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日产国语一线二线王宝强凭借「傻根」成150亿影帝,冯小刚感慨:捧红他,我好后悔

精彩内容:

“寶強不傻,

一個真傻子演不好傻子”

2004年年末,馮小剛的一部賀歲影片《天下無賊》橫空出世。

彼時,天王劉德華顛覆形象,演了個一股子狠勁兒的“賊王”;以往都在馮小剛電影裏挑大梁的葛優,退居二線甘當“綠葉”;歌壇天後劉若英斬獲了那一年的百花獎最佳女演員......

衆星雲集,電影大獲成功,可這些噱頭,通通比不上一個初出茅廬的名字火熱——王寶強。

他第一次走出大山,見誰都覺得是好人,操著一口方言,說著世界上最天真的話,“我不信人怎麽會比狼還壞啊。”

他活得像個“大傻根”,被偷了錢,就直接跑出來問,“你們誰是賊啊,站出來給我老鄉看看!”

個兒不高,皮膚被曬得黝黑,笑起來有兩個大酒窩,身上有種初生牛犢般的純真,他咧嘴嘿嘿一笑,觀衆就陷進去了。

此後,這個從農村裏走出來的男孩,赤手空拳地在演藝圈一路摸爬打滾,交出了一部部作品。直到今年《唐探3》的上映,他成爲繼黃渤、吳京、沈騰之後的第四個百億影帝。

他的成名之路,伴隨著太多的爭議和同情色彩。

有人津津樂道他那不幸的婚姻,有人把他當做草根逆襲的典範,有人說他就是笨小孩撞上大運了。

所有的形容和印象都繞不開一個詞——傻根。

但細想,從一個毫無背景資源龍套變成了一線演員,長紅了18年,熒幕外王寶強並不傻。

就像馮小剛說的,“寶強不傻,真的傻子演不好一個‘傻子’。”

認死理兒,

咬緊牙關,悶頭吃苦

要說傻,王寶強身上確實有一種“傻人”的特質:

認死理兒,看准了一條路,就咬緊牙關,悶頭吃苦,不撞南牆不回頭。

6歲那年,村口在放露天電影,他坐在小板凳上透過簡陋的幕布,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李連傑的《少林小子》。

少年的功夫夢被點燃,他立志要成爲像李連傑那樣的武打影星。8年那年,他終于讓父母松了口,去嵩山少林拜師學藝。

學藝7年,他練出了一身的功夫,15歲那年,他坐著火車去了北京,當了一名群衆演員。

15歲的他,什麽也沒有,只有一身的傻傻的狠勁兒。

他住進了陰暗的地下室,下水道就在他床頭頂,他每天聽著嘩嘩的水聲入睡,在心裏默默立下狠誓,“沒有出人頭地,絕不和家人聯系。”

他有一身的武功,卻只能演替身被打。每次挨打,他都力求逼真,結結實實地忍著。

他沒有台詞,不能露臉,卻喜歡拿著劇本邊認字兒,邊背台詞。

他把賺來的一半工錢都拿去打印照片,笑臉盈盈地發給劇組的工作人員、導演,想著也許能誤打誤撞碰到個機會。

大家夥都笑話他,“哪來的傻子,瞧你那寒碜樣兒,大導演能看上你?”

但王寶強就像個“大傻子”一樣,別人的嘲諷他都當聽不見,還是在自顧自地努力地做著別人口中的“無用功”。

沒想到,這股子傻勁兒真的讓他撞大運了。

第一次出演電影,就斬獲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拿完獎的晚上,王寶強終于鼓起勇氣,撥通了家裏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母親憤怒的聲音:

“這些年你跑哪兒去了,一個電話都沒打過,我們都以爲你死了!”

說著說著母親哭了起來,王寶強也終于第一次放聲大哭。很快,他迎來了人生的第二次轉折。

2003年,馮小剛在爲《天下無賊》的“傻根”一角焦頭爛額時,他看到了王寶強出演《盲井》的片段,他認定了,這就是他要找的人。

《天下無賊》大獲成功,王寶強一炮而紅,但他也成了“傻根”的代名詞。

他的戲路也變窄了,來找他的戲都是千篇一律的“傻根”角色,毫無內涵。

他和母親一上街,就有人指著他叫“看,是那個‘傻根’。”

王寶強樂呵呵地回應,但當媽的心疼,哭著強調自己的兒子不傻,“寶強因爲演了傻根,以後要是找不到老婆怎麽辦?”

馮小剛看了心疼不已,“我人生有叁大憾事,其一就是後悔捧紅了王寶強,限制了他的戲路。”

直到他看到《士兵突擊》的劇本,他又放下心來,他把王寶強喊過來,“寶強你記著,不要以爲拍了《天下無賊》,你就成角兒了,成演技派了。

你要是想讓全國人民都記住你,你還是得老老實實地把那股‘傻勁兒’給演下去。”

在王寶強進組前,馮小剛送了他五個字——“憨、傻、木讷、孬”,把這幾個詞參透了,角色就出來了。

在《士兵突擊》裏,他的那股子傻勁兒又增添了新的內涵,那股子認死理兒的純真感動了全國的觀衆。

2011年,在《Hello,樹先生》裏,他貢獻了公認的演技巅峰。

一個擡左手的習慣性動作,極其做作的起範兒掩飾著內心的自卑,這一段表演還被便進了北影教材,成爲了典範。

在徐峥的“囧”系列電影,和陳思誠的“唐探系列”電影,他又開創了聒噪式的“傻根”演法,觀衆又被驚豔了,原來傻根還能這麽演。

認准了一條戲路,就一路走到底,不斷賦予角色新的內涵。可以說,演傻根沒有人演得過王寶強了。

老實人

不忘根本,也不可欺

就像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成名之前,王寶強住在陰暗的地下室,咬緊牙關,發誓要給父母長臉,讓所有人看到他。

成名之後,他光宗耀祖,不忘根本,衣錦還鄉。

演《盲井》,拿到第一筆片酬2000塊,全部給了家裏還債。

在外面當了大明星,但一回到家,就馬上變回鄉裏的孩子。

撩起袖子滿院子抓豬,操著大勺給母親做飯,頂著大太陽陪鄰居掰玉米唠嗑,沒有一點明星的架子。

自己開了公司,掙了大錢,帶著爹媽去歐洲旅遊,媒體采訪他,他也不怕別人覺得他土,給了一個非常接地氣的回答:

“就是帶爹媽去看了看那些大教堂和各種建築,吃了各種美食,讓他們見了見世面。那些景點的名字太拗口,我都記不住。”

有個采訪要回家鄉,一路上他都在和鄉親們打招呼、聊天,沒有一點生分感。

不同于那些“升米恩,鬥米仇”的案例,村民們都對王寶強心悅誠服,爲王寶強在村口立了個《士兵突擊》的畫像。

他把這份老實和真誠帶進婚姻和家庭,卻因爲所托非人,輸得一敗塗地。

在綜藝節目裏,王寶強無意說漏的一句,“你這手多少巴掌印,我還不清楚?”徹底暴露了他的家庭地位。

女兒有樣學樣,對頤指氣使,沒有半分尊重。

他又替所有的老實人出了一口惡氣:老實人,也不可欺。

以真心換真心

網上有人問,你爲什麽會喜歡王寶強?

幾乎所有的回答,都繞不開一個詞「真誠」。

在聲色犬馬的娛樂圈,他別的不懂,只認“以真心換真心”這個理兒。

在《天下無賊》爆紅後,他一直把馮小剛當作恩師看待,心裏想著報答恩師,想來想去想出了“送禮”這一招。

他聽說馮小剛因爲飲食不規律,落下了胃病,就跑回老家開了一塊地,種上小米,請父母幫忙照看。

等到小米成熟了,他又跑回老家,裝上一麻袋,親自扛到馮小剛家裏。

有人嘲笑他,“人家一個大導演,家裏啥山珍海味沒有?缺你一袋小米?”

他一臉不解地回怼,“那是我爹媽種的,外面的能一樣嗎?”

一袋小米,把馮小剛感動地五味雜陳,在娛樂圈他什麽都見過了,就是很少見到真心。

誰又能抵擋住一個真誠的人呢?王寶強就是這樣,用真誠一步一步把路走得寬敞。

很多明星自視甚高,批評聽不得,而王寶強每一次都是直面風暴,把自己放得很低。

這個“金掃帚獎”,沒有閃亮的紅毯和褒獎,只有嘲諷和鞭策,舉辦九年,從未有一線演員登台領獎。

在頒獎會上,當主持人遵循慣例,問了一遍,“今年有人來嗎?”

“有!”聲音的那頭,王寶強一身運動裝,小跑著就上了台,場內沸騰了。

他咧了咧嘴,調侃了一下,“我聽說今年競爭挺激烈的,頒給我一個挺難得的,很不容易。”

說著說著,他開始認真起來:

“雖然這我也知道金掃帚不是一個特別光彩的獎項,但是它可以鞭策我進步......這次是欠觀衆的一次,但是我相信經過努力和不斷學習,我一定會成爲大家心中一個合格的導演,也會成爲一個合格的電影工作者。”

但他沒有,在他的世界,有著最質樸的價值觀:錯了要認,挨打要立正站好。

主持人由衷地敬佩,“你是個強者。”

但我們知道,他有的不過是一腔對電影和觀衆的真誠罷了。

他還在繼續努力著,今年年初,一部《少林寺之得寶傳奇》上映了,他圓了自己的少林夢。

一招一式都行雲流水,打戲拳拳到肉,隔著熒幕都能感受到,他是真的很用心在呈現一場大戲。

只可惜,影片還是差強人意,豆瓣評分4.2分。

“王寶強心心念念拍這個,不然心裏就過不去那個坎兒。”

“王寶強圓了自己的打戲夢,打戲確實不錯。”

......

但觀衆似乎永遠對他有著一份包容,期待著他的下一次一鳴驚人。

一個真誠的演員,似乎永遠值得被期待。 日产国语一线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