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2021人妻中文字幕乱码在线狐妻鬼妾

精彩内容:

 陳鳳梧是個孝廉,他長得文質彬彬、風流倜傥,又飽讀書師、經文滿腹,年紀
很輕時就高中科第。祖籍本是浙江紹興,現寄籍于京都宛平(在今北京市之豐台區
內)甘水橋。宅居屋後有棟叁間小樓,原是當年父親休息的地方。父親在世時,陳
鳳梧還不時登樓遠眺或吟詩作賦。父親去世後,陳鳳梧總會觸景傷情,故將這棟小
樓封閉起來,空在那邊也有四、五年的時間了。

  有天晚上,月朗星稀、萬裏無雲。陳鳳梧外出訪友,回來得很晚,家裏人都早
已熟睡了,只留下小僮子在門口等著給他開門。陳鳳梧回家以後見月色皎好,便想
詩情畫意的賞月片刻,並讓小書僮洗刷茶具、燒水沏茶。

  陳鳳梧看著皎月銀光;吟哦幾句詩詞,正覺得靈台清明、心胸舒暢。突然,聽
見不遠處傳來一陣清晰的笛樂聲,那笛聲袅袅不絕、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陳鳳梧細心地辨別笛聲的方向,最後確定是從屋後小樓裏傳出的,不禁一陣寒
慄。陳鳳梧心想『那小樓已空置多年,如今竟然在午夜裏有笛樂傳出,真是詭異至
極!』心裏一陣「怦怦」亂跳,不敢多做停留,趕緊回屋裏安歇。

  可是,陳鳳梧卻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只要一閉眼,耳邊就彷彿又響起那笛聲,
而致一夜不能成眠。

  翌日,陳鳳梧起床以後立即前往小樓,利用白天壯膽察看究竟。

  陳鳳梧到樓下一看,只見窗戶結滿蜘蛛網,塵土在軒檻上已積了厚厚的一層,
並沒有他人闖入的迹象,他稍稍地定下心神,才走進樓內。只見樓裏堆滿各種書籍
,並沒有人動過,上下左右的空間也都檢查過了,皆無異樣。可是,如此一來愈加
顯得昨夜之事之詭異,他連忙將樓門關好,匆匆離開。

  當天夜裏叁更時分,小樓裏又有樂聲傳出了,不過今夜是笙管之音。陳鳳梧從
睡夢中醒來,側耳傾聽,只覺得今夜的樂聲頗爲曼美動聽、悠揚悅耳,不像前天夜
裏聽到的嗚鳴咽咽、悲怆淒涼的聲調。陳鳳梧聽得入神,笙管彷彿安撫人心似的,
使他聽著不禁又昏昏入睡了!

  第二天,陳鳳梧整好衣冠,恭恭敬敬地來到樓前,憑空祝告說:

  「不知樓上住的是神仙還是靈鬼?爲什幺這樣駭人聽聞?如果有妙音彈奏,請
容許我當面領教,請勿吝惜。」說完,他立即回房。突然,他發現案頭上擺著一張
請柬。

  陳鳳梧打開一看,只見請柬上字迹清秀婉麗,而邀請人寫著「溫玉、柔娘」一
看便知是女人的名字。他大吃一驚,忙問家裏人是誰送來的?可是大家都莫名其妙
,不知這請柬是怎幺送來的。

  當夜,陳鳳梧應約前往,還沒走到樓前,已經有一個小丫環在門前等候著,她
笑著說:「知音人果然膽子不小啊!兩位娘子早就等候多時了。」

  她在前面領路,兩人一起走著。陳鳳梧遠望樓頭,只見有兩位美女正垂袖憑欄
而立,樣子似乎顯得無聊而徘徊不定。月光下,只見得『香霧濕雲鬓,清輝照玉臂
』,令人頓生憐惜之意。

  陳鳳梧沿梯而上,直走上前作揖,客套說道:「小生庸耳俗腸,未曉音律,竟
然承蒙二位召見聚會,真是叁生有幸!」

  其中一位美人微微一笑,說道:「既然自稱不識音律,怎幺祝告要求聽奏妙音
,公子說的這話能讓誰相信!」

  她說話時,陳鳳梧就一直打量著她們,經這幺仔細一端詳,陳鳳梧驚訝得目瞪
口呆,說話的這一位長得體態豐滿、玲珑凹凸,嫣然一笑時,妖嬌百媚自然而生;
另一位更美得花愁柳怨、淒淒動人,颦眉不語令人愛憐不已。她們身上都穿著輕柔
的舞衣,腰束百寶裙,佩戴著金環玉珮,行走時發出有節奏的音響,實在是天上的
仙女下凡。

  陳鳳梧回話說:「先後兩夜,所聞雅奏,如果出于兩位佳人,則希望能以此賜
教,讓我飽聽一場,不知可否!」

  剛才沒有說話的那位女子,也笑著說:「剛見面就這樣匆忙,莫非公子挂念著
房中的美人,急于回去?」說罷,她便從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笛,吹奏起來。這曲子
正是陳鳳梧頭一天聽到的,那笛聲,使人如聽到孤鶴的悲鳴、離鴻的哀叫,淒切悲
傷,催人淚下。

  曲子還未吹完,就被另一位女子打斷了,她舉起衣袖揮動著說:「妹妹別吹這
樣令人斷腸的哀樂,反讓公子心中不快。」于是,她讓丫環送來一支笙管,靠著門
檻吹奏起來。那聲音,有如鳳凰和鳴、鸾鳥合群,能讓悲哀之人轉爲高興,使愁怨
之人心情舒暢。原來,這正是昨晚聽見的曲子,不過今天吹得更加悠揚纏綿。

  兩曲奏完,叁人才一起互通姓名。原來那位吹笙的女子就是溫玉,而柔娘就是
吹奏悲傷笛曲的女子。

  鳳梧跟溫玉愉快的聊起來,談古論今、說南道北。溫玉是有問有答,無所不知
,可是柔娘卻在一旁默不作聲,用衣袖半掩著面孔,對著天上的月亮出神地望著,
好像有無數的心事和憂愁。陳鳳梧覺得很奇怪,便詢問起來。溫玉說:「這個傻丫
頭經常作出這副模樣來,請公子不要見怪。」

  夜已深了,丫環前來催促回去,溫玉便望著鳳梧說:「有客人而沒有美酒,使
這樣美好的夜晚減少了許多樂趣,如果公子能夠當東道主,我們一定到公子的書齋
去拜訪。」陳鳳梧一聽,滿口答應,並約定在明天夜裏。溫玉和柔娘這才走下扶梯
,輕輕走過樓東而去,也不知前往何處。陳鳳梧隨後俏俏地回到房內,母親和妻子
都沒有發覺。


  第二天早晨起來後,陳鳳梧什幺話也不說,下午他來到書齋,裝出一副專心致
志在寫字的模樣。天已黃昏,他又假托自己準備會試的文章還沒有寫完,晚上就不
回房去了。並讓書僮把被褥取來,架床鋪被,同時偷偷地準備好了美酒菜肴,點上
明燭,等候兩位佳人來臨,不禁胡思著兩人是否會如時赴約。

  二更時分,兩位美人雙雙來到。屋裏頓時充滿歡聲笑語,彷彿像春天一般溫暖
。這兩位女子已不像昨天晚上那樣羞答答的。酒過叁巡,衆人略有些興奮。陳鳳梧
站起來,求兩位美人繼續吹奏昨晚的雅音。溫玉連忙推辭,說道:「和家人耳目相
近,把他們驚醒不好。」于是便不再奏樂。大家只是互相勸酒、猜拳而已。不一會
兒,便喝得醉醺醺的,眉目間不覺流露出嬌媚的情態,男女情事之欲盡顯無遺。

  溫玉便先對先陳鳳梧表態說:「我姐妹倆,皆對公子心生愛慕,願與公子同效
鴛鴦、共赴巫山,不之公子意……」

  陳鳳梧不等溫玉說完,便急著說:「多謝兩位姑娘如此厚愛,此乃敝生之幸,
更何況我也早有此心意了!」

  溫玉又對柔娘說道:「妹妹你留在這裏,我先回去了!」

  柔娘流露出一副羞澀的神色,說:「我不習慣……這種事還是比不上姐姐。」

  溫玉笑著說:「明明是你先吹笛子傾訴表情,招惹是非,誰還敢搶在你前面呢
?」說著,便靠在丫環肩上,跟踉跄跄地走了。

  陳鳳梧這才和柔娘雙雙上床,枕席之間,極盡歡情……

  柔娘羞澀的將身體轉後,背向著陳鳳梧。陳鳳梧看著漸裸的肩背,柔娘雪白肌
膚,在昏暗的燭光下,顯得分外耀眼。柔娘耳邊傳來『悉悉沙沙』的聲音,心想陳
鳳梧也正在寬衣解帶,由不得臉上一陣火紅,竟羞于轉身面對他。

  陳鳳梧輕輕的扳轉柔娘的雙肩,柔娘略微一掙,便任陳鳳梧把她的身子轉過來
,讓兩人赤裸裸的相對著。柔娘羞紅的臉一直深低著,陳鳳梧審視著她白晰得如珍
珠般的肌膚,乳房雖小但卻很飽滿,小腹平滑柔順,一渦淺淺的臍下連接著幾根稀
疏的細毛,愈往下細毛漸次的愈濃、愈密,然後又乍然消失在豐腴的雙腿間,形成
一個烏黑濃密的倒叁角形,使得她全身散發出一種成熟女性獨有的氣質。

  陳鳳梧讓柔娘躺在床上,陳鳳梧把臉靠她在那柔軟的小腹部,輕輕的摩挲著,
柔娘忍不住發出一絲滿足之細吟聲。當陳鳳梧的嘴唇微觸到那稀薄的草叢上時,柔
娘不禁像受搔癢般的抖動起來,雙手不停的撫揉著陳鳳梧的後腦。

  陳鳳梧輕輕將柔娘的雙腿掰開,露出一對粉紅色的小唇片在兩腿根部,肉洞內
的光景也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的眼前。陳鳳梧輕輕地揉著小唇片中間那顆肉粒,舌
頭在上面的肉片上輕舔舐起來,柔娘再一次忍不住地呻吟出聲。

  陳鳳梧的舌頭在那祕密桃園洞上忙著,心中驚訝著自己竟然如此情不自禁,不
但背叛自己的老婆,而且還對柔娘做出從未對老婆做過的事──舔穴!陳鳳梧忘情
地把舌頭伸進蜜洞口。

  「呀……公子……不……不要……嗯……」柔娘的背部弓起來,發出陣陣呓語
,還將腰部扭動著,讓陳鳳梧的舌尖不停的在陰道裏攪動著。「嗯……好……舒服
……嗯……」

  柔娘緊閉著雙眼,長睫毛在抖動著。

  陳鳳梧的唇舌向上移動,埋首在柔娘的胸脯上面,嘴唇含著上面的乳尖;胸膛
緊貼著柔娘的下體磨動著。「啊……呀……」當陳鳳梧的舌尖輕輕在乳頭掃過,柔
娘挺著上身將胸脯迎向他。

  「啊……不要……嗯……羞死人了……嗯……」柔娘充滿嬌羞的聲音迴蕩書房
裏,陳鳳梧不但不理會,還把手掌緊貼著她的陰戶,中指一區就向洞內伸進去。

  柔娘全身震了一下,幾乎是哀號的呻吟著:「啊……痛……公子……輕點……
」柔娘道裏的反應使陳鳳梧暗自一驚,他覺得陰道的肌肉有如呼吸般的在收縮,更
有如吸吮般的在蠕動,而且淫液也很多,讓手指在窄狹的洞裏勉強能旋動。

  陳鳳梧的手指在陰道裏時而摳摳、時而揉揉……這時陰道裏也被刺激得熱潮不
斷,不但沾濕了他的手掌,也暈洩開來濡濕了整個下體。

  「啊……嗯……公子……再用……力嗯……啊……受不……了……嗯……」柔
娘不停的將腰部扭動著,開始淫蕩的叫著。

  陳鳳梧的頭離開柔娘的胸口,繼續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而肉棒也正好抵再
陰唇上。陳鳳梧把舌頭伸進柔娘的嘴裏攪拌著,彷彿暗示柔娘等會兒,肉棒也將要
如此這般的在陰道裏攪拌著。柔娘似乎了解,腰肢擺動得彷彿很饑渴似的。

  柔娘那雙修長的雙腿,向外分開,屈曲著。陳鳳梧硬挺的肉棒不必手撫,滑滑
溜溜的就把龜頭抵住洞開的穴口,只稍沈腰肉棒便慢慢的溜進去。

  「啊……嗯……公子……輕……輕……啊……」狹窄的陰道緊裹著肉棒,陳鳳
梧覺得彷彿全身被五花大綁,緊束的無法動彈。

  陳鳳梧彷彿很吃力的將肉棒擠入,柔娘反而很輕松的挺腰配合著。這下肉棒底
達終點了,一陣快感從陳鳳梧的背後向下體之中蔓延開去,「哼……啊……」他也
忍耐不住,喘了起來。

  「啊……頂到了……喔……公子……啊……」柔娘忍不住高呼起來,並且將背
部拱起來,享受著道裏所帶來的快感。

  陳鳳梧開始緩緩的抽送,「柔娘……嗯……好溫暖……」肉棒有如置身暖爐中
。柔娘全身像被快感包圍著似的,輕輕的顫抖著,雙手緊抓著身旁的被單,嘴裏嬌
喘、呻吟聲不斷。

  陳鳳梧感覺陰道裏越來越潤滑,但箍束的快感仍然不減,腰部的抽送動作也就
更快、更大了。柔娘的反應更加狂亂,幾近歇斯底裏的喊著:「嗯……公子嗯……
用力……用力……啊……」柔娘的身體也不停的搖動起來。

  陳鳳梧的抽動越來越用力,也越來越快,肌膚拍擊聲、淫水濺動聲交替呼應著
。陳鳳梧像要貫穿柔娘的身體般,插得又深又重,讓柔娘的高潮快感一下並發出來


  「啊啊……公……子……我……啊啊……」柔娘喘息的聲音急促得像疾馳的火
車,她的手緊緊的抓著陳鳳梧的背脊不放,雙腿緊纏著他的腰,讓陰部緊緊的貼住
。然後柔娘軟軟的倒在床上,長長的頭發淩亂的散在床上,腰部卻還不停輕微的挺
著。

  急遽收縮的陰道,刺激的陳鳳梧一陣寒顫,只聽得「啊!柔娘!」一聲,反弓
著身子,誇張地挺出腰身,肉棒的前端用力地深深的插進柔娘的體內。陳鳳梧覺得
腦子裏一片空白,然後全身乏力似的趴在柔娘身上。

  第二天早晨,柔娘先起床穿衣,並對陳鳳梧說:「郎君!今夜溫玉姐姐會來,
我後天再來!」說著,便腳步輕盈地離開了。

  陳鳳梧便老母親和妻子謊稱身體不適,暫時不回內室睡覺,母親和妻子也都相
信了,沒有人懷疑其他事情。

  天快黑時,陳鳳梧開始坐立不安,翹首直望,直到夜半更深,溫玉才盈盈而到
,她這次僅獨自一人,連丫環也不帶,兩人在燈下促膝交談,舉杯相慶。

  溫玉比起柔娘來,更顯得爽朗大方。酒未喝足,溫玉就主動催促陳鳳梧上床就
寢。陳鳳梧雖受寵若驚,但卻也因自己早以情慾難奈,立即寬衣解帶,淫狎起來。

  溫玉的豐乳比柔娘也大得許多,讓陳鳳梧無法一手掌握,只得輕輕托著,伸出
舌尖撥弄著粉紅的乳頭。陳鳳梧有技巧的用舌尖繞著乳暈,慢慢地刺激著溫玉的感
官,時而從乳尖削過、時而將乳頭向下壓。每當舌尖削過乳頭或者下壓乳頭時,溫
玉便敏感的嬌呼一聲。

  當陳鳳梧的手摸索到溫玉的下體時,才發現溫玉張開著雙腿,而且早就在「自
摸」了,弄得陰戶上已是泥濘不堪。

  溫玉的手用力的推著陳鳳梧的頭,推向神祕的叢林地,淫蕩的說:「郎君,親
親那裏!」

  陳鳳梧用手將溫玉的大腿向兩側撐開,讓溫玉的陰戶,整個曝露在眼前。隨著
兩片陰唇開合間,緩緩流著愛液蜜汁,隱隱透露出陣陣幽香。

  陳鳳梧正看得入神,溫玉彷彿按捺不住高幟的情慾,極力一翻身就把他壓在身
下,雙腿跪夾著陳鳳梧的頭,一沈腰臀,把整個陰戶緊貼在陳鳳梧的臉上,還俯下
身子,張嘴就把陳鳳梧的肉棒含住。

  說時遲,那時快!溫玉的這一連串動作,簡直是一氣呵成,讓陳鳳梧彷彿無知
的令其擺布似的,直到溫玉含入他的肉棒時,陳鳳梧才覺得舒暢的「啊!∼」了一
聲。陳鳳梧從未被含過肉棒,現在只覺得既新鮮又舒暢,溫玉的嘴比任何穴更溫暖
、更靈巧。磨、轉、舔、吸……讓陳鳳梧想叫出來,可是,嘴巴已被溫玉的陰戶封
住了。

  這溫玉的個性及表現,跟柔娘真的截然不同,柔娘比較含情怯怯;溫玉則是熱
情且淫蕩,床第之間表現得主動,甚至有些猴急,簡直比淫婦有過之而無不及。更
讓人咋舌的,是她的技巧及穢語,溫玉一面「吹箫」還一面頻頻向陳鳳梧說:

  「郎君,你的玉柱又硬又挺!我愛死了!」、「郎君,這樣舒不舒服……這樣
呢……」等挑逗的話。

  溫玉逗弄了一會肉棒,便起身轉過來,面對著陳鳳梧,分腿跨在他的下身,一
手撐開陰唇,一手扶著肉棒,慢慢坐下,全身重量使得陰莖整個沒入穴內。「啊!
嗯!」溫玉淫媚的眼神,露出愉悅的表情,讓陳鳳梧突然覺得,到目前爲止自己彷
彿在被強暴一般。一股男性的尊嚴油然而起,陳鳳梧決定要作絕地大反攻,不要再
這樣被動著。

  陳鳳梧屏氣凝神,趁著溫玉起伏套弄的下沈之際,突如其來地急速挺腰,把肉
棒又急又重的撞在她穴的深處。

  「啊……郎君……撞死我了……啊啊……別……別……撞……頂……啊啊……
」陳鳳梧見一次得手,即全力猛攻,不讓溫玉有喘息的機會,因爲他覺得像溫玉這
種搔穴,如果這次制不了她,那以後將永遠無法在她面前擡起頭。


  陳鳳梧用力及巧勁把身體反拱著,把溫玉的身子高頂得膝不著地,全身重量的
支撐點就在下體交合之處。然後,陳鳳梧或扭轉、或上頂、或搖擺、或震動……讓
肉棒在溫玉的陰道裏作各種不同的刺激。雖然,陳鳳梧這幺做很是吃力,可是,卻
真有效果。

  看看溫玉!只見她雙頰紅暈、嬌喘不止嘶啞的叫著:「……啊……頂壞啊了…
…我不行……了……啊……受不了……」溫玉有如騎在一匹狂奔的野馬上,而那匹
野馬正使性的扭擺,要她落下馬背。

  「啊……啊……嗯……好棒……我……喔……洩了……啊啊……」溫玉陰道一
陣急遽緊縮、蠕動,把她帶上雲端;陰精彷彿山洪突發一般滾滾而出,然後無力的
俯趴在陳鳳梧胸前抽換著。

  陳鳳梧仍然不就此作罷,腰肢依舊用力頂撞,讓肉棒繼續重撞著陰道的最裏端
,而溫玉卻彷彿只剩下半口氣似的,輕微的呻吟著,偶而夾著幾聲告饒……

  天明時分,溫玉醒了,卻無力起床,摟抱著陳鳳梧嬌柔的說:「兩只斧子一齊
砍一顆樹,郎君知道其中的厲害嗎?我走了,妹妹來;妹妹走了,我又來,而你只
是一個人相迎,怎幺會不敗下陣來?」

  溫玉撫著陳鳳梧挺硬的肉棒,繼續說:「我替郎君想個主意,你從今天起就回
內室休息,大約五天以後再到書齋來和我們相會一次。這樣,郎君的體力得到恢複
,而我們和您的感情,不是也能夠保持得更久、更牢固嗎!」

  陳鳳梧聽了溫玉的話後,十分感激她對自己的一片好意,便點頭答應了,然後
一翻身壓著溫玉,準備再來一次。溫玉輕輕的把陳鳳梧推開,笑著說:「郎君,昨
夜你把我弄得死去活來,在弄下去我可會沒命了,還是養足精力吧!五天很快就過
了!」說完,溫玉起身著衣,飄然而去。

  溫玉離去後,陳鳳梧才起床,準備回到內室。可是,他又恍惚像失掉什幺似地
。過了好些時候,這才想起與柔娘約會的事,便下定決心,說道:「柔娘約我今晚
會面,我怎幺能夠辜負她,讓她空跑一趟呢?」于是,他又留在書齋不回了。

  過不多時間,母親和妻子都來看視陳鳳梧。陳鳳梧仍以自己抱病爲由,留宿書
齋。由于他的心思專注于酒色,所以飲食也不如從前,家人更加相信他確實身體不
適。母親想去請醫生爲他洽病,但陳鳳梧堅決不同意,只說自己休息幾天就會好。

  當夜,柔娘果然很早就來到書齋,她已不像從前那樣顯得嬌弱和膽怯,增添了
許多柔情和妩媚。兩人更覺如魚得水,歡愛非常。

  第二天臨別時,柔娘問道:「玉姐今晚來不來?」

  陳鳳梧答道:「不來。」

  柔娘顯出很高興的樣子,面露喜色,笑著說:「那今晚我代替玉姐來?」陳鳳
梧于是把溫玉說的話告訴了她。

  柔娘一聽,很不高興地道:「那妖婢竟然假惺惺地向即君獻殷勤!我老實告訴
你,她並不是甚幺神仙伴侶,而是一只狐狸變化的。想來她肯定另有所愛,應約去
了,所以講這話來诳騙你。不然,哪有剛剛相愛便忍心立即分手的呢?」說完,她
又和鳳梧十分親熱地相處。

  臨離開時,她又囑咐陳鳳梧說:「郎君千萬不可洩漏我說的話,不然,她就會
認爲我是在嫉妒了。」

  當夜,溫玉仍然沒有前來。陳鳳梧聽了柔娘的話後,心理也有些懷疑起溫玉來
。從此以後,柔娘每夜必到,從不間歇,陳鳳梧身體便一天不如一天,覺得精神疲
憊,面容也十分憔悴。

  直到旬未,溫玉才來相會。她一走進書齋,立即吃驚地說道:「郎君莫非沒有
撤去這裏的床鋪?不然,爲什幺面容、神色都疲憊不堪呢?」

  陳鳳梧因爲喜歡柔娘,不願違背自己的承諾,所以也不肯把實情相告。可是,
兩人就寢後,溫玉覺得陳鳳梧體力已經大不如前,便非要他說明真像不可。

  陳鳳梧不得已,這才說:「柔娘天天前來,並且告訴我你是狐狸所變,囑我不
要洩漏她所說的話。」

  溫玉聽後,不覺十分氣憤,她說:「我真後悔不該和死鬼結成同夥。差點讓我
承擔了誤害郎君的罪名。她原是某人家的小女兒,早已死去多年。明未之兵亂,她
上吊身亡,時局混亂,家人草草把她埋葬在即君府後的那棟樓下面。您父親在世時
,因他福份大且又德高望重,柔娘便深藏起來,不敢露面。現今人去樓空,她就據
爲己有。我因爲也喜愛音樂,因此跟她有了交情,時常往來,所以後來同時見到郎
君。」

  溫玉講完後,她想了一會兒,又笑著說:「她這樣做,也是沈緬于感情的深淵
裏罷了,並沒有什幺惡意。不過,郎君如今已乾枯憔悴了。這樣,待朋天她來時,
我自當替您勸阻她。」

  雞鳴以後,與溫玉離別了,陳鳳梧這才知道,兩位美女-竟然一個是鬼,一個
是狐,心理開始覺得恐懼不已。他想搬回內宅,但又覺得很慚愧,一時不知該怎幺
做。

  這天晚上,溫玉果然和柔娘先後來到書齋。溫玉責備柔娘說:「妹妹說我是狐
狸,難道妹妹不是鬼嗎?怎幺可以用情色伺候人家,而不以品德對待自己所愛的人
呢?」

  柔娘遭到責備以後,面露愧色,無言以對。溫玉越說越生氣,又講了好些話。
柔娘則低眉俯首,愁容滿面,令人見了十分同情和憐愛。原來柔娘自從見到鳳梧以
後,已消失了過去的哀怨和愁緒,今天遭受責備,自知理虧,故哀怨之色又顯露出
來。

  陳鳳梧見了以後,十分憐憫,便勸解著說道:「她也因是愛我倩深的緣故,您
也不必過分責備她。」

  溫玉一聽,不覺氣得漲紅了臉,說:「郎君如今還在袒護她,看來都是我的不
是了。我也不願替人分擔罪名。」說完,拂袖而出。柔娘雖然留了下來,但心情不
很愉快,早早就離開了。

  自從溫玉那一夜拂袖而去之後,就不曾再來,而柔娘也羞愧得好幾天未出現,
使得陳鳳梧天天度日如年,卻也舍不得離開書齋。陳鳳梧的日常生活變得日夜顛倒
,夜裏眼巴巴的看著戶外,盼著溫玉或柔娘能出現;直到天明才滿懷失望的昏昏入
睡。

  陳鳳梧的家人見他這幺恍恍惚惚的,只當他身體不適,那知他是情慾纏身。家
人勸他搬進內宅休息,陳鳳梧只是執意不肯,只累得每天爲他遞茶送飯也別無它法


  第五天,一個月色昏暗,涼風習習的夜裏,書齋外突然傳來一陣發簪擊響的輕
微叮噹聲,陳鳳梧耳尖,一下就從床上跳起來,鞋履也不及穿就往外跑。陳鳳梧剛
到門口,就見一個身材細的身形,約在十步之外,不用說,那是柔娘!

  陳鳳梧叁步並兩步的奔向前,一把就將柔娘緊擁懷裏,不停愛憐的親吻著柔娘
冰涼的臉頰,嘴角喃喃地說著:「柔娘,想煞我了……」

  柔娘也熱情的回應著:「郎君,柔娘也是……嗯……」

  陳鳳梧的手繞擁著柔娘的香肩,雙雙走進書齋裏。剛往床沿坐定,陳鳳梧就問
說:「柔娘,你怎幺

都不來了呢?溫玉呢?」
  柔娘輕輕歎口氣,說道:「溫玉姐姐自從那一夜含怒離去後,我就沒再見到她
了。我這幾天就一直想著溫玉姐姐夜說的,我真的是不該這樣放縱私慾,而不顧郎
君的身體。本來我也羞得無顔以對郎君及溫玉姐姐,可是……」

  柔娘盈眶的熱淚終于再也忍不住,漱然而下:「可是,我知道郎君思念之心迫
切,實在于心不忍見郎君因而日漸憔悴,所以今夜忍不住又現身。一來,勸勸郎君
不該再爲情所困,希望郎君能努力文課以求功名。二來,告訴郎君,我也因蒙高僧
超渡,脫離孤魂野鬼之類,得以進入地府輪迴投胎,所以往後我也不會再來了,請
郎君自當保重,勿以爲念!」柔娘說得哽咽不已。

  陳鳳梧也難忍悲痛的哭了,緊緊的擁抱著柔娘。柔娘起身,一面寬衣解帶,一
面說:「郎君,良宵苦短,希望我倆把握這最後的溫存時刻吧!」說著,便躺臥床
上,伸出雙手迎著陳鳳梧。

  陳鳳梧一俯身,就熱烈的親吻著柔娘,忘情時,還喃喃地說著:「柔娘,不要
走!不要走……」

  柔娘覺得今夜陳鳳梧比以往都來得熱情,使得自己的情慾也急速的竄昇。柔娘
推動陳鳳梧的頭對著胸前的雙峰,嬌媚的說:「郎君……親……親它……們……」

  陳鳳梧二話不說,雙手把柔娘的乳根向內一推,便用雙唇夾住微硬的乳尖,還
伸出舌頭不停的撥弄著。只見陳鳳梧或左或右忙個不停,柔娘更是嬌軀亂顫,哀呻
不已,兩棵乳蒂卻也變得堅硬如石了!

  陳鳳梧的手掌,也開始在柔娘細柔的肌膚上撫動著,碰觸著乳房周圍的部位、
遊動到光滑的腹丘,滑過肚臍、私處,停留在鼠蹊和大腿內側,輕輕的揉動著,手
腕、手背也若有若無的碰觸著陰毛、嫩肉。

  柔娘搖擺的下身,覺得全身在滾燙,把大腿分分合合的,藉著動作讓陰唇互相
碰觸,以解騷癢之難受。柔娘的手也摸索到陳鳳梧的肉棒,冰涼的手掌緊緊的握著
火柱般的鐵棍,讓陳鳳梧覺得又刺激又舒暢,不禁一陣快感的寒顫。

  陳鳳梧的手繞過柔娘的細腰,撫摸她豐滿的臀部。柔娘的臀肉細柔、冰冷,而
且還沾滿從陰戶流下的愛液,手觸下更顯得光滑柔順。陳鳳梧的手指從臀股下,探
索著柔娘的陰戶,並慢慢地伸進洞裏。

  柔娘朦胧著眼睛,扭動著細腰,濕潤陰唇漸漸的漲紅,抖動像是在呼吸似的,
在陳鳳梧的愛撫下,她變成淫穢的蕩婦,加快了手腕套弄肉棒的速度,讓肉棒上的
包皮不停剝開,露出猩紅的龜頭。

  陳鳳梧有一股要把肉棒,送進她柔娘陰部裏,享受著結合快感的沖動。隨即起
身翻轉柔娘的身體,命令似的說:「轉過身,背著我!」。

  柔娘依言俯跪著,雙手支扶著前面的墻壁,把渾圓的臀部翹對著陳鳳梧。這是
一個極盡羞恥的姿勢,整個陰戶毫無掩飾地呈現在陳鳳梧眼前。陳鳳梧按著柔娘的
屁股盡力向外掰開,陰道口遂呈現出一個圓洞。著陳鳳梧挺直的肉棒無須引導,很
自然的頂觸到肉縫,只稍挺腰向前的一擠,『滋!』便插進了緊密的陰道中。

  「啊!嗚!嗯!」柔娘舒坦、滿足的淫叫著,陰道一陣收縮,緊緊的裹著熱熱
的肉棒。陳鳳梧急著抽動,他要讓柔娘發狂;也要發洩這幾天來的相思苦悶。隨著
一次又一次熱烈的摩擦,柔娘伸直雙臂,仰著頭,喉嚨裏沙啞的嗚咽著,隨著臀部
向後迎拒,垂在胸前的豐肉一前一後的擺蕩著。

  陳鳳梧的肉棒,在柔娘的陰道內亂鉆、深頂。柔娘緊閉著朱唇,腰如蛇般蠕動
的搖擺著,顯示她正處于愉悅的交歡興奮中。陳鳳梧可以看到被淫液濕洩的肉棒,
披上一層晶亮的護膜一般,正在陰洞中進進出出。


  柔娘透紅的臉頰,臀部夾緊的抖動,肉棒進出『滋滋』的聲響,讓她的情緒沸
騰到極點;也隨著不斷襲來的快感,讓她的漸漸陷入高潮的昏眩中。陳鳳梧的汗水
,混著柔娘背脊上的香汗滴落床。

  突燃,陳鳳梧感到肉棒一陣緊縮、趐麻,隨即俯身抱緊了柔娘,腰身緊貼著臀
部,『嗤!嗤!』一股濃精深深的射在柔娘的體內……不!是射在褲裆裏!

  陳鳳梧在高潮的抽搐中轉醒,才知道竟然是一場春夢。可是,耳邊卻迴響著:
「投胎去了……郎君保重……」柔娘的聲音彷彿很遙遠,但很清晰的萦繞著。

  是夢?是真?陳鳳梧不禁迷茫了……

  又過了一天,陳鳳梧大病暴發;他精疲力竭、四股乏力、目中無神、恍恍惚惚
。陳鳳梧的母親,這次無論如何也堅持要他搬進內宅休息。陳鳳梧這次一病不起,
直拖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猶如臨終的模樣,讓全家人都十分擔憂。

  有一天,陳鳳梧正昏昏沈沈地睡著時,忽然夢見溫玉前來,她邊流著淚邊對他
說:「郎君不聽我的話,以致于差點送了命。所幸郎君的食祿和壽命尚未當絕。我
爲了治療郎君的疾病,前往嵩山盜採靈葯,不料卻被中嶽神發現,被他用法術推下
懸崖命絕身亡,如今我和柔娘妹都在陰曹地府了。想起來,真令人感慨!」她說話
時的神色,十分悲傷淒切。陳鳳梧也十分傷心地大哭了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溫玉說:「京城裏的曹大夫,他精于醫術,有如華陀再世,讓
家人去請他前來診治,這樣郎君必能痊愈。」溫玉說完,陳鳳梧就驚醒了。

  陳鳳梧急忙讓家人按照溫玉的指點,請來曹大夫。果然,陳鳳梧的病情很快便
減輕了。後來,家裏人就專讓曹大夫給他治療,過了一些時間,陳鳳梧就病愈了。

  陳鳳梧恢複健康以後,時時感激溫玉的恩德,又爲她不幸慘死而悲傷異常,而
且也不時地思念柔娘。他自己獨處一室,心裏還十分盼望溫玉和柔娘的靈魂能夠前
來和他見面,可是,她們卻杳無音訊。

  又過了一年,陳鳳梧的夫人因爲難産而去世,使他更加覺得孤單和寂寞,也愈
加思念溫玉和柔娘。
  夜已深了,長夜淒涼,陳鳳梧久久難以入眠。
  朦胧中,陳鳳梧突然看見,溫玉的丫環飄然而入,丫環說:「溫玉娘子讓我傳
話給公子,叁天以後請公子在門外等候,如見到喪閨女的出殡行列,公子就如此這
般……這樣,公子和溫玉娘子就可以再續前緣了。」

  陳鳳梧喜出望外,又詳細詢問了有關情況。丫環答道:「娘子死後,前去向嶽
帝告明自己的屈死經過,嶽帝派人查明情況屬實,很同情娘子的不幸,也贊許娘子
的品德,因此答應讓娘子死而複生。由于娘子和公子的舊緣未斷,所以嶽帝特許娘
子借屍還魂,讓公子與娘子破鏡重圓。」

  陳鳳梧又詢問柔娘的近況,丫環說:「柔娘她自覺慚愧,羞于和郎君見面,而
且陰司也已發出文書,準備讓她投生到其他地方。」陳鳳梧還想再問些其他事情,
丫環只道所知有限,便飄然而去。

  過了叁天,陳鳳梧如期在門外等候,近午時分,果然見有靈柩從門前經過,靈
柩上蓋著紅毯子,送葬的人都穿著青色衣衫,卻沒有穿白喪衣的,一看就知道是給
姑娘送葬的隊伍。

  陳鳳梧迎上前去,擋著靈柩,說道:「姑娘還沒有死,怎幺就要擡出去埋葬了
呢?」

  衆人一聽,大吃一驚,更出奇的是,這時那具棺材突然沈重得幾個人都擡不動
。接著又聽見棺材裏傳出女子柔細的呻吟聲,這下衆人都嚇呆了。

  原本,這位姑娘的父親原是某部的侍郎,他只有這幺一位女兒,剛剛長成就突
然因病夭折,令做父親的十分傷心。女兒雖已死了,父親還不忍心收殓,就期望著
有一線複生的機會,所以父親一聽棺木裏發出了聲音,真是喜出望外,一點也不覺
得怪異。只是送葬隊伍現正在大街上,去哪裏找個停留的地方呢?正在措手無策時
,靈柩內喊聲更急了。

  陳鳳梧見此情景,隨即說道:「是不是找不到歇肩的地方?人死而複生,這本
是極大的好事,如需停留,敝舍正是合適的地點。」

  侍郎聽後大喜,深深地感謝陳鳳梧的情誼,于是便將女兒的靈柩擡進陳鳳梧家
中。陳鳳梧家裏的人一見外面擡進一口大棺材,都十分驚煌不安,但陳鳳梧堅持說
沒有什幺不方便。

  大家七手八腳,連忙打開棺蓋,那女孩立即從棺中坐了起來。陳鳳梧偷偷望去
,見姑娘長得雖有些瘦弱,但面貌卻十分秀美,而且眼神跟溫玉很相似,心裏真是
既驚且喜。侍郎又請求陳鳳梧把外屋暫時借用,讓女兒休息片刻。陳鳳梧十分爽快
地答應了,開了書齋讓姑娘入內休息。

  陳鳳梧接待侍郎到前廳下座,他們一起分賓主坐下,互致問候。侍郎一聽陳鳳
梧原是書香門第,而且年紀輕輕便已名登榜上,當即産生了想把女兒嫁給他的念頭
。但是他又不清楚陳鳳梧是不是已有妻室,便找了機會向陳鳳梧家裏的仆人打聽,
才得知陳鳳梧的妻子剛去世不久,則心意更定。于是,侍郎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陳
鳳梧,陳鳳梧也樂得答允,這件事當即就定了下來。剛才這群人還唱著送葬的哀樂
,而今卻吹奏起喜慶的樂音來。

  陳鳳梧遇到這件大喜事,忙著讓家人大擺筵席,款待所有客人,然後將那口棺
材擡到城門外當衆燒燬,讓全城的人都知道這件奇事。天黑時分,陳鳳梧備下香車
,送姑娘回家,然後擇期依禮納採,以續舊弦。

  迎親這天,在洞房之中,陳鳳梧掀開新娘的紅頭巾,只見新娘流著淚抽泣著說
道:「我爲了和郎君兩夜的歡聚,竟然丟了性命,不知郎君是否惜我、憐我?」

  陳鳳梧說:「當然!情深意長,久銘心中,何能忘卻?以你的靈慧,自然早就
該知道的。」

  溫玉(新娘名爲順娘,圖方便,仍稱「溫玉」)說:「如果柔娘複生,恐怕郎
君對她的情意,必深于我十倍。」

  陳鳳梧感慨的說:「娘子還未能忘情于往事啊!」

  兩人經曆了這段苦難,更覺重逢的珍貴,情更深,意更長!床第間,更是別有
一番滋味在心頭。陳鳳梧懷裏抱著是順娘的身體;而順娘的內心又不折不扣是溫玉
,這真是一種奇異的感受!

  陳鳳梧緊靠著溫玉暖暖的身軀,手中握的是她逐漸變硬的乳房。陳鳳梧不由自
主的比較起來,現在的溫玉乳房比較小,但很堅挺;陳鳳梧的手慢慢遊走到兩股之
間,現在的溫玉陰戶比較豐厚,陰蒂較大而露在外面,陰毛稀疏,毛色不深接近棕
色,不似以前般濃密而卷曲的蓋著肉穴。

  陳鳳梧忍不住的跟溫玉說了他比較的結果,溫玉卻被他逗笑了。溫玉笑得花枝
亂顫,促狹的說:「郎君,今夜請溫柔點,順娘可還是黃花閨女呀!」

  溫玉凸出的陰蒂在陳鳳梧的愛撫下,漸漸漲大而微微濕亮。陳鳳梧又把另一只
手移到的溫玉胸部,揉捏著乳房、磨搓著乳尖。溫玉漸漸感到興奮起來,陰戶內外
濡滿了愛液,讓陳鳳梧的手多了一分撫摸,便多了一分滑溜。

  溫玉開始從喉嚨裏迸出呻吟:「嗯……啊……喔……輕……嗯……輕一點……
」原來陳鳳梧已經把手指滑入陰道內,來回的抽插著。陳鳳梧還試著插入兩根手指
,只是比較困難,但也納入了!弄得溫玉幾乎都要溶化了,拚命的蠕動著腰肢。

  溫玉感到現在的身體更有真實感,也更容易達到高潮的快感,讓自己一次又一
次的在興奮中顫抖,嬌軀滲泌出汗珠,紅潤臉頰喘息著!溫玉仍不改大膽的本色,
直嬌媚淫蕩的呻吟:「情郎……給我……我要……快……快……別再逗了……」

  陳鳳梧立即提馬上陣,扶著肉棒對準睽違的洞穴,微一挺腰。那知,剛進半個
龜頭,溫玉便是一聲慘叫:「啊!疼啊……輕點……啊……」溫玉本想縮身避開,
隨即又不甘心只顫了一下,把雙手緊抓著自己的大腿,眼睛裏已盈滿類淚水。

  陳鳳梧覺得龜頭的凹處正卡在窄狹的洞口,被包裹的部份雖然不大,卻是很敏
銳的感到緊束的快感,也不願就此罷休,只好輕輕的擺動臀部,讓肉棒作旋轉運動
,使處女蜜穴慢慢習慣。

  溫玉也屈著膝,內外輕微的搖擺著,不知不覺中陳鳳梧的肉棒已擠入將近一半
了。溫玉有感于肉棒的漸進,也有感于刺痛逐漸減輕,此消彼長的讓她漸入佳境。
終于,溫玉又開始擺腰扭臀以迎肉棒。雖然,刺痛仍在;但是,快感更高。

  隨著溫玉的陰道裏汨流的淫液,陳鳳梧的肉棒慢慢的滑動著。陳鳳梧再次感受
到跟亡妻那初夜的新奇快感,再次感受到處女蜜穴的窄緊,以及穴壁上的皺折、突
點。陳鳳梧隨著淫慾、快感的持續高漲,抽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

  溫玉藉由順娘敏感的軀體,已經是高潮不斷、快感連連,不堪入耳的淫穢呓語
也從未間歇。陳鳳梧感到溫玉陰道壁的抽搐越來越明顯;收縮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勁
,一股吸吮的蠕動,似乎在鼓勵著陳鳳梧快點洩身,以填補她陰道裏的空虛。

  陳鳳梧也不吝于精髓,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著,使肉棒的前端每次都
深頂著子宮口。

  「郎……啊……啊……受不了……啊……」溫玉已經陷入無邊的狂歡中,放縱
的喊叫。

  陳鳳梧再也忍不住,把肉棒深抵著,射出一股股的熱液。溫玉的穴裏有韻律的
收縮著,吸吮或咀嚼似的擠出肉棒裏的每一滴精液……

  第二天,溫玉一早便起來。她對陳鳳梧說:「今天我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拜見
婆婆了。而過去,真像詩裏所講的,《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啊!」溫玉梳洗
完畢,入內拜見老母親。老母親見她性情溫柔可愛,也十分喜愛。

  從此後,溫玉和陳鳳梧共享夫婦之樂,幾乎夜夜春宵。

  有一回,陳鳳梧開玩笑的問溫玉:「如狼似虎的你,不怕我舊疾複發嗎?」

  溫玉笑著說:「當初情況和今天不同。鬼、狐都是異類,和人相處五天一聚已
經太過了。而今我以人身來伺候郎君,夫婦猶如陰陽相濟,即使稍有些過頭只會疲
累,還不致于傷身。」陳鳳梧贊同她的高論。

  一天,溫玉忽然對陳鳳梧說:「我昨晚夢見柔娘前來向我告別,但她不好意思
和郎君見面,囑我代爲轉告。她已經投生到某家,約于十五年後,廣陵這個地方相
見。」

  陳鳳梧如今已得溫玉在身旁,並不敢再指望能得到柔娘,他說:「柔娘是有跟
我說過!」然後,把那一夜的情形說給溫玉聽。

  溫玉回答說:「她是爲保貞節而自盡,有美德而無罪過,超渡之後又在陰間沈
淪多年,按理說,她可以投胎變成男子。但只因她思念郎君,所以要求仍投爲女兒
身。」陳鳳梧聽後,十分感激柔娘的深情,但也並未當成一件大事記在心上。

  後來,陳鳳梧多次參加朝廷科試,但考運不佳,最後只以明經(貢生的代稱)
資格被授爲地方官。初時被任爲新蔡縣(今河南省新蔡縣)的縣令,因治理有方,
又被提昇爲奏州太守,還在這個任上逗留了十年時間,沒得到昇選的機會。這其監
,溫玉也先後産下兩名男兒。

  十年後,陳鳳梧才以優異的政績,被提昇爲安慶知府。

  陳鳳梧帶著家眷渡過準河,到達邗溝(江蘇省江都縣西北方)時,正是柔娘投
胎後的第十五年。

  溫玉對陳鳳梧說:「苎羅村(柔娘的托生地)便在這裏,郎君難道忘記了揚州
之夢嗎?」

  陳鳳梧原本也無納妾之意,只是溫玉堅持要尋找柔娘的蹤迹,陳鳳梧才聽從她
的建議,決定在這裏停留十天。溫玉派仆人到附近,尋找柔娘的投生處,可是找來
找去,都沒有找到,只好做罷,備起程赴安慶任職。

  這時候,突然有個窮人家的老婆婆領著一個小女孩,來到驿站裏向驿卒求乞。
溫玉恰好隨同婆婆到平山堂遊玩,回來時見到這位姑娘,溫玉不覺大喜,心忖道:
『這位就是了!』她立即進內告知陳鳳梧,然後藉買女婢名義,將小姑娘買進來。

  溫玉領著小女孩進入內室,傷心他望著她說:「妹妹怎幺貧困到這種地步?」
可是那姑娘只是目光炯炯地望著溫玉,凝視奢許久許久,一副茫然、天真的表情。

  溫玉親自替她洗了澡,換上衣服後,她的眉宇之間果然煥發出光採來。溫玉把
她的名字改爲「柔娘」,又讓陳鳳梧納她爲妾。

  那一夜間,定情時,陳鳳梧試她的悲喜神態,果然又是個活生生的柔娘,讓他
更加驚喜不已,相信溫玉過去講的話並不是杜撰出來的。

  陳鳳梧後來又當了幾任地方官。溫玉這時雖然是正室夫人,但卻時時照顧柔娘
,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般,她還讓柔娘多一些時間跟陳鳳梧在一起,每次她都
說:「我這是在補償柔娘十五年來的缺憾啊!」

  一年後,柔娘也生下一位公子。過不多久,陳鳳梧便以母親身體不佳,需要照
顧爲由辭去官職,從此再也不出仕。 2021人妻中文字幕乱码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