的乳房完全暴露在豪歌的眼前。看著那紅豆一般的乳頭,豪歌忍不住的含在了嘴裏,並且用力的吸吮起來,同時還帶著輕微的咬。滿臉通紅的舞司儀在豪歌腿上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嘴裏也發出了輕輕的喔喔的呻吟。當豪歌的嘴在她乳房上面到處親吻和用力的吸吮時,她呻吟的聲音大了起來。豪歌有點忍不住的咬沒有給舞司儀痛苦的感覺,反而讓舞司儀用力抱住豪歌的脖子,頭往後仰著,“啊”的發出一聲長長的叫聲。
  
  豪歌再也忍不住了,他抱起舞司儀放到床上。舞司儀嬌喘著在豪歌的懷裏掙紮了一會兒,也就任由他動作了。
  
  脫下舞司儀的短裙,竟然發現她根本就沒有穿內衣!那雪白、柔軟凹凸有致的身軀讓豪歌很快就成了光身。
  
  看著豪歌那身極其強勁的男性的肌體,讓舞司儀心跳加快,她非常渴望但還是有些害羞的閉上了眼睛。她心裏很明白:今天是她自己來挑逗豪歌的,因爲她實在忍不住對豪歌的愛和心裏的對性的渴望了。
  
  豪歌雖然沒有實踐過,但是這方面的書看了不少,當然懂得如何享受這個美女了!
  
  他分開了舞司儀那雙雪白的大腿,並且用手把舞司儀還在顫抖的腿推到了她頭的兩邊。然後用一只手抓住自己那打的小腹怦怦直響的大雞巴,對正舞司儀那已經開始流出許多淫液的張開的粉紅色的陰道口,碩大的龜頭很快就在異常的刺激中消失在陰道裏。舞司儀啊的一聲長長的尖叫,她沒有想到豪歌的雞巴這幺粗大,竟然把自己已經很濕潤的陰道撐的有點漲痛的感覺。
  
  豪歌開始有點發怔,但是看舞司儀沒有什幺不快的反應就本能的用力弄了進去,一桿到底!舞司儀又是大聲的尖叫了一聲,喘起了粗氣。
  
  漸漸的舞司儀沒有了那帶點痛苦的叫聲,喉管裏開始不由自主的傳出了迷死人的呻吟聲。“嗚……嗯……啊……”之類讓豪歌聽不懂的語言,不過聽來讓豪歌更加的興奮!更加用力的用大雞巴弄著身下美女滿是淫液的陰道!
  
  卵蛋打在舞司儀的碩大雪白豐彈的屁股上面,發出了啪啪的聲響。豪歌的一只手用力的抓捏著舞司儀的雪白乳房,一只手則揉捏著她那幾乎騰空的顫巍巍的屁股,時不時還激情的用力打一下。
  
  舞司儀很快就發出了啊啊的連續的大聲尖叫,雙手拚命抓住豪歌的背部,屁股和小腹不顧命的往上擡著,迎合豪歌的鞑罰!但是沒有一會兒就聽見她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叫喚,然後腰部猛的往上擡起,接著大腿及腹部急劇抖動,豪歌明顯感覺到舞司儀的陰道深處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後就見舞司儀舒服的歎息了一聲後軟倒在了床上。
  
  豪歌在舞司儀第N次軟倒呈昏迷狀後,也達到了興奮的頂點!他啊的一聲虎吼,然後是抽出了大雞巴,對著舞司儀的泛著紅暈的腹部和雪白的還在起伏的乳房射出了乳白色的濃濃的精液……
  
  隔壁的喀麗絲聽著舞司儀幾乎不間歇的浪叫聲,臉羞的通紅。她不知道是應該羨慕還是應該嫉妒,但是隨著舞司儀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喀麗絲就覺得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慢慢的她的手伸進了自己的大腿間的私處,開始摳挖那已經氾濫成一片沼澤地的叁角地。她聽著隔壁豪歌和舞司儀的怪聲,在自己越來越快的自摸動作下也發出了啊的一聲尖叫:她也達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可惜是自創的。
  
  第二天早晨,豪歌醒來的時候,看見還在自己懷裏躺著睡的沈沈的舞司儀那赤裸的雪白玉體,心裏忍不住又起火!不過他知道昨晚太瘋了,舞司儀已經受不了了,也不敢再動作,就輕輕把舞司儀架在自己身上的雪白、修長的玉腿慢慢的拿了下去,舞司儀哼了一聲又沈沈的睡去。
  
  豪歌起來後,站在床邊,看見舞司儀的陰部那紅潤的陰唇已然紅腫起來!陰道口還有一些殘存的淫液的痕迹,雪白碩大的屁股和修長圓潤的大腿也被自己揉捏、拍打的有些輕微的青紫痕,豐彈的玉乳也被揉捏的出現了青紫色,上面還有粘粘的殘留的精液。
  
  豪歌沒有動舞司儀了,慢慢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奇怪,每天早晨都來糾纏他的喀麗絲今天竟然還沒有起來!紫絲跟朝蘭燒好了飯已然在訓練射驽,其余人還沒有起床。豪歌對紫絲和朝蘭表示了敬意,隨便吃了點,然後就一個人去打獵了。
  
  喀麗絲因爲晚上睡的不安穩,所以起來也遲了。她聽見豪歌在客廳與紫絲的對話,過一會兒悄悄的穿衣起床,稍微梳妝打扮一下就來到了隔壁的豪歌的房間。
  
  喀麗絲輕輕的推開門,然後迅速的閃了進去,隨手關上了門。
  
  她走到床邊,看見舞司儀赤裸的雪白的嬌軀,頭朝外側睡著。喀麗絲心跳加快,臉通紅的看著舞司儀那現在還泛著紅潤的嬌媚的臉龐。當她看見在喀麗絲乳房、小腹上的明顯的液體痕迹時,臉更加的紅了,她知道這是什幺!喀麗絲趴伏了身體看著舞司儀的陰部,不禁臉色大變:陰唇紅腫,淫液那幺多的幹锢在邊上!再看舞司儀的屁股更是讓喀麗絲不僅有點害怕,但心裏更多的還是起了一種難言的迤逦:雪白碩大的兩瓣屁股蛋上有許多明顯被手抽打的青紫痕迹!就連邊上那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也有許多抓捏的痕迹,再看乳房:也有一些青紫痕迹!喀麗絲心裏是又怕又癢,不知道爲什幺閉上眼睛就揉捏了一下自己的大乳房並輕輕的打了幾下自己的碩大的屁股蛋兒!
  
  舞司儀這時候醒了過來,她看見閉著眼睛在自摸乳房和拍打屁股的喀麗絲先是吃了一驚,自然的就摀住了裸露的乳房和陰部,不過馬上就“撲哧!”笑了起來!
  
  喀麗絲聽見笑聲大吃一驚,睜眼一看醒了看著自己“醜態”的舞司儀,羞的無地自容!上去就與舞司儀打鬧在了一起……
  
  上午,在舞司儀和喀麗絲的督促下,衆女開始了嚴格的訓練!只不過衆女訓練之余還是善意的笑說了舞司儀和喀麗絲一番。〔大家看見兩女都從豪歌房間出來,還以爲她們已然是一路了。〕舞司儀沒用感覺什幺,害羞之余更多的是感覺甜蜜。喀麗絲卻也不反駁衆女對自己的誤會,也感覺甜甜的,其實在房間裏面舞司儀確實也說了讓喀麗絲加入閨房的意思,因爲看的出來喀麗絲喜歡豪歌,而豪歌昨夜的恐怖級的勇猛讓舞司儀也趕緊的要爲自己找床上的幫手了,喀麗絲害羞之余是連連點頭!
  
  中午豪歌沒有回來,讓衆女擔心不已!尤其是舞司儀和喀麗絲更是到山路口望了不知道多少次,卻沒見豪歌的蹤影,急得喀麗絲眼淚都流了出來。
  
  到傍晚的時候,就聽見豪歌那粗豪的歌聲遠遠的傳了過來。喀麗絲就像小鳥一般飛向上來的山路,搞的同樣擔心的舞司儀搖頭不已!她與跟在後面的紫絲、朝蘭等一起稍微加快了腳步向豪歌走去。
  
  喀麗絲遠遠的看見豪歌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而是跟另外叁個男的,一個女的一同回來,還有說有笑。她止住了奔跑,改爲快步的走。
  
  到了豪歌邊上的時候,喀麗絲不管邊上的人,一把抓住豪歌道:“你怎幺現在才回來啊?舞姐姐跟我都急死了!”
  
  她似乎不經意的把舞司儀跟自己放在一起說,卻還是讓機敏的豪歌咪著眼睛,神秘的笑著看了起來,把個喀麗絲又羞又喜,撒嬌不依。
  
  舞司儀與衆女跟著就趕到,看著豪歌已經牽著喀麗絲的嬌小的玉手,不禁意味深長的對喀麗絲笑了一下。喀麗絲自然又是扭了一下她那水蛇般的腰肢,羞紅臉的低了下頭。
  
  豪歌笑著指著一長相威武,精幹的約莫30多的男子對舞司儀介紹道:“這是今天我認識的邦斯國第一騎兵大隊的譽其中隊長!我們一見如故,中午在伴山鎮喝了點酒,談論了一些事情,順便請了伴山鎮最有名,也是核批省最出名的無機兵器鋪的大檔手斯無機來我們這!這是他的妻子斯雅,助手漢林!”又對他們介紹了舞司儀。
  
  舞司儀一一點頭示意,心中甜美:豪歌這樣介紹,自是把自己當成了他的女人。
  
  斯無機是個40余歲的長相極其威猛的男人,看的出來:孔武有力。他的妻子斯雅卻很是斯文,瘦弱。漢林還是個小夥子,屬于那種能吃苦的憨厚型的男人。
  
  晚飯的時候,豪歌自然又把衆女跟新來的四人相互介紹了一下。大家都非常的高興,因爲看著這裏慢慢的興旺起來,自然也很欣慰。
  
  晚飯後,豪歌、舞司儀、喀麗絲、紫絲、譽其、朝蘭、斯無機、漢林坐在了外面的一處草坪上。
  
  譽其落寞的看著豪歌道:“帝國的軍隊全部被打散了,現在國家基本上失落了,我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軍隊自保和發展。”
  
  豪歌看了一眼舞司儀、喀麗絲、紫絲、朝蘭然後拍了譽其肩膀道:“這就是我希望的!越亂越好!這樣我才有機會!我看這樣行不行?這裏作爲我們的……窩……吧,要是不行我們就撤到這!後天大家開始下山,不到伴山鎮,而是到基本沒有人煙的空鎮:古約!”
  
  舞司儀和喀麗絲、紫絲聽見古約鎮,眼神都暗了一下,喀麗絲的眼睛已然有點紅了。
  
  舞司儀擡起頭看了一眼豪歌道:“好!後天我們就下山到古約!我們這只隊伍現在人還很少,但是我們也要有名稱,建制,口號,起碼的軍紀!”
  
  譽其點頭道:“不錯!這只隊伍是豪歌領頭建立的,我們以後就稱呼豪歌爲主君!隊伍的名稱還是由主君來起吧!我相信主君早就有全盤的計畫了!”
  
  豪歌點點頭嚴肅的說道:“我們這只隊伍就叫自由軍!爲什幺這幺叫?以後跟你們說。至于建制,我想這樣:一個小隊爲十二人,正副小隊長各一名。一個中隊爲叁個小隊叁十八人,正副中隊長各一名。一個大隊爲叁個中隊,以大隊爲建制,設立一炊食後勤小隊,計一百二十八人,正副大隊長各一名。叁個大隊組成一個集營,計叁百八十六人,正副營長各一名。叁個營組成一個集團,計一千二百一十人,其中新加的有:一個小隊的通訊兵,兩個小隊的哨兵組成的兵機中隊,叁十八人。集團長官衛兵一個小隊,十二人。叁個集團組成一個集團軍,滿員配置爲四千人,不到的人員集團軍長官可以適當調整。叁個集團軍組成一個方面軍,計一萬叁千人。叁個方面軍組成一個總方面軍,計四萬人。中央軍人數不定,歸總指揮官直轄。總方面軍長官向總指揮官負責。設立後勤總長,作戰軍師,特務總長。大家看怎幺樣?”
  
  喀麗絲愣愣的問道:“聽著是這幺一回事,但是我們現在才幾個人啊?誇張了吧?”
  
  舞司儀在下面悄悄捏了喀麗絲大腿一下,喀麗絲才緊張的看了豪歌一眼,低了頭說道:“對不起,我不該這幺說的。”
  
  豪歌笑道:“你說的是實際情況,我怎幺會怪你呢?不過不要緊的,我說的是以後的發展,現在就我們這幺多人!我相信隊伍會壯大起來的!譽其明天還是到伴山鎮!儘量招募打散的兵士和願意參軍的青年!這個工作由紫絲陪譽其一起去做!”
  
  斯無機道:“我想明天跟漢林一起到山下去多弄一些好鐵來,以備軍需!”
  
  豪歌點頭道:“好!明天你跟舞司儀、喀麗絲還有朝蘭一起去!並且把馬全部帶去!”
  
  譽其起立敬禮:“遵命!”
  
  豪歌按住連忙也要起立的斯無機道:“我們是一起創業的好兄弟!不要太拘束!大家看還有沒有別的什幺事情補充或者修改意見?”
  
  舞司儀看了看豪歌道:“我想後勤部不但是要斯無機這樣的兵器製作專家,還要有衣物等後勤保障的專門人選。”
  
  豪歌點頭讚許道:“說的一點沒錯!打仗不是有兵器就行的,還要有糧食,衣服!後勤長官由舞司儀擔任!斯無機任舞司儀手下的兵器長官!漢林協助!衣物,藥品由朝蘭管理!譽其擔任自由軍第一集團軍的長官!紫絲做副手!喀麗絲做我的親衛長官!好吧,現在散會,各自回去想想明天及以後的任務。”
  
  在豪歌的房間,舞司儀帶著害羞扭捏的喀麗絲走了進來。
  
  喀麗絲比舞司儀小,但是卻比舞司儀還要高半個頭!舞司儀已經在女子中是中等偏上的個子了,可以想像喀麗絲的身高了!當豪歌看見害羞的閉著眼睛,全身赤裸著雪白嬌軀的喀麗絲和邊上看著自己媚笑的舞司儀,大雞巴立刻立正!他撫摸了一下喀麗絲那修長圓潤的雪白大腿,搞的喀麗絲緊張的併攏起來。
  
  舞司儀親吻著喀麗絲的翹起的紅紅的乳頭說道:“放鬆一點,你會非常快樂的。”
  
  在舞司儀這個幫凶的支持下,很快豪歌的房間裏就傳出了喀麗絲一聲長長的淒厲的叫聲,但是接著就變成了迤逦的迷人的帶著喘氣的叫聲,後來又加入了舞司儀那迷人的浪叫……
  
  第二天早晨,豪歌看著兩邊偎在自己懷裏的雪白嬌軀,忍不住又捏了一下兩個美女的雪白碩大豐軟的乳房。
  
  舞司儀和喀麗絲睜開了眼睛,舞司儀是媚笑著滑到了豪歌的胯下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起了雞巴,而喀麗絲還是有點害羞的紅了臉,把頭躲進了豪歌的懷裏。
  
  舞司儀撫摸了一下喀麗絲的雪白碩大的屁股道:“主君就是偏心,第一次就把我的屁股打的都有青紫痕了,昨晚打喀麗絲屁股就只是打紅,還沒有青!”
  
  豪歌啪的打了舞司儀屁股一下重的道:“浪貨!等幾天喀麗絲適應以後,我也不會饒了她的,哈哈!”
  
  舞司儀被打的雪白的股肉直顫,誘人至極!
  
  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吐出嘴裏的龜頭媚笑著對豪歌道:“主君!這幺難聽!罵我浪貨!”
  
  豪歌又給了她屁股一下重的道:“難道你不是我一個人的騷貨、浪貨?不是我胯下的馬?外面當然要莊重,但是在床上就要浪、騷、賤!這樣我才喜歡喔!哈哈,起來了!做事去!”
  
  他又愛憐的輕輕拍了一下喀麗絲的屁股道:“今天你好好休息,知道幺?”
  
  舞司儀咯咯媚笑著舔了豪歌的龜頭一下道:“我當然是主君的浪貨、騷貨,主君一個人的胯下馬了,今後你要我多浪我就多浪!要我多騷我就多騷!隨主君的喜歡想怎幺騎我就怎幺騎我!”說完才跟豪歌起床,然後伺候豪歌穿好衣服,一起走出去。
  
  豪歌心裏暗爽,知道舞司儀這曠了兩年的美女被自己這兩個晚上的性交徹底的征服了,不過表面還故意裝著搖了搖頭。
  
  譽其帶著紫絲,斯無機帶著漢林,舞司儀帶著朝蘭,在豪歌的帶領下直撲伴山鎮!
  
  譽其很快的就跟紫絲把六十多名散兵招集起來,而一些要走卻覺得無處可走的鎮民也有一些要求入伍,計一百八十多名!而這一百八十多名招集以後,發現又多了一些家屬。
  
  舞司儀和朝蘭則低價大肆收購一些大家帶不走的糧食、布匹。斯無機、漢林幾乎是無代價的蒐羅了幾千斤精鐵!
  
  一些馬匹等牲口也隨之帶了上山!看著這幺多的人,豪歌看看現在的住房,不禁苦笑了,他很快就決定立刻帶著所有的東西趕往古約鎮。
  

Contents 日韩女同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