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曹金走后曝出天价学费,龙字科招生又被提出,老郭首次正面回应

精彩内容:

6月6日晚,郭德綱于謙等衆人進行了龍字科收徒答謝直播,260萬人的報名龍字科,讓德雲社名氣增大。

它也使越來越多的人喜歡相聲這門傳統藝術,但伴隨著名利雙收,德雲社以往的問題又被翻出來。

一、曹金在郭德綱最困難的時候離開

最具爭議的問題是曹金提出的天價學費,老郭是否有收取學費的舉措,曹金手裏拿著嶄新的發票是真的嗎?

2010年8月,德雲社李鶴彪打人事件,德雲社一度處于停止演出和內部調查的狀態。

首先,在郭德綱最困難的時候,被老郭寄予厚望的曹金在不顧多年的師徒之情,之後,他帶著劉雲天離開了德雲社。

在老郭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曹金狠狠地打了老郭一臉,離開德雲社後曹金的商業表演不斷,在他年少出名的路上身價一路上漲。

但反觀郭德綱,事業打擊和信任的人的背叛曾經讓老郭想放棄相聲,但幸運的是,有一群弟子真的愛他。

二、郭德綱硬挺過來

看到這些離開家鄉同他們一起學習的弟子,郭德綱不得不咬緊牙關,振作起來,2010年9月,在德雲社全體員工的努力下。

德雲社開演,被師父力捧得嶽雲鵬果然不負衆望,在德雲社的影響下,曹金的聲音越來越小。

爲了生活的曹金,2012年,他成立了自己的相聲協會,剛開演的聽雲軒很難買到票,但是隨著德雲社會小劇場的增多。

聽雲軒的收入也越來越少了,爲了維持聽雲軒的運營,曹金自掏腰包進行了投資,直到2016年,德雲社修改家譜,早已經離開德雲社的曹金等人被郭德綱被除名。

叁、天價學費的收據

一個如此簡單的動作,就這樣,曹金直接用一篇6000字的文章進行反擊,也就是這6000字的文章,關于德雲社天價學費問題第一次被提及。

從曹金的陳述中可以看出,曹金在早期進入德雲社時支付了5000元學費。

還有每月500元的住宿費和500元的夥食費,即每年2萬元,學藝叁年後,他一共給了老郭6萬元。

這筆錢,更不用說在2002年了,對當今社會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成本。爲了各位看官堅信老郭拿了錢。

曹金還拿出了一張全新的發票作爲證據公開,雖然不怎麽相信曹金,但也不是完全懷疑。

直到看到新的發票,才相信老郭沒收錢,先不說德雲社上千名弟子,無論是在德雲社發展還是尋找另一條出路。

除了曹金,沒有人說過學費的問題,第二張是2003年的發票,不管你怎麽保存,都不能這麽新,發票上財務章也不是德雲社的。

四、德雲社收費的原因

而是北京學明藝術團,這間接證明,即使你曹金真的付了錢,錢也沒有交給德雲社,郭德綱自然沒賺你一分錢。

不過,關于北京學明藝術團還有一句話,那就是曹金在德雲社學習期間,非常想要一個專業學院的文憑。

爲了幫曹金老郭就幫忙做了這件事,雖然這種猜測可能小點,但萬事都是可能的,如果這種猜測成立的話,那曹金的人品實在不敢恭維。

然而,在德雲社後期的招生中,確實存在收取學費的行爲,面對公衆的質疑。

在節目中,老郭也是毫無忌諱地談到了學費問題,郭德綱說:拿傳習社來說,一個孩子交兩萬元,對我來說,我現在不用往裏邊搭錢了,這包括他們的吃、住宿、用具和衣服,孩子付了錢,我就不用搭錢了,早些時候這些錢都是我花的,兩萬元我一分錢也掙不到。

老郭發聲之後大多數人才知道,德雲社初期,郭德綱和王惠都是在自己在搭錢經營的。

不僅沒收曹金口中所謂的學費,而且每個月定期給弟子零花錢。現在,因爲有太多學徒,爲了方便教學,德雲社便和北京戲院聯合辦學。

五、總結

這才有了德雲傳習社的原因,也是從創辦傳習社後,才有了學生們每年支付2萬元學費的事情,這2萬元用于學生的衣食住行。

除了這兩萬元,德雲社不再收費,曹金的隱藏郭德綱的坦蕩,關于德雲社天價學費的問題誰對誰錯也應該看出來了。對此,你有什麽想說的,歡迎留言討論。

圖片源自網絡